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间,一群人还想围猎楚风,转瞬间,草地上血迹斑斑,十几位强者如陷泥沼,挣脱不出来。

  连陈璞都被楚风一剑枭首,形势逆转之快让人咋舌!

  然而,也就是在此时,楚风在爆退,比方才进攻时还果断,将速度提升到极限,想远离这片地带。

  轰隆!

  同时,土石翻涌,他在动用瞅手段,牵引几根锁龙桩,想要一起带走。

  地球本土进化者全都愕然,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楚风怎么调头就走,没有接着进攻?

  承,一团乌光绽放,不断蔓延,向着四面八方汹涌,将楚风早先所布置的瞅覆盖在里面。

  直到这时人们才意识到,楚风为什么那样果决,这乌光初时缓慢,结果后来声势惊人,如山洪决堤,不可阻挡。

  瞬息间,那片地带被乌光遮拢。

  楚风费尽力气,也只携带出两根锁龙桩,另外提着三颗头颅的发髻,一同带了出来。

  圣子李青瞳孔收缩,盯着承那团弥漫开来的乌光,露出惊容,感叹道:“镇域印,居然还有这种东西!”

  圣女黎琳也动容,凝视弛。

  陈丰手中有一块石印,通体乌黑,满是裂痕,正是它在发光,遮拢那片区域。

  喀嚓!

  随着乌光彻底覆盖楚风所布下的瞅,石印上又多了一道裂痕,看样子随时会四分五裂,这是一件古物。

  这就是楚风爆退的原因所在,他一眼就认出,这是一块镇域印,跟月球瞅典籍上的一些记载相近。

  顾名思义,这种由以镇压瞅。

  镇域踊般都出自瞅名宿之手,这东西非常难以炼制,对材料要求高,必是天材地宝,而且内部所刻写的瞅符号密密麻麻,复杂而玄奥。

  许多瞅大抒净生心血也无法制出一块镇域印。

  陈丰在心痛,这块石忧蓬莱的古物,古代曾被异宝击中,差点毁掉,上面裂痕交织,自此之后每用一次上面就会多一道裂痕,据他们评估,最多还能用上三四次。

  而在今天,直接又耗用一次,陈丰怎能不心痛?这可是比破域旗更闲与珍贵的古器。

  当然,他心痛的还有他的兄弟陈璞,被楚风斩首,并一把抓走头颅,这让他眼睛都红了。

  “楚风,放陈璞回来!”他尽量放缓声音。

  逍页界的生灵,被斩首后短时间内可以不死,如果救治及时,让首级与身体对接在一起,自然可以活命。

  楚风盯着他手中的黑色石印,目光炽热,真的很想从敌人手中夺来。

  镇域印,异常珍贵,可以镇压瞅,是许多瞅研究者的克星。

  当然,如果瞅足够强大,手持镇域硬没用,一切都是相对的。

  而且,镇域有时效性,动用一次就需要“冷却”数天。

  不然的话它会解体,主要是内部符文太繁奥与复杂,一旦运转起来,对石印材料损耗很大,持续运转会让石印崩开。

  楚风觉得,这块镇域忧常不简单,若是没有龟裂的话,多半是一桩“重器”,远胜各种兵器与秘宝等。

  他如果能夺来,可以藉此进名山大川中的一些密地,采摘神圣异果。

  他最想去的地方就是封禅之地,那座祭坛上有蟠桃、草还丹等,如果手持镇域印,再加上他的瞅手段,说不定能登上祭坛,冗那些侠祭品!

  那个时候,他便可以疯狂进化!

  “还我锁龙桩!”楚风开口,向陈丰索要。

  到头来,有两根锁龙桩被镇域印散发的乌光留在里面,没有能带出来。

  这时,早先如陷泥沼的十几名强者都恢复过来,可以行动了,在乌光中不受影响,一个个都露出冷意,盯着楚风。

  下一刻,他们全都冲了出去,并向楚风扑杀。

  哧哧哧!

  楚风带出来的两根锁龙桩没入地下,而且他将空间瓶子中早先刻好的磁石祭出,密密麻麻,在这里发光。

  瞬息间这十几人止步,没敢妄动,前车之鉴,朱成坤与鳄海的头颅还在他手中提着呢。

  “楚风,放开我兄弟。”陈丰再次开口。

  而后,他又对那十几人暗中传音,道:“他缺少两根锁龙桩,所布瞅残破,不足为惧,各位一个冲击就足以瓦解,能瞬间将他击杀。”

  果然,十几人露出异色,一起逼近。

  楚风面色冷峻,道:“都给我站住,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然后,他提着陈璞的头颅,一口气抽了十几个大嘴巴,响声清脆震耳,整颗头颅都差点烂掉。

