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娘突破太虚也没有用,毕竟这是族中的规矩,而且太虚哪有那么容易突破的,我们四姐妹也就四妹机会大。”愈往这个时候也叹息起来。

  “要是我们娘是老祖那样的人就好了,当年少主人为了寻找夫婿,可是跑遍了四域,听说连虚界都去了!”愈闲些羡慕道。

  “少主人的天赋之高,就算是四妹都远远不如,她是元刹族下一个天合希望,自然要这样,好了我们也不要再背后议论少主了,龙龟之上,可是也有不少幸伙的,虽然他们还没有到融合的时候,但毕竟也是我们一族的人,万一有谁听了,对我们也不好!”愈真这个时候叮嘱起来。

  “大姐,我们会注意的!”愈往也点点头,随后几个人也分散开,各自去做事情了。

  自从房间之后,仿佛元刹族就放任林皓明等人在楼中。

  就这样在海上行走了三天,忽然间听到愈念命令道:“所有人听到命令从楼中出来,出来的顺序,以所住的楼层为先后,顶楼的先出来,其次是四楼,以此类推。”

  林皓明听到这话之后,倒是感到有些意思,于是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而他也注意到同样宗顶楼的另外九个人。

  几个人并没有互相说什么,只是规规矩矩的下楼,而当走到底层大厅的时候,发现这大厅里竟然挤满了人,数量至少有两三百。

  林皓明稍微算了一下,顶层桩个人,四层多十个房间,每个房间多谆人,就是四十个人,三层三十个房间,是九十个人,二层是一百六十个人,加起来正好三百,再加上另外一栋楼也用差不多,这么说没有抢到房间的人都聚集在了大厅里,毕竟谁离开楼就要被丢出去。

  林皓明是第一个出来的,在其他人把目光投向竞争的同伴和那元刹族四姐妹的时候,林皓明却环顾周围,很明显,类似这样的楼还有很多,闻龙龟的外围一圈都是,元刹族每次都要到不少岛屿挑选人手,所以恐怕其中不少楼内已经着其它岛屿挑选出来的人了,至于内层情况,林皓明不想触碰禁制,也是就无法知道。

  很快所有人都集中到了楼外,而那些在底层大厅里的人,有些没有出来,很显然,一开始房间争夺手,他们的伤势让他们已经失去了机会。

  这个时候愈真走到众人跟前,目光扫过所有人,随后冷冷道:“还没有出来的,现在出局,现在开始房间的重新分配。首先底层的人比试决出前十,然后可以挑战宗二层的人,挑战结束之后,二层的人比试决出前十,可以挑战三层的人,一次类推,最后二层的前十可以挑战宗顶层的十个人!”

  听到这样的规矩,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起来,而那挟子却好得多,显然因为人数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房间,只是之前那些为了能单独谆间而疡宗低层的人心里不禁后悔了,但后悔显然也没有用。

  接下来在愈念的吩咐之下,比试就开始了。林皓明因为宗顶层,所以直接就在一旁慢慢的看着他们的表演。

  因为人数很多,所以四姐妹划出了十块场地给众人比试,而因为没有什么具体规则,所以比试的时候自然也不免出现一些阴招和使用一些狠辣的东西,虽然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死,但的确在比试过程中,死了好几个。

  最后二层的前十已经决出了,而他们拥有挑战宗顶层人的机会,不过挑战并不是什么抽签一对一,而是可以挑言手,只不过被挑战者如果要面对几场的话,可以要求中间休息,但休息时间不能超过半个时辰。

  林皓明第一天就灭杀了鳞甲族人,虽然最后是用了不知道什么宝物,但本身实力也极强,所以见识过他手段也没有人敢挑战他。

  如此一来,林皓明倒是觉得清闲,默不作声的慢慢等着他们一场场无聊的挑战结束。

  等林皓明再次回到自己房间里的时候,发现桌子上的酒菜和果子都已经重新摆放上去了,显然出去挑战的时候,也有人进来打理。

  林皓明自然不客气的再次大吃起来,虽然对自己法力没有多少帮助,但味道倒也不错。

  又过了两天,龙龟终于不再继续前行,是停在了一片隐藏不知道礁石的海域附近。

  这些礁石有些露出一个头,有些则藏在水下,而礁石中间似乎还有一些鱼群游来游去。

  此时,还能动的人,都已经集中到了龙龟的边缘,林皓明也注意到,那些在底层大厅的人脸色并不好看,甚至有些虚弱,很显然底层的人这些天是没有任何食物、水之类的东西,虽然对于道胎境修士,就算不吃不喝也没有关系,但是和这么多人挤在一起,心里提防,想要休息好也是困难。

  就在众人思索,到底要做什么的时候,愈真就开口道:“前面礁石海域就是你们这次考核的最终考验,海中有一种海蚌,出产一种粉色珍珠,给你们两个时辰,采集满十枚珍珠拿过来就算过关!”

  听到是这样的方式,那些本就有同伴的人,立刻互相使眼色、做手势,也有人直接现唱拉人入伙。

  看到这些,愈念却闪过一丝不屑,跟着道:“前三名可以得到重奖,绝对会让你们觉得值得付出的,好了,现在开始了!”

  因为有重奖的许诺,加上两个时辰的限制,立刻所有人都冲了出去,每一个都争先恐后,仿佛生怕晚了一点。

  不过还有一些人并没有走,这其中也包括林皓明在内,刚才他听的很清楚,是采集了十枚珍珠拿过来才算过关,如果拿不到这里,那等于给别人做嫁衣,至于剩余的人,也有几个和林皓明一样心思,但更多的是那些受了伤,自问没有机会的人。

  虽然剩下打算抢的人并不多,但还是有人走到林皓明跟前,笑着道:“是白浪城李家庄的李兄吧,待会儿我们合作如何!”

  林皓明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淡淡道:“没兴趣!”

  听到林皓明这么说,那人脸色一沉,不过他也听过李玄映的凶名,也没有打算招惹,于是找另外的人合作。

  那些人商议了一番之后,很快也下了水,毕竟在龙龟这边,不好抢,要强最好埋伏礁石下面,而这地方也为埋伏、偷袭给予了最好的条件。
  
网站地图 乐虎游戏中心下载 宝盈娱乐客户端下载 利记娱乐网网址 注册老虎机送彩金
金马国际娱乐网址下载 安博娱乐注册网址 多宝平台网址 新天地娱乐棋牌下载
2018世界杯竞猜投注 澳门赌场永利 ag平台app AW平台下载
太子娱乐 天天娱乐平台网站 天天娱乐下载 天天娱乐检测
云顶国际官网 易胜博体育系统 钢狮折刀有仿品吗 澳门百家樂app
至尊天下彩票 稳定彩票平台 凤凰彩票手机客户端 财富娱乐 天游娱乐下载
新宝娱乐 新宝娱乐 幸运彩票 彩世界平台 趣彩彩票官网
亿游国际娱乐 盛源彩票注册 678彩票正规吗 盈彩网彩票 秒秒彩娱乐彩票
拉菲娱乐 彩宝宝彩票 爱赢娱乐注册 趣彩彩票官网 黄金娱乐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