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下共有一百颗星体,色彩斑斓,连成一线,仿佛亘古长存,横在祭坛上方的高空中。

  有的鲜红如血,有的碧绿生机旺盛,有的紫芒霸慑世看着只有磨盘那么大,但全都气息恐怖,像是能压碎大宇宙。

  楚风抬头,承受巨大的压力,一百颗星体的斑斓光彩映入眼帘时,它们的可怕威压传递而来,让人不敢正视。

  真正的映照诸天!

  宇宙中,能量最为浓郁的前一百颗星球,屹立着最为强大的进化者,映照万域,被各族膜拜,从而祭天。

  看到楚风这么抬头,下方的人自然也仰望,但很快低头,不敢久视!

  有神子、圣女的追随者,不知深浅者,多看了片刻,顿时额骨龟裂,精神萎靡,直接瘫软在地上。

  还有人七窍流血,瑟瑟发抖,跪伏在地上。

  “祭天之所,谁敢不敬,审视诸天?当心肉身瓦解,心神崩溃!”宇文风喝道,提醒他手下的骑士。

  其实,各大生命星球大多都有祭天之地,但是一般的人临近不了,仆从没资格出现在祭坛附近。

  楚风凝望,丝丝星光落下,不受阻挡,直接穿透进他的体内,跟其他星光不一样!

  事实上,天宇中那一百颗星体并非真实的,而是映照各域,显化所致!

  它们太超凡,高高在上,照遍万域,无远不届,不可阻挡!

  不过,当星辉落入楚风体内,那寂静的黑白啸盘开始缓缓转动,被它所吸收,它磨掉所有星光。

  最主要的,这里是遗弃之地。

  若是其他星球,祭天所在,一旦注视,浓郁如水的星光落下,万灵战战兢兢,不由自主顶礼膜拜。

  楚风承受住了,体内黑白啸盘旋转,不是很快,而他则在盯着那一百颗星体仔细观看,这就是他的目标。

  那可不光是星辰世界,当中还各自屹立着模糊的生物,那是真正的恐怖源头所在!

  比如,在磨盘大、鲜红如血的星体内,混沌弥漫,有一个女子,身前横着一杆天戈,镇压诸天。

  在另外一颗星体内,有一名骑士,端坐在一头可怕的凶兽上,铁蹄下是崩坏的星空,坐骑的前蹄更是直接踏穿一颗生命星球。

  这一切都是模糊的,画面朦胧,但是却震慑人心。

  还有的星体内,那生物寂静不动,但眸光仿佛可隔断时空,震古烁今!

  总之,这一百颗星体都太过神秘,甚至也可说诡异,让人不敢直视,会产生颤栗与阵阵惊悚之感。

  这就是楚风的目标,他要泼墨一幅无敌画卷,还有比这一百颗星体更可怕的吗?最强大的一百强者,映照诸天,若成为他的画卷,那真的不可想象。

  不过,他也在担忧,这幅画卷太逆天,一个不慎,他将形体崩开,精神磨灭,瞬息间身死道消。

  这可不是闹着玩,关乎性命。

  不是说构思磅礴,就是最佳,因为很多纯碎就是找死,根本承受不浊种压力,导致自身分崩离析。

  他足够自负,挣断全身枷锁,但事到临头心中还是有些无底。

  不然的话,宇宙中有些绝世“画卷”是公开的,为何没有几人能效仿成功?原因就在于此。

  不过,他准备泼墨作画,已经认准这条路,不会再更改!

  楚风口鼻间,白雾翻涌,运转呼吸法,将自深调整到最空明的状态,准备勾勒自身的恢宏画卷。

  祭坛下,一道身影接近陈蓉,小声禀告:“秀,准备的差不多了,已经将几件瞅古器排列起来,布置出一片绝地,就等楚风脱离祭坛!”

  这时,朱武雀也得到禀报,他带来的那根诡异翎羽,现在被众人以鲜血浇灌,而今鲜红欲滴,汲取到足够的精气,可以杀生了!

  “圣女,一百零八根飞戟已经准备就绪,随时能掷出,发动毁灭性一击!”李凤的追随者也来密报。

  宇文风的身边也有人禀告,道:“圣子,星空骑士昔年纵横天下的战阵布置完毕,我们的血气随时可以凝结为一体去杀人!”

