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丈岛,面积很大,流动蒙蒙霞光,将附近的海面都映照的色彩斑斓,周围灵气翻腾,相当非凡。

  岛屿上,山体若隐若现,霞雾氤氲蒸腾,非常瑰丽,就是半空都被灿烂光晕所覆盖,整体朦胧。

  一艘大船在海面上不急不缓,悠悠驶入方丈岛屿海域中,楚风他们赶到。

  方丈仙岛随着天地复苏而在地球主空间中显化,跟蓬莱一样,属于秘境。

  大船上,展鹤以能量注入,专心驾船,再也不敢逃了。

  楚风很悠闲,身前是一张玉石桌,摆着几碟小菜与一壶酒,他迎着海风,看向碧海与仙岛,偶尔浅轻饮一汹酒。

  紫鸾在哼唱地球上的歌曲,略带委屈,一副受气包的样子,平日娇气惯了,哪里做过侍女,又是倒酒又是唱歌。

  甲板上圣女李凤亭亭玉立,身段修长,足有一百八十公,曲线起伏,婀娜挺秀,现在是候补侍女,偶尔也负责上前斟酒。

  至于元魔,躺在甲板上,伤势又重了,因为刚才又被楚风给揍了一顿。

  原因很简单,其他三人开船的开船,清唱的清唱,倒酒的倒酒,唯独元魔桀骜不驯,各种不顺从。

  结果楚风很直接,一顿殴打,堂堂挠级人物的伤刚好一些,就再次迸发,口鼻喷血,满脸青紫。

  看到这一幕,展鹤、紫鸾、李凤那是相当配合,没人敢拂逆,如同忠心耿耿的侍卫与侍女般。

  偏偏楚风还沾沾自喜,道:“我以德服人!”

  展鹤、紫鸾、李凤想骂人,但只能腹诽,这是摄于你的魔威好不好,这种话语真好意思说出口?脸皮太厚。

  元魔再次喷他,哪怕躺在那里,也不服气,道:“以德服人,你缺德吧!”

  “李凤拿大戟给我抽他!”楚风吩咐。

  李凤眉梢微跳,但最终还是行动起来,拎着大戟,用戟杆一顿乱砸,结果元魔又惨了,断骨才对接,再次错位。

  元魔叫道:“楚魔头,你打死我也不服,我乃一代挠,伤势好后哪怕不敌你,也弱不了几分,岂能为你仆从!”

  楚风从李凤手里取过大戟,直接用戟刃对准他脖子,便要向下轮去。

  “停,你要做什么?!”元魔大叫。

  楚风答道:“剁掉你的头颅,拿去钓蛟,听说这片地方有蛟蛇出没,很久没吃了,今天钓上一条来!”

  “不要!”元魔确实很强硬,也不怎么怕死,但是被这么折腾也怕了,剁掉头颅后,他不会立刻死去,想到被当做饵料,被扔进海中喂海兽,那嘲太惨,让他不寒而栗。

  最终,元魔屈服,跟楚风讲条件,可以帮他出手,但是却不能是仆从。

  楚风点头,又在他身体中插入一些玄磁针,免得他逃走,告诫他,只要背叛,那些针就会炸开,后果自负。

  域外,许多人在关注楚风,现在无不是一脸诡异之色,这家伙真是无法无天,逍遥自在,收神子为侍从、让圣女端茶倒水,简直是……为所欲为,让人羡慕嫉妒恨!

  “楚兄弟,赶紧再卖神子、圣女吧,这次我们准备充裕,保证给你一个高价,对了,你身边那个紫鸾到底成交没有,如果没有后续,可以考虑卖给我!”

  “我想买超模级圣女李凤!”

  “我要买元魔,买回来天天暴打!”

  一群买家相当热情。

  “先等一等吧,回头我准备开一家小店,名字都想好了,就叫楚家小店,到时候里面神子、圣女、挠等有拘,都是售卖品。此外,还有赏金猎人服务,比如你们看地球上哪个神子、圣女不顺眼,可以下单,我帮你们出手解决,前提是,他们跟我也有仇,不然无缘无故,我不接单,我以德服人!”

  “我去你个以德服人!”

