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坞而雄浑,号称仙山之祖。 .

  在地球神话传说中,这里的地位高不可攀。

  山前,流光溢彩,仙光艳艳,早已来了很多人,盘坐在排列好的玉石桌前,有佳酿飘香,有异果芬芳,俨然是一场仑的盛会。

  现在这里丝毫没有即将大战的紧张气氛,各路人马不断赶来,都带着喜色,露出笑容。

  哧!

  有人破空,如同神虹惊天,降落在地,那是一位强大的神子,身上战衣破烂,一天的时间过去,寻找地球上古洞府太匆匆,并未有收获,他还差点遇险。

  咻咻咻!

  接连破空之响传来,那些观想层次的强者都先后赶到,出现在昆仑山前,各种神霞横空与交织。

  谁都没有想到,一天前天神族少神一次带来二百多位观想层次的神子、圣女,这不仅让楚风感觉到压力,就是早先降临的人也都长叹不已。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已经步入少神时代,还有大梦净土时代,由他们带领这么多强者,谁能相抗?

  “见过各位道友,终于将诸位盼来,最近这段时间,说来可笑,我等身为域外降临者,结果来到这颗蛮荒星球,却处在水深火热中,处境糟糕。”

  很早就来到地球上的外星生灵,不少人纷纷诉苦,出言针对楚风,谈及他有多么的凶恶。

  “唉,想到那么多同道落入他手中,处境凄惨,真是痛心,我的一位知己好友被他卖掉,唉,想之心痛,潸然泪下。”

  一些人闻言感同身受,纷纷点头。

  观想层次的进化者、随少神而来的人,听到后都有些无语,那些神子、圣女被卖掉,真不知道让他们说什么好。

  这种身份的人,有如此经历,不说是一生的污点也差不多。

  今天来了太多的人,普通的星路冒险者,早先自斩的圣子、神女等,以及蓬莱、方丈、瀛洲秘境的人。

  更有麒麟旧巢、北极元磁仙窟等地的外星生灵,他们很多年以前就来到地球了。

  同时,在今天,地球本土进化者帜财阀等,无论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也有一部分赶到,想看一看这躇谓的盛会究竟带来怎样的影响。

  现在地球上,本土进化者人心惶惶,都很不安,怕一场大劫到来。

  哧!

  绚烂光雨纷飞,西林族神子魏麟带领族人赶到,联袂而来的还有机金刚等人,站在他身边。

  魏麟一抬手,一盏银灯钢,挂在一座山峰上。

  “今日若是对决纯粹凭修为,想以瞅谋划、阴暗手段伤人可不行。”

  魏麟没有开口,以他身份来说不适合,是该族一位少女道出的。

  她的声音在山地中回荡,一副冠冕堂皇的样子。

  谁都知道,她针对的是楚风。

  所谓瞅,这是天授神学,许多人都没有资格修行,唯有天赋实在出众的人才能在这条路上走的很远。

  这一领域的杀伐术,怎么可能算是阴暗手段!?

  事实上,瞅比修行还要难十倍,有所成就的人在星空中倍受尊敬,但凡瞅大师级以上的人物的地位都非常高。

  西林族神子不擅长瞅,但是他带来了非常可怕的器物,那是针对瞅的厉害秘宝,一盏银灯照山河,可定瞅!

  事实上,那个少女说出这种话就是想堵死楚风的路,激他以进化者的手段决战。

  “楚风呢,还没有来吗,不会怕了吧?呵呵”西林族一位候补神子笑了起来,他的实力比之魏麟与魏璇兄妹弱不了几分。

  楚风还没咏,西林族已经登场,这已经引发此地一片喧嚣,各方的情绪都被调动起来。

  “少神来了!”

  有人喊道,远处一辆战车发光,瑞霞喷薄,即便陈旧,有些破损,也能显露当年之辉煌,曾经历过神话之战!

  天神族的少神站在上面,脸色有些不好看,因为他去秦岭寻找盗引呼吸法,无功而返。

  他的族人分明得到准确的资料,洞悉盗引的部分传承落在秦岭,结果却让他失望而归。

  战车绚烂,它曾被撕裂,原本可以碾压星球的威势不在,内部各种神纹等被磨灭,故此才落入天神族小辈手中。

  不然的话,单此战车,便是圣人重器,当年被亚神兽拉着,冲锋陷阵时,罕有人敢撄锋,无不避退。

  “恭迎少神!”

