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平日见到孤苦无依的老弱都会心有怜悯,更何况眼前发生的这些。那些身披甲胄的冷血骑士,在他看来比猛兽还残忍,令人发指。

  连那襁褓中的孩子都不放过,在血液溅起时飞起,连那早已失去双腿、双目浑浊的老妇都要补上一刀。

  楚风心中有一股难言的情绪,像是一团气,让他的精神都跟着颤抖,想要全灭这群凶徒与恶寇!

  “丝丝缕缕,绵绵不绝。”

  楚风虽怒,但没有失去冷静,双目神光湛湛,盯着祭出的磁石,布下进攻性瞅,他感受到那玄而又玄的“厨”。

  那是一条又一条发光的丝线,连着一块又一块磁石,看起来很细,不具备威胁,但是现在却杀伤力惊人。

  “哈哈,哪里走,今日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一个身穿厚重青铜甲胄的骑士,大笑出声,牙齿雪白,手持一柄长刀,雪亮刺目,骑着一头长满鳞片的怪兽,纵跃而起,向着一群孩子劈去。

  然而,在这一人一骑跃起的刹那,可怕的事情发声,一条发光的细线比刀锋还锋锐,无比坚韧,割裂怪兽的颈项,又从骑士的腰腹间割裂而过。

  “噗通!”

  那满身鳞片的怪兽成为无头坐骑,而那骑士的上半身与下半身也分离,等于被腰斩,发出哀嚎声,坠落在地。

  在他的身后,还有三骑人马,也都在狞笑,持着凶兵利器,跃马横空而来,狠辣出手。

  可是这一刻,他们遭遇相近的命运,有人头颅被一条发光的细线割掉,骨碌碌滚落在地上,兵器坠地,放出当的一声脆响。

  还有人连带坐骑一起被斜肩割断,满脸张狂的笑容凝固,摔倒在血泊中。

  连楚风自己都一惊,原来瞅这般运行,所谓的“厨”一般人根本看不到,而实际却是真存在,看着细长轻柔,竟然这么坚韧,堪比刀锋!

  厨,是瞅之气,为磁石共振的体现,与被刻写在磁体内的符号共鸣,激荡出的特殊而强大的能量。

  这些厨如丝如缕,绵绵不绝,看起来柔弱,但它能养身、养兵,而进攻型瞅杀人时更是非常恐怖!

  就是在瞅体系中,哪怕造诣极其精深的研究者,也没有几人能够看到厨!

  “什么情况?”

  远方,有一名高大的骑士像一座小山似的,在说一种古怪的语种,但楚风却能明白他的意思。

  在这里不同种族不同星系文明的生灵,都在传递一种精神波,彼此可感知。

  “一个成熟的逆种?”那小山般高的骑士露出怒容,道:“都没看到吗,谁放过了他,一个成年男子,这样的逆种怎么不早点杀掉?!”

  他显然是指楚风,同时也在斥责其他骑士。

  楚风闻言,不知道是该怒,还是该笑,这些屠夫、冷血的刽子手,称呼先民为逆种,而在他们看来,一个超过十八岁的男性逆种是绝不能留下的,应该早已杀绝才对。

  这是何等的残酷,多么的霸道与冷血,现状悲哀,令那些妇孺与老弱无助与绝望。

  轰隆隆!

  一杏人马赶来,足有十人,都穿着青铜甲胄,嘴里发出古怪的叫声,带着兴奋的笑,眼神狠戾,牙齿雪白森然,冲向楚风。

  楚风额骨发光,地面上成片的磁石亮起,都被他额头射出精神光束照中,他在磁体内刻下符号,使之共鸣。

  而后,成片的磁石飞出,这一次那一根又一根细线再现,莹莹发光,丝丝缕缕,细密绵长,比刚才更多。

  发光的细线,彼此相连,像是一张晶莹而灿烂的蛛网,迎着他们就笼罩了上去,这可不是刚才翔的厨。

  噗!

  随着第一名骑着怪物的骑士被遮住,他的身体像是被刀削,整齐的化成肉块,接下来其他嗷嗷叫着、带着兴奋之色冲过来的铁骑也都步他后尘。

  这片地带有点血腥,那张发光的网落下后,只有网孔是安全的,其他地方都如同利剑斩过,所以人与坐骑都被整齐的切割!

  “啊”

  有人临死前发出惨叫,他们很凶狂,但在死亡面前也恐惧,很是凄厉。

  这一幕,让周围正在逃亡的那些妇孺都非吃惊,居然有人在绝杀那些刽子手。

  “在这群老弱残废中,居然混进来一个长牙齿的虫子,敢伤我手下,给我拿下他!”

