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妖别理他。”

  坛子中,那个须发花白的头颅发出虚弱的声音,他居然还活着,没有死去。

  声音之所以能传下来,不是老人如今现在还保有实力,而是因为,那个看起来很年轻的西林族圣人实在太强。

  这依旧是星空倒映,显圣的手段。

  那个坛子其实不在地球外,跟这个阴柔的男子一样,在亿万里地之外。

  “呵呵,明叔,对不住了,我看你一生劳碌,四处奔波,总是想着为那些死鬼报仇,你说你一个人能杀几个?还得躲躲藏藏,不如跟在我身边享福吧。”

  阴柔男子懒洋洋地说道,对一切都是那么的满不在乎,脸上挂着淡漠的笑,看着坛中的头颅。

  “魏恒,当年,我看着你与妖妖他们一起成长,你聪敏,天赋超绝,惊艳星空,我很高兴与欣慰,真的没有料到有朝一日你会变成这样,对我都挥动了屠刀。”

  坛中,那个只剩下头颅的老人在叹气,谈不上仇恨,浑浊的双眼很沧桑,看着阴柔男子魏恒,满是伤感之色。

  地球,东海。

  楚风听到这样的话语,顿时感觉头皮发炸,心中怒焰无边,这个名为魏恒的圣人,哪怕当年惊艳了一个时代,可是心肠太毒。

  这个老人,魏恒并非不认识,而是一个看着他长大的慈祥长者,从明叔的话语看,当初肯定对那几个孩子很好。

  到头来,这魏恒竟然如此,不仅斩掉老人的头颅,还拿盐腌制起来,令人发指!

  “唔,明叔,你不说我都忘了,你曾经教导过少年时期的我,我的紫气东来指就是跟你学的。不过,也仅此而已,你是妖妖家的老仆,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忠心耿耿,可是,其实你这是在逆大势。母星都成什么样子了,除了我西林族越发鼎盛,各族共尊外,地球上的其他道统呢?都被灭了。嗯,如今的母星复苏,但是又有什么用?辉煌时期都不行,何况是现在,小猫两三只,说句难听的话,都是蝼蚁,都是卑微的虫子,我随便遣一个后人过去,就灭了他们全部!”

  魏恒依旧说的很放松,嘴角噙着一缕冷笑,毫不在意。

  接着,他又道:“明叔,这么多年来,你所充当的不过的虚张声势的角色,每每母星有危机,你与另外几人就跳出来,搞些风雨,吓唬一下别人,让人觉得,圣师叔叔他们还活着,终究会回来。可是,我看的清楚,这是心虚的体现。我知道,圣师他一睡多年,用是死透了,再也不可能出现。呵呵,明叔,你老了,就别再折腾了,暂时留在我身边,看妖妖是不是要来。唉,虽然的很多年过去,我对妖妖依旧一往情深,在等她,既然她没死,自然要见一见。”

  “魏恒,你现在真的冷酷与残忍到让我不认识了,当年你天资绝世,就是前十大星辰世界的最强传人都不见得有你强,我们对你满怀希望,愿你与妖妖还有另外那个孩子一起成长,映照诸天,可是你让我们伤心了”

  坛子中,老人头发花白,带着很多血迹,浑浊的双眼中有痛苦,很心痛,他所看好的后人,竟然如此。

  “另外那人比我冷静,绝情,我如果是他,是妖妖的未婚夫,当年或许一时冲动,没准会去杀敌,不会跟西林军一起走。唔,幸非如此,明叔你要说的也说了,还是休息吧。”

  魏恒脸色冷漠,将坛子的盖子合上,将老圣人彻底封在当中,腌制起来。

  “真是畜生啊,对启蒙老师都能下手,而且这样的毒辣,看来西林军真是无情的过分,是一群狠毒之辈的大本营!”

  楚风双手握拳,咬牙切齿,他真想一拳打爆这个魏恒,此人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看着懒洋洋,但恶事做绝!

  岛屿上,其他人都不敢点评,虽然来自都域外,各自的道统很强,但都不想得罪西林族。

  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种族,无比的耀眼,虽然只是昔年地球的一个支脉,但是,而今的排名依旧能接近前百强,历代都有圣人出,整体天赋好的没话说,实在有些恐怖!

  当年,西林军的几个头领全都是杀伐果决之人,负责对外开战,是最锋锐的屠刀,而到头来反噬,却也是那么凶猛。

  据闻,那几个头领都活下来了,深不可测!

  至于魏恒,当年虽然号称星空下第九,惊艳整片星空,但还没有成圣,他是西林军中的第二代至强者。

  提到西林族,如今少有人会忆及昔日旧事,想到的只是他们血统强大,天赋非凡,是一个潜力非常可怕的种族。

  “妖妖,你真狠心啊,怎么还不出来,我对你是甚是思念。唔,即便你不想见我,也不想看看明叔吗?他这么多年来劳心劳力,老的好快,哪怕是圣人,由于负伤太重,寿元也要枯竭了。”

  魏恒微笑着说道,向龙虎山传音。

  “唔,上一次,星核龟一脉损失八颗神卵,用是明叔所为吧,虽然我还没问明叔,但用差不多。你不来,回头我将腌制起来的明叔头颅送给钧驮,我估计他会很高兴,嗯,向他要一面星核龟壳去制作盾牌,啧,那可是好材料啊。”

  当这种话语一出,楚风脸色变了,那个明叔竟是盗惹核龟卵的老圣人,以前没有见过,但是,却对他有大恩。

  若非有这个老者,他绝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挣断所有枷锁,走到这一步,泼墨出自己的绝世画卷!