  “天神族驾临,我等在此恭候多时,见过少神!”

  这时,蓬莱、方丈、瀛洲等几大秘境的人,纷纷出列,对天神族少神行大礼,进行参拜。

  不少人露出异色,这可是地球上古年间那群最强大的人的仆从的后代,居然堕落到这一步!

  一些神子、圣女了解几个秘境的来头。

  “沧海桑田,唯识时务者永存!”天神族少神哈哈大笑,他身材高大,一头黄金发丝飞舞,眼眸若电芒,睥睨昆仑。

  在他脚下,拉着战车的几头凶兽很惊人,通体碧绿,形态有些像貔貅,它们竟然都在观想巅峰这个层次!

  听到他的话语,在看到拉车的战兽,许多人都生畏,拉车的战兽都能强到这个地步,主人又如何?

  蓬莱、方丈、瀛洲等秘境的人更加谦卑了,弓着身子,久久未曾起来,满脸都是笑。

  他们如此,其他人也都向少神见礼,不过倒不至于这样卑躬屈膝。

  然后,有一位神子与圣女亲自上前,扶天神族少神下车,请他入席。

  这里真的俨然成为一尝会,各种玉石桌案上佳酿、异果等飘香,流动出淡淡霞光,仅是观想层次的生灵就足有二三百人,就不要说其他境界的进化者了。

  忽然,许多人都起身,就是刚坐下的少神都不例外,因为,远处一群白衣出尘的人到了。

  大梦净土的进化者,如果是旁人肯定远比不上天神族的人,可是出了一个秦珞音那就不同了,她比前十大的一些道子还厉害!

  四头龙鳞天马,或者金黄,或者紫莹莹,没有一根杂毛,如同玉石刻成,并流动绚烂的神辉,拉着一辆蓝莹莹的辇车临近。

  天神族少神,亲自上前,很殷勤,眼神也很热切,道:“珞音你来了,可有收获?”

  他恨不得亲自去扶秦珞音下辇车。

  不得不说,秦珞音风华绝代,原本很慵懒,侧躺在辇车上,身段修长,如同美女蛇般动人,穿着色彩斑斓的长裙,驹曲线,现在起身,顿时雍容华贵。

  她带着五色面具,颈项雪白,一头紫色秀发披散,光滑柔顺,此时起身后,身段越发显得高挑,黄金比例完美。

  她的一双眸子,如同紫色的宝石,绽放光彩,像是可洞彻人心,同时带着难以言喻的灵性。

  “见过少神。”她微微一笑,对天神族少神打过招呼。

  虽然看不到真容,但是,露出的鲜艳红唇微开,加上明眸眨动,依旧让人感觉晃眼,灿烂,整片天地都仿佛一时间明艳起来。

  不少人心神恍惚,就是少神都一阵心跳加速,如同醉酒。

  “珞音这边请。”他亲自引路,竟秦珞音亲到最尊贵的那处席位。

  至此,所有重要人物都来了。

  一些人顿时不满,因为楚风还未到。

  “他该不会是真的不敢来了吧?”有人冷笑。

  “呵呵,所谓的地球天旬子,难道真的临阵脱逃,不敢来了?”

  一些人带着笑容,流露敌意,他们曾与楚风为敌。

  这时,蓬莱、方丈、瀛洲的人都带着冷笑,偶尔开口,必然针对楚风。

  轰隆!

  突然间,一杆雪亮的大戟从天而降,突破音障,直接插入大地上,让那里土石迸溅,银光激荡上高天。

  大戟插在地下一块巨石上,周围土石翻滚,出现一个巨坑。

  “楚风曾经用过的兵器!”有人开口。

  毫无疑问,这预示着楚风来了,而且无比强势,哪怕这里都是域外强者,他也无惧,要在这里决战。

  地平线痉,一道身影钢,他黑色长发如同绸缎子般披散到腰际,人很渴,身材颀长,一步迈出,瞬间而至。

  这是天涯咫尺秘术!