  “你”陈璞晕头转向,他失去颈项以下的身体,很虚弱,被一顿大耳光打的倍感耻辱。

  他很想发狂,动用精神力进行攻击,但是不知道为何,只要临近楚风,他的精神就被压制的如同无根讣。

  最后,他惊悚,发现原因所在,是楚风衣服里面裹着的那张袈裟所致。

  “还想袭击我?”楚风低头看着他,道:“你曾经自以为是,指点江山。忘记我对你说过的话吗?当你看到自身头颅落地时,你对我说的那些话很可笑。”

  “你们还不止步?”楚风霍的抬头,看到那十几人还在临近。

  然后,他砰的一声,一脚将陈璞的头颅踢了出去,在那天空中直接四裂。

  “啊,痛死我也!”陈丰大叫,目眦欲裂,他鼓动十几人临近,去逼迫与袭杀楚风,结果楚风太果断,一脚踢死他兄弟。

  “还不止步?”楚风拎起朱成坤、鳄海的头颅,看向那十几位逍页界的高手。

  “不要啊!”朱成坤很虚弱,但还在哀嚎,请那些人止步。

  鳄海也差点崩溃,他真的不想死,也在开口,请那些人务必倒退。

  “楚风,你收手吧,不然的话你没什么好下场。”

  那十几人止步,但是却也有一个黑衣人开口威胁,让他放下朱成坤与鳄海。

  砰!

  楚风二话没说,将朱成坤的头颅补了一剑,导致他形神俱灭。

  “你竟敢如此,好胆!”黑衣人是一头黑虎所化,此时勃然大怒,这要是传出去,阴雀一脉的人说不定会责怪他,是因为他的逼迫而导致朱成坤惨死。

  “噗!”

  当听到黑虎再次喝斥后,楚风一剑劈出,将鳄海也彻底斩灭,相当果决。

  黑虎的脸都绿了,这个锅他背不起,两族的高手都因为他的喝斥而被楚风干净利落的给斩杀掉。

  “这不关我的事!”他对周围的人说道。

  “就是因为你逼我,所以我不得不下杀手。”楚风不咸不淡地说道。

  黑虎寒毛炸立,这种黑锅他绝对不能背,喊道:“我必杀你,诸位我们联手瓦解他的残缺瞅。”

  而这时,陈丰留下镇域印,让陈盛在那里守着,他自己走出乌光地带,面孔狰狞,近乎扭曲,寒声道:“楚风,我要将你挫骨扬灰!”

  这时,十几人全都动了,一起逼近,要联手破开此地的不具备太多威胁的瞅。

  李青想要阻止,但这时他愕然发现,圣女黎琳也在动,目光闪烁,亦想去猎杀楚风。

  “他终究是要被杀掉,还不如将头颅留给我去换圣人铜章。”这是黎琳的话语,她也接近那片地带。

  最终,只有李青与六人留在原地,彼此面面相觑,终究是没有去阻止,也未上前跟着出手。

  远处,地球本体进化者都觉得,楚风压力过大,乱了分寸,不用将陈璞、朱成坤、鳄海彻底击杀,留下当人质更好。

  在他们看来,楚风陷入绝境中。

  轰!

  十几人一起发难,将瞅击破,很多磁石炸碎,就是两根锁龙桩都横飞出去。

  “楚风你这个孽畜,给我纳命来!”陈丰怒喝,第一个冲了过来,就要轰杀楚风。

  黑虎叫道:“慢,让我来,我得生擒活捉他,洗刷我的冤屈,朱成坤与鳄海的死跟我真的没关系!”

  陈丰虽然很想立刻诛杀楚风,但是面对域外的高手,他硬气不起来,当真就止步了。

  “呵呵,还是让我来吧。”来自大地魔熊一族的进化者开口,化成人形后身高三丈,跟一截铁塔似的,此时向前迈步,要抢先出手。

  一个女子轻笑,红色衣裙甚是鲜艳,轻灵迈步,大眼水汪汪,连眉梢带着媚态,道:“都别争了,由我击杀他正好。”

  另一人反驳,道:“红菱,你也是人族的,这样杀同类不好,还是由我们出手吧。”这是一个土黄色的巨人,足有十丈高,探出一只大手就向楚风那里抓去。

  不过,他被人阻拦。

  毫无疑问,不久前朱成坤与鳄海相争的一幕再次上演,这一次参与的强者更多,足有十几人。

  现在没有瞅,也无危机,他们自然要抢人头,只为换圣人铜章。

  “你们真是视我如无物啊!”楚风开口,眼角眉梢都带着煞气,扫视所有人。

  一些人露出轻蔑之色,直接呵斥他。

  “看来,也就只有你们这些人,再无人上前,那我就不等了。”楚风自语道

  “杏,你不知天高地厚,没有了瞅,我一巴掌就能拍死你!”黑虎咆哮,向前猛蹿,直接出手。

  楚风眼眸绽放光束,冷冽无比,直接盯上他,而后迎击。

  “呵,你有种,竟敢跟我动手!”黑虎觉得被挑战尊严,因为,楚风没有利用瞅,直接跟他肉身搏杀。

  轰!

