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一切,其实还不足以令地祖动容,真正让地祖悲愤欲绝,甚至是五内俱焚的是,那个操控三生石的天尊级高手,尽管是个佛力四溢,满脑袋光亮的和尚,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此人正是他辛辛苦苦培养了好几世的亲传弟子,地位仅次于剑天尊的飞尘道尊!

  看到这一幕,别说地祖了,就连方烈等人也是一脸正经,甚至现在佛祖和未来佛祖,也是满脸茫然之色。

  他们虽然不知道玄黄塔里面生了什么,但是却能感受到从中散出来的恐怖力量,以及玄黄塔不停乱颤,无比痛苦的凄惨模样。

  就算是在白痴,也看出玄黄塔内部肯定出现了大意外∪其是两位佛祖,更是能感受到三生石的力量波动,他们真是做梦都想不到,这样要命的至宝,怎么会被本尊送到玄黄塔的内部,又如何能挥出完全压制玄黄塔的力量来?

  要知道,三生石可不是普通的宝物,乃是过去佛祖的本命至宝,就算是其他两位佛祖想要动用,也要经过过去佛祖的肯才行。

  至于其他人,就算拿着三生石,也只能当板砖用,根本不能挥任何威能,甚至就连过去佛祖授权,也没办法让其他人使用。

  除非~,现在佛祖和未来佛祖也突然露出了然之色,然后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的本尊,过去佛祖!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终于,地祖震惊的脸上恢复了丝丝平静,但是一股股狰狞之意,却又油然而生,布满他的脸上。

  只见地祖露出一种了然的神色,然后一字一顿的对过去佛祖说道,“好一个老秃驴,你隐藏的可真深啊?”

  “婀弥陀佛!善哉善哉!”过去佛祖却是面带笑容的说道:“老衲惭愧!”

  “你的确应该惭愧,身为堂堂佛门的创始人,你自己却不守清规戒律,竟然生下私生子,而且还是一个人妖混血的杂种!”地祖气急败坏地骂道:“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阿弥陀佛O衲也是迫不得已,谁嚼友你的玄黄塔太过厉害,三生石也只能从内部才能进行压制,而你又肯定不可能叫我和三生石一起收入玄黄塔内。所以老衲便出此下策,培养一个血脉传人,只有他,才能依靠和老衲相同的血脉,动用老衲的本命至宝三生石。”过去佛祖却毫不在乎地双手合十道:“虽然此举有违清规戒律,但是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为了讲佛门扬光大,老衲纵然牺牲了自己清白,也是心甘情愿,再所不惜!”

  “我呸!”地祖听见这话,气得脸都绿了,直接破口大骂道:“飞尘道尊的亲生母亲我见过,乃是中央仙土有名的美人儿,五彩孔雀,当初追求的人不知道有多少,结果却被一个神秘的家伙得手了,敢情是你这个老不休真真是老旁嫩草啊?还好意思说你自己这是牺牲?”

  “阿弥陀佛,善载善载!”过去佛祖被地祖说得老脸通红,就是难以反驳,只能双手合十不停地念诵佛号。

  而这个时候,其他人也终于明白了来龙去脉,显然是过去佛祖棋高一筹,竟然舍下脸来,潜入地祖的地盘,勾搭了一位孔雀,生下了亲生儿子。

  以过去佛祖的手段,自然能让他的儿子拥有极高的土系法术天赋,并且很顺利的就在无数天才之中脱颖而出,落入地祖的眼中,最终就成为地祖的亲传弟子。

  然后,这位佛祖之子就开始了,长达数亿年的卧底生涯,在这个过程中,他几乎从来不和佛门联络,只是一心一意的清修,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和地位,甚至不惜诛杀佛门的佛陀,以换取地祖信任,并最终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反戈一击,成功暗算了地祖。

  提前数亿年布局,而且还是亲生儿子这样的大手笔,如此老谋深算,过去佛祖的谋略之深,简直是令人叹为观止,纵然是地祖,也输得是一点儿都不冤。

  而这个时候,现在佛祖也终于反应过来,忍不奏笑道,“我就说,前些年怎么突然多出个孔雀大明王来,一介妖族,实力不强,跟脚不厚,却一上来就受封佛陀,待遇之高,仅在我等之下!感情,她是你的俗家妻子啊?”

  “当时门下弟子着实起了一番议论,我们虽然联手帮你压了下去,可心中还是充满疑问,但你又什么都不说,你可真是把我们玩的好苦啊?”未来佛祖也跟着说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过去佛祖苦笑道:“你们两个经常在外面跑,说不定就会被地祖偷袭,万一因此泄露了机密,数亿年的苦心,无数佛门弟子的惨死,可就变得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哈哈,说的也是!”现在佛祖大手一挥,就不再将此事放在心上。

  而未来佛祖也嘿嘿一笑,说道:“只要今天能算计到地祖,你就是瞒我再深也无所谓!没有了玄黄塔,我看这个家伙还如何嚣张?”

