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的袁术可谓气势如龙,凶猛如虎,手上的长剑夏姬八砍,成功创造出来了一堆战绩,而胯下的滚滚更是展现出来了猛兽的本质,随意一扫,面对这种连云气都没幽军团,直接扫飞一群人。

  “哈哈哈,居然敢挑衅上国天威,不知我胯下乃是兵主蚩尤的坐骑吗?”袁术极其兴奋的吼道,虽说他在战掣挥上也是一个杂鱼,但是指挥个千八百人什么的还是没有问题的。

  与此同时,刘璋也兴奋了起来,只要是个男儿,谁不想在战场上建功立业,而这一次刘璋真正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强,什么叫做猛,他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也是可以纵横战躇向披靡的。

  “幸,上,撕了他们!”兴奋起来的刘璋长剑一指前方,胯下的滚滚心有灵犀的发出了萌物的吼声,配合上那前爪沾血,生撕猛兽的超强爆发力,原本还鱼战心的士卒直接崩盘。

  “冲上去,给我追!”袁术这货毕竟是打过仗的,因而来的时候就确定过扶南国这边没有内气离体,而扶南国的士卒又都是杂鱼,连个云气防护都搞不定,因而袁术被对方包围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冲进敌方本部开无双!

  没错,袁术的想法就是这么丧心柴,作为一个奇葩,以作死和吹嘘战绩为己任,虽说在杂鱼群里面开无双并不能展现出来自己的勇力,但是可以展现出自己的勇气啊,本大爷可是带了几百人,身先士卒冲入了数倍于我们的敌军,然后击溃了对方。

  袁术和刘璋的护卫皆是老兵,冲入扶南士卒的队列之后,直接就是一波不计生死的强攻,就跟当初阿文德打蒋钦一样,对方人多,而且不算太弱,要快速击败对方,那么将对方打出阴影绝对是正确疡。

  毫无疑问面对这种狂猛的反击,扶南士卒建立的战线在接战的几个呼吸就崩溃了,毕竟这可是用来对付顶级双天赋的作战手法,拿来给杂鱼感受,摸两下,杂鱼都该崩溃了。

  当钞前还吆喝着要拿下汉室的上千扶南国士卒直接溃散了开来,袁术带着自己麾下的三百士卒一路追杀,直接冲到了范氏的老巢。

  “限尔等速速投降,否则天兵抵达,尔等皆是齑粉。”袁术猖狂的在范氏的门口吼道,而这时范氏已经大乱,他们完全没有想过汉室居然凶猛到了这种程度,他们聚集起来的精锐就这么被碾碎了。

  “”刘璋骑着滚滚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样的,不由得翻了翻白眼,“袁公路,我觉得你真的是智障。”

  “你才是智障!”袁术当抄斥道。

  “呵!”刘璋冷笑了两下,然后瞟了一眼袁术,“看我的。”

  说完刘璋一抓胯下滚滚的脑袋,天生萌物的滚滚瞬间领悟了意思,冲上去一巴掌拍碎大门,然后一声萌物的吼叫,以超高的速度冲到了对方领头的位置,补上一巴掌将对方镇杀,之后滚滚便叼着只剩下半条命的范曼带着刘璋原路返回。

  “”袁术看着冲进去,有冲出来,嘴上还叼着一个只剩下半条命,但穿着一身金甲的武将不由得扶额,这么一个大好战绩,居然被刘璋弄走了,袁术想要骂人。

  “看到没有!”刘璋伸手拍了拍被萌物叼住的范曼,扭头对袁术说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老大已经被我活捉了,限你们马上投降,否则统统击杀!”

  噼里啪啦一片连绵丢武器的声音,没什么好说的,刚刚一个猛将将房门打爆,然后冲进来轻易将他们的主将活捉,这种盖世猛将他们完全没有交手的想法,更重要的是,击败他们主将的居然还是对方的坐骑,这差距大的已经令人绝望了。

  “将他们全部带走。”袁术看了一眼依旧叼着范曼的滚滚,而且可能是因为叼着不舒服,时不时动动嘴调整两下,然后范曼就发出各种半死不活的声音。

  俘虏被捆起来由侍卫带走看管,袁术清点了一下损失之后,表示扶南国还真是杂鱼,除了受伤的几人,其他的侍卫一点事都没有。

  “我这么多年没见过这么不专业的造反人员了。”袁术和刘璋骑着滚滚往回走,一边走一边瞎扯淡道。

  “居然连骑兵都没有,强弩也没有,这叫造反,放在汉室这种规模大概也就是两村斗的水平吧,我记得前两年我们川中那边有两个大村子争水,然后每一方都有近千人。”刘璋也紧跟着撇了撇嘴说道。

  “说起来挺奇怪的啊,扶南国在芋之中也是南北逾越千里的大国,怎么这么弱?”袁术甚是不解的说道,“说实话,这还真没有斗的强度高,当年我统治豫州的时候,本土宗族斗比这厉害多了。”

  “谁知道啊,说不定当年是夏姬八报的国土面积,这很正常,当年我从益州打出去的时候,那些小国上的图,很多都是重合的,不少地方都是相互自称是自己的。”刘璋笑了笑说道,表示很正常。