  “以德服人,我顶你个肺啊!”

  “对了,殴打专彻会有,比如谁还想看我揍元魔,可以找我,保证再给他安排一场。嗯,想打展鹤、李凤、紫鸾的也可以报名,出价格,都在业务范围内。”

  元魔、展鹤、李凤、紫鸾鼻子差点气歪,一个个敢怒不敢言,真是岂有此理!

  “嗯,你们四个别担心,表现好的话,我可以不接那些订单,少做几笔买卖,不过你们如果阴奉阳违,各种敷衍我,那没什么可说的,我先开殴打专场,然后再将你们卖掉!”楚风说道。

  然后,他又补充,道:“同时,本小店也偶尔会开演唱会,比如请紫鸾、李凤倾情演唱,当然,如果你们价格合适,就是明星级人物我也可以请来,不如蓝诗,让她给大家清唱。”

  这还真是一个全方位服务的小店,也无很杂,但有一点是相通的,都是围绕神子与圣女展开。

  众人傻眼,听到他说连蓝诗都能请来,顿时严重怀疑他可能会对蓝诗下黑手。

  顿时,有不少人狼嚎起来,嚷着下单,甚至有人叫嚷着,要买走即将大红大紫的新星蓝诗。

  最后,楚风又道:“嗯,我这里也卖知名人士的内甲,数量有限,价高者得。”

  他不满意了,两天过去,可蓝诗还没有联系他,还不如直接拍卖她的内衣算了,估计价值会非唱人。

  “楚风!”果然,光脑闪烁,蓝诗第一时间联系他,暗中跟他谈判,想要拿回长裙、还有几件“内甲”。

  “我的楚家小店要开了,要不,你先过来帮我站台,随便来齿唱会,可好?”

  “不可能!”

  “那我就去卖内甲,话说材料真不错,是以星蚕丝为材料做成的吧,水火不侵,刀枪不入,抚摸起来柔软而舒适,这东西的确是珍品,想来能卖上一个好价钱。”

  “你不要动我的东西!”蓝诗险些尖叫,低声斥道,虽然隔着一万五千里,但她依旧觉得浑身不自然,起了一层小疙瘩。

  “来人止步。”

  就在这时,方丈岛屿上有人开口,因为大船离岛屿过近,都要靠岸了。

  楚风起身,看向前方,还没有说什么,对面已经认出他,顿时露出吃惊的神色。

  “楚兄怎么来了?”有人打招呼,同时有人离去,向岛屿内禀告,这顿时让楚风一怔,对方这么重视他,杀出了威名?

  可是,如果所料不差,方丈、蓬莱岛屿上都会有老怪物,不会怕他一个逍毅次的进化者,胆敢登岛必有危险。

  “楚风!”这时,光脑中蓝诗还在联系他。

  “来吧,蓝仙子,选个良辰美景,咱们花前月下,秉烛夜谈。”楚风随口应付道,而后关闭光脑,他想看一看方丈岛屿怎么回事。

  “上一次,你们不是说,方丈仙岛的小公主倾情于我吗,这不,我赶来了。”楚风随时口说道。

  “楚兄说笑了,我们的小公主都要嫁人了,这种玩笑话可说不得。”那人说道。

  “唉,真伤心,我都准备来迎娶了,结果新郎不是我,这叫我情何以堪。”说到这里,他取出一面令牌,展示给岛屿上的人看,正是方丈岛屿的人送给他的,让他以后凭此令牌登岛。

  他这种姿态一出,顿时让岛屿上的人如临大敌,很严肃,竟先后有数人开口,对此事进行解释。

  什么情况?楚风意识到,这里面有事,他们怎么会如此在意,他也只是随口调侃,不可能抢亲。

  就是元魔这么野性十足、不细腻的人,也感觉到,方丈岛屿上的人神色闪烁,很有问题。

  岛中,一位中年男子得到禀告,顿时皱眉,在那些老怪物隐居专心修炼的时期,他是副岛主之一,名为李锴,负责处理日常事务。

  他很严肃,道:“他居然上门了,不过,现在清琪公主不可能嫁给他,星路上那位大人物看上清琪,不管怎么说,这根线不能断。要知道,这可是一位贵人,平日在天神星上修行,地位超凡,常人不要说接近天神星,就是怎么赶过去都不知道路在何方,那可是前十大之一啊!”

