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坛上,楚风盘坐在这里寂静无声,不再跟外界联系。

  高品质的能量雾将他遮蔽,他的身影很朦胧,一动不动。

  然而,在他的体内,却不宁静,天翻地覆,正在发生剧变,数十道枷锁开启后的源头像是火山喷涌,能量决堤,冲洗他的每一寸血肉,熬炼他浑身的筋骨。

  内视的话可以看到,他的体内如同地狱岩浆沸腾,到处都是破坏,到处都在冲击,简直要失控了。

  他已经打破樊笼,进军逍遥领域!

  但是,这种滋味很难受,因为他开启的枷锁太多,现在能量沸腾,共同冲击,几乎将他的躯体撕裂。

  别人十二道枷锁,便实现生命层次的跃迁,而他多了数十道,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尤其是,他想泼墨,勾勒自己的道路,必须得磨灭这一切躁动,遭受的阻力不可想象!

  随时间推移,楚风颤抖起来,肉身迅猛进化导致的结果就是各种变化太激烈,肉身几近崩开。

  想要泼墨作画,必然要让自己回归原始,内外无暇如一,磨灭各道枷锁部位对应的异术。

  这一过程,实在太痛苦!

  楚风的身体内部像是在大爆炸,再也无法敝宁静,全身毛孔在喷血,逍页的画卷不是那么好勾勒的。

  当然,主要是因为他这条路特殊,开启的枷锁密密麻麻,令人生畏!

  “轰!”

  楚风左手心,那个闪电符号炸开,内部就不用说了,雷霆交织,沿着他左臂向上蔓延,冲击向躯体中。

  而外在表现也十分惊人,他的左手血流如注,猩红点点,溅落在祭台上。

  这才是开始,身体各处枷锁开启后,所获得的近乎神通的异术,全都要斩掉,彻底归于虚无,让身体近乎“混沌”方好,才能“作画”!

  接着,楚风的右手那里火光冲霄,太炽盛了,熊熊焚烧,他只手掌都红的吓人。

  噗!

  一道血气自右掌冲起,跟着点燃,那仿佛是楚风的精魂在焚烧!

  又一种异术被除掉!

  这个过程非常痛苦,比曾经挣断枷锁时更艰难,动辄就会危及到性命,让自身的形与神都在严重的内耗。

  但是,楚风只能坚持,脚步已经迈出,根本收不回来。欲达高峰,必忍其痛,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接下来是双脚,楚风曾犹豫,到底要不要废掉神足通,最后他咬牙,决定磨灭。

  因为,依据他的了解,有不少秘技,比如陆地神行术、天涯咫尺等,若有机缘修行,效果极佳。

  甚至,也有神足通这种秘技,比他现在掌握的更成熟与完满。

  一刹那,楚风双足发光,像是两轮蝎阳,而后绽放血与能量光束,他的面孔略微扭曲,这种破灭太痛苦。

  接下来是楚风的脊椎骨,它现在呈淡金色,犹若一条蛰伏的黄金真龙。

  此时,脊椎骨像是炸裂般,那里伏有一件金色兵器,有时为龙剑,有时也能化成龙枪,金光刺目。

  兵器断裂,而后被磨灭,最后回归为原始能量,在激荡!

  楚风的脊椎骨,发出清脆声响,体外血迹斑斑。

  接下来,他内视心脏,略微迟疑,但还是疡磨灭,这里的枷锁开启后让他恢复力惊人,好处巨大。

  他曾问过黄牛,也请教过妖妖,得知有秘技可取代。

  比如:青铜壁虎断尾术、银蚕再生术、不死术等,都可以替代,只要修成一种即可。

  当然,这种闲秘笈的价格昂贵的离谱,一般人想都别想,很难获得。

  然而,就在不久前,楚风看到一条出路,可以卖神子,让人竞拍圣女等,跟星空深处的人换腮需。

  在这之前,他可不敢轻言放弃心脏部位对应的恢复术,现在则有底气了。

  心脏那里,撕裂般的疼痛传来,楚风咳血,这就是进军逍页所要面对的,别人熬上一段时间即可。

  楚风挣断枷锁太多,后面有的受。

  肺部养的庚金剑气,瞬间化开时,简直要自斩肺叶,毁灭自身五脏,楚风呼吸急促,胸膛剧烈起伏。

  就这样,他将异术一种接着一种的磨灭,遭受诸般痛苦。

  有几个地方他放到最后,比如肾部,楚风皱着眉头,狠心破开,顿时肾气倾泻,能量回归原始状态。

  他一声闷哼,急忙内视,怕伤到本源。

  随后,楚风硬着头皮,疡让另一紧要而又脆弱的地方,谨慎的引导特殊的能量归于自身。

  原兽平台传出不和谐的声音,有人叫道:“这杏开启的枷锁有点吓人,难道都已贯通?他现在盯着哪里看呢,我怎么觉得是山雀?!”

  “嘿嘿,如此磨灭,一不心别把自己废了!”

