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然谨遵大师兄法旨,安心去了。

  回到白马院,还没坐稳,聂都讲和范高功就联袂找上门来了。

  赵然起身欢迎:“哎呀,两位何时回来的?此行渝府如何?”

  聂都讲简单介绍了几句去渝府参加正旦开光大斋醮的事情,立马将话题直指党项人:“方丈,听说李彦思等党项人作乱?怎会如此?我们走时还好好的,曾方丈在时,他们对咱们毕恭毕敬,老实安分,怎么才转过年来,就叛乱了?”

  范高功也在旁道:“方丈,其中是否有什么内情啊?此事当谨慎疵,一招行差,整个红原都将糜烂敖丈。”

  赵然问:“哦?有什么内情么?老范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我也正在发愁此事,你若是知晓他们几个为何叛乱,还请眷道出,咱们也好将上报的文书追回来。”

  范高功顿时语塞:“这我哪里知道什么内情?”

  聂都讲不悦道:“方丈,是否咱们白马院出了什么针对党项人的治策?方丈你毕竟新来,不了解红原内情,切莫被旁人瞒哄了过去。毕竟李彦思等人入明以来这三年,一直在竭力压制党项人,对咱们大明还是忠诚的,硬要攀诬他们谋反,我是不信的。”

  赵然问:“你们看过卷宗么?”

  聂都讲气愤道:“卢方主不让看,说是要等方丈回来做主。我去找袁监院和雷都厨,他们也不在,谷都管跟我说,他们去勘察地理山川了,还没回来。”

  赵然拍着桌子道:“这个老卢,做事怎么那么死板呢?聂都讲莫生气,为这点新气坏了身子,不值当的,回头我去批评他,让他把卷宗给二位过目,二位也好帮着梳理梳理,看看有没有什么不足之处。”

  卢方主当即被传至书房,当着二人的面,赵然让他将卷宗抱过来。卢方主向聂都讲和范高功赔笑了几句,抱了厚厚一沓文书,就在赵然的书房中让他二人现抄阅。

  看罢多时,聂都讲不说话了,范高功脸色也很是不好,犹豫着问:“怎么可能会不会搞错了”

  卢方主道:“当日深夜,则珲上门揭发李彦思和强雄,方丈、监院、知客都在,抓捕之时,从李府密道中搜出的兵甲弓弩也赫然在目,都已经随同文书上报川西总督府。另外,从格勇寨中起出存粮五百八十三石,也登记入册,存入常平仓。证据确凿,不容置疑。”

  “另外,强雄已经被川西总督府收押,则珲作为揭发人,如今也一并在总督府,李彦思携家眷逃回夏国,以上都作不得假。案子已经移交总督府,接下来如何疵,我们也在静候音讯。”

  这两位再也不说话,只是面面相觑,反复嘀咕:“怎会如此”

  见这两位服软,赵然也不为己甚,挥挥手,让卢方主下去,然后道:“此事就这样吧,这几个党项头人心念故国,也是情有可原的,咱们被蒙蔽了,也算不得丢人。”

  聂都讲和范高够好点头,就听赵然笑道:“对了,说起来,聂都讲和范高功才具显于松藩,大名已入天鹤宫杜监院之心,呵呵。这里有桩好事,需要恭喜二位。”

  “什么事?”这两位不解。

  “是这样,”赵然从书案上抽出一份公文,递给聂都讲:“上月刚过完年,天鹤宫便发来公文,特意征调两位大才去参与一项重要事务。”

  聂都讲看罢,疑惑的转给范高功,问:“这公文上只说了重要事务,却没说是什么,不知方丈可能透露一二?”

  赵然曳:“我也不晓得啊,估摸着用很要紧吧,故此不在公文中写明。二位去了便知,我在这里预祝二位发挥才干,大显身手,为我白马院搏出大名声来。”

  公文上写明,到松州的报到时间为二月初八,时间已经比较紧张了,这两位回白马院屁股还没坐稳,又要着急忙慌的离开,当真辛苦异常。

  临走之时,赵然询问,说是既然抽调他两位半年,这段时间,经堂由谁暂署高功比较合适,请他们推荐一下。

  这两位一致推荐了贾经主,于是赵然含笑点头,说是一定慎重考虑。

  等聂、范走后,赵然坐回书案,传典造房当值道士:“去将董静主的档案调出来给我过目。”

  二月中,白马院又来了两位熟人,赵然让李知客将他们请入自家书房,抬头笑着打了个招呼,继续埋头疵公务。

  这份回复很重要,是关于宁德寿帽子的问题,不得不字斟句酌过一连串运作和流程,松藩卫曹指挥使推荐宁德寿晋升的公文终于转到了自家手上。宁德寿本官红原守御所千户,推荐晋升为松藩卫指挥佥事,领红原守御所。后面附着一沓宁德寿任千户以来的功勋和考评。

  公文前一张签押,是川西总督府夏吉所签,批的是拟准此议,报天鹤宫议决。

  第二张签押由杜腾会所签,批的是同意,报玄元观议决。赵然注意到,杜腾会写的是“同意”而非“拟同意”,这是想慢慢收回权限,心下不禁有些好笑,这哪里是那么容易的?因循前例这四个字,可不是白说的。否则可以直接写“同意,报玄元观知道”便好了。

  第三张签押发自玄元观,是监院赵云楼所签:“发驻地红原,征询白马院意见。”

  赵然写了一个回复意见函,总共八十六个字,将宁德寿好一通夸奖。此回复意见返回玄元观后,若是没有意外的话,赵云楼再批复“同意,报四川都指挥使司知道”便可。

  川西总督府是战区设置,与四川都指挥使司并立,无须由四川都指挥使司批复,只需报备便可。

  这便算走完了上半段的升职程序。

  因为宁德寿属于千户以上级别的军官,他晋升的最终决定权还在兵部,兵部同意后,报总观方堂核验便算大规成。

  所以下半段程序是在京中,到时候宁德寿要去一趟应天,在兵部职方司应卯,进行简单的面试。这一关基本上还好,没什么意外的话,职方司都不会故意和地方为难。

  将回复意见写好,附在公文后面,赵然让典造房道士眷发出去,这才搓了搓脸,向两位熟人道了声:“怠慢了!”
  
网站地图 尚博娱乐官网 足球世界排名最新 龙城国际娱乐线路检测 天时平台
宝运莱娱乐 世界杯彩票玩法 u优乐国际app 宝运莱路线2
ag平台下载 铂金城娱乐 扑克王棋牌 2018世界杯彩票怎么玩
亚博国际登录 天时娱乐平台 亚博体育网上注册 财神娱乐场
新金豪棋牌 澳门赌场在线 明升手机下载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
名人娱乐官方登录 华人娱乐彩票登录网址 玩家汇注册 众购彩票网现金 VO娱乐
亚上彩 彩票注册 1号庄彩票娱乐平台 快3走势图江苏 VO娱乐
拉菲彩票登陆平台 圣亚娱乐安卓 至尊彩票网站 名人彩票娱乐登录 在线彩票娱
彩平台 黄金彩票网站 登陆亚彩会 江苏快3走势图 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