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波,整个人都懵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头部遭遇多次重击,现在还没清醒呢,眼神在发散。

  对面,域外的神子、圣女早已炸锅,不是因为大黑牛的再次挑衅,而是因为殷波被生擒活捉这件事引发大波澜。

  殷波是天神族少神手下最出名的几员大将之一,实力异常高深,结果现在忒惨,人都被打蒙了。

  最主要的是,并非是公平对决,而是被群殴导致!

  “太无耻了,就没有见过这样决斗的,玛德,整整一个军团啊,围殴一人,这阵仗让人不服!”

  “杀过去,救回殷波!”

  许多人叫嚷,一片大乱。

  但是,他们终究是投鼠忌器,怕对方下狠手,先行杀掉殷波。

  而且,两三千名不死生物都在那里,如同一堵人墙,很难闯过去,要知道连殷波都悲剧了,远不是对手。

  “不是我说,你真的很弱,所谓的决战,太没有挑战性了。”大黑牛慢悠悠地开口,实在让人火大无比。

  地上,殷波的眼神终于有了焦距,渐渐恢复神智,随后感觉全身都疼,似乎已经四分五裂。

  然后,他便看到了一颗又一颗大脑袋,都探了过来,正在低头看着他。

  首先就看到一颗驴头,支棱着大长耳朵,龇着大板牙,正在对他笑呢,那模样,太可气了。

  “驴子,你敢嘲笑我,宰了你!”

  回过神来的殷波,满头银发都飞舞起来,心中大怒,看到老驴这个样子,当时就想动手杀他。

  然而,他高估自己了,浑身骨头都断了,包括颅骨都让人打裂,差点就成烂西瓜,整个人无力,能量运转不畅。

  “儿谤剥啊,你想杀我?老驴我分分钟教会你做人!”

  老驴很镇定,在那里鄙夷天纵奇才殷波。

  这个人真的很强,可惜没有表现机会,就被擒下。

  所以,殷波恼了,怒了,被一头驴子鄙视,还这么的奚落,他险些气炸肺。

  “驴子,你给我走开!”他呵斥道。

  结果,老驴二话没说,直接给了他一蹄子,果断教育他如何做人,殷波当驰冒金星,晕头转向,差点昏死过去,又陷入发懵的状态中。

  一群人看的无语,替殷波难受。

  这位可是天纵之资,一个人能独战十位同阶神子,有小无敌之称,在某一片星海中拥有极高的人气。

  “士可杀不可辱,你们都给我字!”对面,有神子大喊道。

  更有青春靓丽的圣女心疼殷波这个天之骄子,斥道:“卑鄙无耻,真有实力的话,可敢跟殷波神子公平一战!”

  东北虎不屑,跟欧阳风似的,斜着眼睛看了过去,同时叼着粗大的雪茄,露出轻蔑之色,道:“不久前,你们怎么对付我兄弟楚风的,不是要围猎吗?事到临头,轮到自己后,就觉得不公平了?”

  “什么神子,不过如此,儿谤剥啊!”老驴说道,当当又是两蹄子,将殷波给踹的发懵,无法清醒。

  此时,域外,也彻底炸锅。

  殷波被生擒活捉,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这件事影响不小,一个顶级神子居然沦陷,被人狩猎到,且在被收拾,非唱人。

  原兽平台上更是早已沸腾。

  “可气啊,我心中的殷波神子,所向披靡,居然沦为阶下囚。”

  “天啊,那可是殷波大神,居然就这么被俘,而且正在被驴踢,特么的,太悲惨了,我都看布下去了。”

  显然,有人是真心惋惜,为他担忧。

  而又人则是讽刺,道:“心疼我波,被一群不死生物打断全身骨头也就算了,还被驴踢,生有何欢?”

  地球,昆仑。

  天神族少神面色冷冽,所有毛孔在喷涌金色的能量,他屹立在刺目的光团中,已经透出杀机,凝视前方。

  “少神,让我去吧,一个一个杀光他们!”

  一个蓝发青年开口,周身满是电芒,手持一柄硕大而蓝莹莹的锤子,稍微轮动起来就迸发雷霆!

  他神色严肃,在这里请命,要去出战。

  不过,他也有种自信,眼底深处无比森寒,真要开战,他有把握直接抹杀那些人。

  因为,他也是一少神的得力干将之一,远超很多神子,处在观想最巅峰状态,在巩固一下,便可迈入更高一个境界。

  “好!”罗屹点头,让他出战。

  随后,天神族少神又吩咐众人,道:“随时准备杀过去,我不允许刚才的事情再发生!”

  并且,他登上了自己的秘金战车,做好了大战的准备!

  数百观想层次的神子、圣女,无比动容,这是要爆发激烈大战了,连天神族少神都已经立身战车上,杀气澎湃。

  蓝发青年,手持那柄硕大的锤子,缭绕闪电与雷霆,一步一步向前逼近,他冷笑道:“我说单挑,一个对一个,你们当中有人敢跟我一战吗?!”

