要单独招安孙大彪呢?倒也不难――哪怕冯海蛟不答应。然而原本是请冯海蛟上门来谈如何受澳洲人的招安,他这一来,必然会替朝廷来游说。这消息瞒不了任何人,用不了几天功夫就会传到澳洲人耳朵里去。连带着髡贼对孙大彪和自己都会丧失信任

  如何才能赢得髡贼的信任呢,张天波思来想去,忽然心中一动,起了杀机。

  若是能将这冯海蛟彪拿下,擒送到澳洲人县令那里,不但孙大彪,连自己都有莫大的功劳,多少都能捞个澳洲官儿做做。

  想到这里,他轻咳一声,低声道:“大哥,二哥这回忒不讲义气了。一点也不顾及兄弟情义”

  孙大彪原本就着脑,被张天波这一激,愈发生气了。当下道:“TND这也太不仗义了2么狗屁把总,纸糊的官帽儿b厮做出头鸟,澳洲人先办了他!”

  张天波道:“澳洲人办他倒也罢了,只不过我们与他是结义兄弟,少不得要受池鱼之殃――这事还得早作计较”

  孙大彪在绿林中混迹多年,张天波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他如何听不出来。黑吃喝这码事他原也干过不少回,并没有什么好顾忌的。

  然而此刻他却下不了决心――这倒不是“兄弟情义”,混迹江湖的人,江湖道义喊得震天响,实则为了钱爹娘都敢卖,宰几个“兄弟”自然不在话下。

  现在却不同,过去他们之所以能“义结金兰”,除了脾气多少相投之外,也在于并无太大的利益冲突,而且彼此势均力敌。正所谓“合则两益,斗则双败”。在这种均势下才能形成稳定。

  可是自从被永化的瑶民洗劫之后,孙大彪便伤了元气⊥算来个“摔杯为号”,当耻杀了冯海蛟。他可还有儿子,还有一票手下兄弟,要过来“报仇”自己便不是对手――就算把散居各处的家居土匪都召集起来,他也只有不到一百号人了。远远少于冯海蛟的人马。而且这些家居土匪能不能召集起来都难说――眼下他堪称“囊中羞涩”。真要干起来,恐怕手下兄弟先拿了他的脑袋去找冯家领赏也未尝可知。

  至于说澳洲人他亦信不过≡古官府和土匪之间的关系一直是尔虞我诈的。如果冯海蛟的人马和自己打起来,他敢拿脑袋担保,澳洲人肯定作壁上观。搞不好等他们打得两败俱伤之后再来个一锅烩。

  思量再三方才道:“算啦,这老冯虽然不讲义气,到底还是咱们的结义兄弟。他眼下对不综们,咱们可还得给他留个情面,且看看再说。”

  张天波见他不愿动手,微感失望。不过后面的话里又留着松动。细细一品便明白孙大彪的想法了。

  正思量着,有喽啰进来禀告:冯海蛟的队伍已到了圩外,已经投帖了。

  孙大彪拿过他的帖子,却还是过去的那张。心里舒服了些,问道:“他什么衣着?”

  喽啰不解,眨巴着眼睛道:“衣着?就是往日的衣着”

  “没穿公服?”

  “回老爷:没穿公服,小的看得明白,就是冯二老爷常穿的那身”

  听闻这二弟没穿公服,也没摆官架子,孙大彪这才心里舒服了些,他大声吩咐道:“开正门5我出迎。”

  冯海蛟原本是打算穿着公服,摆着全副的“仪仗”,威风八面的进入大崀圩的――他准备在这义兄面前好好的抖一抖“官威”,然而在进入大崀圩前一里多地的时候,毕轩盛进谏说此来是要说服孙大彪一起干髡贼,不宜摆官架子。

  “孙大彪是老爷您的结义大哥,若能收服便是老爷在阳山的助力∠爷还是宜礼贤下士刘备请诸葛亮还三顾茅庐呢”

  “孙大彪算鸟个诸葛亮,”冯海蛟骂道,不过毕轩盛的话倒是颇有道理――他现在亟须孙大彪的合作。

  其实他这会已经有些后悔了:官兵在连阳地区并无一兵一卒,能提供支援的只有和自己的差不多的广宁的杨老爷――也不知道这毕师爷说得话算不算数。搞来搞去,自己去除了得了“把总”的官衔之外一点实际的好处也没有5是可以“自征钱粮”,那也得花力气去征收才行。

  不过此时他已是退路全无了――盖着他大印的文告已经在县里不少地方张贴。已然是公然宣告和髡贼为敌。少不得要和髡贼的县令开仗。

  髡贼的县令虽说手下没多少人马,好歹也有几百人。冯海蛟对自己手下的战力并不抱太大的希望,毕竟多年来他干得勾当主要是水上的生意,要手下在陆上摆开战阵,一刀一枪的厮杀,心里实在没底。也的确需要孙大彪这样的干惯陆上买卖的来加盟。

  所以毕轩盛没费什么力气就说服了他,摆官威的热乎劲他也过去了,当下关照把仪仗都收起来,自己也换上了平日里的便服,偃旗息鼓的朝着大崀圩而来了。

  “什么?冯海蛟受了明国的招安?”王初一有些吃惊,放下了手中的文件。

  “是,县长!”张天波恭恭敬敬的说道,“小的在孙大彪那里正游说,冯海蛟却来了――进来才知道,他已经受了熊文灿的招抚,就任什么‘阳山左翼把总’。”

  这多少有些出乎王初一的预料。虽说这种绿林土匪最大的梦想就是“杀人放火受招安”,不过眼下明军在几百里之外,对阳山根本就是鞭长莫及的状态,他受这个招安除了得了一个官衔之外有何好处?

