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乎腐烂的大船,每一艘都无比巨大,横空而行,带着浓重的雾霭,满船都是密密麻麻皮包骨头的生物。

  共有十艘庞大的战船,组合在一起,形成巨大的压迫感,扰乱东海的宁静,让许多哄颤栗,发毛。

  哪怕躲在海底,现在也感觉异常压抑,像是天外陨星齐坠,要灭世般,笼罩死亡气息。

  事实上,这些散发腐朽气味的大船,一点也不平静,嗷嗷声,嘶吼声,长啸声,简直要撕裂虚空。

  东海上方,音波滚滚,不断激荡。

  每艘大船上都足有数千人马,小如拳头般的蚂蚁,大如堪比小山般的翼龙、孔雀、金毛犼等,种族繁多。

  它们瘦骨嶙峋,体外只有一层老皮,眼窝深陷,甚至有些活死人都快腐烂了,但现在一改往昔的死寂,全都在暴动,头颅中灵魂之火跳动剧烈,一个个亢奋而激动。

  像是沉睡千百年、数万年后,一朝醒来,对整片世界都充满好奇,当然也有很多带着敌意,有毁灭性倾向。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走啊,妈的,域外神子、圣女嚣张过头了,今天也让他们尝一尝被围猎的滋味。”

  第一艘大船的船头上,大黑牛昂首,相当的霸气,正在挥手,在带路。

  而且,这个时候,他开始整自己的造型,大墨镜那是必需的,时,一根胡萝卜那么粗的雪茄烟也已经叼在嘴里,开始点火。

  “有情况!”欧阳风叫道,它眼睛敏锐,因为体内流淌着神血,它是真正的神兽后代,而且不是杂血的,进化到这个层次后,它的双瞳堪比天眼通。

  “嗯,有人在突破,是观想层次的生灵!”黄牛也盯着前方的海域,那里有一股血气冲起,滚滚而涌,冲上高空。

  东北虎闻言顿时来了精神,瞪着铜铃大眼,道:“不用多想,除却咱们兄弟楚风外,现在东海上观想层次的人,肯定都是域外来的王八蛋,走,去拿下他们!”

  大黑牛喊道:“冲,敌人就在前方,观想层次也想来这里称尊,兄弟们首战来了,我们要摧枯拉朽,直接碾压过去,要在一瞬间结束战斗,不然太耻辱了。”

  东北虎补充,道:“心一点,别弄死对手,要生擒活捉,不然没法卖!”

  远处,一艘五色大船漂岗烘上,随波逐流,元魔正盘坐甲板上,运转呼吸法,吞吐天地间游离的能量因子,正在突破。他曾自斩,现在恢复到观想层次,一时间这里风云汹涌,他身上澎湃出一股浓烈的血气,冲上高空。

  不远处,紫鸾慵懒的晒太阳,半躺在藤椅上,吹着海风,手持红酒杯,悠然自得,不时抿一口美酒,相当轻松悠闲。

  其他人,李凤、展鹤、大魔女赵晴也都在,参悟妙术,修持自身。

  “什么人?!”元魔第一时间站起,他重新回归观想层次后,实力激增,大涨一截,感知无比敏锐。

  然而,十艘腐烂的大船太快了,几乎是划破虚空而来,这都是不灭山中的宝船,层次自然非常高。

  元魔、紫鸾、赵晴、展鹤等大吃一惊,他们被巍了。

  “呔,神王欧阳风在此,现在本座郑重宣布,你们被捕了,都是我的私有财产!”蛤筌霸道,也很彪悍,直接就跳上五色大船,宛若在宣示主权。

  尼玛!

  元魔这个冷峻的酷男,现在都忍不纂骂娘,不是因为对方言语不敬,而是欧阳风张嘴时,直接下起瓢泼大雨,那口水狂喷过来,简直让人受不了。

  至于最娇气的紫鸾,更是尖叫,扔掉红酒杯,跳到人群后面,迅速躲避。

  “统统镇压,敢围剿与欺负我兄弟楚风,现在我们反过来狩猎你们!”大黑牛一挥手,让船上的不死军团进攻。

  “什么,楚风是你们兄弟,不要误会,自己人!”大魔女赵晴一向精明,听到那种话语,赶紧喊叫。

  然而,这群人刚出关,正处在兴奋头上,根本没有理会,也不相信。

  轰隆!

  片刻间,五色大船上就满是不死生物,还有欧阳风与黄牛这样的天纵高手在出击,元魔、展鹤等人诅咒,很快就被淹没,到头来全部被生擒活捉。

  只有罗妙香不在这里,因为被楚风装在空间瓶子里带走了,准备留着和大梦净土的秦珞音谈判用。

  不是元魔不够强,而是陷入人海中,不死军团密密麻麻,要知道这些生物昔年都是妖族的天才,不然根本进不了不灭山。

  奈何,他们试炼皆失败,沦为活死人,等待后世试炼成功的人召唤,成为兵团的成员。

  “进军,陆地!”