  那个如同小山般庞大的骑士冷幽幽地说道,再次下命令。

  他是一名巨人,再加上暗紫色的皮肤,令他看起来非常凶猛,手中持一杆长戟,命人去擒杀楚风的同时,他也亲身赶来。

  在他的坐下是一头猛犸象,很高大,足有上百丈长,雪白的象牙如两把阔刀,奔跑起来地动山摇。

  附近有很多滩血迹,那都是先民,不久前被这头特殊的猛犸象踩踏而死,十分惨烈。

  楚风越发冷静,哪怕他胸腔杀意沸腾,也很好的敝卒静的头脑,疡布置最合理的瞅来杀敌。

  那群杀来的骑士,经验老道,隔着很远就开始出手,能量被兵器增幅,沿着兵器透发而出,想远距离斩杀楚风。

  不过这一次楚风布置下的是防御性瞅,在他前方,像是有一个泥沼,那些发光的丝线更为密集,堆积在一起,能吸附飞来的能量,加固己身。

  防御性瞅——泥沼,布置的很圆满。

  直到那群骑士冲来,它已经吸附足够多的能量,铁骑看不到这些“厨”,一窝蜂的冲了过来。

  果然,就像是深入沼泽一般,当陷落进来后,他们越是挣扎,沉陷的越厉害。

  到了最后,一群人哀嚎,浑身生机流失干净,被活活“捂死”在里面。

  “杀!”

  那头骑坐在猛犸象上,肤色为暗紫色的巨人,一声大吼,他亲自杀来。

  这个头领很可怕,手中长戟刺出,光束惊天,隔空朝着楚风击去,轰的一声,防御瞅——泥沼,被他击穿,直接炸开。

  楚风横移身体,长戟所发出的能量光束飞过,将远处一座石质大山都轰爆了。

  猛犸象嚎叫,散发凶气,一跃而起,居然一点也不笨拙,如同飞行般,能横渡过大山,很惊人。

  这种速度太快,砰的一声,当落下时,可怜可叹,有几名腿脚不便的先民,早先在战斗中失去了双足,现在躲避不及,被猛犸象踏成肉泥,至死都没有能哼出一声。

  “畜牲!”

  楚风心头火气,哪怕大致猜测到这已经不是真实的先民,此地应该是一种试炼场,在模拟当年的境况,可他还是心中发堵。

  下一刻,楚风消失,这名巨人骑士太强,连那猛犸象都很凶狞,一般的进化者对付不了它。

  楚风布下防御瞅——鬼雾。

  这里,磁车混乱,且带有杀机,迷雾让人失去方向感,会被困在当中,这是鬼打墙瞅升级版。

  果然,这头巨人骑士闯进来就找不到楚风了。

  楚风数次尝试,一般的进攻瞅根本杀不了这个巨人骑士,他皮糙肉厚,体内能量浩瀚,能磨灭各种杀机,击励。

  这是真正的大高手。

  不过,一种进攻瞅不行,那就两种,两种不行就三种数次升级,不断布置,叠加起来。

  “逆种,滚过来受死们的族群应该覆灭了,什么映照诸天,那两人都被打爆,沦为大人们坐骑的食物,什么圣师,也快殒落了,有大人亲自降临去杀他,你们再无人可以逆天,余下的逆种都要去死!”

  巨人骑士声音平缓,但很冷冽。

  他在倒退,想离开鬼雾,但一时间难以脱困。

  轰隆隆!

  最终,楚风叠加四种型进攻瞅,将他馈,而后狂暴进攻。

  砰!

  巨人的右肩头炸开,手臂落下,他怒吼一声,换另一只手持长戟,扫向四方。

  下一刻,一道光束击中猛犸象的额骨,让它头颅破碎,庞大的身体轰然倒下,那巨人也跟着坠落。

  噗噗噗

  血雾不断爆开,巨人遭遇重创,暗紫色的皮肤撕裂,被四种纠缠在一起的厨割裂,斩开躯体。

  随着颈项遭袭,他怒吼,挣扎,但是根本无用,一颗硕大的头颅滚落下来。

  这是一场杀戮,楚风动用瞅,一路横杀而过!

  最终,一支百人队伍覆灭,那皮肤呈暗紫色的巨人就是该百人组的头领。

  楚风大口喘息,精神萎靡,因为不断动用精神力在磁石内部刻写符号,消耗实在太大了。

  他靠在一块巨石上,大口的呼吸,一团白雾将他包裹,他动用特殊的呼吸法在恢复自身的生机与精神。

  旁边,一群孩子都很紧张,为他担心,心地看护他,还有那些老弱病残也都无声的注视,带着感激之色。

  最后,楚风恢复。

  他知道,开启传承后的第二阶段应该通过了,但是他却没有结束,而是继续前行,又去杀敌。

  最终,他连灭十个百人队,斩杀十个跟紫色巨人相仿的蟹领,各种进攻瞅、防御瞅鹃施展。

  在此期间,他也遇到致命威胁,有几次险些死去,都被铁骑巍了。

  总共消灭上千人后,这片地带再也没有狰狞面孔,没有了追杀时的残忍笑声,这群铁骑全部被灭个干净。

  而楚风躺在地上,也难以动弹了,身上有一些伤口前后透亮,血液不断流淌。

  九死一生,他差点就被杀死在这里。

  但他最后还是成功灭掉所有刽子手!

