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寒笑大笑道:“你这和晒是想的十分周全,这莲花城,我倒还真是准备留下来的。”

  毗留博叉眉角微扬,带着一丝欣喜:“如此说来,风施主是愿意留在莲花城钻研佛法了?善哉善哉,若是如此,实在是最好的归宿。”

  “不错不错,莲花城确实是我最好的归宿。”风寒笑大笑道。

  毗留博叉合十道:“如果风施主皈依佛门,那么从前所造的罪业,便可与我们一同慢慢赎罪,自今而后,再无敌意。”

  “大和尚,你想错了。莲花城我确实要留下来,只是我却没有想过钻研什么佛法。”风寒笑淡淡道:“本将在中原南征北战,曾经帮助秦侯打下了一个大大的江山,也算是没有遗憾』过这西域有大旋十国,各自为政,本将看的实在不顺眼,准备以莲花城为根基,一统西域,你看如何?”

  其他几人都是微微变色。

  罗多已经冷笑道:“风寒笑,你还真是狂妄的很,就凭你,也想在西域兴风作浪?”

  风寒笑大笑道:“心宗圣王佛母早在多年之前就已经死了,据我所知,佛窟出现的时候,你们八部众会一起进入佛窟,但是如今却只有你们区区几人,由此可见,所谓的八部众,也已经分崩离析名存实亡.....!”

  楚欢此时却颇为惊愕,却不知风寒谢是在随口胡说,还是当真有这样的打算。

  “今日本将将你们这些妖孽铲除之后,心宗便再无敌手。”风寒笑缓缓道:“佛窟之内的一切,君本将,六龙聚兵,菩萨开门,嘿嘿嘿......,我当年既然能够统帅十万大军,要将区区心宗变为己用,却也并不是困难之事。”

  毗琉璃冷笑道:“风寒笑,你这是痴心妄想。心宗弟子成千上万,他们一心敬奉孔雀明王菩萨,怎会为你驱使?”

  “天门道道众良莠不齐,来自四面八方,既有诸国漏网余孽,亦有啸聚山林的草寇,更有太平道三十六方家族中人,他们既然能够为你一个心宗天王所用,心宗门徒,自然也可以为我所用。”风寒酗气之中,却是有着不可置疑的自信,“今日你们若是跪伏在我脚下,主动交出龙舍利打开佛窟,我或可还能让你们为我效命,看着我如何在西域手掌乾坤,否则......,你们只怕也看不到我走入佛殿的那一刻了。”

  罗多等人神情此时更为凝重。

  风寒笑所言,确实是让诸人大吃一惊,他们万万没有想到,风寒笑竟然还存有如此野心。

  西域大大旋十国,大半都是信奉心宗,但是各国除了信仰相同,军政却是各行其是,但是因为佛陀国坐镇,多少年来,西域诸国虽然偶有笑擦,但是却并没有发生大的干戈,整个西域,也是相安无事许多年。

  风寒笑却想着挑起西域之争,甚至有独霸西域的野心,虽然听起来异常的疯狂,但是这般疯狂的野心,却也是让人毛骨悚然。

  以风寒笑今日之武功才智,想要在西域挑起腥风血雨,绝非是夸夸奇谈。

  罗多等人一开始还只是想要竭力保护心宗佛窟,但是此时却明白,风寒笑的野心竟然不至于区区佛窟,而是要让西域陷入腥风血雨,一时间几人心中同时想着,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风寒笑的野心得逞,便是粉身碎骨,也要除掉风寒笑。

  楚欢心下亦是震惊无比,他当年追随风寒笑,知道此人的性情,说到做到,先前听他自称要一统西域,心下就有些吃惊,此时见罗多等人微微变色,却也知道风寒笑恐怕不是随口而言。

  风寒笑似乎猜到几人心思,发出地狱厉鬼般的笑声:“你们佛家说因果,你们利用天门道在中原兴风作浪之时,就该想到,西域迟早也要经受这样一劫。”那一双阴冷的眼眸再一次盯住楚欢,沉声道:“楚欢,你想在可明白我的苦心?血浓于水,你是中原人,他们在中原为非作歹,害死那麽多人,你难道还要助纣为虐?重新追随本将,为中原千万冤死亡灵复仇雪恨。”

  楚欢仰首看着风寒笑,顿了一下,终于道:“为中原亡灵复仇?风寒笑,便是现在,你说话也依旧如此冠冕堂皇。你手下的亡灵,又何止千万,如果要复仇,他们便该先找你复仇。我统帅西北军平定天下,便是要让天下恢复安定,而西域各族百姓,也同样要安定太平。”他缓步上前几步,道:“你可还记得当年对我们说过,成为武人,目的是为什么?”

  风寒谢是背负双手,夜风吹动他的黑色衣襟翻飞作响,却没有说话。

  “武字,它的目的,就是止戈为武。”楚欢叹道:“你说武人的职责,不是为了杀戮征战,而是止戈为武,让天下太平......,难道你自己所言,如今却都已经忘记?毗琉璃和毗留博叉犯下的罪孽,自会有惩处,可是你却兀自不肯罢手,还要让更多的生灵涂炭,风寒笑,你这一生,追求的到底是什么?”

