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中,核阵阵,袭上小岛,溅起片片晶莹的浪花。

  岛屿很小,没有植被,都是石块,坑洼不平,这里缺少生机。

  黎琳醒了,感觉头疼欲裂,最后关头一战时她实在被伤的不轻,那个土著猛力撞击她的头颅,那对能量龙角对她伤的很重。

  直到现在她的耳畔还有嗡嗡声,近乎耳鸣,且眼冒金星。

  她轻轻曳,略微恢复知觉,立刻感觉对不对头,身体伏在地上,地面都是石块,硌得身体生疼。

  “嗯?!”一刹那,黎琳清醒不少,虽然还在耳鸣,且眼拘些发花,可是灵觉等在快速恢复中。

  她的身体被锁住了,尤其是双手与双腿,甚至脖子等,缠绕着一条银色的金属链条,那是属于她的秘宝,一根银色灵索,但现在却用来困缚她!

  接着,黎琳感觉腰部温热,刹那彻底恢复知觉,她顿时寒毛倒竖,身体生出一层鸡皮疙瘩,差点直接尖叫与发飙。

  但她很好的克制住,并且艰难回头去看,果然预感没有错误,如她所感触的那般。

  那个土著正坐在她的后腰上,将她当成板凳还是软垫?在这满是碎石块的小岛屿上,到处坑坑洼洼,的确没有好的歇息之地。

  但是,怎能如此?!

  堂堂圣女,某一颗星球上最强道统年轻一代第一人,她黎琳沦为一个软垫,一个板凳?被人坐在屁股底下!

  最为可恨的是,那个土著正在沉思,像是在考虑什么事情,很投入与出神。

  她忍不住,想发动攻击,缠绕在她身上银色绳索顿时发光,直接束缚她,令她无法挣动,尤其是在动用精神力时,眉心剧痛,几乎要裂开。

  砰!

  这时,那个土著头也不回,依旧在思忖着什么,但是手中却拎着一个宝杵,对着她的后脑就来了一下,动作娴熟而自然。

  黎琳翻白眼,再次昏厥过去,临晕过去前,她真是羞愤到极点,恨极这个土著,她经历了什么?

  一代圣女啊,居然这么凄惨!

  等她再次醒来时,已是月光漫天,海面波光粼粼,浪花不时敲打在满是碎石的小岛屿边缘,她发现自己还是伏在地上,不过离原先的位置有几米远,换地方了。

  只是依旧让她羞怒!

  她还是在被当作板凳用,而且这次比上次还不堪,显然那个土著坐久后也换了个位置,将她放在一块较为突起的石头上,硌得她肚子生疼,倒是方便那土著当马扎用了。

  楚风托着下巴坐在那里,正在研究什么,这种表情,再加上这么轻慢她,让黎琳肺部传来爆炸声。

  真是不可忍受啊!

  “再敢攻击我,继续吃苦头。”楚风头也不回地说道,在他手中有一张海图,他正在研究,在他身前有一艘尺许长的五色船,同时地上还有很多七七八八的东西。

  黎琳看到后,眼神有杀气,除却那艘船外,其他原本都属于她,可现在易主了。

  同时,她感觉发毛,那些东西比如护体秘金项链等,都是与她身体亲密接触的,也被摘走!

  “你给我起来。”黎琳克制棕腔中的怒火,没有发作,让声音尽量平淡与平缓。

  “别打扰我!”楚风回应,结果拎着她那黄澄澄的宝杵,砰的一声又给她来了一下,神辉绽放,黎琳翻白眼,再次昏厥。

  她眼前发黑时最后的念头就是,想诅咒,以她的强大意志以及忍耐精神,现在都受不了,很想骂人。

  这个土著,这个男人,太混账了,将她当成软垫坐着,还这么粗暴,都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动辄就拿她的宝杵砸她后脑勺。

  清晨,红彤彤的太阳跃出海面,神圣朝霞洒落碧海上,十分的灿烂。

  黎琳再次睁开眼睛,她感觉后脑疼的无以复加,接连被她自己所携带过来的最兵器——宝杵,砸中两次,那滋味真难受。

  朝霞落在她身上暖洋洋,可她的心中却是凄风苦雨,她从来没有觉得这么倒霉,这么悲惨,真想自绝算了。

  但是,怎么甘心呢?她想复仇!

  那混账又将她换了一个位置,但依旧在拿她当凳子用,还是一屁股坐在她身上。

  她觉得自己估计是史上最惨圣女,她们这个道统的普通弟子行走在外界时都备受人瞩目,更遑论是第一嫡系弟子,未来是要继承一个强大圣地的人,在一颗星球上最强!

  难得的,黎琳这次没有说话,她不想再被那混账粗野地再次砸昏过去。

  这时,她只是静静偏头看着,同时很心,动作不敢太大。

  黎琳彻底认出,那个在朝霞中发光的五色船体,应该是蓬莱仙岛的宝船,昨日陈盛、陈璞等人曾经驾驭它,停靠在普陀山外的海边。

  她猜测,这个没有节操、混账之极的楚魔王昨天擒后,马不停蹄,又跑到普陀山,将五色大船偷走。

  事实上,正是如此,楚风追击黎琳匆匆而去,忘记那艘大船,等他忙完后才想起,悄然赶回去,发现没人动那艘船,似乎都不想跟蓬莱结怨。

  然后,他果断盗走!

