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烟尘冒起外,祭坛附近一片寂静。

  哪怕身为对手,一群敌人都瞠目结舌,站在那里无话可说,这是何意?故意摔下来,等人冲过去,而后他好伏杀?!

  这些人硬是没敢轻举妄动,一个个惊疑不定,身形僵在那里。

  原兽平台,当真是万籁俱寂,一点声音都没有,太安静了。

  刚才还沸反盈天,霎时间所有噪音戛然而止,一众都目瞪口呆,看着那一幕,总觉得场面诡异。

  片刻前还有许多人狼嚎,嫉妒羡慕,说楚风开创了一种特殊而强大的能量体,风采过人,英姿勃发。

  结果转眼间,他就这么一头扎下来,在一片称赞声中,砸下一个人形大坑。

  终于,原兽平台有人大笑,幸灾乐祸,这么强势的楚风,居然在关键时刻一头栽在那里。

  “怎么回事,这是在诱敌,还是自身真不行了,难道他身体干枯而不能久战?”有人狐疑。

  也有人在惊叹,道:“这兄弟太邪乎,不仅可以用石球砸人,厉害起来时,将自己都能砸出去,这不是一般人能干的,看到没有,祭天之地都砸出个人形大坑!”

  有人附和,一本正经的点头,道:“的确厉害,狠人一个,关键时刻,绝对能将自己也砸出去!”

  你们一群人他大爷的b是楚风的心里话。

  在烟尘中,他咳嗽着,从人形大坑中爬了出来,心中诅咒,这也太不应景了,本应睥睨群敌,竟轩昂之姿,结果……掉坑里了!

  这时,宇文风、陈蓉、裂山等人顿时明白,刚才他还真不是装的,的确体质太虚,摔落尘埃中。

  有些人眼冒凶光,刚才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如果猛冲上去,多半可以很容易的毙掉楚风。

  可是,他们错过了。

  现在看他站起来,那副姿态,虽然枯瘦,看着很虚弱,但绝对还能作困兽之斗!

  从他们反应来看,对楚风心有忌惮,因为他刚才太凶残,漫天飞舞大石头,成片石球滚滚而涌,将袁坤都给砸残了,让朱武雀都骨断筋折地横飞而去,太粗暴与狂野。

  这简直就像是与世隔绝的荒僻星域中的那些怪物。

  有这样的星球,拒绝科技产物,不允许星际网络覆盖,但是那里的个体偏偏一个强大的可怕,连圣人子嗣都被那里走出的蛮神给屠掉过一些,作风相当粗犷。

  此时,尽管各位神子、圣女眼底深处是寒光,恨不得立刻击毙楚风,但是却没敢妄动,甚至有人萌生退意。

  到了他们这个层次,直觉都很准,觉得楚风有点邪乎,再死磕下去的话,哪怕能杀了他,也得付出不小的代价。

  可是,这么一走了之的话,一旦传出去,他们名声必坠,围猎土著,结果让他从容而去,这也太失败了。

  域外,有圣人在关注,比如钧驮、阴九雀等,面色阴沉,小的一个土著,竟一而再的翻出风浪。

  有人违规,直接在域外传音,号令此地神子、圣女,让他们出手。

  当然,真正开口出面的不是他们本人,而是座下的道童。

  钧驮的道童,手持一个雪白的海螺,这是圣人赐下的秘宝,他用以传音,话语清晰的在封禅之地激荡。

  “他现在外强中干,十分虚弱,正是除掉的好机会!”

