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魔,一个黑发年轻强者,眼神如猛兽般,带着野性,桀骜不驯。

  在域外星空中,名气大的骇人,曾经以一滴魔血击杀一位神子,曾经只身闯入一颗星球,降服所有土著,年纪轻轻,就已经拥有一颗属星。

  他更曾与一些圣子赌战,一个人赢了一群人,从而震动星空,提到他的芋就是野性、冷酷、强大。

  在许多人看来,他不可战胜!

  哪怕是伏荒,拥有究极呼吸法的变种天神屠魔录,号称天纵神子,难逢抗手,也杀不元魔。

  这两人切磋数次,不过伯仲间。

  然而,眼下,人们看到了什么,元魔好惨,在被人揍!

  没错,这已经不是战斗,而是单方面的殴打!

  号称天纵挠的元魔,口鼻喷血,眼咀胀,被打成乌眼青,嘴里不断喷血,踉跄着倒退,那简直毫无还手之力。

  人们目瞪口呆,觉得太诡异了,这很不真实,太虚幻了,那可是元魔啊,一个人就能镇杀成片成群的同辈精英,可现在,简直被虐成狗。

  “砰!”

  楚风一脚踹出去,元魔像是个沙包般,横飞出去数里地远,砸在海面上,溅起三百米高的大浪。

  “土著!”元魔要疯了,这简直是耻辱,被人这么暴打,内心无比崩溃,让他眼睛赤红。

  “土你大爷!”楚风爆喝,一个纵身,就是数里地远,从空中俯冲,一拳砸向海面。

  轰!

  海水在沉陷,方圆数里内海面白茫茫,向下挤压,接着焚烧,轰然一声炸开,简直要将海底暴露出了。

  元魔虽然竭均能的抗衡,但还是被压制进海底,浑身冒血,皮肤上裂痕密布,最后艰难冲到海面。

  他遭受重击,接连吐了十几口血,眼睛凶狠,道:“你敢辱我!”

  “辱你又怎样?!”楚风冲过去,二话没说,直接又抬起一只脚,凌空向着元魔踏去。

  元魔怒火冲天,整个人都要气炸了,对方居然敢一只脚向他踩来,这是在蔑视他。

  可是,他还真不敢迎击,横移身体,尽力躲避,因为他跟伏荒对决时,两败俱伤,现在不想硬碰硬。

  砰!

  最终,这只脚踏来时他没能彻底避开,整个人横飞,再次用一头栽进汪洋中,浑身是血。

  人们震撼!

  楚风这是要逆天吗?一个人压制的元魔没脾气!

  “吓死人了,简直不可想象,楚风将元魔给收拾了?!”

  “元魔,号称天赋罕幽挠,一身魔功早已小成,可以镇压各路圣子等,就这么败了?”

  人们哗然,曾听到元魔各种传说,战绩辉煌,然而现在却被人暴打,真是见面不如闻名。

  伏荒的强大,尽人皆知,能够跟他齐名的元魔,就这么不堪吗?

  元魔骨头都断了一些,艰难地从海中爬出来,听到这样的话,直接吐了三大口血,他觉得真是憋屈。

  都在说他败了?他心中窝火,他确信,真要是公平一战,他不可能输!

  “楚风,你还要脸吗,趁人之危,在我与伏荒激战后,能量枯竭时来袭杀,算什么本事,若是个人物,就跟我堂堂正正一战!”元魔吼道。

  他真急了,再这么下去就要被活活打死了,那个土著就是迸这种目的,在惨无人道的收拾他。

  人们恍然,瞬间明白怎么回事,长出一口气,不然真被吓的不轻,那可是元魔啊,在被殴打。

  “你废话真多,败了就是败了,被我抽嘴巴就是抽嘴巴,这就是现实,找什么理由!”楚风说道。

  他一副酷酷的样子,在那里装深沉。

  元魔又一次吐血,这个土著在拿他刷战绩呢,明显是故意的贬低他,而抬升自己。

  他跟伏荒一战后,踉踉跄跄,被这个土著疯狂袭击,哪能是对手,跟全盛时相比差太多了。

  “你真是该死啊!”元撵角溢血,眼神森冷。

  “你才该死!”

  楚风一副恼怒的样子,现在居然比元魔火气还大,又俯冲了过去,追逐元魔殴打,让他头破血流,胸骨断了数根,最后像是个破布口袋般飞上天,又坠落进猴。

  不久前,楚风跟元魔打招呼,释放善意,结果却被羞辱,让他滚,说他没资格接近。

  而现在,变化惊人!

  看到元魔不顾一悄逃亡,想要离开这里,楚风一声断喝,道:“我打断你的狗腿!”

  而后,他就这么做了,俯冲进海中,双手迸一根如同水桶粗的黄铜柱子锁龙桩,对着元魔就砸。

  砰砰砰

  楚风下了死手。

  这一刻元魔惨叫,哪怕他很英雄了得,现在也想诅咒与大骂,这个野蛮的土著!

  元魔不仅两条腿被打折了,就是肋骨、手臂等也都软绵绵,遭遇重创,全都骨断筋折。

  “真是打断了狗腿啊!”

  “元魔好惨,双腿都被打断了,整个人想逃都逃不了,这个楚魔王真是凶残啊!”

  一群人惊叹,震撼!