  如今,这艘船缩小到一尺长,依旧流动五色光芒。

  昨天晚上,楚风有大半时间都在研究这艘船,它居然能实现空间跳跃,实在太先进!

  不过,看着它霞光闪闪,这却是一个老古董,应该是从某处遗迹中挖掘出没有多久,内部又不少地方散发腐朽气息,想要用的久些,必须得来次大修。

  楚风没这打算这么做,他不是炼器大师,没那些手段,除非下次进太上八卦炉时,顺便熬炼下,看一看能否修补。

  “醒了?”楚风偏头看着她,道:“别喊别叫,配合一点,保证不让你再昏厥过去。”

  黎琳怎么听都觉得这话别扭,恨得牙根都痒痒。

  这时,楚风才起身,迎着太阳伸懒腰,一副很舒泰的样子。

  而黎琳则满脸黑线,她很想诅咒,她的腰都要被坐断了,很麻木,略微痛疼。

  “晒晒太阳吧。”楚风将她拉了起来,让她坐在那里,对着朝霞,一副很好心的样子。

  但是,黎琳想捶他,想杀人!

  因为,她现在一身道行被封,被银索困缚,肉身无力,屁股正坐在很不规则的石头上,硌得难受。

  这岛屿就是如此,没有规则的大石块,不然的话,楚风也不会拿她当软垫,当板凳用。

  对于这个美丽而强大的俘虏,他可没心思去怜香惜玉,只是在有效与合理的利用。

  黎琳看到,楚风的手上有一枚黑色的手环,那是空间石做成的,原本属于她!

  但现在她只能干瞪眼,她所有东西都易主了。

  地上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长裙、内衣等,让她想发飙,显然这些私密性的东西都是楚风翻出来的,不想要,给丢弃在她面前。

  “这些都还给你。”楚风微笑道,同时他在怀疑,问道:“你这手环的内部空间不怎么大,而且身为圣女,却没有几件秘宝,你真是某一道统的最强传人吗?!”

  黎琳听到这些,心都在滴血,太扎心了,被俘虏后真是饱受刺激。

  她不想理这个人,也不想解释,有几人能带过来很多秘宝?全都在跨界时毁掉了。

  这时,黎琳低头,注意到自身的情况,终究是忍不仔了出来,她有些羞愤,因为衣不蔽体,破破烂烂,很多地方都露出洁白煎。

  “你对我做了什么?”任何女人这个时候第一反应都会是慌乱。

  “什么都做了。”楚风淡定地答道。

  “你你你”黎琳花容失色,但是,她毕竟是非常人,瞬间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感受,觉得没有异常。

  同时,她想到这个王八蛋昨天将她当凳子用,在那里研究五色大船,还有她身上的那些东西,以及磁石等,枯坐一晚上,无比投入,没时间对她乱来。

  此时,她想起身,不想着这么坐着,但是根本不可能,被她自己的银色金属链锁困,动惮不得。

  “不对,我身体中有东西,是什么?!”她忽然变色,面色发白。

  “我琢磨大半夜,以瞅研究者的手段,在你体内插入几根刻写有诸多符文的磁晶针,嗯,你以后最好不要动用逍页的能量,不然的话,它们会炸开,你也可能会砰的一声血肉模糊。”楚风告知。

  这对黎琳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她被限制了修为?!

  楚风警告:“那些瞅磁针只有我能取出来,你自己可别乱动,不然的话,我可不能保证你是否会断腿断手。”

  黎琳花容失色,她以强大意志自斩道行,提前跨界过来,就是为了遭罪?

  “放心,我的进化速度很快,所谓水涨船高,你很快会恢复的,我需要一个强大的圣女追随者。”楚风笑眯眯。

  “你还对我做了什么?!”黎琳心理承受能力还是很强大的,快速冷静与镇定下来。

  “帮你拍了一组写真,性感而妖娆,美丽到让人惊叹,值得珍藏!”

  “你”黎琳爆发,别的没什么,但得悉这事后,惊怒而害怕,诅咒连连。

  楚风无语,他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哪有时间去鼓捣那些,昨天晚上研究镇域印等,很耗心神。

  这女人反应也太大了,他总算明白,圣女有时候跟普通的女人没什么区别,现在黎琳情绪激动的一塌糊涂,要跟他拼命。

  “放心,你好好给我当侍女,红袖添香什么的,以后那些照片保证都删除,一张不留,你还是圣女。”

  楚风随口说道,他忽然有些明白,所谓圣女必然要无暇,一旦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传出去,估计她回到圣地中,也没法作她的圣女了,所以她才这么情绪激动。

  “你别想着对付我,写真集我都加密收藏了,一旦我出什么意外,那些东西相隔一定的时间会自动满世界发送。”