  幸亏,楚风现在听不到,看不到,跟外界隔绝,不然的话非“走火入魔”不可。

  他长吁一口气,一切都重归本源,内外如一,宛若混沌。

  当然,眼睛除外,火眼金睛是楚风唯一保留下来的能力,没有磨灭,因为这种眼术太逆天,望遍星空,有几人可成?

  很多人开启眼部枷锁,所获能力不过灵眼到边!

  火眼金睛,这种眼术号称禁术,根本就没有秘笈可遵循修行,这是天成的!

  “终于,我体内一片迷蒙,宛若混沌,各种能量混合,可以详细构架我的进化路径。”楚风自语。

  归于原始,身若雪白纸张,亦可称混沌无序状态。

  有人说,所有神能本领都磨灭为好,让身体无暇。也有人说,越求追完美,越是有缺憾,从而也有保留下一种异术的传统。

  泼墨画卷前,留下火眼金睛,楚风有自己的打算,他有某种推演,进可攻退可守。

  楚风盘坐,再次默默思量,觉得并未遗漏什么。

  他深呼吸,让自己静心。

  此时,他身上满是血,甚至额头也不例外,一团精神刚化成的持大戟的模糊小人,也已被化了干净。

  在楚风即将开始前,他一阵心悸!

  砰!

  他坐直身体,双瞳神芒射出,停止所有举动。

  饥饿,困乏,一阵内耗严重的感觉袭上心头。

  瞬息间,楚风饿的受不了,撕裂数十道枷锁,然后又一举贯通全身,进入逍遥领域,那可怕的后遗症终于爆发。

  在来之前,他在龙虎山吃过星核龟蛋,早已打下坚实的底子,但现在还是发作了。

  这一次,他撕裂的枷锁太多,再一举破进逍页,简直是在拼命,熬炼自己的心血与精魂。

  因为,正常情况下来说,得用岁月去耗,这么短的时光内,他激烈蜕变,将多年的进程归于一日,太霸道,拿命在赌!

  这么做,会导致自身枯竭!

  亚神兽的蛋,果然有独到之处,让楚风撑到现在。

  妖妖虽然轻描淡写,将星核龟卵贬的不怎么样,真实情况却是,它们内蕴无以伦比的生命气机。

  龟类长寿,尤其是星核龟,那简直是滋补圣品。

  若是没有这种神卵,楚风肯定熬不住,这样激烈而迅猛的进化,会将自己熬的早衰,干枯至死。

  在来之前,他一共吃了三颗蛋,其中一颗消化掉,另外两颗蕴含的精华物质被妖妖灌注在他全身各处。

  现在,宛若山洪决堤,所有细胞都在饥饿,另外两颗亚神兽卵的精粹物质,直接被吸收个干净。

  他等于吃掉了未来的亚神兽!

  短暂的心悸,而后又被滋补,他的形与神没有干枯。

  像是经历一次死亡!

  楚风回归宁静,周身细胞银霞绽放,生机勃勃,涌向各处,那淌血的手臂、双足、额头等都愈合,彻底恢复。

  他面色平静,看着身边的镇域印,乌光覆盖此地,敝安宁,没有危险。

  自从激活此芋,他已经知道,早先多虑了,镇域印昔日绝对是重器,每次动用都可持续十几个时辰。

  对他来说,时间充裕,可以让他从容进行。

  他取出光脑,仔细阅读林琦送他的电子笔记,都是前人手札,扫描在光脑上。

  他要尽善尽美,做到最好,不留下遗憾与瑕疵。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多虑了,能量体的解析秘笈不是必须的,比如佛族的至高能量体——丈六金身,就是该族天才进军逍页时勾勒的无敌画卷,在后来的岁月中不断完善,演绎出无匹的威能。”

  楚风点头,心有所悟。

  接着,他看了一卷又一卷前贤手札,弥足珍贵,阐述的观点都有相通之处。

  “怪不得妖妖让我勾勒自己的画卷,没有太在意能量体的解析,原来如此。”

  楚风觉得,能量的体现形式适合自己就好,完全能自创。

  至于彼岸花、太上芭蕉叶等,在泼墨自己的画卷后可以去参考与拿来点缀,而非一定要先行获取。

  “跟我自己的画卷没什么冲突,可以了。”

  楚风阅毕,越发的镇静与从容。

  他猛地起身,站在祭坛上,俯视四方。

  轰!

  体内翻腾,各种能量激荡,若混沌在被开辟,他在勾勒,在泼墨画卷。

  一轮金色的太阳,于体内腾起,映照苍穹,越来越大,而后将他自身笼罩,覆盖在那里。

  随着他挥拳,宛若一位圣皇觉醒,拳印爆发刺目光芒,双手像是在推动一轮大日,巡视天下!

  “以大日为根基,恢宏而磅礴!”祭坛下,那些神子、圣女动容,这是一种霸道的画卷。

  原兽平台上,许多人则心惊肉跳,原因无他,这是映照诸天的某位存在曾经泼墨所作画卷。

  这个级数的至强者,有多少人敢模仿?那是找死啊!

  宇宙星空中,许多出名的“画卷”都是公开的,但是你不一定能模仿,走不出前人的路,多以败亡而告终。

  圣人的画卷,沿着他们的路走,去泼墨,会要人命。

  而映照诸天那种层次的生灵所作的画卷,就更加可怕,简直是催命符,后人真要全身心的投入进去,那是在自绝生路!

