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紫鸾尖叫,声音之惨,犹若在经受最不好的事情,简直是撕心裂肺,痛彻骨髓,小脸没有血色,跟张白纸似的。

  接着,她很干脆,美丽瞳孔收缩,仰头就倒,翻着白眼就这么昏过去。

  实在是因为,她惊吓过度。

  乍然看到楚风,她疡果断昏倒,都没带犹豫的,很干脆的便无知无觉,软绵绵向后躺。

  众人目瞪口呆,这就昏死过去了?刚才她还在嘴硬,信誓旦旦,说无惧楚风,还奚落他来这里也是为了请安。

  结果,她这么的没用,就看了一眼,第二眼都没看完,就吓得“挺尸”!

  可想而知,楚大魔王在她心中何等的可怕,当日真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可怖芋,怕到骨子里。

  楚风向人们示意,这真不关他的事,然后,他非常友好的伸出手臂,接,避免圣女紫鸾摔倒在地上。

  而且,楚风释放善意,为她注入一缕蓬勃的能量,将她救醒,全程可谓体贴、周到,一点也不粗野。

  可是,这种举动对紫鸾来说太折磨,因为睁开眼的刹那又看到楚风!

  然后,她果断又晕过去了!

  楚风也无语了,再次好心注入能量,刺激她醒来。

  “啊,救命啊!”紫鸾睁眼就大叫。

  楚风微笑,道:“别怕,是我!”

  原本,紫鸾这次要坚挺住了,没有立刻昏过去,可是听到这种话语,毫无疑问,她内心是崩溃的,就因为是你,才害怕,才昏迷!

  落入这个魔王手中,还能有好吗?所以,她果断的第三次昏过去。

  “这真不怪我。”楚风向周围的人解释,一副和善无比的样子。

  只有跟他打过交道的李凤、展鹤在发毛,暗中坚定的认为,这绝对怪他,是故意的,有预谋的。

  终于,紫鸾再次苏醒,发现自己正躺在绿茵地上,半空中晶莹花瓣飞舞,一片又一片,特别美丽。

  可是,回头的刹那,她感觉整片世界又灰暗了,因为,她看到那个大魔头,就在她的身边席地而坐,占据原本属于她的玉石桌。

  两者离的太近,她都能感受到楚风的呼吸,他正在悠然自饮。

  紫鸾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拍她肩头的人真是楚魔王,而今坐在她身边,还这么的亲近温和的样子。

  “我俩真有缘,又见面了。”楚风微笑。

  有缘个灰喜鹊O鸾很想翻白眼,傲气地摆大秀脾气,谁跟你有缘?思想有多远你给我消失多远!

  但是,她不敢。

  楚风精神奕奕,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

  可是,紫鸾依却在打冷颤,看到他这么和蔼,笑容带着暖意,她却越发的发毛。

  当日,这个大魔王凶狂的一塌糊涂,吃掉裂山、朱武雀,打死宇文风、陈蓉、齐宇,简直是不可战胜的怪物。

  她现在还觉得后背发寒,好不容易才逃出魔手,今天怎么又落在他手里?O鸾愤懑,内心忐忑不安。

  “好了,土著中的天旬子,该收手时还是收手吧。”一个铜皮巨人开口,跟一座小山似的,坐在那里,体内血气宛若岩浆滚滚。

  铜皮巨人冲着紫鸾开口,道:“圣女,来我这边。”

  楚风没搭理铜皮巨人,坐在玉石桌后,只瞥了紫鸾一眼,便自斟自饮。

  紫鸾希冀而又忐忑,希望铜皮巨人能压制楚风,可是没结果前她真不敢过去,怕刚一动身就被楚风一巴掌拍死。

  其实她多想了,楚风即便出手也是生擒活捉,怎么可能让她去死,因为要换秘笈呢。

  “哼!”

  铜皮巨人咧嘴,露出一尺多长的雪白獠牙,并迅猛地伸出大手,带着狂风,飞沙走石,向楚风那里一把抓去!