  他轻蔑地扫过所有人,包括楚风,又在欧阳风的身上略过,俯视所有人,故意轻慢众人,露出不屑之色,希望激怒欧阳风、大黑牛他们,跟他单独决战。

  甚至,他也在挑衅楚风,希冀他下场,如果能直接劈杀,那就更完美了。

  欧阳风当场不干了,斜楞着眼睛,道:“诶呦嘿,爷在不灭山中杀的观想层次的傀儡还少吗,你以为在观想巅峰境就无敌了,来,来,来,让爷来告诉你什么才是无敌,怎样才算不败!”

  蓝发青年笑了,他觉得自己激将之法奏效,让那只金色条纹密布的蛤筝入死亡决战中。

  而后,他眯起眼睛,看向大黑牛、东北虎、老驴等人,道:“还有谁?在我击杀只蛤蟆过后,还有谁敢我与一战,嗯,如果怕了的话,我不介意自负一只手。”

  他看的出,老驴几人跟欧阳风还有黄牛有差距,故此言语相激,希望惹怒他们,让他们跟他决战,而后全部杀死。

  老驴不忿,看向大老黑,道:“牛哥,这孙子欠揍啊,赶紧干掉他!”

  大黑呕慌不忙,非沉稳,叼着雪茄,道:“淡定,分分钟教会他做人。”

  玛德6发青年眼神凌厉起来,觉察到,所谓的“刺激”根本对那几人无效,也就一个欧阳风太骄傲,要跟他决战。

  大黑牛吐出一个烟圈,镇定地开口,道:“看好了,在一对一的情况下,什么叫弹指间灰飞烟灭。”

  老驴自然在期待,就是楚风也露出狐疑之色。

  欧阳风则叫道:“老黑,不许你插手,我要亲自杀他!”

  大黑牛瞥了他一眼,道:“兄弟,还是简单有效的赶紧解决掉他吧,不用你费事。”

  大爷的6发青年有些恼怒,他居然成为抢手货,被大黑牛与欧阳风争抢,都扬言要杀他。

  “真是自信啊!”后方,一个男子冷若冰山,亦是少神手下的大将,实力非出众,不比蓝发青年若。

  他一身白衣,发丝碧绿,面孔俊美,请示过罗屹后,直接大步走来,道:“正好,我们一人一个,对付这只蛤箅牛头人,看谁先杀死他们!”

  他迎上了大黑牛,冷笑着,要跟他单独决战。

  蓝发男子笑了,则没说什么,他直接逼向欧阳风,要展开凌厉绝杀。

  楚风皱眉,就要上前。

  大黑牛一把拉住了他,道:“兄弟,你靠后,看我们怎么分分钟灭他们!”

  “就凭你,牛头人,也敢在我面前装高人,我一个你手指头就戳死你!”这身穿白衣的男子,满头碧绿发丝飘舞,他虽然很俊美,但是话语相当的冷森,不善。

  大黑牛很从容,不急不缓,道:“灭你不过弹指间,为了让你多活一会儿,我们之间一会儿再开战吧,先观看欧阳兄弟与那蓝毛的一战。”

  “你,很好,一会儿再战!”白衣男子冷笑,退到一边,观看欧阳风与手持雷电锤的蓝发青年决战。

  “你准备好了吗?”蓝发青年开口,眼睛微眯,盯着欧阳风。

  “爷是神王,随时能战,来吧!”欧阳风向前狂喷口水,斜着眼睛,在那里鄙夷。

  “找死!”蓝发青年大怒,而后轮动手中硕大的锤子,蓝莹莹的电芒顿时沸腾,向前轰击而去。

  轰隆!

  像是九天落雷,在这里炸响,太激烈了。

  欧阳风虽然是蛤篼,但是现在直立着身子,快如闪电般,一下子就躲避出去了,而起这一次的他咕咕直叫,蛤箪功迸发绝世威能,周身金光璀璨,向前扑击。

  “不知死活的东西,凭你也敢跟我观想巅峰的人决战?”蓝发青年露出残忍的笑,并不多语,主动迎击,手中的雷电锤越发的炽盛,在酝酿恐怖雷电。

  然而,下一刻,他的面色变了。

  因为,在欧阳风扑击过来的刹那,他的周围,一幅绝世画卷展开,将他拥簇在当中,异常的神圣。

  很多道身影,从真龙到金乌,再到鲲鹏、白虎、饕餮等,全都是神禽与圣兽,都是血统强绝一世的恐怖种族。

  欧阳风所做的无敌画卷展开后,居然是诸天神兽瑞禽图,包括不死鸟、麒麟等,全都齐全了。

  人们倒吸冷气,这画卷有些逆天,因为所有神兽瑞禽都在参拜中心地的欧阳风!

  刹那间,楚风明白了,为什么欧阳风总是以神王自居,这还真是他的目标,现在他要做的是神兽之王,统驭它们,简称神王。

  “杀!”

  蓝发青年怒吼,除却猛力轮动雷电锤外,还展现自己的画卷,要绞杀欧阳风。

  轰!