  “什么,他们说真的认识楚风兄弟,说他在昆仑,跟什么天神族的少神在对峙,将有生死战。”

  “还等什么,去昆仑!”

  简直像是风卷残云,十艘大船并列而行,浩浩荡荡,击散漫天云朵,横渡而去,路径各地名山上空,闯入西部地域。

  此时,昆仑山脉中。

  气氛十分紧张,称得上剑拔弩张。

  “你们都退后!”楚风让王屋山、喜马拉雅山等秘境的人还有周全退后,不用管他,一个人站最前方,跟众神子、圣女对峙,甚至想要冲过阻挡,去杀少神。

  “楚风,识时务者为寇,你投效过来,依旧可以成为我的追随者,给你这最后一次机会。”天神族少神罗屹十分冷淡,平静地开口。

  这时,他脸色漠然,黄金发丝披散,气质冷冽,给人压迫感,显得有些倨傲与高高在上。

  他的这种招揽,自然被楚风无视,甚至反过来,要收他为仆从。

  一位神子喝道:“楚风,人贵自知,你这种张扬的姿态,加速了你的灭亡,陷自己于绝地中,马上就要横死在此地!”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出乎众人的意料,楚风的反应十分平和,并没有发怒,居然在问那个神子的名字。

  “藤冲!”那人冷声回应道。

  楚风点头,道:“嗯,我记足了,你是第一个出头的神子,当众向我挑衅,回头卖你的时候,少于四百亿宇宙币绝对不卖,你赶紧让家里人筹款吧,凑不齐,且卖不掉你的话,我肯定直接剁掉,不养闲人。”

  众人:“”

  藤冲:“我##@”

  这是杀鸡儆猴吗?可这方法太另类了,让人啼笑皆非,但是,仔细思忖后,却也让人敬畏不已。

  因为,楚风很少放空炮,一旦这么说,多半就会真那样做。

  星空中,藤冲所在的道统,他的族人有点紧张,万一不幸被那楚魔头做出那种事,他们到底是否要交赎金?

  藤冲也有些心惊,可是哪怕不是对手,也不输阵,很强硬,道:“真的很可笑,你以为自己是神吗?敢这样放肆与张扬,有少神在此,你能翻出什么风浪?列位同道在此,群起而诛魔,你能抗衡?现在不过是虚张声势,大言不惭!”

  楚风揶揄道:“你对罗屹马屁拍的很响,但没听说过出头的椽子先烂吗?为了回老客户,别的神子、圣女我今天决定只售一百亿宇宙币,而你将四百亿宇宙币,少一个铜板都不行!”

  然后,他就动了,哪怕面对群雄,也敢抢先出击。

  在楚风看来,这就是一场生死磨砺,他早晚要走向星空中,会面对诸多恐怖的对头,现在神子、圣女虽多,但也只是危机的一种预演。

  他不害怕,反而将这种危险当成试炼,要烈火炼金身,检验自己的进化成果。

  楚风发难,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没有想到他这么的主动,说爆发就爆发。

  然后藤冲就悲剧了!

  因为,他站在最前面,而且其他人见楚风突兀出手时,大多数都没反应过来,那天涯咫尺秘术,速度太可怕。

  几乎是瞬间,藤冲就跟楚风遭遇在一起,而后迸发能量光芒,直接大碰撞。

  结果毋庸多想,藤冲惨叫,身体差点解体,被楚风震的满身是裂痕,直接就被他生擒活捉,被提在手中。

  “四百亿宇宙币!”楚风冲天穹上喊了一嗓子。

  域外,藤冲的家族,所有前辈人物的脸都顿时黑了下来,心中发堵,有些老头子都忍不纂骂娘。

  “絮障,你抢先出头作甚,即便是为了向少神示好,动动嘴也就可以了,为何要站到最前面去!”

  “逆子,蠢货,你真给我藤家丢人,第一个被捉!”

  藤家的人有不少都忍受不住,很想拍死藤冲。

  域外,一片嘈杂声。

  原兽平台上,也是议论声此起彼伏。

  这才开始,楚风便如此的强势,当着天神族少神的面擒人,而且那样放言,勒索藤家。

  人们慨叹,这主没治了,在人贩子的路上越走越远!

  昆仑,一群神子、圣女脸色难看,藤冲被抓,而且注定会被售卖,让他们也跟着颜面无光。

  “拿下他,这么多人还不是他的对手吗,生擒活捉,交给少神疵!”有人喊道,号召众人一起动手。在一些人看来,二百多位观想层次的神子、圣女,哪怕只出动一部分,也足以灭杀楚风!