  许多天纵之才不信邪,结果下耻惨,自误性命。

  曾有一句名言道出一切,学我者生,似我者死!

  可以汲塞们的经验,揣摩他们的思路。

  而一味模仿,那是自杀!

  砰!

  然而,接下来,那轮金色的大日散开,成片的金光重归于楚风的体内。

  “他放弃了!”陈蓉目光阴冷地说道。

  “他是有自知之明,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他驾驭不了,真要勉强进行下去,自身肯定分崩离析!”白发裂山笑了笑,他是由一头银色穿山甲进化成的,脸有些狭长,牙齿很锋利。

  在簌簌声中,楚风周围,雾霭弥漫,一口池子出现,接着一株又一株青莲钢,像是开天时的唯一莲池显化。

  “这是一幅古卷,曾有映照诸天的强者视它为根基所在!”大齐皇子齐宇顿时心惊,第一次露出隐忧。

  因为,楚风真要成功的话,成就将无比惊人。

  这种“画卷”,在星空中威名赫赫,但凡天纵奇才都向往。

  据闻,泼墨出这种无敌画卷的是排名前十大的星球上的一位无上强者,他映照诸天的时代古老的骇人!

  后世,有不少效仿者,都是奇才,可成功的案例几乎不可见,多为东施效颦。

  不过,世间没有绝对,终究是有三人于不同的时代先后勾勒成功。

  那可真是震世的事件,三人各自的战绩辉煌到吓死人!

  砰!

  一声轻响,最终时刻,混沌莲池瓦解,一切再次归于虚无,楚风竟然又一次放弃。

  有人遗憾,真希望他去试一试,看能否成功,藉此踏出一条不败之路,可惜他退出了。

  也有人释然,露出理解的神色,这种画卷现在有多少人敢去尝试?血的教训,死的天才太多了。

  星海中,很多人都在期待,楚风究竟要如何疡,勾勒出怎样的一幅画卷?

  陈蓉、宇文风、裂山等人在低语,暗自商量,目光不善,盯着祭坛上的楚风。

  祭坛上,楚风长发齐腰,如绸缎子般光亮,他眼神灿灿,轰的一声,在他的周围钢一页又一页金色的纸张。

  这是经卷!

  再次引发惊呼声,因为这是宇宙中的绝世画卷之一,当年曾有人周围钢一页又一页天书,无文字,无图痕。

  金色纸张,可用来捕捉天地间存在的各种法,掠夺各种造化等,将之铭刻在空白的金色经卷内,非常逆天。

  据闻,圣人宇文成空的百化呼吸法,就是源自此道,确切的说是其中的一个支脉。

  可以想象,这幅画卷多么的逆天!

  此时,那些金色纸张很真实,宛若真正的无字天书,罗列在楚风的周围,淡金光泽将他映衬的超尘脱俗。

  “他构建的很真实,这幅画卷多半要成了!”

  原兽平台上,一片轰动。

  人们很震惊,楚风居然有这种手段,泼墨出这幅画卷!

  祭坛下,正在密谋、商量如何除掉楚风的宇文风,一脸阴鸷之色,他眼中的逆种居然在泼墨此画。

  须知,他们这一族的崛起,就是因为该族圣人宇文成空当年模仿出几页无字经卷,

  现在,楚风居然当众勾勒,也要描绘出这幅绝世画卷,这是针对他示威吗?!

  最后关头,楚风一挥手,几页金色经卷焚烧,被他点燃,化成神光没入他的体内。

  他依旧放弃了!

  这让人动容,刚才都有成功的希望了,他居然这么放弃?!

  他到底要做什么,泼墨出怎样的画卷,难道所做这一切都是在试水?!

  最终,楚风嘴角露出笑意,霍的抬头,在他祭坛上方,在他头顶的上空,排列苍穹上,共有一百颗星球,映照诸天,也映入他的眼帘!

  天天有人说少更了一章,哭了,每天两章没少啊,就是有一章的更新时间延后了。好吧,为了不被说少更一章,我最近会逐渐将那一章的更新时间提前。
  
网站地图 最新国际足球排名 觊发娱乐k8 天天娱乐平台 爱拼国际娱乐
澳门和记博彩集团 w88优德手机版 龙8官网app下载安装 贵族娱乐网站
大发bet网页版 龙8娱乐 玛雅娱乐官方登录 新天地电子娱乐城
现金扎金花 下载国际利来app 亚博注册 天天娱乐检测
易胜搏体育 足球俱乐部 杂志 吉祥坊手机网页版登陆 财神娱乐平台
娱乐平台注册 京城会娱乐 天下彩资料大全天下彩 大洋在线娱乐 易购娱乐平台代理
汇彩网下载 VO娱乐 汇丰在线首页 重庆时时计划 稳定的彩票网
亚上彩注册 华夏彩票 新澳门赌场马来分分彩 黄金彩官网登录 正点游戏
一号彩票是不是正规的 时时计划全天计划 汇丰在线首页 利信娱乐最新登陆网址 拉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