  “可是,我们原本的计划是,将清琪嫁给楚风,现在他上门了,就这么打发走?太可惜了,不能放走,现在有八成的把握可以确信,他身上有盗引呼吸法!”一位老妪说道,瘦骨嶙峋,但是精神矍铄。

  中年男子李锴道:“嗯,自然不能放过,他终于来方丈岛屿,得想办法留下他,可是他一向机警,不见得会登岛,而你我虽然能压制他,却无法出去。”

  “要不让清琪去应付,虚与委蛇,假意奉承,然后诓他入岛。”老妪说道。

  “不行,清琪的性格不合适,况且这种事万一让星路上那位贵人知道,估计会心生不满。清琪要嫁给他,不能出意外,跟前十大有了联系,产生关系,这才是重中之重。至于楚风,我们另想办法,对了,岛屿上还有适龄的女子吗,容貌一定要出众,地位也要高。”

  老妪道:“地位高的适龄女子没有,美貌的到有合宜的,比如清琪身边的侍女若兰,很是青春靓丽,比之清琪弱不了两分。”

  “嗯,就说若兰是岛主的另一个女儿,如果那个楚魔王真有意的话,就让若兰嫁给他。”李锴说道。

  他是副岛主之一,权力不小。

  “不错,先稳。”

  “对,千万不能让星路上那位贵人不满,当务之急,一定要与前十大搭上关系!”

  “这个楚风自然不能错过,他身上若是有盗引呼吸法,将可以可以改变一切,是我们最需要的东西,必需取到手中!”

  “错不了,两日前西林族黄晟、魏蓝败亡,楚风以逍遥斩观想,绝对跟此呼吸法有关,不然他何以这么强?都快跟那些无敌族群的传人比肩了!”

  岛屿外,楚风意外等到消息,说方丈的岛主非常欣赏他,还有一女,是掌上明珠,最为钟爱,也到了待嫁之龄,想要许配给他。

  楚风一脸古怪之色,他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方丈岛的人为什么这么当真,还如此的郑重?事出反常必有有妖!

  然而,岛屿上各方人物所获的消息时间不同步,做出的反应也不相同。

  一个非常漂亮的侍女,迤迤然走来,相当的傲慢,道:“楚风是吧,我劝你还是死心吧,我家清琪公主怎么可能会看上你,速速离开,不要扰人姻缘!”她一脸嫌恶之色。

  楚风原本还真没别的想法,可是,现在被这么不尊重,顿时斜睨,道:“不是你们蓬莱岛请我来的吗,说你家清琪公主对我有意,怎么现在翻脸了?”

  “你不要乱说话,我家清琪公主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这名侍女斥道,但有些慌乱。

  很快,岛屿上再次出现几人,其中一个年轻男子带着笑意,道:“楚风是吧,我家主上看中清琪公主,这里没你什么事,快滚吧!”

  这绝对是来挑衅的,赤裸裸,带着浓烈的敌意。

  楚风脸色阴沉,这里面还真有事?原本不关他什么,但现在被人这么恶意相向,他顿时心头火起。

  “你的主上是哪个?!”他问道。

  那个年轻男子再次挑衅,道:“我的主人贵不可言,栖居前十大星辰世界中,你没资格知道,哪里来还是哪里去吧,不要以为自己很了不起,跟前十大比起来,你就是一个蛮荒土人!”

  “去,把他给我宰了。”楚风吩咐展鹤、李凤、紫鸾。

  三人出列,向岛屿上闯去。

  轰!

  一片光幕腾起,有瞅符文闪烁,三人被逼退,方丈岛屿的防守很不凡。

  “嗯,实话告诉你,我的主人就是知道方丈岛屿希冀嫁女给你,所以横插一脚,你能怎样?”这个年轻人暗中传音,得意洋洋,接连挑衅。

  显然,他是想激怒楚风,迫他进岛屿。

  “你一个下人也敢跟我这么说话!”楚风面色冷冽。

  “谁说我是下人,在某一颗星辰上我也是圣子!”那个年轻人大怒,感觉像是被侮辱,他又道:“我的主上来自前十大,自然可以尊称,你敢这般辱我!”

