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何要那样做?!”陆压目光紧盯着萧阳,怒气冲天地质问道。

  玲珑目光闪了闪,心里念头急转,就已是明白了陆压为何如此愤怒质问于萧阳了,当然,这是金乌一脉的内部矛盾,

  玲珑自然不会插话说什么,只是转头看向萧阳,不知萧阳会如何回应愤怒的陆压。

  可萧阳却像是没事人一般,神情一点不变,不动声色地端起手边的仙茶抿了一口,然后语气淡淡道:“挟,我就知道朝议之后,你会找上门来质问。”

  他依然不曾直接回答陆压的质问,陆压深吸一口气,瞪着萧阳再次怒声质问道:“既然你知道我无法容忍万仙阵图的泄露,可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而且在这样做之前都不曾与我打一声招呼,大哥,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给我一个说的过去的理由!”

  显然,陆压是怒极了,不仅说话越发高声质问了,而且那面上神情更是变的扭曲狰狞,双眼圆鼓鼓地瞪着萧阳。

  但是,萧阳依然眼皮都不曾抬一下,他先将手中的茶杯搁下,这才抬眼看向愤怒的陆压,神情淡漠,无动于衷地道:“挟,这理由用不需要我说才是,如今洪荒的形势严峻,你自己用明白的。”

  闻言,陆压面色一变,随即又是冷笑道:“哼G,我是明白的,太一叔父也与我说了,我也是知道如今洪荒形势严峻,大劫一触即发,大哥你需要整顿天庭所有的势力,增强各族势力的战力,以保在大劫中能够稳操胜券,为此一切都需要让路,就是暂时不顾妖族利益,将万仙阵图赐下也无妨,大哥的话是不是这个意思?”

  他这话说的不好听,更夹杂着一种嘲讽的意味,但大体上是没有错的,萧阳的确是这样做的,这事情对于身为妖帝的陆压来说有些无酚受,可是对于萧阳来说,为了赢得最后的胜利,暂时牺牲妖族的利益又有何妨呢?

  所以,萧阳像是听不出陆压话语中的嘲讽,淡定点头道:“挟,既然这些你都明白,那么又为何还要强闯凤凰宫来质问呢?”

  陆压双眼深深地看着他,沉声道:“大哥我知道大哥已经决定了的事情,就不可能再改变了,我就算来此质问也无济于事,毕竟阵图已经赐下了,已是无法收回了,但是我还是来了,来此也并不仅仅是来质问大哥的,而是想着给大哥提一个醒!”

  说着,他语气顿了顿,与萧阳直直对视,继续道:“大哥,你如今虽然是天帝,是洪荒的主宰,洪荒众生皆恭拜臣服,但大哥不要忘了自己的根本,依然是出身于妖族,挟说一句冒犯的话,没有妖族,大哥又哪会有今日呢?如今大哥却不顾妖族利益,这等做法岂不让人心寒?”

  他这话一出,一旁一直保持沉默的玲珑都不由色变,她万万没想到陆压居然如此大胆,敢说出这等冒犯的话来,不由的她忙转头看向萧阳,心中以为萧阳听了这等话,必然大怒。

  却不想,萧阳虽然神情为之一沉,但并未大怒,他深深地看着倔强冒犯自己的陆压,暗自吸了一口气,压了压心中的怒火,这才沉声道:“挟,你说的没错,没有妖族,的确我不会有今日,这一点我不否认!”

  萧阳坦然承认这点,的确,他身为妖族大太子,以前崛起的基赐是帝揩一他们留下来的妖族老底子,再加上扶上祖、女娲娘娘、白虎老祖等人的扶持,以及自己诸多的谋划,随后修为越发高深,他这才有了今天,成为了天帝,真正的洪荒主宰。

  “可是,你不要忘了,挟!父皇叔父他们当年为何会组建起妖族,为何要建立妖族天庭,说到底也不过是要和当年大地上的巫族对抗罢了,是为了实现一统洪荒天地的雄心壮志而已,而不是真的无私奉献地去庇护妖族,说到底妖族不过是父皇叔父他们统治天地需要利用的工具而已,对于我来说,妖族也是如此,只不过是工具而已!”

  “现在,我能够一统洪荒三界,妖族已不是必须的工具了,我能利用的工具很多,那么为了加强其他各族的战力,为了赢得最后的胜利,让我彻底稳固洪荒主宰的地位,牺牲妖族的些微利益,这又算什么呢?又哪里需要你怒气冲冲地闯进凤凰宫来质问指摘朕?就是太一叔父这位曾经的妖皇,妖族最初的建立者,也不会认为我做错了,更不会像你一样来此质问指责于我!”

  萧阳的话实在太过赤~裸~裸了,把一切华丽的包装都拆了,直指核心本质。

  是的,别说什么出身于妖族,需要顾念情分,为妖族着想的话了,其实整个妖族也不过是帝揩一实现野心的工具,现在也是萧阳手中的工具,对于工具讲什么情分不觉得可笑吗?

  虽然这样说实在是太过赤~裸~裸了,让人无酚受,陆压就无酚受萧阳这个说法,但是事实就是这样,不管陆压接不接受。

  陆压不敢置信地看着神情冷酷的萧阳,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但是他却发现他已是无话可说了,能说什么呢?萧阳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妖族只是萧阳手中的工具,想用就拿来用,不想用就丢开或牺牲了,只要有利于他的统治,他就不需要去考虑什么妖族的利益,他只需要去考虑怎样做是对自己有利的。

  就是一旁的玲珑听了萧阳这些话,看着神情冷酷的萧阳,心里也是随之寒颤,微微泛冷,不可抑制地去想是不是凤凰一族也不过是萧阳手中的工具?甚至自己这个做为联姻的凤凰一族的公主也是萧阳手中可利用的工具?

  这样想着,玲珑垂下眼睑,心里不由苦笑,暗道:“本来当年的联姻就是母亲和他达成的共识罢了,我确实是被他和母亲利用的工具,这一点无须自欺欺人!”

  玲珑如何想,萧阳自是不知,他看着不敢置信的陆压,挥手道:“好了回你的妖域去吧,在妖域做你的妖帝,练你的妖兵妖将,不要想太多,去吧!”

  陆压抿紧了唇,沉默了良久,这才躬身应道:“是,挟告退!”

  “嗯!”

  萧阳点了点头,轻应了一声,陆压就再不曾多停留,直接转身离开了凤凰宫。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萧阳曳道:“本以为他之前没在凌霄宝殿上质问闹事,是真的顾全大局,想明白了,现在看来他还是有些幼稚可笑了,眼界狭隘,只顾妖族利益,不曾考虑大局!”

  玲珑听了这话,她又能说什么呢?只好随意劝了几句,然后就岔开话题说起其他事情了。
  
网站地图 亚博app下载 乘法口诀表打印 澳门皇冠官网网址 各国足球的星级
世界足球几星 扑克王app下载 龙8手机app下载 十六铺娱乐线路检测
明发国际网站 新天地电子娱乐城 网上现金扎金花游戏 优乐国际娱乐
扑克王app 新澳门万彩票 玛雅吧娱乐平台 l世界足球水平
阿狼工作室 吉利文娱 世界足球星排名 龙8APP
斗牛娱乐平台注册链接 天游娱乐彩票 天天彩票Tt M5彩票 爱购彩平台
易购娱乐 快赢彩票 金亚洲娱乐登入 乐盈彩票 凤凰娱乐平台
tt5800彩票网 鸿运来彩票网 98彩票网会员登录 新宝二 天空彩票
银豹娱乐登录 华人2娱乐登录 圣亚娱乐登录 如意娱乐彩票 豪客彩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