  楚风听到这句话后,双目倏地露出寒芒,这声音不是第一次听到,被机械族与西林族追杀他时就出现过,不断为那两族人马指出他逃向那里,让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现在,这个道童又开口,而且是肆无忌惮,在干预这一战。

  虽然妖妖以及她的叔伯跟这些人没有什么正式约定,但各自却也差不多默认了一些事,自此都不再插手。

  事实上,域外的人想要出手也太难。

  可现在钧驮的道童又现身,非要干预,这显然过界了,圣人吃相太难看,为了杀一个小辈,如此做实在有些不要脸。

  当然,他们还是使了一些手段,钧驮暗中出手,刹那屏蔽原兽平台的天眼等,不曾捕捉到他座下道童干预的事。

  然而,他们却让楚风听到,让他知晓,这是在蔑视,就是想告诉他,他们践踏所谓的平衡,又能怎样?!

  效果明显,原本有神子、圣女都动摇了,想先退出这片秘境再说,准备更为充足后再杀楚风,可现在都留下,要围杀虚弱的楚风。

  “钧驮,你个老王八!”楚风哪管他是远古圣人,还是亚圣,直接开骂,一点也不在乎。

  而后,他更是冲着宇文风、裂山、齐宇、紫鸾等喝道:“停!”

  接着,他二话不说,从空间瓶子中将银龟又给拎了出来,果断而迅速的淬炼出一些祖血,带着神性!

  他一口灌进嘴里,咽了下去,补充虚弱的身子。

  并且,他直接祭出能量光焰,开烤这头星核龟杂血后代,准备给吃掉。

  银龟大叫,虽然被废,离死已经不远,可是被当做食物,还是让它暴躁不安。

  “钧驮,爷在烤乌龟呢,你能怎样?而且,这是预演,等以后我必然要烤熟你!”

  楚风是彻底豁出去了,既然对方不要脸,以圣人的身份一而再的针对他,那也没什么客气的,就是这么高调的扇钧驮面皮。

  原兽平台,一群人面面相觑,这还真是……一言不合,就开吃,钧驮古圣惹上他太倒霉!

  域外,钧驮的战车附近,混沌翻腾,他心中真的有一股火气,想杀一个辛著都不能吗?

  钧驮的声音在某座名山深处响起,喝斥银龟的兄长,道:“白银神子,你的胞弟都被人吃掉了,你还真沉得坐!”

  “老祖,我这就踏出星路,进入这颗星球的主空间去杀他!”白银神子在折叠空间中叩首,浑身银光暴涨。

  “稍等,我赐你一副特殊的甲胄,待你能动用时再过去杀他!”钧驮冷漠传音。

  封禅之地,祭坛前。

  杀气冲霄,裂山、宇文风、展鹤等人逼近,要杀楚风。

  就是陈蓉都在捂着嘴巴,在那里发狠,命令人将几件瞅古器重新排列,在这里布置,进而绝杀。

  她想咬牙都不能,因为门牙等都被砸掉了,鼻梁也断了,此时她面色阴狠,对于容貌姣好的女子来说,这简直是不共戴天之仇。

  朱武雀再次临近,道:“杀了他,什么石头能量体,徒具蛮力,一时间没有防备而已,狩猎的时刻到了,屠掉这个土著!”

  他鼓动众人,非郴希望楚风能活下去,今日他眼中的逆种展现出来的能量体太妖邪,这让他非郴安。

  他有种直觉,如果今天不能趁势击毙楚风,那以后就更难了。

  并且,他在狐疑,楚风究竟泼墨出怎样的进化画卷,该不会真是星空中的绝世名篇吧?尽管不相信,可他还是有些忌讳。

  大齐皇子齐宇目光幽幽,要杀楚风,同时也在向星核龟族的圣人示好,道:“杀了他,竟敢这么的张狂,折辱圣人的后裔,立即屠掉这个丧心柴的土著!”

  一群人逼近,不可能看着他烤熟银龟吃掉,怎会让他恢复精气神?有秘宝已经呼啸着,打了过去!