  风寒笑长笑道:“这么多年来,心宗门徒如同猎狗一样在中原到处搜寻我的下落,我忍辱负重,堂堂帝国大将军,却如同阴沟里的耗子一般,不见天日。”他猛然抬手,将自己脸上的面具扯开,那张已经完全毁坏的狰狞脸庞显露出来,“这就是我这么多年来所承受的痛苦,我忍耐着这么多年非人的痛苦,为的是什么?”

  便在此时,他身形陡然飘起,宛若鹰隼一般,从巨石之上飘落下来。

  罗多等人却是情不自禁都往后退了一步,眼光思路,见得石林帜影子已经从里面冒出来,人数稀落,却也不多,不过十人左右而已。

  楚欢心中便即想起,在沙漠所救的那道士倒是说过,加上风寒笑,一行只有十多人前来莲花城,途中走了两人,如今所剩之人却也不多。

  此时淡淡月光照落下来,风寒笑距离不远,月光洒射在他的脸孔上,毗琉璃见到他那张极其恐怖丑陋的脸庞,禁不住微转头去。一阵恶心。

  风寒笑眼观六路,琉璃的动作他自然看在眼里,冷笑道:“你都不敢瞧了吗?这便都是拜你们心宗所赐。”

  罗多却是盯着风寒笑的脸,忽然之间,大笑起来,声若洪钟,风寒笑目中生寒,罗多笑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风寒笑,你贪图我心宗武学,修炼飞天,却将自己变成了人鬼难分的怪物,哈哈哈.....,这才是咎由自取。”

  风寒笑并不恼怒,却也是笑道:“如果不是飞天,我此生只怕再也没有办法一雪耻辱。今日便以你们心宗的飞天,将你们一网打尽。”他话声刚落,垂下的右手一根手指却是轻轻一挑,昏暗的夜色之中,一道西线如同利箭一般,直飞向当先而立的罗多。

  罗多不愧是心宗天王,那道细线速度快极,他目光却极其锐利,尚有几步距离,他便已经有所察觉,厉声道:“心!”侧身便躲,手刀已起,身体闪躲之际,手刀却已经迎着那根细线斩了过去。

  他运气之际,全身发寒,但如此时刻,却也只能勉强撑住。

  楚欢等人听罗多叫喊“心”,却都已经是有所警觉,立刻闪躲,细线极快,罗多出手更是迅疾,已经斩在那细线之上。

  极乐刀法犀利无比,莫说是寻常细线,便是钢刀铁具,罗多这一斩也可以轻松斩断。

  孰知他的手刀碰上了那细线,细线就如同蛇一般,瞬间卷在罗多的指尖上,罗多心叫不妙,立刻缩手,虽是迅速,却还是略晚一步,五指之中,中指微长,那细线琼住了罗多中指指端,也几乎是在电光火石间,罗多便觉指端一阵剧痛,鲜血从指尖喷出,那细线却是轻而易举地将罗多中指指端扯断。

  十指连心,罗多一阵剧痛之间,却已经察觉到又有两根细线往自己脖子上卷来,他此时却已经知道这细线的威力,厉吼一声,右脚脚尖一点,整个人已经借力向后飘去。

  那两根细线却是如影随行,追了上来,便在此时,一阵劲风袭来,两块石子迎着那两根细线击过来,细线与石子相撞,听得“噗噗”两声,两块石子已经是碎裂开来,但两条细线却也被这石子阻挡,滞了一下,罗多亦是附身后一阵吸力将自己吸过去,后飘的速度加快,倒是躲过了这一下。

  却原来是琉璃知道罗多凶险,拈花指出手,打出两块石子,而毗留博叉也几乎在同时出手,用劲力将罗多吸过去。

  罗多落地之后,脸色惊骇,中指指端已经被截下,鲜血流淌。

  此时不单是罗多,楚欢三人也都是现出骇然之色,他们虽然都知道一旦风寒笑练成飞天神功,武功必然恐怖至极,却也想不到竟然厉害到这般程度。

  风寒笑此时却已经是背负双手,笑道:“心宗天王,原来也不过如此......!”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龙虎赌博的规律技巧 扎金花棋牌游戏官网 皇冠比分 亚博体育账号注册
真人视讯平台下载 全讯新2网址 乐虎游戏手机平台官网 365棋牌游戏平台
亚博怎么注册 天天娱乐平台下载 微信真钱斗地主 万博体育平台
2017世界杯足球排名 豪博娱乐 安装程序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天天娱乐2
明发国际平台 亚美娱乐网址 兴发娱乐 澳门皇冠
fJRY9JI.tw t1024fmcwb.cn www.73mh.cn wap.f427G3W.tw h51g.cn
m.fZN86H5.tw www.fQF0OQT.tw www.tangwangheol.cn wap.d67r.cn wap.gangyuangg.cn
d9999b9.cn m.fFUMFPL.tw www.fW3G3QJ.tw www.f8FS6F7.tw wap.87ky.cn
wap.rgomve.cn wap.haohaohost.cn wap.znrfj11.cn nj3b3n3.cn qrfb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