  明叔被人割下头颅并腌制,让楚风心头怒火喷涌,真恨不得冲上云霄,去亲手宰了魏恒!

  他明白,那个老者肯定知道他,妖妖多半对其提及过,不然也不会去盗取八颗星河龟卵,送回来。

  “等我,有一天,我会杀进西林族,为明叔报仇!”楚风咬牙,双目有些泛红,他祈祷,明叔坚持住,要活下来。

  此时,楚风无比渴望,想要变强,希望早一天杀进星空中,改变一些人的命运!

  但是,他知道,现在不能冲动,妖妖与明叔都觉得他目前可造,想让他成长起来。

  域外,星空倒映,魏恒显圣,道:“妖妖,看来你是真的很虚弱,一缕执念未散,如今用是陷入那粒长生金中沉睡吧,唔,今天来的真不是时候。”

  他有些遗憾,渴而阴柔与白皙的面孔上带着冷冽的笑容,又道:“唔,听说你培养了一只虫子,最近桀骜不驯,闹出一些风波,明叔去盗惹河龟卵,也是为了他,你说,我如果一根指头戳死他,会不会很有意思?”

  “可惜呀,母星不愧是母星,残存的禁忌力量让我也颇为忌惮,不敢随意降临。不过,妖妖,我决定毁了你要培养的那个虫子,我自己对他不屑一顾,懒得亲自去针对,但会派出一些人,将他击毙。嗯,或许生擒活捉比较有趣,带到我面前,让他叩见我,若是效忠西林族唔,用不错。”

  魏恒带着阴柔气,俊美的面孔有些冷酷,他俯视地球,道:“那只虫子,你想活命吗,对我叩首,我赐你西林族姓。”

  楚风怒了!

  “魏恒是吧,星空下第九?早晚有一天,我把你打成钧驮蛋,王八蛋,魏九蛋,你等着,我必会亲手割掉你的头颅,祭奠先民!”楚风喝斥,怒对天外西林族的绝顶圣人。

  周围,众人面色骤变,这个楚风还真不是一般的猛,竟敢骂当年的星空下第九,魏恒绝艳上古时代,而今在圣人中是接近无敌的存在!

  然而,地球外,魏恒没什么反应,因为他不屑去找楚风,根本就没有去关注,始终盯着龙虎山那里。

  “妖妖,你不醒,那我只能走了,下次再来看你,会带一份更大的礼物。对了,说起母星,现在还有什么?都是渣子而已,连一个纯血的后裔都难见到,说起来,我们西林族才是正统,这里不过是阿猫阿狗。嗯,我们与各方协商,有朝一日回归,待母星复苏后,我等重新入主这里,这才名副其实,让纯净的血脉占据此地。”

  然后,星空倒映渐渐模糊,魏恒拎着那个坛子慢慢消失,不过在失去踪影前的刹那,他的声音又传来。

  “唔,我送你们过去,用准备好了吧,去给我捉那只虫子,当然,如果不好捉,直接踩死就是!”他显然在跟西林族的年轻进化者说话,而所说的虫子是指楚风。

  他最后补充道:“如果你们不行,我就送我的子嗣后人过去,机会已经给你们了,别让我失望。”

  “请圣人放心,我等已经赶到这片海域,马上镇压楚风,将这只虫子为您捉回去!”

  烘上,有几人开口,对着域外恭敬的施大礼。

  他们声音很高,震动天宇,哪怕在桃源岛上也能听到,甚至隐约间见到他们他们踏海而来,速度非常快。

  “西林族!”楚风瞳孔收缩,射出慑人的光芒!

  这一刻,他的身躯都在颤抖,不是惧怕,而是在激动,他要绝杀西林族的年轻天才们,逼迫魏恒的嫡系血脉过来,斩杀这个圣人的子嗣!
  
网站地图 玛雅游戏娱乐官网 大发游戏官网 金沙城APP 宝运莱娱乐
天天娱乐代理申请 龙8官网app下载安装 世界杯竞猜群
永利皇宫登录 白金娱乐 娱乐成APP下载 永利皇宫
玛雅娱乐官方登录 新天地棋牌官方下载 老虎机送彩金38 澳门百家樂app
远博娱乐平台玛雅集团 天天娱乐电 王牌国际娱乐 世界国家足球队排名
鑫彩平台 亿游娱乐注册 亿宝娱乐登陆 马泰娱乐注册 圣亚娱乐
信彩彩票 亚洲彩票 菲彩彩票网 利信官方娱乐平台 万博娱乐代理
欧亿娱乐网址 天游娱乐 鼎博娱乐官方网站 彩客网电脑版 亚洲彩票
宏发彩票 cg彩票接口 华人2娱乐平台注册 九号彩票官网 彩客网彩票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