  “杀!”袁坤也来了,跟众人一块出手。

  楚风没说什么,一巴掌拍死银龟,做给钧驮看,而后直接扔在一边。

  嗖的一声,他躲避出去,没有跟这些人硬撼,在众人看来,这自然是身体虚弱的体现,不过这也的确是事实。

  楚风取出一颗朱果,呈紫红色,毫不犹豫放进嘴里,馥郁芬芳,他在借圣药疗伤,虽然有些心疼,但没得疡。

  这原本是留着进化用的,可此刻不得不提前服食。

  一股红光从他的身体冲起,干枯的身子顿时多了一股生机,同时,他体内的黑白啸盘在疯狂运转,汲肉片秘境中的能量,补充所需。

  楚风面色一变,这朱果内最主要的还是进化物质,作为触媒用,效果绝佳。

  可他现在不想提升体质,一旦再次稍微的进化,必将又要耗干血气,这简直是让他无言。

  每次进化都非常激烈,会先内耗,然后才让身体打破樊笼,这就是每次都会饥饿难忍的原因所在。

  朱果,能疗伤,也能促进进化,若是他身体强壮时,生命气机浓郁之际,这是圣药,可现在却有些危险。

  虚不受补,说的就是他!

  最理想的情况是,他服食掉剩下的那五颗亚神兽卵,让自身血气旺盛如海,生命力真正补回来,这样吞下朱果,那就不怕什么了,越强而愈强!

  所以,楚风吞了一颗朱果后,无比谨慎,他现在应该吃掉一个异类圣子较为合适!

  轰隆!

  他催动二十几颗石球,阻挡各种秘宝,进行防御,而后寻找目标,没有上来就大干一场。

  “呵,看来真是虚弱不堪,依照他的作风,如果还有实力的话,肯定会激烈无比。”圣女紫鸾带着淡笑,并撇嘴,道:“以石头为能量体,实在粗鄙,不愧是蛮荒星球的土著,上不得台面。”

  楚风听到此语,二话没说,二十几颗石球一块堆向她。

  “诸位,别留后手,灭掉他!”大齐皇子喝道,他已经展现绝学,拳愉出,龙吟阵阵。

  朱武雀、陈蓉、袁坤等,一个个也都神色阴冷,全力以赴的出手。

  二十几颗石球被震开,没有能攻过去。

  “看你怎么活下来!”朱武雀狞笑,他这时放心了,这个敌手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他一人不是对手,但是这样联袂出击,绝对能狩猎成功,这就是一头困兽,马上就要死了!

  “呵呵……”域外,传来圣人的冷漠的笑声。

  因为,到现在为止,没有人知道楚风的能量体确切底细,更不知道他到底泼墨出怎样的一幅画卷。

  所有人都以为,施展出二十几颗粗糙的石球,已经是楚风的极限。

  楚风体内像是在焚烧,朱果药效发作,又再内耗血气,顿时让他身体越发干枯。

  可是,他的战力却也在增长中,因为的确在缓慢的蜕变。

  虚不受补,这很矛盾。

  同时,他体内的黑怕啸盘也在疯狂运转,接引来海量的能量。

  可是,他现在缺少的可不是纯粹的能量,而是真正的生命本源,需要补充生机的东西。

  这就导致他的力量增长,可是身体却越发的干枯,像是一根竹竿。

  “一群蝼蚁,杀你们全部!”楚风喝道,自身血气亏损的厉害,可是能量却在暴涌。

  这种情况下,他自然想速战速决。

  楚风一口气催动五十几颗石球,向前堆去,没什么花哨,直接是野蛮的碾压其中的几人。

  “嗷……”

  此时,有人发出的声音都不像人叫的了,袁坤惨烈,下半截身体被打成一团血雾。

  “怎么可能?!”大齐皇子惊叫。

  轰!

  接着,又多了几颗石球,足足六十四颗,砸完袁坤,便震荡向大齐皇子那里,将他给淹没。

  漫天石球翻滚,这场面一点也不祥和,但是太实用了,完全是碾压,那些花草能量体比不过百星化成的能量体。

  噗!

