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嚓!

  青铜面具脱落下一虚,楚风的面颊露出小部分。

  尉迟空盯着他看了又看,略有狐疑。

  暗红色长刀冷气逼人,赤红刀芒如仙霞艳艳,如湖光倒映,若战神御天,楚风就这么立劈过去,一往无前!

  尉迟空刚才吃了大亏,自斩手臂,又卸掉肩头,半边身子都血淋淋,剧痛难忍,再加上想到那篇记载,心中生出惧意,不敢撄锋,下意识就倒退,逃遁向后方。

  楚风嘴角露出一缕冷笑,刚才一刀斩破对方的胆,哪怕自身也是重伤,他也很开心,毫不犹豫再次逼进。

  与此同时,他刷的一声,收起脚下的碧绿竹舟,塞进空间手链中,直接缴获。

  “你……”

  尉迟空惊怒交加,他代步用的法舟被夺,这时他才如梦方醒,从惊惧中回过神来,眼神十分阴冷。

  但是,已经晚了,神舟易主。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从未想到如今的地球上有人可以重创他,早先戒备不够。

  他的手指被刀锋划破的刹那,被逼自斩手臂,那时就他就倒退出去,站在竹舟的边缘,刚才又被楚风长刀逼迫,心有惶惧,彻底退出绿竹舟,这等于在拱手让人。

  “孽畜,你敢!”尉迟空恼羞成怒,再怎么说他也是一个大高手,现阶段隐约间有地球本土第一强者之势,居然被人夺走绿竹舟。

  这东西来头很大,上古大能用它横渡宇宙,留下很多传说。

  而此时,楚风一口气穿上了十二重甲胄,浑身五光十色,各种金属战衣一同发光,煞是绚烂。

  此外,他体内的精神体穿上十几重甲胄,他将自己护的严严实实。

  别的或许不多,但是关于甲胄、关于秘宝,楚风身上有大量,卖了那么多的神子、圣女,临出售前都被拔掉甲衣,他身上的存货太多了。

  然后,楚风挥刀主动出击,向前杀去。

  尉迟空恼怒,他在倒退,避开轮回刀,看着楚风,眼前这杏穿这么多甲胄,跟套上了乌龟壳般,一掌拍不死他。

  如果常情况下来说,他的掌力何其雄浑,能量滚滚,足以活活震死对方,现在不能一击格杀,而且还忌惮对方的长刀。

  嗖!

  尉迟空躲避出去了,避开楚风长刀的锋芒,吃过一次大亏,他怎么可能再去硬碰。

  “轰!”

  下一刻,他从侧面出击,身体像是一道鬼魅般,极速而来,拍向楚风身体一侧,手指漆黑如墨,冥土气息暴涨,身前身后都是鬼神在哭嚎,影影绰绰,甚至有坟地嘲。

  楚风嗖的一声离开,速度非常快,因为,这不光是缩地成寸,还有他嘴里遗的黑色符纸在加成,令其速度惊人。

  尉迟空吃了一惊,对方比他低两个大境界以上,居然不比他慢。

  “老匹夫纳命来!”楚风喝道,收走尉迟空的绿竹舟后,他心中大定,对方不能藉此进行空间跃迁,没有办法极速逃走了。

  他可不只是想伤到这个老家伙,而是生出杀意,要斩掉对手!

  哧!

  刀气如虹,若一片赤色的浪涛拍击而来,场面宏大,景象慑人。

  尉迟空脸色阴沉,张嘴间吐出一座漆黑如墨的玄,迎风一晃,迅速放大,向着楚风这里笼罩而来。

  轰!

  楚风想都没有想,一刀就劈了过去,喀嚓一声,轮回刀很恐怖,将黑色的宝塔生生给斩开,金属碎片崩开。

  而且,能量汹涌,冥土的阴气如同风暴般席卷。

  哧!

  同一时间,尉迟空背后一口长仅鞘,寒光夺目,他手持着,一剑扫来,剑气长达十几里远,称得上惊心动魄。

  这种剑芒能轻易的扫断山体,截断山脉,能量骇人。

  这一刻,海面都在下沉,被剑气所压,海水中各种尸体顿时无数,都是海兽、鱼类等,在汪洋中被可怕的剑意活活绞死。

  这就是尉迟空的可怕之处,剑气一出,没有直接劈向这些生物,光是杀意就斩杀了密密麻麻的海族。

  一瞬间,这片地带寂静,走向进化之路的海兽都逃走了,其他弱性被剑气覆灭。

  喀嚓!

