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脸色变了又变,这消息有些惊人,冲击他的思绪,按照这个神秘存在所说,现在的宇宙是只是废墟?

  那混沌中的残破宇宙又是什么?

  此外,还有其他宇宙,又都是怎样的形态?

  楚风心中有很多疑问,有无数的念头,这个神秘强者的说法让人思绪万千。

  “混沌中的残破古宇宙,虽然残破了,但还有大宇宙的形态与轮廓以及秩序,而这里却是废墟一片。”

  神秘人物点评这片星空,按照他的意思,真相未免有点惊人,还有他到底是谁,怎么能知道这等隐秘?

  楚风忍不转口,直接询问他一些问题,比如身份等。

  “我很普通,只是冥土前的一株彼岸花。”它相当的坦诚,将自己说的微不足道。

  楚风发怔,它是彼岸花,这般强大,还将自己说的简简单单,实在过于自谦。

  “其他宇宙的人转世来到这片星空,图谋什么?”楚风询问。

  “我猜测,应该是实现生命层次的跃迁时出了问题,有人落在我们这片宇宙中,嗯,你也可以理解为投胎,投错宇宙,但在我看来,这只是生命形态的一种转变。”

  彼岸花化作的强者又一次提及轮回,纠正这一过程其实是生命忧的一段旅程,是形态的改变。

  楚风无言,真要刨根问底的话,多半会像是学术之争。

  光团中的人影又道:“在有的宇宙生灵看来,我们这个宇宙、这片废墟或许所有生物都是鬼,你认同吗?”

  楚风发呆,这是什么见鬼与傲慢的的宇宙,将这里的人视为灵体?

  “嗯,他们血气鼎盛,阳气冲天,自人为活在真正的人间,而这片星空覆灭了,是废墟,都是死灵在出没,阴气滔滔。”

  当楚风听闻这种话语,一阵失神,这……怎么听着有几分道理,难道举世都是鬼物,而他们却不自知?

  这让他觉得浑身不自然,心底最深葱些发寒。

  尤其是听到他的废墟理论,整片宇宙被灭了,全都被葬下,这……越是深想越是觉得有些恐怖,而且有点道理。

  楚风呆住了,全宇宙皆是死灵,这……颠覆他的世界观,对他的冲击太厉害了!

  彼岸花道:“在你看来,自身阳气极盛,血气沸腾,而我则在冥土,阴气笼罩,所以我是鬼魂,你是人,就是这么简单。同理,另外宇宙的人也是这么看你等。”

  楚风想笑,可是却又觉得心底最隐秘之葱些发寒,他心情相当的复杂,今天听到的东西颠覆了他的许多认知。

  “既然这里是废墟,阴气重重,是其他宇宙眼中的冥土,那些人来这里能做什么?”楚风问道。

  “一般来说,他们不会来,我说过,可能是意外,但那些人的到来肯定会对这里造成冲击。”彼岸花这样说道。

  同时,他在皱眉,道:“外面的恢宏大宇宙,也就是阳间,或许称之为人世间,可能发生乱子了,所以才有人到这片宇宙冥土转生。”

  “前辈,您别这么吓人好不好?”楚风无语了,这还真定性了?这里是阴间,是冥土,而外面的宇宙是阳间,是人世间?

  “真相往往很残酷。”彼岸花叹道。

  接着,他又补充,道:“当然,这是相对而言,你觉得自己不是鬼物就好。”

  楚风没脾气了,连自己是人是鬼,都要这么勉强,人生太灰暗。

  “域外那个宇宙,那个人世间,阳气太盛,对这里的生物而言,可能如烈火焚体。”

  楚风赶紧打断,道:“行,我知道了,前辈你别说了,咱们全宇宙都是冥土,都是死灵,这总算行了吧?越说越瘆,打击整片星空的信心。”

  彼岸花微笑,道:“嗯,我是在激励你,有朝一日你足够强大时,去人世间,成为人,而不是鬼物。”

  楚风真不知道说啥好了,面部表情僵硬,一副发木的样子。

  “说了这么多,前辈你找我做什么?非要把弄进冥土中,说起来整片宇宙都是死灵呆的地方,你老人家呆的这块阴气更重之地又算什么?”

  彼岸花道:“我找你唠唠嗑,随便聊下,我也不瞒你,看到你跟某个人有点像,就随手下了一步闲棋。”

  “您可真直接与坦诚!”楚风还没见过这样的存在,随手下了一步闲棋,都能明白地告诉给他。

  “我呆的冥土规模很小,相对你等而言阴气较重,可在域外那些人看来这片宇宙跟我的虚冥土没啥区别,都是死界,都阴气滚滚,我们都是鬼物。”

  “我不是鬼物!”楚风纠正。

  然后,他进一步问道:“您老人家把我弄进冥土,到底想干什么?”

  “没事,就是想结个善缘,随便聊聊,等有一天你去人间界,嗯,成为人后,帮我做点事就行。”

  楚风真是不爱听,道:“我怎么听的这么别扭,越说越觉得,我好像生在阴间,我们都是鬼怪,太难听了。”

  彼岸花,道:“唉,阳间,也就是人间的那群人,就是这么看我们的,虽然不中听,但可能就是真相。”

  楚风揉了揉太阳穴,道:“算了,我不跟你学术讨论。嗯,还说没事?你让我去还阳,去人间界,这肯定要捅破天啊,是大事!”