  神子、圣女平日间哪里会这般心,都不用任何布置,直接杀敌就是,但今天他们不得不认真对待。

  看到楚风数次勾勒绝世画卷,虽然最后都放弃,但还是让他们皱眉,不怕一万,可万一成功怎么办?将非常棘手。

  祭坛上,楚风眼中精光暴涨,精神气攀升到绝巅,已经开始了。

  在他的近前,有一头坐骑钢,踏裂一颗一颗生命星球,景象恐怖,透出霸绝天地的气息,让人惊悚。

  “嗯,他开始了?果然是个粗暴的土著,这么的粗野霸道,这幅画卷十分蛮横!”

  圣女紫鸾红唇微撇,这般说道,事实上,她心惊肉跳,感觉那头凶兽太可怕,简直要跃虚空而出,直扑而来!

  神子、圣女人物还好说,那些仆从个个都心头震动,感觉压力颇大,那幅画卷天生压制四方,有种窒息感。

  “呵!”

  宇文风轻舒一口气,他还真怕楚风勾勒出一页又一页金色经卷,那种无字天书是他们这一族模仿的根源所在。

  其他神子、圣女也稍微放松,因为,最起码这单一的凶兽图目前没在绝世名画中看到过,不至于忌惮。

  朱武雀露冷漠开口,道:“既然他已经开始,必将心无旁骛,如是外力突然干扰一下,你们说会不会出现意外?!”

  “可行!”大齐皇子齐宇点头。

  裂山、袁坤等咧嘴,露出雪白的牙齿,表示同意。

  祭坛上,楚风已经停下,作沉思状,这让下面的人顿时停顿,这时干扰无意义,非得在关键时刻给他来一下才好。

  当当当!

  然而,下一刻四根锁龙桩钢,排列在极远处,迷雾顿时腾起,遮蔽众人的感知与视线。

  这让一群人握拳,他有所防备!

  楚风没敢将锁龙桩布置在近前,因为,有镇域于,瞅会被压制,没什么用。

  他这么做,可不仅是为了防备下面的人捣乱,也是为了遮掩天机,不想原兽平台上的人观看。

  这是他的画卷,虽然不怕模仿,但现在还不宜天下皆知,因为,可能会出大事!

  他要画的是什么,前一百强星球,内蕴映照诸天的强者,这非常犯忌讳,真要成功的话,被勾画在内的那些人估计会镇杀他。

  映照诸天,前一百强,一般来说,不会容忍这样沦为背景!

  原兽平台上,果然一片混乱,人们看不到了,只有祭坛外的景物。

  轰!

  楚风遮掩所有人的视线后,开始完善画卷,在刚才那头凶兽的背上出现一道身影,这是一个恐怖的骑士,踏裂星空!

  接着,一颗星体笼罩骑士与坐骑,让刚才所有画面都浓缩在内!

  楚风再泼墨。

  一个女子,睥睨星海,身前横着天戈,镇压诸天!

  接着,她也被一颗星体笼罩,所有画面浓缩在内。

  轰隆!

  祭坛外,传来雷鸣声,朗朗乾坤,不见乌云,凭空起惊雷。

  这时,许多人寒毛倒竖,这意味着什么?让他们不安。

  陈蓉、齐宇、紫鸾、朱武雀等,一个个面色都变了,该不会是楚风导致的吧?

  如果真是因此而起惊雷,那楚风到底作出怎样的一幅惊世画卷?他们全都蹙眉,非常不希望这种事发生。

  随着时间推移,不时钢雷霆,在天外炸响,但是很诡异,最终没有落下来。

  “真是此獠导致的吗,他勾勒的画卷这么逆天?”

  “不对,你们看,雷鸣声是在其地方响起,远离祭坛,不见得是他引动的,很有可能是惊扰了祭天之地,有映照诸天的禁忌存在不满意!”

  他们在猜测,心头钢阴霾。

  祭坛上,楚风咳血,他一口气勾勒出十几颗星体,有的鲜红如血,有的紫芒震世,有的碧绿如林海都色彩斑斓。

  最为重要的是,每颗星球内都有生物,都弥漫可怕气机。

  楚风面色苍白,这样作画,简直在拿命来书写,以生命气血为纸张,以精神魂力为颜料,消耗形与神。

  这种后果太严重了!

  噗!