  楚风忽悠,他真没做这些不良的事,但是却说得煞有其事。

  最为关键的是,黎琳什么都不在乎,但对这些太在意,哪怕很怀疑,也郑重对待,在警告楚风,真要有意外,哪怕死她也要鱼死网破。

  “至于吗,你没看我们这颗星球吗,哪个明星不拍点写真都不好意思出门跟人打招呼。按理说你可是你们那颗星球最大的明星,这么保守的活着,也太苦了。唉,真落后,你们那颗星球太原始,蛮荒之地。”楚风曳,一副很有优越感的样子。

  黎琳咬牙道:“我们那里与星际网络相连不知道多少万年了。”

  她们那里算是一个高等星球,进化文明高度繁盛与发达,科技虽然只是辅助,但她也觉得远胜这里。

  现在被没落之地的土著鄙夷她出生的地方为蛮荒星球,她接受不了。

  “好,来自高等星球上的强大圣女,我的侍女,我们上路吧!”楚风招呼她,解除那条银色金属索。

  “我警告你,别想着对付我,不然的话,你体内的磁针都会炸开,到时候非常凄惨。”楚风又一次警告。

  有这么一个强大的侍女在身边,他决定充分利用她的力量去做一些大事,不然的话,太浪费了!

  黎琳面色阵青阵白,她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土著,但是却不敢妄动,的确感觉到体内有东西,担心爆开。

  下一刻,楚风指挥黎琳驾驭五色大船,进行了一次空间跳跃,出现在东海。

  他则很悠哉地躺在椅上,不去耗费能量,让黎琳去催动大船等,不仅将她当侍女用,还当苦撩。

  “按照五色大船上的海图来看,蓬莱应该就在这片海域,给我仔细找!”

  大半天后,他们真的的找到,一座岛屿非常大,被白雾笼罩,很朦胧,一般的人无酚近。

  “今天算是先认门,找到正确的地点,下次你来祸害这里。”楚风说道。

  黎琳原本脸色木然,不怎么想理他,可是现在还是忍不篆白眼。

  然后,楚风果断偷袭,用宝杵将她砸的昏厥过去,再次给禁锢起来。

  黎琳临昏迷前,异唱怒,她真是史上最凄惨的圣女啊,同时她意识到,这混蛋肯定有什么秘密,不想让她知道。

  接下来,楚风马不停蹄,取出身上那块从不灭山带出来的石块,认真感应,而后迅速赶了过去。

  他登上一座岛屿,正是黄牛、欧阳风、蛤篼们消失的地方。

  他又来了,很想念他们,来看一看。

  “他们能出来?!”楚风震惊,因为发现字迹,他上次来过一次,给他们留言了,现在发现,居然有回应,有刻字留下!

  与此同时,外界炸锅了,简直是天翻地覆。

  楚风在普陀山一战,横扫群敌,斩杀一片人马,并且最后关头更是去追击圣女黎琳,且据南海一些王族的反馈,圣女黎琳应该真的落网,被他生擒活捉。

  这简直是爆炸性消息,震动世界各地,更是让所有名山后的星路一片大乱。

  楚风已经危及到圣女级进化者?!

  事实上,情况远比人们知道的还要严重,震动的可不止地球,也惊动域外!

  昨天发生大事件后,有人专门将消息透露给域外,惊动圣人!

  因为,普陀山一战,楚风横扫的人中,有某位圣子的亲弟弟,是某一位圣人的嫡系后代,他们这一脉人数太少,都快断绝血统传承了。

  那位护短的圣人听到后第一时间杀来。

  此外,黎琳被俘,她可是某一颗高等星球上最强道统的圣女,此事也惊动星空上的相关强者。

  域外,有不少强者在关注地球,不时听茹报,远超普通人的想象。

  阴九雀满头冷汗,他知道,自己下法旨杀楚风,以圣人铜章诱惑,终是惹出大麻烦!

  它请出自己的结拜兄弟百化圣人宇文成空,也到地球外了。

  楚风的蝴蝶翅膀轻振,结果导致各事情堆砌在一起,直到发酵,引出圣人要出手!
  
网站地图 澳门百老汇游戏网址 扎金花棋牌 天天娱乐手机登录平台 w88优德
赌博游戏机平台 足彩大赢家手机版
龙8-APP下载 澳门赌场永利 天时娱乐城 永利皇宫登陆系统
未知 天天娱乐在线 尊宝娱乐平台 App 优乐2
A8娱乐首页 世界足球星级 博盈娱乐官方网站app 亚博app
幸运飞艇计划 丰尚娱乐直属 幸运飞艇官网开奖记录 合盛娱乐时时彩 稳定的彩票网
欧亿娱乐直属 同创娱乐 黄金彩票网站 k彩娱乐 名人彩票娱乐登录
爱赢娱乐 金砖彩票平台怎么样 辛运飞艇开奖 汇丰在线 秒秒彩娱乐彩票
银豹娱乐下载 彩平台 娱乐平台登录 600万娱乐注册 重庆时时精准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