  他坐着就动手了,都没有起身,相当的傲慢与随意。

  楚风能感觉到,这个铜皮巨人不简单,皮肤蒸腾出的血气如同烧红的铁水,将周围的桃树、青石都毁掉了。

  巨人爆发出十分恐怖的威势,比朱武雀、宇文风、展鹤等人都要强一截,是个厉害人物。

  楚风也没有起身,抬手就迎了上去,当的一声剧震,如同金石交击,铜皮巨人的大手发出刺目的光芒,像是一片闪电绽放。

  铜皮巨人瞳孔收缩,感觉到钻心的疼,道:“难怪敢只身前来。”

  事实上,他心头悸动,他的那条手臂很痛,内部被一股螺旋劲撕裂,已经受伤Y来对攻的话,伤势就藏不住了,整条手臂会裂开。

  楚风对他笑了笑,牙齿白生生,而后猛然一拳向前挥去,被动不是他的风格,既然敢来这里就不是为了受气,他有底气。

  铜皮巨人一声咆哮,霍的站起,瞬息间,全身金光大盛,祖先血脉复苏,他化成庞然大物,宛若黄金铸成,通体璀璨。

  周围,数千年的老桃树连根拔起,连带着数万斤的青石等,也被他的金色血气激荡起来,悬在半空中。

  此时的他,神力足以拔山。

  巨人金色眸子开阖间,神芒毕露,拳鱼有磨盘那么大,迎击楚风,砸了过去!

  这一刻,虚空都扭曲了,周围的光芒都被这只金色的拳头吞噬,能量浓缩,气息慑人,这一拳挥出,很轻易就能粉碎一座大山!

  然而,噗的一声,这样霸气的金色拳头直接被楚风的拳印戳破,跟漏气般,暗淡下去,血液四溅。

  巨人痛苦倒退,整条手臂上都是裂痕,被一股螺旋劲差点绞断整条右臂!

  他踉跄着,血液汩汩而涌。

  拥有祖血的巨人轻易就可以拔山,血气滚滚,同辈中罕有能与他较力者,结果被人一拳就差点崩断一条手臂,让他对楚风异常忌惮,心有惧意。

  四周,不少神子、圣女都面色冷冽,敌意甚浓,盯着楚风,见他只身一人来这里,早已经计划猎杀。

  一刹那,这里温度骤降,简直像是被冰封,连鲜嫩欲滴的花骨朵都在凋零,纷舞而下,如同花雨。

  “好了,远来是客,都坐下吧。”这时,一个男子开口,被雾霭笼罩,有些模糊,但是许多人都敬畏。

  他就是伏荒,掌握天神屠魔录呼吸法,这是从究极呼吸法——天神呼吸法变异而来,强大无匹。

  他的话语一出,气氛顿时不再那么紧张,各路神子、圣女都很给面子。

  在伏荒体外的白雾中,竟有几丝混沌气,宛若深渊吞吐天地能量,非常恐怖。

  楚风知道,这是头面人物之一,的确深不可测,目前以实力而论远超其他人,是一个异常危险的人物。

  楚风感应到对方溢出的能量有古怪,疑似掌握有非唱人的能量体构建方式,在其口鼻间,在那白雾内,有隐去的细密符号。

  不管对方气度过人,还是自信无敌什么都不在乎,最起码现在没对他动手,楚风笑着举杯,对伏荒示意,而后自饮。

  这时,紫鸾起身,真没脸再躺下去了,现在再装晕不现实,身为圣女,哪里能昏厥那么长时间?

  楚风脸上堆笑,十分热忱,道:“来,坐我这边,刚才吓到没有?其实,别将我想的那么坏,我这人最善良,这样跟你说吧,现在谁敢打你主意,我保证打不死他!”

  紫鸾打了个寒颤,这个魔头居然在对他嘘寒问暖,这么的热情,让她简直受不了。

  不过,仔细回味了一番,她又颇有些自傲,大魔头又怎样?如今还不是对她和颜悦色,对她献殷勤。

  显然,紫鸾的傲娇仓犯了,将楚风视作那些追求者。

  她扭着小蛮腰,哼了一声,坐在旁边,撇嘴道:“你赶紧放我走吧,有些事你不知道内情,看你态度不错,我可以告诉你,我父亲是……算了,不说,我哥是紫宵,混元宫的一代奇才,从未败过!”