  “还有这种情况,那你怎么处理的!”袁术一愣,面带惊容,表示这种情况应该很麻烦,刘璋你当初是怎么处理好的。

  “简单,既然你说是你的,他说是他的,我觉得你们都认为不是对方的,那没问题了,我给他们所有人面子,那片地方不是他们的,是我的了。”刘璋大笑着说道。

  袁术嘴角抽搐了两下,但是想了想,莫名的很永理,既不是你的,也不是他的,而且你们双方都是这么说,那么我觉得这个话可以认同,这么一来这就是我的了。

  “总之南边这些小国,真正算是国家的很少,大多数都是一堆部落酋长相互抱大腿弄出来的代表,而有些部落酋长同时抱好几个国家的大腿,就形成了争议,于是我让他们抱我大腿,这样就没有争议了,解决了很多历史遗留问题。”刘璋朗笑着说道。

  袁术默默地点头,对于刘璋的这种操作敬佩的无以复加。

  “在我看来南边这群人用拳头交流其实是没啥问题的,反正大多数都是混蛋,朝贡个几年就装死了,扶南国这种算是少之又少。”刘璋随口说道,“因而我这边也是同意保扶南国的。”

  “我也没说不保扶南国,毕竟我们汉室的属国,谁敢乱动,一个渣渣居然还敢想要动这个国家的王位,不知道我们当年的金油诏书都给的是柳氏的吗?”袁术带着些许的傲气说道,伸手拍了拍已经半死不活的范曼说道,这个时候范曼已经意识模糊了。

  刘璋的坐骑叼着范曼回来的时候,柳氏的双眼近乎泛着光辉,这就完了,她以前一直担心的范氏就这么被搞掉了,没有任何的计划,没有什么的准备,就是对方下手了,然后汉室随便将对方碾死了。

  这种强大,让柳氏双眼的光辉变得更为明亮,她发现相比于国内那些杂鱼,汉室真的是一条好大腿,而且真的好强好强,将她压制的死死的范氏,面对汉室简直就是说杀就杀。

  “恭迎将军归来!”柳氏一脸振奋的跑过来对袁术说道,连女王的架子都不端了。

  “这个应该就是你要的那个范曼,交给你疵了,我们去休息了。”袁术随便摆了摆手说道,然后从滚滚背上跳下来。

  “哈?”柳氏看向袁术略有恍惚,这可是范氏啊,可是她一直以来的大敌啊,你们就这么随意吗?

  “人给你丢这里了,再给你一百侍卫,有什么要处理的找侍卫长就行了,我们去休息了,明天还要去看看道路修筑情况。”刘璋拍了拍萌物的脑袋,萌物嘴一张,将那个百十斤半死不活的范曼丢在了地上,然后带着刘璋去洗浴。

  等袁术和刘璋离开之后,就留下扶南国主柳氏在黑夜之中凌乱,这么大的事情啊,这可是他们国家最大的将军范氏谋反啊,这么被剿灭已经很丢人了,结果打完不管是刘璋,还是袁术都没当回事。

  莫名的看向范曼的扶南国主也失去了满心报复的想法,不由得叹了口气,踢了范曼几脚将范曼打醒。

  “你输了。”柳氏叹了口气说道,说不出是失落,还是无聊,她原本觉得已经无力对抗的范氏现在就像是一条死狗一样倒在自己的脚下,这让她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更是让她觉得一切如此无趣。

  “贱人,如果不是你引汉室进来”范曼声嘶力竭的吼道,而柳氏只是叹气,无比的平静,她现在真的已经无所谓了,什么扶南国第一强者,什么扶南国大将军,得了吧,一直都只是井底之蛙吧,想到这些,原本那些富贵归乡的想法也淡了很多。

  “有什么想骂的就骂吧,以前不管如何我都觉得你是一个人物,结果现在才明白,我们这里根本就是一个穷乡僻壤,所谓的大将军,所谓的女王也只是汉室眼帜玩闹而已,造反也是。”柳氏轻声说道。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名仕网上娱乐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 世界杯下注网 全讯网娱乐城网址
扎金花现金棋牌 新天地app下载 新利棋牌官网 勃朗宁荒岛至尊
齐发娱乐官网 天天中娱乐 12bet手机登录 欧洲国家队足球排名
极盗者海报 澳门大赌场下载 求万博体育官网 sunbetapp下载
凤凰娱乐平台登录 a8娱乐城 金沙城APP下载 世界国家足球队排名
www.f82OJ2F.tw www.faxbmyl.cn www.faubela.cn www.hlyhk.cn www.shouccgov.cn
www.fAHTQ0V.tw www.fSHGS4Z.tw wap.fDNNDEW.tw wap.988live.cn f22n.cn
wap.mztjw.tw wap.cndfxx.cn wap.fBA8LK0.tw wap.dogu168.cn wap.7dv7xvp.cn
wap.f9I4MCQ.tw wap.d73y.cn www.t1024csmbx.cn www.fPL202T.tw www.73mq.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