  “没指望你能成事,只是一步闲棋。唉,以前我郑重布置,那么多手好棋,结果都成为死棋了,那些人都死了。你不用担心,你我之间没什么约定,当然我也不会为你这闲棋劳心劳力。”

  楚风闻言,心中一动,顿时微笑道:“前辈,你都找我进冥土了,这有损我肉身啊,是不是要给我一些指点,提携一些后人?”

  “这些你就不用指望了,你猜测你身上的呼吸法了不得,就是进入阳间,都可能有大用,甚至能焕发出本来面目,其他我没什么可以给你的。另外,我自身难保,想让我帮你出手的话,那就别想了,我能在冥土中苟延残喘就不错了,离开这里就烟消云散。”

  “嗯?!”楚风心头震动,进入阳间,也就是人间界,盗引呼吸法会有大用,可能另有真面目?

  这让他心中波澜起伏。

  此时,他还真有点怀疑了,自己难道的确是鬼物,有一天会去阳间,成为真正的人?

  “对了,前辈你应该知道炼狱吧,你去过死城吗,究竟什么情况?还有那条轮回的痉,漆黑的深渊对岸,有个泥胎接受人的供品,好像能给人开后门,庇护献上祭品的人带着记忆去投胎,它是不是来头特别大?还活着吗?对了,前辈你给我说说轮回之地的详细情况吧。”

  楚风接连发问,全都是关乎着这个世间的重大遗秘,让彼岸花都倒吸冷气。

  “你真去过那些地方?走到了轮回的痉,你跨越轮回深渊,见到了泥胎?!”

  “我还抢过它生意呢。”楚风咕哝。

  对面,盘坐在光团中的身影,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显然被惊的不轻。

  “你都做过什么事?!”他急着问道。

  “没啥,认了一群亲戚而已,全都是我大侄子……”楚风简单提了几句,告知他,曾经对众多超级魂体做记号,刻上了字。

  “我……去!”彼岸花都不淡定了,差点说脏话,这真是神特么的闲棋,这简直是捅了个大篓子。

  “咱们两清,就此彻底没关系,以后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彼岸花郑重说道。

  楚风被他这种严肃的表态弄的一阵心虚,小声道:“很严重吗?”

  “一群天骄都成为你大侄子了,我……惹不起你这种人。”

  楚风无言,貌似惹出的事情不小?

  “阳间,也就是人间出了问题,不少人在想办法投胎,你这么做,唉,我也不知道最终会发生什么事。”

  彼岸花想到楚风干的事,眉头深锁。

  “他们要投胎到哪里?”楚风问道。

  “各有各的缘法,说不清,大多应该是投胎到阳间。”彼岸花道。

  然后,它不想多说什么了,光芒一闪,顿时让楚风飞起,落在蓝麒麟拉着的战车上,向着冥土外而去。

  “诶,前辈,不带这样送客的,我还不想走呢,连杯水酒你都没让我喝,我还想跟那个流血的石佛还有那个被一群蚂蚁托着的道士交流一下呢。”

  楚风磨叽个没完,不情愿离去。

  彼岸花不理会,将他给扔出冥土外。

  沙漠中,无边的蓝色彼岸花刹那消失,迷雾散尽,一轮红日压在地平线上,晚霞绚烂,红彤彤一片。

  这就从冥土中出来了?楚风怀疑,刚才究竟是经历了一场梦境,还是真实发生的事?

  “全宇宙被葬送了,皆已经覆灭,整片星空都是冥土,我们是死灵?”楚风站在原地,面色阴晴不定,他在琢磨,可信吗?

  “盗引呼吸法的根在阳间,在人间界?”他想到很多。

  楚风被冲击的不轻,就如同天地异变后,让他的世界观塌陷,现在几乎又经历了一次,他在揣摩可信吗?

  “不见得全是真的,但是,估计也有一定的参考性,真相……往往太可怕。”楚风思虑过后,倒吸冷气。

  他摸了摸怀中的石盒,彼岸花似乎没有发下它,真是诡异,楚风自然不会主动提及与暴露。

  那时,彼岸花曾盯着他看个没完,重点瞄了金刚琢几眼,但却忽略了身上石盒所在的部位。

  “唔,不管这些了,等哪天真想还阳去人世间,再去深究。现在嘛,我回来了,去见父母与亲朋好友,告诉他们,我还活着9有那些敌人,不知道是否曾对我身边的人下手,等我回来!”
  
网站地图 a8娱乐网站 英雄联盟娱乐电子 澳门百家乐app 利澳国际注册
万博平台app 澳门永利娱场app
国际足球最新排名 新天地电子娱乐城 万博体育平台网址 游戏扎金花平台
足球俱乐部 杂志 天时平台 足球最高几星 拉斯维加斯博彩官网
长丰县 郑象梦 世界杯投注 手机百家乐app下载 真人百家乐app
五月田根美香子 五月四房 678五月丁香亚洲综合网 播播网 一级a做爰片男女舔
色综合亚洲欧美图片区 丁香?五月 欧美三级在线电影免费 色情五月 av网址
大香蕉网伊人com 狠狠撸?俺也去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缴情 五月色婷婷人人网 夜夜橾天天橾b在线观看
大香蕉网伊人 九九影院 狠狠射影院 六月丁香 丁香五月婷婷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