  “这么说来,我卖你的时候还能再提价?!”楚风双目炽盛,越发的热情,道:“来,慢慢讲,别害怕。”

  圣女紫鸾一刹那间寒毛倒竖,所有的傲娇与自信都消失了,原来这个大魔头对她好只是为了卖出去,确鄙交时无问题。

  她简直要哭了,一半是吓的,一半是气的。

  楚风“安抚”完紫鸾,将目光投向其他进化者,其中有几人引起他格外注意。

  除却伏荒外,还有一个名为徐靓的女人,以及一个名为元魔的人,都令他认真观察,仔细凝视。

  此外,还有一个叫蓝诗的女人,眉目如画,国色天香,宛若从画卷中走出,极其美丽。

  楚风关注她,不仅是因为她貌美,还因为她的精神列些惊人,隐约间透出丝丝缕缕,宛若实质,异常强盛。

  此外,嵇陵的精神力也很强,如同一轮蝎阳,仅稍微逊色于蓝诗。

  这时,紫鸾看到他关注蓝诗,顿时来了精神,道:“楚魔头,你放我走好不好,我给你推荐一个人选,真要能将她捉到,一旦你放出风声,想买她的人可以从星空这一端排到彼岸去。”

  楚风闻言,露出讶色,道:“这么离谱?”

  “嗯,因为她是仙乐净土的弟子,才一出道,就有了极高的人气,号称拥有天籁般的嗓音,她所唱的圣歌,非同猩,能提升人的精神力。现在,她在星空中已经有不小的名气,身受一些年轻人喜爱。”

  紫鸾露底,告知情况。

  宇宙中,有些进化圣地专门研究音波,与精神相合,踏出与众不同的路,走到极致,言出即法。

  例如,许多咒语、神言等,就是他们这一系的前贤开创的。

  可以说,这个领域的人十分恐怖。

  到了这个时代,他们与乐章相合,开创出威力更加不凡的圣歌等,道路越来越广,这一系的人愈发的活跃,有数个圣地。

  无论嵇陵所在的天音神教,还是蓝诗所在的仙乐净土,都负有盛名。

  尤其是蓝诗,出道后,第一齿唱会就曾引来圣人关注,经过鉴定,她拥有完美级天籁嗓音,是该系人最渴望获得的嗓子,发出的声音能跟精神共振,交融在一起。

  这种天赋无论是自身修行,还是唱圣歌去提升别人的精神,都效果惊人。

  再加上蓝诗姿容过人,拥有沉鱼落雁之姿,闭月羞花之貌,所以才一出道就成为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她只要唱圣歌,座无虚席,火爆的惊人,每次都会提前将票售罄。

  当然,这对她来说也是一种修行,能在演唱会中借众人蓬勃的精神光焰,来淬炼自身的精神,于人于己都有极大的好处。

  楚风哑然,这放在地球上,就是一个歌星啊,而且是潜力巨大的那种。

  显然,蓝诗感应到他的目光,事实上,她也一直在观察楚风,见他目光这么火热,暗中虽然撇嘴,但面上却便嫣然一笑,非常甜美。

  楚风觉得,这个蓝诗如果卖出去的话,肯定能换来更惊人的秘笈!

  自从收到一本天涯咫尺后,他尝到甜头,想要再接来历,来这座岛屿就是想实施猎捕,将那些原本要对付他的神子、圣女镇压,而后统统卖掉。

  他已经规划过,近期内准备做一个臭名昭著的人贩子!

  蓝诗问他为何笑的这么开心?

  楚风认真回应道,一本正经,道:“我是一个追星族,看到蓝诗仙子太高兴了!”

  紫鸾腹诽,非常鄙夷,追星族?是想追捕明星吧,这个人贩子肯定是想狩猎仙乐净土的新星。

  就在这时,伏荒开口,跟楚风聊了几句,没什么火气,一切很平静自然。

  最后,伏荒轻叹:“楚兄,剧去鸦块墓地吧,前十大中有年轻的神祇开口,要你去死,还是早些准备后事吧!”
  
网站地图 凯发k8官网 玛雅娱乐充值平台 天时娱乐 万博是现金网吗
世界杯投注 玛雅娱乐平台创始人 钢狮折刀有仿品吗 足球竞猜推荐
龙8手机app 真人百家乐app bodog备用网址 大都会娱乐线路检测
豪娱乐城 虎国际app 太子娱乐手机版 吉祥坊手机网页版登陆
真人百家乐app 玛雅娱乐 天天娱乐上线 天天娱乐2
捷豹旗下彩票 丰尚娱乐注册 拉菲平台 京城会娱乐 東森娱乐
银豹娱乐 幸运飞艇最新公式 天游娱乐玩法 拉菲平台登陆 汇彩彩票网
银豹娱乐网 彩票注册官网 官方网678彩票 查天游娱乐 汇丰在线开户
新生娯乐彩票登录网站 汇丰在线注册 k彩娱乐 斗牛娱乐 欧亿娱乐总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