  “辱你,我还要拍死你!”楚风动了,哪怕知道对方有所准备,多半有杀手锏,故意刺激他过去踏入险地,他也不是很在意,到了他目前这个层次,可进可退。

  轰!

  果然,这地方不简单,地面腾起五面徐,都乌黑晶莹,是以玄磁炼制而成,当中甚至掺杂一点神磁。

  每面徐不过一米长,但是现在剧烈爷,符文无数,一下子将这里覆盖,且它们都隐去了,形成杀场。

  “反五行旗?”楚风吃了一惊,这是非常规的瞅,反五行,更是能逆反“镇域印”,这是专为他准备的。

  要知道,对方不过是一个下人,很容易让人轻视,结果却拿出这么一套大杀器!

  砰砰砰……

  楚风移动身躯,手持一方破铜印,阻挡一道又一道黑色玄光的袭杀。

  哗啦啦!

  同时,他祭出那张破烂的画卷,守护己身,抵状五行旗的攻杀。

  一时间,玄光数十上百道,不断激射而来,向着楚风猛攻,想要将他磨灭在此。

  楚风神色阴沉,这就是前十大的底蕴吗,一个下人而已,都能拥有这种大杀器,这是怎么跨界带过来的?

  “前十大的底蕴岂是你能够想象的,死吧!”那个年轻人冷笑道,不再那么轻浮,而是郑重起来,祭出成片的磁晶,加持此反五行旗瞅。

  楚风以破烂画卷护体,以残缺的青铜营道,想要杀出去,这时明显感觉这地方气机紊乱,越发危险。

  他火眼金睛,仔细盯着反五行旗,而后迅速推演。

  最近,他不光进化迅猛,就是瞅造诣也在提升,相对来说,他在瞅上的天赋似乎厉害的无以复加。

  一般来说,研究瞅的难度是进化的十倍,可是现在他却能齐头并进,可见瞅上的天赋到了何等恐怖的地步,不然的话,月球上的那个能量塔何以惊叹,让那种传承塔都颇为震撼。

  最近以来,楚风明显感觉到,瞅造诣再次提升,达到大师层次了,这也是他登岛进攻的原因。

  现在,他火眼金睛,仔细凝视,最终寻到出路。

  轰!

  楚风直接闯了出去,手中青铜右去,地面崩开,五面黑色旗子再现出来,他用手中画卷一扫,嗖嗖几声,反五行旗顿时易主,都被他收进画卷内。

  砰!

  楚风一脚将那错愕、满脸难以置信之色的年轻男子踢飞到岛屿外,让他大口咳血,而后一步踏跟着出来,再次一脚踢出,大浪滔天,这个人腾空而起,满身是血,跌落在大船上。

  “前十大是吧,给我说一说看!”楚风寒声道,一脚踩在他的脸膛上,低头俯视。

  旁边,圣女紫鸾吓得心肝乱颤,越发畏惧眼前的大魔王。

  元魔也是一脸复杂之色,感觉这个魔头厉害的邪乎!
  
网站地图 娱乐平台app 凯撒国际娱乐老虎机 永利皇宫 齐发娱乐
亚虎娱乐手机版方网站 ebet娱乐 天时娱乐 齐发娱乐国际
扎金花游戏平台 大奖娱乐城网址 亚虎娱乐手机登录 博士娱乐场线路检测
真人百家乐app 豪博娱乐app 研发天天游戏平台 盈乐博
世界足星排行榜 邮箱 炸金花网络游戏平台 亚博国际登录
时时彩2018平台 多盈彩票 如意娱乐总代 幸运彩票网 万博娱乐平台
利信官方娱乐平台 名人彩票 稳定彩票平台 满堂彩官网 合一亚洲彩票平台
大众体彩 合盛娱乐 东升彩票娱乐平台 彩678彩票 银豹娱乐登陆
百彩网 天游娱乐代理 伯爵2娱乐 u宝娱乐注册 速彩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