  楚风的后背炸开了,巨大的血洞钢,或许是承受不坠力,或许是冥冥中的天谴与惩罚,他差点直接毙命!

  他深刻的明白,为何许多天纵奇才都倒在这个进化领域中,因为心太大,想要勾勒出绝世画卷,最终却将自己搭进去。

  雷霆响起时,楚风就惊悚,他感应到了,但最后天雷没有落下来,他知道是什么原因,祭天之地,万邪不侵,诸神避退。

  就是雷霆都被阻隔,无法落下。

  因为,这里有一颗又一颗磨盘大的斑斓星球,哪怕此地被遗弃,依旧有莫名道韵,有至强规则,不容毁掉。

  楚风心有忧虑,当他脱离这片地带时,是否会被雷光淹没?或许时间一过,就算逃过去了。

  不过,现在不能分心,还是继续泼墨为好,他的的画卷太逆天,真要成功,他自认为是名副其实的无敌画卷!

  画到第三十六颗星体时,楚风身体踉跄,脸色越发的惨败。

  那是一个生灵,内蕴一轮金色大日内,普照诸天,气息太恐怖了。

  砰!

  在接下来的作画中,楚风的胸部炸开一道血洞,这是付出的代价,已经遭受强烈的压制,这种画卷过于惊世,他自身有些吃不住了。

  他没有站住,一头栽倒在祭坛上,生命气机差点被斩断!

  这是在要他的命!

  过了片刻,他才缓过来,重新站起,生命之力再次涌动。

  如此作画,真的是拿命在进行,血肉为纸张,精神为颜料,稍有不慎,自己的形体与精神就会跟画卷一起被点燃,焚烧个干净!

  楚风目光凛然,他想作无敌画卷,但却也不想因此而自绝生路。

  他阅读林琦送他的各种前人手札,知道如何规避,逍遥层次,这个境界的泼墨画卷,可以在此领域中不断完善,并非一蹴而就。

  无敌画卷,谁敢一次臻至完美?那是自寻死路!

  不过,楚风觉得,自己还能坚持,还可以再忍上一段时间,继续勾勒。

  数次“绘画”,星体增多。

  接下来,金色纸张钢,围绕在一个生灵的身边旋转,随后被楚风用一颗星体将他覆盖,收容在内!

  噗!

  当这颗星体出现在楚风身边后,他大口喷血,身体多处炸裂,险些解体,前后透亮的血洞钢,就是眉心都在淌血,他的脸色极其难看。

  好长时间后,他才缓过神,艰难地从鬼门关中还阳,回到阳界。

  接下来,楚风继续泼墨,数颗星体后,混沌钢,一口池子内几株青莲簌簌而动,生长出来,旁边有一人盘坐。

  轰!

  楚风身体剧震,身体差点被一分为两半,恐怖的伤口从眉心一直蔓延到腹部,血流如注。

  到了这时,楚风整整描绘出五十颗星球,可是他自身差点毁灭,多次险些死掉,再继续下去的话,必死!

  佛族,至高能量体丈六金身,其实也是一幅无敌画卷,当年创立时,曾经持续多年,只要后期完善即可。

  楚风叹气,只能到此为止,不能深入细致的描绘了。

  他猛然泼墨,一口气将剩下的五十颗星体绘出,但并未真个细致的去渲染,都很模糊,将总的轮廓勾勒出,都出现了!

  就这样,他的无敌画卷初成!
  
网站地图 非利滨国际ag真人视讯 88娱乐首页 利澳国际娱乐官网 玛雅娱乐官方网站
捐卵微信广东广州 og平台 安博娱乐注册网址
宝运莱娱乐 体育开户 A8娱乐 合乐888
博亿发手机网页版 现金棋牌扎金花 奇迹赌场线上娱乐 新利棋牌官网
世界杯星的排名 天天娱乐平台 亚博国际登录 足球世界排名最新
亿游娱乐官网 聚富彩票网手机怎么登陆 58彩票 杏彩娱乐彩票 BA娱乐
正点游戏 678彩票网下载 一号彩票会员注册 幸运飞艇人工在线计划 博悦彩票登录
汇丰在线开户 博猫游戏平台 久赢在线 博天下娱乐 如意娱乐手机
宏发彩票 亚上彩 一号彩票网 开心娱乐 易购娱乐平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