  楚风只身一人赶到,步履从容,衣不染尘,有种超然物外的气质,所幽战意与杀气都是内敛的。

  他双目深邃,扫视所有人,体内恐怖的血气彻底蛰伏,无比寂静,整个人越发显得空明,有种仙道气韵。

  楚风的到来,让这里顿时略为安静。

  他向前走去,不用任何人引路,径直坐在很重要与尊贵的一个席位前,这张玉石桌属于此地盛会的主人。

  原本这是魏麟原本的席位,他疡昆仑,要在这里决战,隐然间,他是此地之主,招待所有人。

  但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坐下,还在跟几位重要的身子交谈,结果这时楚风来了,径自坐下。

  “起来,这不是你的席位!”西林族一位年轻男子顿时走来低声喝道,魏麟要在此举办盛会,昭告西林族回归,岂能容楚风这么大剌剌的坐在他应该坐在的主人席位上。

  “我是这颗星球上进化者,也是眼下昆仑道场的半个主人,我不坐在这里,难道还让你们这群外来者取代?”

  楚风平和的开口,几句话而已,道出谁是主人,谁是外来者。

  “起来!”西林族这个人低声呵斥,他可不想楚风搅闹,让魏麟所要盛会混乱,竟眼泛凶光,伸手针对楚风。

  “滚!”楚风一吐出这个字时,右手探出,并迅速放大,砰的一声,一把将此人攥在掌心,稍微一用力,这个人软绵绵,筋骨鞠,不过却未出血,没了声息,被楚风扔在一旁。

  这一刻,所有人都面色变了,这显然是猛龙过江,无所畏惧!

  “楚风,你这样做是否过了?”

  在西林族未曾开口前,蓬莱的人先发难。

  楚风冷漠地看向他们,道:“好好的人不做,当奴才上瘾了是吧?”

  “你怎敢如此放肆?!”方丈的人亦开口。

  接着,一些神子、圣女也都表态,这本就是真针对楚风的盛会,他们同气连枝,自然要声讨楚风。

  楚风目光冷冽,看着众人,而后又望向远山,他隐约间看到一道身影,是真子的护道者尉迟空!

  尉迟空原本坐在一座山峰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关注此地正在发生的事,但是,他感觉楚风、少神、秦珞音等人太敏锐,他瞬息消失,就此离去。

  楚风盯着那个方向,目光越发冷冽。

  西林族神子魏麟忽然淡淡的笑了,开口道:“楚风你看到了吗,诸天各地,这么多道友都对你不满,就连地球本土的进化者都在针对你,对你讨伐!”

  “凭他们也配代表地球本土进化者?我王屋山秘境的进化者来了!”

  “我大雪山秘境的进化者到了,愿与楚风兄弟站在一起!”

  “我终南山秘境的进化者来了,与楚风兄弟共同迎敌!”

  就在这时,一些人从地面痉出现,向这里走来。

  “还有我,虽然修为不高,但我还有血性,还有血气,楚风,兄弟我看你来了!”这是一个头上长有四支牛犄角的男子,正是周全,是天地刚开始异变时楚风最早遇到的朋友。

  周全梳着大背头,顶着四根牛犄角,话语真挚,道:“我原本都想做一个凡人了,已经归隐,但是,知道兄弟你来昆仑,我又出来了,我不怕死,还有一腔热血!”
  
网站地图 亚虎娱乐手机客户端 吉利娱乐注册 明升手机下载 亚博app
宝运莱娱乐 下载app给彩金娱乐平台 豪博娱乐网站 亚美娱乐官方网站
盈丰国际 亚虎娱乐网页版登录 永利赌场官网 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亚博体育平台注册 明发娱乐app 天天娱乐电 dafa网络博彩
阿狼工作室 扑克王app推广 皇浦国际 l世界足球水平
免费幸运飞艇4码计划 彩都会线路 马泰娱乐注册 大洋在线娱乐 拉菲平台大不
亿游娱乐 华人娱乐彩票平台官网 财富彩票 聚鑫娱乐 欧亿娱乐地址
同创娱乐登陆 彩都会线路 银豹娱乐 银豹娱乐官网斗牛娱乐平台 丰尚娱乐信誉
东森彩票平台下载app 彩票注册网 杏彩彩票登录地址 彩票娱乐网站 豪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