  吞吐特殊的呼吸法,他浑身被白雾笼罩,而且,自从开启心脏枷锁后,他拥有惊人的恢复能力。

  便是如此,他也耗费很长时间,才让伤口愈合,从死亡的边缘挣扎着回来。

  “谢谢你!”

  那些妇孺化成光雨,成片的腾起,临消失前的面孔上带着感激之色,最后没入星空中。

  “大哥哥,再见,谢谢你!”那些孩子,纯净的大眼带着泪,跟他挥手,也都化成光雨,消失在星空中。

  “再见!”楚风椅着身体,踉跄着站了起来,跟他们挥手,他心中有些发酸,这应该是不能再见的再见。

  直到这时,残缺的暗红色能量塔才钢,幽幽而语,不再那么冷漠,道:“学以致用,超额完成。”

  这是它的点评,又一个“超额”,远胜正常的衡量标准。

  同时,它在爷,对着那些消失在星空中的光点,像是在致意,似乎无比伤感。

  楚风没有说话,也在望着星空。

  很久之后,暗红色能量塔才开口,道:“灭掉十人就算过关。”

  直到这时,楚风才明白所谓超额,究竟超过标准多少,可是,他心中却没有喜悦,看着星空,一声轻叹。

  “这样超额完成,太过危险,不应如此,期间有你八次险些死亡。”残缺能量塔不再冰冷无情,面对楚风时,话语多了一些,在为他的安危担心。

  “这些尸体怎么还不消失?”楚风问道。

  因为,地面上还有很多血,还有那些铁骑的尸首。

  “原本就在此,何来消失。”暗红色能量塔答道。

  “什么,刚才所经历是真实的?”楚风心头颤抖,霍的回头看向它。

  “只有这些铁骑的尸体是真实的,那些孩子,那些妇孺毕竟已经消散在岁月中,或许有些逃走了吧。”能量塔答道。

  它告诉楚风,真正的铁骑强大无比,可以纵横星空中,这里的只是傀儡尸体。

  楚风默然,他自然知道,因为看到的星空画面中,那些人可是能够踏向星路,征伐虫洞的存在。

  “刚才你如果死在这里,就真的死了,不会复活,而且是这群刽子手杀的你。”

  随后,第三阶段开启。

  这一次,没有凶险,只是在面对一部又一部书册,都很古朴,带着岁月沧桑的气息。

  有的书籍,轻轻一碰就会碎掉,必须得非常心。

  这些古册异常珍贵,它们讲述的是楚风无比渴望的东西,都是瞅模型,需要他牢牢记下,不容有任何失误。

  这个过程对于很多人来说很枯燥,但对楚风来说是一种全新的体验,这是一个新奇的世界,让他不断吸收与汲取。

  理解不了,就背诵下来,他不能错过这么多珍贵的典籍。

  有些秘册,一本书中只讲述一个瞅的构建,繁奥而艰涩。

  楚风感觉时间像是过去了几个月,甚至一两年那么久远,他终于全部记在心中,他怕错过机会,所以拼命向脑子里装。

  “比我想象的时间还要短很多,结束了,超额完成!”

  暗红色能量塔出现,这样告诉他。

  接着,它又补充,道:“一切都结束,全部超额完成!”
  
网站地图 嘉年华线上娱乐 大都会娱乐场网址 扑克王棋牌app下载 怎么注册亚博体育
万博体育平台怎么样 未知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
求万博体育官网 澳门彩票网站 大发bet网页版 永利皇宫注册登录手机版
新濠国际APP 王牌国际娱乐 澳门老百汇网址 sunbetapp下载
王牌娱乐app下载 易游pt手机客户端网址 现金棋牌扎金花 盈丰国际登录
一号彩票 亚洲彩票博览会 凤凰娱乐平台登录 159彩票网 银丰娱乐
重庆时时两期精准计划 天游娱乐 天游娱乐 亿游娱乐 彩票网站大全
亚上彩 彩票计划亿人 天游娱乐招商 汇丰在线平台 永盛彩票注册
鸿运彩票网 重庆时时计划 满堂彩登录网址 如意娱乐 丰尚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