  “想不到这冯海蛟竟如此的愚顽,”王初一道,“你那义兄孙大彪呢?”

  “冯海蛟倒是来找过他,说有门路可以帮他去说合,也弄个明国的官儿当当。不过孙大哥说他不想寻死,不愿意。”张天波道,“冯海蛟虽说受了明国的招安,不过是釜底游鱼罢了。这个只要是明眼人都瞧得明白。只是这招安冯海蛟的事情要请老爷示下,还办不办?”

  “此事先容我想一想。”王初一原本就无意真要招安他们,此刻起了这个变数让他一时有些无措。他又问道:“孙大彪对我们这边怎么回应?”

  “这个,”张天波有些吞吞吐吐,道,“孙大哥对老爷的提议倒是感激,只是只是,他说他手下要养活的人口众多,他一个人受招安,什么名分都不打紧,只是手下人都没个名分,要自个寻饭吃,不能服众”

  “呵呵,这是在嫌弃没个官儿做吧。”王初一笑了起来――这和彭寿安的预计倒是相差无几。

  “老爷圣明!”张天波卑躬屈膝,陪笑道,“不是小的多嘴,也不是小的帮自家兄弟,实在是家家有难念得经o大彪手下靠他吃饭的兄弟有一百多人,还有家眷。他愿意当个地保,手下兄弟还不乐意叻≤得请老爷施恩,给大家都安排个出路方是。”

  “又要受招安,又要给手下兄弟谋个出路――这是要谋个军职啊。”

  “小的不敢妄言。”张天波的头低得愈发低了。

  “你就别不敢,妄言了。”王初一对他们这些吏员的这套言辞很不感冒,“打开天窗说亮话:这孙大彪提得是什么条件?说来我听听。”

  “是。”张天波其实和孙大彪早就商议妥当了这回复的条件,原本孙大彪还想开得高些,张天波却说不宜开得太高――毕竟这王初一也不过是个县令,又不是元老。狮子大开口只会引起对方的怀疑,觉得他没有诚意。

  “孙大彪说了,请王县长给他和手下的人马一个名义,算作官军,按时发给粮饷。”

  “嗯。”王初一不置可否,问道,“还有呢?”

  “将大崀圩划作他的驻防地,由他管辖――县衙不得不得干涉。”

  “这是漫天开价啊。”

  张天波干笑了几声,道:“大崀圩是孙大彪的老巢,自然是不肯放手的”

  “这个我知道。还有没有,你都一口气说了吧。”

  “大崀圩前些日子被瑶民破了,洗劫一空。如今缺粮少衣,想请老爷赏赐糙米五十石布二百匹救济⊥是这些了。”

  “这倒不算过份。原本就是用救济的。”王初一漫不经心的点头,让人不知道他说得不是真心话。他思索片刻之后道:“你且下去吧。过几日我再与你谈。”

  张天波当下告退下去。王初一立刻派人把彭寿安请来,将招安的情况与说他了一番。彭寿安思索片刻,道:“冯海蛟受了明国的招抚未尝不是好事,孙大彪如今又愿意受抚,二人之间必然已经生隙。搞不好,弄出一个二桃杀三士的局面也未尝可知。”

  “二桃杀三士?”

  “哦,事情是这样的”彭寿安暗笑王初一粗鄙,但是还是迸优越感将这个典故说了一遍,又道:“孙大彪、冯海蛟、张天波原本号称阳山三霸。如今张天波当了我们的官,冯海蛟成了明国的把总,就这孙大彪什么也没有――你若是孙大彪,会作何感想?”

  -----------------------------------------------

  下次更新:第七卷-广州治理篇415节
  
网站地图 亚博下载 王牌娱乐app下载 盈丰国际网站 玛雅娱乐充值平台
下载国际利来app 新天地棋牌
国足世界排名最新 白金会娱乐电脑版 中国内画大师实名录 宝运莱路线2
皇浦国际网站 玛雅娱乐官方网站 斗地主真钱平台 凯发k8官网下载
易胜博体育系统 足球国家队排名 现金扎金花 吉祥坊手机网页版登陆
合盛娱乐 旺彩平台 拉菲娱乐 欧亿娱乐登陆 同创娱乐
丰尚娱乐下载 大通彩票 拉菲平台登录 官方网678彩票 富博娱乐时时彩平台
彩九彩票手机客户端 吉利彩 1号庄注册 九号彩票官网 网上彩票投注
凤凰娱乐平台登录 重庆时时计划 合盛娱乐时时彩 亚彩会登录 天空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