  “你们也不仔细想想,一个叫元魔,一个叫楚魔王,后者明显魔帜头子,元魔遇上他肯定要倒大霉。”有人强行解释。

  元魔简直要疯了。

  想他只身一人,曾经狩猎比目前的地球要强很多的生命星球,猎杀那里成片的观想境界的生灵,最终收获一颗属星,成就一段神话。

  他一路高歌,面对其他神子、圣女等,只要他想动手,肯定可以擒杀,有生以来还没有这么惨过。

  这次,自斩道行,跨界进入地球,想要寻到某一片遗迹帜原始真魔秘解,结果出师未捷,自身便要被一个土著打爆了。

  “啊”他大叫着。

  “鬼叫什么,再侥话,将你立刻卖掉!”楚风恫吓。

  最终的结果是,楚风拎着重伤的元魔回到桃花林中,这可真是凶猛的一塌糊涂,堂堂挠,就这样遭劫。

  桃林中落樱缤纷,元魔披头散发,被楚风扔在一棵桃树下,他自己去饮酒。

  这一刻,人们看向他时,眼神全都变了,这也太凶残了,将元魔都给折腾成这个样子,还真是恐怖!

  紫鸾,原本美滋滋,因为,她跟伏荒搭上关系,她的兄长紫宵身为混元宫的奇才,跟伏荒有过几面之缘。

  伏荒,已经答应帮她,不会再让她受欺压,为她出头。

  紫鸾刚才没去观战,还不知道情况,直到现在,看到楚风这般归来,将元魔都给收拾了,她顿时蔫了。

  然后,她就老老实实,离开伏荒,向楚风那里走去。

  “不用担心,我跟他说一声。”伏荒开口。

  “不用了,元魔都那么惨了,肯定要被卖掉,伏荒大哥你就别陷进来了,万一被他找到借口,将你也抓住,然后去卖掉,我心里会内疚。”

  紫鸾的一番话,让伏荒发呆,他就这么不堪吗?真是岂有此理!

  不过,在看到元魔现在的处境后,伏荒还是果断闭嘴了,先养好伤吧,万一阴沟里翻船,他那还真是有些惨。

  岛上,一片轰动,刚才没有去观战的人都被惊的不轻,看到元魔的下场,许多人心中打鼓,非郴安。

  “楚风你要是个男人,就放我走,等我养好伤,我们公平一战!”元魔在那里咬牙说道。

  “都成阶下囚了,还这么不识好歹的顶撞我,就是欠打!”楚风说完,噼里啪啦一顿胖揍,按着元魔,使劲殴打。

  一群人石化,都说士可杀不可辱,可楚风这是欺辱你没商量,管你元魔还是谁,先打一顿没商量。

  “楚风,你这样对我,会为你自己以及你身后的这颗星球惹来大祸,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这样的挠被辱,那群魔不会放过你!”元魔说道。

  “聒噪!”楚风甩了他一巴掌,而后直接登录原兽平台,准备卖掉元魔,在他看来,这个脾气又臭又硬的家伙,简直是“一无是处”,可这样杀了的话,鱼可惜,不如卖掉换秘笈,也算是有效利用。

  楚风抱怨,道:“你说你,一没什么姿色,二脾气这么臭,肯定卖不上什么好价钱。”

  不久后,原兽平台轰动,楚风出现,在上面放消息,说要卖一个很没用的俘虏

  结果,真相浮出水面,被卖的人居然是元魔,一个挠,一位天纵奇才,年纪轻轻,已经独自攻克一颗低等星球,斩杀不少观想层次的生灵,将那里化为自己的属星。

  元魔,虽然很年轻,但是,名头已经非常响亮!

  “老天在上,元魔被卖了,这也太惨了,我能说什么?这个楚魔王要逆天吗?”

  楚风凭着经验知道,圣女好卖,神子的价格不是多高,不被追捧,所以他觉得元魔也不会多么值钱。

  哪里料到,最终许多人询问价格几许。

  “楚风,兄弟,咱们商量一下,我不买元魔,但我可以送你一本关于彼岸花的能量体解析,我的要求只有一个,你当众殴打元魔,揍的他哭爹喊娘就行!”

  楚风闻言,有些发呆,还能这样?这元魔真遭人恨啊,居然有人这样要求,愿意用秘笈换纯暴揍他。

  “楚兄,我也想这样,你打掉元魔满嘴的牙齿,我愿意送你一部御剑术秘笈!”

  楚风果断点头,欣然同意。

  然后,他仔细看留言,顿时笑了,元魔真是太招人恨了,有相当一部分人都留下类似的要求。

  元魔恼怒,羞愤,怒道:“要是将你挂上去,你比我都不如,将人神共愤!”

  很晚才到家,一身疲惫想请假,可是上一章作死说,晚上更新,哭,只能写,更新晚是因为回到家时太晚了。
  
网站地图 兴发娱乐xf881官网 铂金城百家乐 万博体育平台网 现金棋牌扎金花
亿万先生手机版客户端 太阳城申博最新网址 虎国际娱乐app 极端武力 精仿
大奖娱乐 妻子的秘密谢文苏蓝 正版天天娱乐平台 天天娱乐下载
大班bet登陆 娱乐城网 世界杯投注 大奖娱乐城网址
加拿大大小单双预测app 二十一点杀阵 亚博注册不了 sunbetAPP下载
伯爵II 六合彩天空彩票与你同行 如意娱乐 华人娱乐平台 万达娱乐手机平台下
如意娱乐平台 天游娱乐注册 彩票注册网址 丰尚娱乐吧 娱乐注册平台
杏彩官网注册 帝豪时时彩平台登录 亚上彩网站 千百万彩票平台客户端 大洋在线娱乐
彩票登录网址 天游娱乐登陆 全天重庆彩计划数据 9号彩票娱乐平台 8天游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