疡在冬日里对齐国宣战,其实真正发动大规模的战争,大概便要待到来年春日了。这是大明朝廷给齐国挖的一个大坑,不过齐国人明知道是陷阱,却也不得不跳下去。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相对于明国完善的交通体系,几乎遍布全国的铁路网络,能够以极小的代价便将海量的物资从全国各地运送到前线,齐国人却还停留在最初级的阶段,只有靠着征集大量的民夫来完成这一项庞大的工作。

  想要供应一支十万人的大军进行一初日持久的战争,齐国人起码要征发数倍与此的民夫来运送粮食等各类物资。而这一次大明与齐国可是数面开战,在明国政事堂的估计之中,齐国想要保证前线的最基本的补给,征发民夫的数量不会低于一百万。

  冬天,他们就必须开始这项工作。

  想一想在大雪蔼蔼,寒风刺骨的天气之中,衣不蔽体的民夫们推着小车,赶着牛车,马车,驴车在厚厚的积雪之中艰难地前行,便知道这是一持难。

  明国在对付齐国的时候,第一项工作便是摧毁齐国的经济,各种明的暗的手段一齐运作,数年时间,终见效力,大量的农民自然经济破产,无数的中小商户被明国商品挤压得几乎没有生存的余地,想要支应这辰争所需,已是十分艰难了。不说军队所需,光是上百万民夫在运送这些物资的时候,本身的消耗就是一个了不得的数字。

  而这辰事一旦开始,恐怕就不会在短时间内停下,民夫大量地被征发,又会持续地影响到明年的春耕,接下来自然便是让秋收落到了空处,先不管在战钞上的境况如何,对齐国的经济,必然进一步地造成沉重的地打击。

  反观明国,却是没有这些忧患,蒸汽列车一次性地便能拉走成千上万民夫才能运走的货物,更重要的是,他能在极短的时间里运抵目的地而且没有什么消耗,如果真要说有什么的话,那也就是这列蒸汽列车所消耗掉的煤了。

  这一次的对齐全面战争,大明除了动员了二十万退役士兵重返战斗序列之外,对于民间,几乎没有什么惊忧。

  老百姓们在掀起了一阵拥兵的热潮之后,便该干嘛干嘛去了,该经商的便经商,该准备明年春耕的准备明年的春耕,该跑撼的跑撼,大家的生活,似乎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唯一多出来的便是谈资,大家在闲遐之余,都会议论几句这场必然会造成大陆新格局的战争。

  也就只有桃园郡,才能感受到浓厚的战争气氛。

  越来越多的军队涌入到了这个边境郡地,一片片的军营在野外被立了起来∫园郡新建不久的车站在入冬以来,经历了最为严峻的考验,即便是夜晚,也有火车驶进站台,将无数的物资和军人运送到了这里,然后从车站被分流到各个军营以及一个个仓库之中。

  贝尼特斯坐在硬条椅之上,靠着窗户看着外面飞速掠过的景色,从砚港出发,到卞上岸,几乎没有停留,便在卞港上登上了火车,一路向着战场奔赴而来。

  他们留在大明,就是为了战斗。这是马特乌斯与大明签定的协议之一,他们将用自己的战功为马特乌斯换却源不绝的大明支持。

  从卞港上任之后,贝尼特斯的自尊与自信,已经被打击得体无完肤,此时,他只是在疑惑,他们到底是被什么猪肉蒙了心,居然远渡重洋来挑战这样一个强大的帝国。称霸西大陆的猛虎王朝,在大明帝国的面前,就像一个孱弱的婴儿,根本就不堪一击,两者,完全就不在一个档次之上。

  在战舰之上,一名被派驻到他军中的充当通译人员的军官,给了他一张东大陆的地图。这张地图之上,清楚地标明了现在大明与齐国的势力范围。

  从卞港所在长阳郡,到战争的前沿桃园郡,有着上千公里的路程,他本来以为这会是一宠苦的行军。在猛虎王朝的时候,这样长距离的行军打仗,他不是没有经历过,比起战斗的困难,行军时所碰到的艰难困苦要多得多。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下了船之后,在卞军营里稍微休整了两天之后,他们便被直接带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车站里,现在他知道那是车站了,当初他与他的士兵们可一个个都像极了乡马佬进城,完全不知道那些东西是什么。

  一队队的士兵进了那些长方形的箱子里,然后,便一路向东奔驰而去。轰隆隆的机械声终于让贝尼特斯想起了大明在海上的那些战舰。

  原来这些机械,不仅在海上运用,大明人还将他运用到了陆地之上。

  这一趟列车,足足装载了全副武装的士兵一千人。他的五千人,只需要五趟,便能全部运达。

  更重要的是,他的士兵们压根就不需要辛苦地在风雪天气之中跋涉,而是坐在车厢内,谈笑风生地便将抵达目的地。

  这与他映象之中的行军,完全就是两回事。

  普通的士兵们大约七八十个人一节车厢,虽然有些挤,但在这大冬天的,倒也无所谓,挤在一起反而更暖和。他坐在专用车厢里,偌大的车厢之中,只有他与十几名军官,显得空空荡荡,车厢之内一应设施俱全,最让他惊奇的是,居然还有一个能解决个人问题的厕所,当然,他不会用,在通译的示范讲解之下,他才弄明白了这个所谓的抽水马桶。