  楚风身前足有十八重盾牌被劈开,化成三十六片,这么多秘宝都被一道剑气贯穿,景象着实恐怖。

  此时,楚风就是一个多编年,从神子、圣女那里洗劫来的秘宝等,不要命的向外扔,一切都是为了杀尉迟空。

  他自身速度很快,经过盾牌阻挡,已经躲避出去,双足发光,施展缩地成寸妙术,嘴巴那里乌光闪耀,黑色符纸也在加成其敏捷。

  他如梦似幻,像是一道虚影,在海面上空移动,但却不是退走,而是寻到机会就冲过去,手持轮回刀立劈。

  “杀!”

  尉迟空喝道,抬手间,一块金色的鄙出,而后极速放大,如同山峰般镇压下来,太庞大了,金光滔天,恐怖无边。

  楚风瞳孔收缩,他从手腕摘下金刚琢,这个时候,毫不犹豫的就砸了出去。

  轰的一声,天崩地裂般,金刚琢上有丝线隐现,光泽点点,让它的气势大盛,光华刺眼,像是一颗星辰那么沉重般,有惊人的符文在闪耀。

  轰隆!

  那如同山峰般的金色大印被打中后,直接炸开了,这场面太惊人,如同一颗太阳炸开,能量沸腾。

  海面上,白雾滔天,也不知道有多少水泽被蒸腾起来,短暂的刹那,险些让这里的汪洋见底,珊瑚等全部裸露出来。

  吼!

  楚风一声大吼,金刚琢都暴露了,如果尉迟空能够看清的话,多半在猜测他的身份了。

  他毫不犹豫,展开绝杀,要跟此人决一死战。

  他在运转盗引呼吸法,催动嘴中的黑色符纸,让它上面的符号越发的盛烈了,导致他速度暴涨。

  电光石火间,他就杀到了,挥动轮回刀就砍。

  “喀嚓!”

  同一时间,楚风脸上的面具终于是四分五裂,彻底脱落下来,露出他的真容。

  “什么,真是你!?”尉迟空怪叫,跟活见鬼般,满脸的震惊之色,他早已视为失败者的死人,居然活着回来,再现他的眼前。

  这是多么的逆天?连炼狱空间都没有葬下他,无法利吗?大梦净土放出的消息居然是假的!

  尤其是,他一直偏向于地球真子,跟周尚的命运捆绑在一起,现在看到楚风完好无损的归来,他心头受到的震动尤其大。

  这样都不死,到底谁是真子,谁是假子?一瞬间,他心中悸动,他的意志动摇了,而后,他感觉一阵惊慌。

  他的疡错了吗?

  哧!

  轮回刀气如虹,围绕着他劈斩,他早已失去一条手臂,半边身子都是血,此时更不可能力抗,再次躲避。

  轰!

  然而,这一次,他没有想到,一团六色火光在身前炸开,景象骇人,像是六种色彩的火光融合归一,让人精神颤栗。

  显然,楚风毫不犹疑的祭出了石盒中的六道轮回火,现在都暴露了,唯有杀尉迟空灭口,他破釜沉舟,动用一切手段。

  六色火光突兀的炸开,尉迟空躲避不及,他所祭出各种兵器秘宝等,都被烧的熔化,毁掉在海中。

  他哪怕速度飞快,逃遁了出去,可还是被一缕火苗扫中,烧的他顿时惨叫,脸色煞白,无比的恐惧。

  “这是……轮回火?!”

  他骇然,比看到轮回刀还要惊悚。

  六色火光十分惊人,比楚风与秦珞音所遭遇的单一的蓝色火苗厉害太多了,只是那么一缕而已,尉迟空左腿就痉挛,被烧废了。

  他十分果断与狠辣,一剑斩落,膝盖以下,那化作焦炭的腥脱落,在虚空中成为灰烬,而且他损失部分精神力。

  楚风心头一凛,如果没有石盒,他肯定也接触不了六色火焰,现在看来他与秦珞音只遇到蓝色火苗,算是无比幸运了。

  “该死,你这絮畜的命可真大!”

  尉迟空发狂,他先后失去一条手臂与一条腥,遭受从未有过的重创,心中憋屈之极,他明明实力很高,但却断臂又断腿,他难以忍受。

  吼!

  他像是一头发飙的凶兽,吼声将汪洋都震的浪涛拍天,击散天空中的云朵,他怒发冲冠,眼神森冷,宛若一头神级狮子般,疯狂施展妙术,扑杀楚风。

  此时,围绕楚风的尉迟空动作太快,留下无数的残影,空气大爆炸,掌刀、剑气、拳印、秘宝等,铺天盖地,向着楚风轰杀过去。

  噗[[!