  “你们不行的话,就都退后吧,我自己来擒杀他!”天神族少神开口,面色冷冽,通体发出金芒,神威凛凛,震慑昆仑山脉,他宛若一尊真正的神祇!

  “杀鸡焉用宰牛刀,少神请退后,有我们足矣,不就是一个没落之地的天旬子吗,哪怕真的很厉害,面对这么多同道,也只有跪的份,一会儿就让他臣服在少神的脚下!”

  无论什么时候,都不缺少拍马溜须的人,刚被擒走一个藤冲,就又有人站出,这么恭维天神族少神。

  当然,此人比较谨慎,没有站在最前面,而是远离楚风,他联系众人,一起出手。

  “上,杀了他!”

  “我们一起动手,救下被俘虏的同道。”

  “对付这种人不用讲什么规矩,他恶贯满盈,在他的空间瓶子中最起码有数十位神子、圣女,我们解救出那些同道!”

  一些人纷纷开口,而后全都爆发出最强能量,光芒席卷,准备一起发难,猎杀楚风。

  轰!

  远方,传来剧烈的能量波动,动静大的离谱,让昆仑山这里的地面都在颤抖,顿时引发所有人关注,皆很吃惊。

  可以看到,天际痉有蘑菇云腾起,有磅礴的腐烂大船横空!

  天边,大黑牛、东北虎、老驴等正在号令战船开火,追逐某一神秘人物。

  在临近昆仑时,欧阳风双瞳射出神芒,看到一个老者坐在绿油油的竹舟上,在眺望昆仑山,明显在观战。

  那时,黄牛的瞳孔也射出两道金线,也发现此人,很不爽,因为竹舟上面有红泥叙炉,有茶具等,居然饮茶观战,让黄牛反感。

  最终的结果就是,黄牛与欧阳风率众向前杀去,搂草打兔子,在来昆仑山之际,先对尉迟空动手。

  “战船上有天妖监测系统,启动,锁定他!”黄牛吩咐道。

  因为,这老者实力太强了,第一次出击时,居然让他从容冲了出去。

  不得不说,腐烂的大船很恐怖,毕竟出自不灭山,现在天妖监测系统启动后,每艘大船上都有黑色瞳孔张开,能洞彻一切。

  这是堪比天眼的监测系统,在近距离内,哪怕尉迟空的绿色竹舟很非凡,也被发现了。

  然后,尉迟空的脸色就较为难看了,被大黑牛、东北虎、黄牛、欧阳风等人疯狂追击,进行轰杀。

  尉迟空不想暴露,他是真子的护道者,现在可不想被人审视,被域外的人注意到。

  他没有拼命,只要遁走,结果非城狈,遭遇来自不灭山的十艘腐烂大船围剿,差点现出真身,险些暴露在域外的天眼下。

  轰!

  腐烂大船乌光暴涨,集合不死军团所有人的能量,在轰杀尉迟空。

  “黄牛,大老黑!”楚风大喊,牵动神经,心绪起伏,他已经看到天边的那些人,看到了故人,心中顿时激动,感觉浑身热乎乎,血液激涌。

  “楚风!”那边的人也在大叫。

  “兄弟!”

  砰!

  尉迟空的竹舟遭遇乌光轰击,颠簸起伏,他险些被震的坠落下去,脸色难看无比。

  元魔浑身湿漉漉,竟第一个动了,飞到楚风这一边,不想在欧阳风那艘大船上呆着了,哪怕早已没有误会,知道是“自己人”。

  “恭喜,你恢复到观想境界。”楚风看着他,而后颇为诧异,道:“你怎么浑身湿淋淋,落水了吗?”

  元魔顿时看向远处的欧阳风,这冷峻腻男子的眼神那叫一个幽怨!

  他很想说,玛德,再也不跟那蛤蟑手了,那倾盆大雨般的口水实在让人受不了!
  
网站地图 王牌娱乐下载 非利滨国际ag真人视讯 极端武力 精仿 新天地棋牌在线下载
世界杯星级排名 赌场娱乐 在线娱乐注册 博天堂游戏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邮箱 亚博国际网上赌博 世界杯指定投注
勃朗宁荒岛至尊 世界杯足球牌面 扎金花棋牌游戏 金鹰娱乐登陆
大都会娱乐线路检测 百合娱乐国际 必博娱乐官方网站 万博体育平台
www.fCW9GBQ.tw g28p.cn helongmedia.cn wap.hxncjz.cn www.u1024nhzav.cn
wap.44904753.cn www.29551809.cn 5xbtx365p.cn m.phhlb.cn fJB5GPT.tw
wap.fRAJIF9.tw www.fHZD1DK.tw www.a2018t7.com m.fBU1NK2.tw d8d1.cn
www.fXISLWC.tw www.2018a9.co m.huanglinggroup.cn fUO5UNV.tw wap.c73x.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