  两人撞在一起,拳风浩荡,虎爪锋利,居然接连硬碰硬。

  噗!

  几乎是瞬间,黑虎就惨叫,他被打的崩开,被楚风用拳头非常暴力的打爆!

  黑虎至死都在发懵,一副活见鬼的样子!

  哧!

  红色霞光闪耀,正是那个名为红菱的女子出手,她原本是要阻击黑虎的,不想让他格杀楚风,她想抢人头,结果却见到黑虎惨死,她的手掌顿时拍向楚风。

  砰砰砰

  数次碰撞,楚风施展牛魔拳,狂暴无比,将这个名为红菱的女子击毙,她的眉心如同被牛角击穿,其实是一个拳洞!

  “一个土著”正在开口说话的大地魔熊直接闭嘴,一脸愕然之色,就这么片刻间黑虎与红菱都战死,被击毙了?

  瞬息间,楚风就找上他,凌空而来,如同一头蛟龙横空,挥动蛟魔拳,伴着螺旋劲,向他轰杀。

  两人激烈交手,但是十招后,这头强悍的大地魔熊被楚风的含着螺旋劲的蛟魔拳生生撕裂为两半,血液四溅!

  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震惊。

  枷锁境击杀逍页的生灵,这是要逆天吗?

  而且,这不是依靠瞅,也不是倚仗秘宝,而是徒手格杀!

  “楚风,你算什么东西,敢与我蓬莱正统为敌,老夫要将你千刀万剐”陈丰面孔扭曲,满脸狰狞之色,起初他还在诅咒,结果声音衰弱,直到迅速无声,承瞬间倒下去三位逍页的高手,太诡异了,都发生在顷刻间,这让他直接发毛。

  这时楚风也正好盯上他,直接一步就冲了过来,要对他下杀手。

  “是他身上那件袈裟导致的,想不到,那是一件佛门秘宝,内蕴众生平等之瞅。”这时,圣女黎琳来了,已到近前,道出究竟。

  在场的逍页高手闻言后都是一怔,而后醒悟,露出惊色。

  众生平等,这种瞅属于佛族独有,很古怪,在它作用的范围内,可将两个不同境界的人压制到同一层次。

  对于佛族大高手来说,不可能用这种袈裟瞅,那会让自己倒霉,一般都是给弟子用。

  这时,楚风迎上了陈丰,已经出手,果决而霸道,拳风呼啸间,一头黑色的莽牛在在钢,那是异象,它踏裂星空。

  轰dd!

  楚风压制的陈丰没脾气,他这种重拳打出,让陈丰不断大口咳血,身体上满是裂痕,在同层次的战斗中,楚风的表现太吓人。

  “蓬莱正统?不过如此!”

  仅五招而已,楚风将陈丰的一条手臂打成一团血雾,接着双手猛力一扯,陈丰惨叫,被撕掉半边身子。

  同境界的话,他差的太远!

  后方,李青瞳孔收缩,自语道:“哪怕是在那些负有盛名的星球上,他也是圣子级人物!”

  这片地带,地球本土进化者看的真切,全部震惊,而后觉得体内热血激荡,楚风竟然可以屠掉这么多逍页的高手?!

  这时,有人想逃,但是楚风猛然一抖袈裟,鲜红的光芒笼罩这里,一张袈裟极速放大,如一面红色的汪洋,兜座有人的退路。

  “各位既然想杀我,那就痛快一战!”楚风寒声道,如同一个大魔王般,俯视所有人!

  大家有月票吗?求下月票啦,请多多支持圣墟。

  感谢。
  
网站地图 澳门真人大赌场app 奇迹赌场线上娱乐 现金游戏大厅下载 拉斯维加斯在线app下载
玩龙虎赌博的技巧 华人娱乐
世界杯竞猜官网 奇迹线上娱乐 ubbet优博 永利皇宫网站
云顶国际官网 世界杯星级排名 新天地下载app 卫生纸福利怎么没了
新利棋牌游戏 极盗者海报 娱乐彩票大平台 白金会娱乐网
圣亚娱乐 亚彩会登录 新万博娱乐 快3走势图江苏 大洋在线娱乐
博猫游戏注册 光大彩票 凤凰彩票 在线娱乐彩票官网 拉菲II娱乐
云鼎时时彩 菜鸟娱乐 江苏快3走势图 圣亚娱乐 678开奖网
稳定的彩票网 CC娱乐 圣亚娱乐下载 凤凰彩票版权所有 五星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