  大齐皇子齐宇身体爆开,只剩下一颗头颅飞出去,显然活不长久,留着最后的气机也只是在见证接下来的恐怖事件。

  “杀啊!”

  其他人惊悚,这时不能罢手,怕被楚风逐一击破。

  结果,楚风前方的石球又多了一些,凑足到七十二颗,这让人有崩溃的感觉b也太奔放了,他到底能驾驭多少颗粗糙的能量石球?

  同时,人们也在怀疑,他究竟画出了怎样的一幅画卷?!

  轰!

  震撼性的一幕出现,楚风虽然身体过于虚弱,自身在踉跄,但是七十二颗石球竟将一群人都砸的倒飞。

  噗!

  陈蓉尖叫,神子、圣女中她是凑数的,是最弱的一个,腰腹以下被某一石球砸中,彻底消失,翻滚出去,在血泊中哀嚎。

  穿山甲圣子裂山,一只手化成兽爪时,被砸的血肉模糊,彻底烂掉。

  紫鸾,那个很骄傲、一直撇嘴∩落楚风是蛮子的禽族圣女,现在被震的身体龟裂,差点炸开。

  “兄弟,别毁容,完整的圣女更值钱,我买,我下订单!”原兽平台上有人在嗷嗷大叫,很焦急。

  楚风哪管这些,眼下能杀就杀,成群的石球滚滚而去,堆积向前,一力降十会,让紫鸾圣女尖叫。

  她在逃遁,各种秘宝都解体,被打碎了。

  “可恨,我们观想境界强者为跨界而自斩道行,结果这般落难。”她悲愤。

  砰!

  她下巴差点炸碎,被一颗石球擦中,整个人横飞,满嘴都是血沫子。

  “神一样的表现,这兄弟太奔放了,石球滚动天风,将一群神子、圣子给打的横飞,天啊,这……”

  “这种能量体注定要名动星空,我觉得很有可能是近年来最佳之一,是否有机会冲上能量体黑马榜?”

  “大有可能,就是有朝一日,闯入十大星球制定的那个恐怖榜单,我也不会很怀疑,这么狂野,分明潜力很大。”

  原兽平台炸锅。

  而楚风感觉身体能量很多,但是身体却越来越虚弱,生命本源在下降,他一冲而过,拎谆条凶禽腿,而后直接烧烤,现场补充生机。

  那是谁的?原兽平台上,一群人发呆,很是吃惊。

  刚才大战很乱,各种血雾绽放,神子避退、圣女负伤,都没看到谁丢下这条腿。

  “啊……”

  当朱武雀怒叫,众人了然。

  “太凶残了,楚风之名,专要名动星空,一边大战一边吃圣子级生灵!”

  原兽平台上,一片喧沸。

  “我有点期待,他的能量体如此恐怖,而他泼墨的画卷该不会真是绝世之作吧,能否排进那个可怕榜单中?”

  “订单,我要下订单!”

  晚了,不过这是一个长章,不然能早更。
  
网站地图 英雄联盟博彩娱乐 AG平台网站 多宝娱乐登陆 英雄联盟博彩娱乐
豪博app ag平台app 尊宝娱乐平台App 天天娱乐大厅
利澳国际注册 宝龙琪牌网址 ca88国际娱乐城 日博365客户端
僵尸工坊狗腿官网 现金扎金花 有扎金花游戏的平台 亚博app下载
优乐国际app 怎么注册亚博体育 国际足球排名 天天娱乐app
四季彩票 多彩网彩票计划 华人彩官方网站登陆 圣亚娱乐财富 万博娱乐官网
M5彩票 聚富彩票网线路稳定 马泰娱乐注册 天游娱乐主管 808彩票网
趣赢娱乐平台 彩八彩票 华裔娱乐 快彩代理平台 彩客网电脑版
富博娱乐时时彩平台 在线娱乐平台 亚上彩彩票 华人彩注册 555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