  然而,不得不说,欧阳风的无敌画卷太恐怖,当中有某只雷属性的神兽张嘴间,就吞掉蓝发青年手中的雷电锤发出的光芒,直接破解。

  当欧阳风猛烈展动绝世画卷后,各种神禽、圣兽等一起暴动,昂首长嘶,对天咆哮,景象太恐怖,那些生物栩栩如生。

  欧阳风绝世篇章这么钢,哧啦一声,撕裂对手的画卷。

  毫无疑问,蓝发青年大意了,吃了大亏,整个人精神气衰竭,而欧阳风可不管这些,展开画卷横扫了过去。

  噗!

  最终,蓝发青年头颅落地,被欧阳风画卷中的真龙、不死鸟、饕餮等一起发难,生生给击毙了。

  欧阳风大口喘气,因为消耗太大了,不过,他却杀了一个恐怖的敌手,战绩吓死人。

  对面,一群神子、圣女都不淡定了,就是天神族少神都露出惊容。

  楚风暗叹,不灭山不愧是培养妖圣的地盘,欧阳风果然不简单,成长到这一步了,在同层次的进化者中,是一个绝顶高手!

  这一次,那些神子、圣女,包括天神族少神都无话可说,在一对一的公平对决中,欧阳风完胜蓝发青年。

  “该我们了。”大黑牛叼着雪茄,淡定的开口,看向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碧绿长发随风扬起,他还真有点心惊肉跳,刚才他们这边的人惨死,对他触动很大。

  “你准备好了吗?”大黑牛开口。

  “滚过来,必然杀你!”白衣男子虽然心中略微紧张,但面上却更加强势。

  嗖!

  大黑牛跃上一艘近乎腐烂的大船,而后,亲自掌控这艘船,让两三千名不死生物一同释放能量,而后轰杀向白衣男子。

  “你敢?!”此时,白衣男子怒斥,对方太无耻了,这就是所谓的一对一的单挑?他愤怒斥责。

  “没错,这就是一对一的公平对决,一艘战船跟你单挑!”

  轰dd……

  腐烂的大船爆发乌光,一道又一道的飞出,全部打向白衣男子,这是一种无法抵抗的能量绝杀。

  须知,尉迟空都险些死掉,遭受重创逃走。

  现在白衣男子不过观想巅峰层次,又没有特殊的秘宝,自然陷入生死沃中。

  “你们找死!”天神族少神怒了,散发杀机,驾驭战车,带头向前冲去,就要营救。

  然而,还是晚了,腐烂大船发出的乌光,乃是两三千名不死生物能量的集聚,威能恐怖的骇人。

  白衣男子虽然避开很多次攻击,但是终究被一道乌光打中,当惩形神俱灭,死的不能再死了。

  大黑牛开口,道:“如何,本座说过,分分钟教会他如何做人,弹指间让他灰飞烟灭!”

  这时,罗屹带领众人正冲过来,听到这种话语后,肺都要气炸了。

  “无耻啊,你不是接受单挑吗,怎么能这样?!”有神子喊道。

  大黑牛回应道:“这就是单挑,一整艘腐烂大船对决一个人,没啥错误。”

  “太无耻了,依旧是一个军团集中力量,杀了我们这边的人!”

  “太可恶了,这头牛没信誉,当诛!”

  许多神子、圣女纷纷叫嚷,跟着天神族少神向前逼迫,随时要动手。

  “少废话,我们拥有死亡军团,人马众多,占据优势,凭什么跟你们单打独斗,就是要群殴,碾压你们!”大黑配笑道。

  东北虎点头,道:“没错,早先你们要联手围猎我楚风兄弟时,怎么不觉得可耻?来吧,各位,享受群殴吧!”

  “呜呜……”

  黄牛吹响雪白的海螺,十艘腐烂大船全都发光,锁定天神族少神,对峙他的战车,让他没有能在第一时间发难。

  同时,大船上还有很多不死生物跃下,密密麻麻,到处都是身影。

  “杀啊!”大黑牛吼道。

  然后,海量不死生物向前扑去,围猎神子、圣女,同时天空中的十艘大船也在发光,轰出毁灭性的乌光,专门针对天神族少神与他的战车。

  大战就这样爆发!

  老驴大喊:“儿谤剥啊,群殴开始!”
  
网站地图 汇宝娱乐平台 大发bet网页版 王牌国际娱乐 亚博app下载
澳门大型彩票网 噢利国际娱乐 铂金城百家乐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现
A8娱乐 ar神州娱乐内测版 龙8官方网站下载 万博体育2官网
网络龙虎赌博押注技巧 利记娱乐网址 弘润国际娱乐 亚博官网app下载
拉斯维加斯博彩官网 凯发k8 大奖娱乐城 大奖城导航
鼎尖娱乐 满堂彩网站手机 圣亚娱乐合法 菜鸟娱乐APP 聚鑫娱乐
九号彩票官网 同创娱乐暴利 新宝娱乐 天游娱乐怎样 恒彩彩票平台注册
银丰娱乐 富博娱乐时时彩平台 众够时时彩 幸运彩票 欧亿娱乐登陆
名人娱乐 斗牛娱乐平台 亿皇娱乐官 千百万娱乐 八八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