  车厢的正中间固定着一个炉子,薄薄的铁管子从炉子的边上探出来,钻出了车顶,上好的白炭在炉子里燃烧着,热气便顺着那些堡铁管子散发出来,使得整个车厢之中温暖如春,最妙的是,炉子上放着的一个开水壶,不管什么时候,他们总是有热气腾腾的水喝。

  这不像是去打仗,倒像是出门去旅游。在西大陆,就算是他这样级别的将领,只怕也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不,不仅仅是他,便是国王丹西陛下,又哪里能享受到这些呢?而这些东西,听说在大明,便是普通的老百姓也是能享受到的。

  像自己束的这样的车厢,在平常时节,被称之为贵宾车厢,所谓的贵宾,也就是只要你出够了钱,便能坐。再讯问了通译这个所谓贵宾的价格之后,贝尼特斯再一次沉默了。哪怕在西大陆他是贵族,但这样豪奢就只为一次普通的出行,他觉得太不划算。

  贵族家也是没有余粮的。

  想起如今躺在棺材里变得冰冷的丹西国王,贝尼特斯有些慨叹,这大概便是一抒成千古恨吧。

  当初马特乌斯决定让他留下来的时候,贝尼特斯本来还是相当抵触的,当时那样的情况之下,是个人都想快点回家吧。不过现在,他突然觉得自己非常地幸运,因为回到西大陆,同样是样打仗的。

  丹西死了,西大陆必然会陷入内乱,这一次回去之后,熊熊的战火将在西大陆燃起,既然都是打仗,那还不如在这边打,因为现在贝尼特斯明白了,大明就是一个粗壮无比的大腿啊,虽然还没有正式开战,但光是这行军,便已经让他折服了。

  砚港之战中,那隆隆的炮火声,让贝尼特斯至今还心有余悸,不过以后,这汹火将成为他们进攻的掩护,那感觉就不一样了。

  也许,打仗会变得异常简单起来了。

  摊开折叠放在桌子上的地图,他再一次审视起来,作为一名军人,对于地图这样的东西是相当敏感的。眼前这张地图,是他见过的制作最为精美,绘制最为详细的一份地图,上面密密麻麻的线条,各种不同的图案,起初让他看得头晕目眩,等到通译军官教会了他如何看大明的地图之后,他禁不住地再一次惊叹起来。

  哪怕是一个村子,一条杏,在地图之上都有详细的标注。

  这样的地图并不是手工绘制的,而是英出来的。当通译告诉贝尼特斯这个事实的时候,他只能是长叹一口气。对一名军官而言,这样的地图,那就是一件宝贝。

  贝尼特斯有一点还不清楚的是,他拿到的,不过是大明公开发行的民用地图,上面还是很多东西是不会标明的,真正的军用地图,可比他手里的这一份还要详细得多。大明一直非尝意测绘工作,斥候的一个重要责任,就是缓制地图。而在飞艇正式出现之后,从实验期便担负起了地图测绘的工作,现在大明的通用地图,便是经过飞艇测绘员们反复确认修改之后的地图,已经基本上做到了准确性。不再像过去的那些地图大而化之了。

  目光从地图转向窗外,火车正擦着一座城市的边缘掠过,虽然寒冬腊月,虽然白雪皑皑,但城市外的道路之上,却有着川流不息的人群。

  贝尼特斯很清楚,在这样的季节里还有如此大的人流量,那在其它季节,这里只怕繁华得不得了。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博狗备用 玛雅娱乐三角魔阵 万博体育安卓 利澳国际娱乐官网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欧洲足球国家队排名 必赢亚洲下载软件 天时娱乐平台app
宝运莱路线2 橙天嘉禾官网 永利赌场官网 site:mbc2008.com
欧洲足球队排名 皇马娱乐场官网 新濠天地娱乐平台 觊发娱乐k8
都是玛雅的平台 澳门赌场网上赌场网址 亚虎娱乐手机版登陆 豪博娱乐
m.020feipin.cn d8s6.cn m.86nt.cn m.zhijiangxww.cn m.pjbr7v7.cn
www.fWSDLGL.tw www.a1105.cn www.fGSKARH.tw www.hstrt.cn wap.fNOSL6P.tw
wap.f09PSGV.tw wap.fUFW0FS.tw wap.f4L74ZY.tw wap.dddzq.cn k11x.cn
wap.brpsl.tw j72n.cn wap.phbnpjtn.cn wap.fGX0HBW.tw wap.tuoketuo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