  听到这话,方烈等人也顿时精神大振,战意瞬间就提升起来,所有人的周身都是神光缭绕,法力汇聚,大有随时开战之意。

  没有了玄黄塔的地祖,虽然本身实力依旧强大,但却已经不再是无法战胜的存在,现在是七个道祖打一个,如果还能输,那方烈他们还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地祖也看出情况,对他极为不利,这个时候开战,他可就没有必胜把握了。

  于是乎,地祖便强忍怒气,说道:“我可以放弃我的大弟子,只要你们把玄黄塔还给老祖,老祖便就此离去,保证不再打搅你们!”

  “呵呵,你觉得这些鬼话我们还会相信吗?”过去佛祖直接冷笑着说道。

  “你~”地祖顿时气得大嚼:“老祖这次说的是真的啊!”

  其实,地祖这次的确是说了真话,飞尘道尊的事情让他提高了警惕,觉得佛门还有无数后手等着他,这时候恐怕不是翻脸的好时机。

  所以,只要能够拿回玄黄塔,地祖便真心想要打道回府,准备先清理一番内部,然后再积蓄实力,和佛门慢慢较劲。

  但是可惜,过去佛祖他们刚刚吃了一个大亏,被地祖骗得团团转,所以这个时候谁也不敢再相信地祖的话了。

  而且,过去佛祖可是将自己最大的底牌掀开,才好不容易涝方的玄黄塔,取得战略上的优势。

  如果这时候半途而废,那么他的底牌可就算是白白损失了,以后再想涝方的玄黄塔,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对佛门来说,此时此刻,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故而,过去佛祖根本就没有任何废话的意思,直接狠狠一拳轰过去,同时冷笑道:“老衲等今天已经很久了,实在不想多等下去!”

  与此同时,现在佛祖和未来佛祖,以及刚刚成就佛祖的苦佛陀,也齐齐冷笑一声,闷声不响地将自己最强神通打了出去。

  而方烈他们见状之后,哪里还会犹豫?也分分出手相助,只见福德道祖素手轻挥,滚滚红尘便化做一条赤色蛟龙,狠狠咬向地祖的后辈。

  昆仑道祖满脸肃穆,双手连连掐动法诀,而他头上的虚空之中,则不停闪烁紫色闪电,每一道闪电都是至强的紫霄神雷,霹雳一般,绵延数万里,以无坚不摧的态势,从四面八方劈向地祖。

  相比之下,反倒是方烈稳重许多,法力不动,神光不生,看似只是在一边观战,但实际上,如果仔细观察,就会现方烈周围的虚空不停的颤动,分明是他正在以极**力镇压的结果。

  别看这里的虚空早就被金光大道禁锢的如同钢铁一般,就算天尊也难以瞬移,可是在地祖这等绝世高手面前,此地的虚空禁制基本上如同虚设。

  所以,为了防止地祖利用瞬移遁走或者闪避,方烈就干脆禁锢虚空,同时利用虚空之力碾压地祖,虽然不至于让他受伤,但也绝对会让他感觉束手束脚。

  这个工作也就只有方烈能够完成,因为只有极乐净土万象佛国大阵在手的方烈,才有足够的力量来禁锢虚空,阻止地祖逃遁,换了其他人都不行。

  当然,过去佛祖也可以,可它却是对抗地祖的主力,根本腾不出手来。

  面对诸多道祖的攻杀,地祖虽然蹿劣势,却依然不惧,只见他冷哼一声,头上便然然升起一轮金光璀璨的大日。

  然而,这其实并不是太阳,而是普普通通的法宝戊土神珠。

  戊土神珠,说白了,就是戊土精华压缩到极致,所形成的遍,可以极大增强土系法术的威力,基本上,任何一位擅长土系神通的修士都会炼制一枚戊土神珠。

  这种宝物,有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它的威力,完全撒于炼制者熔炼了多少戊土精华进去。

  /sougou/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澳门皇冠官网网址 207世界杯足球排名 齐乐app 新天天娱乐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玩龙虎赌博的技巧 射手网中文网免费视频 极端武力 精仿
ebet娱乐 天时娱乐城 澳门彩票网站大全 金马国际买马APP
亚虎娱乐客户端 ag平台官网下载 918真钱斗地主 世界杯足球星级排名
下载百家乐app 玛雅吧娱乐平台 世界国家足球队排名 合乐888app
www.fVJNEJ0.tw cemsu.tw m.kangchuai.cn www.fE0F4NU.tw www.fIHJZF3.tw
www.dfzrpx.cn www.qsqri.tw www.zjdhjdnh.cn wap.d1y7.cn wap.f3E0Z91.tw
wap.tp555fd.cn wap.ykwis.tw wap.f8MZIJC.tw wap.zpzdfzbd.cn wap.egxez.tw
wap.yanjigroup.cn wap.fatlzic.cn wap.vtsyqw.cn wap.tqykw.cn wap.fDLPCGL.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