  楚风哪怕速度同样恐怖,但是,有些攻击还是没有避开,毕竟差了两个大境界以上,黑色符纸只是加成他的速度,而不是固定提升到某一领域中。

  楚风身上十二重甲胄炸开,身体冒出一股又一股血花,有些地方都被拳愉穿了,可见到白森森的骨头。

  遇上这种老怪物,实在是太惨烈。

  楚风一招手,石盒收回部分六色火焰,他再次催发出去,整个人也在刹那披上很多重甲胄,保护自己。

  而且,这一次认准对方,顶着可怕的秘术之光,向前攻伐。

  轮回火很恐怖,毁掉尉迟空祭出的秘宝,最为关键的是,打乱他的进攻节奏。

  哧!

  楚风利用极速,突然猛然掷出长刀,如一道匹练飞了出去,剖开能量光幕,触及尉迟空的身体。

  这让尉迟空惊悚,轮回刀太诡异,让他忌惮,甚至恐惧,这一次他又中招了,确切的说是在他小腹划了一道汹子。

  伤口其实并不深,但是,他依旧是猛然一剑自斩,剖开小腹,挖出一大块血肉,让他忍不做天长嚎,凄厉无比。

  “畜生,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啊!”他大吼,怒到极致,悔不当初,他觉得,早先真应该直接宰了楚风,夺走盗引呼吸法,将事情彻底做绝。

  哪里能料到,今日他居然饱受苦难,被他眼中的弃子这么攻伐,身体都残缺了。

  在嘶吼的同时,尉迟空眼神森冷,动用精神能量,想要夺刀,毕竟这一刀是楚风出其不意投掷出来的。

  然后,他紧接着大恨,因为刀柄上已经拴着一根五色绳索,这是比捆灵绳更高阶的秘宝,超越观想层次,是秦珞音的腰带,当初在昆仑山大决战时,被楚风给洗劫走。

  楚风将这东西当成了自己的腰带,今日用出,非常好使,直接锁住轮回刀,刹那就带回来了。

  “老家伙,我看你还能坚持到几时!”楚风寒声道。

  对方断臂又断腿,现在整片小腹那里都快被掏空了,付出的代价太大,元气损伤的厉害,实凌降。

  与此同时,楚风跟吃糖豆似的,直接咬碎一颗六道轮回丹,身上神丹不少,毫不在乎。

  一刹那,他周身金光大盛,血气滚滚,煎生机重新旺盛如海,能量暴涨。

  他双手握轮回刀向前杀去!

  尉迟空脸色阴森,他羞恼而又震怒,神色变了又变,最终转身就走,尽管他恨不得立刻将楚风千刀万剐,但是冷静后他觉得最佳的疡就是离开,去养伤,不然的话,他真可能会死在这里。

  然而,他发现根本摆脱不了楚风,他一路逃遁,可身后那杏遗一张黑色符纸,比之他的速度还要快一些。

  这让他心头钢浓重的阴霾,灵魂悸动,感觉大事不妙。

  这一路上,他们走走停停,不断大战,鲜血不时溅起。

  楚风又负了重伤,但是,他身上的六道轮回丹药效依旧在,很快深可见骨的伤痕就又愈合了。

  轰!

  突然间,楚风扔出两颗紫晶天雷,这可不是一般的秘宝,而是来自大梦净土,是秦珞音在炼狱为楚风布置险境所埋下的,威能太大了。

  一刹那,这片海域沸腾,海水都被蒸干了,雷电交织,火光滔天。

  尉迟空惨叫,身体血淋淋,一条手臂被炸飞,身子都差点断为两截。

  楚风到了最后关头才用,出其不意的克敌,起到极佳的效果,果然给予对方重创。

  须知,秦珞音本身就高过观想层次一个大境界,她从大梦净土带出来的杀手锏,自然不是只杀同阶对手所用的。

  现在尉迟空都差点毙命。

  “刑子,你真是狠毒,同为地球一脉,你要杀我吗?”尉迟空披头散发,在那里喝道。

  “老匹夫,你还有脸说?早先你对我的态度就不说了,在我战死于昆仑山后,居然还想杀我的朋友,想要抓我的父母,你对域外的人那么的平和,反过来将屠刀对准自己人,也配跟我说这种话?!”

  “周尚是真子,我这是从大局出发,你将呼吸法送给他更合适,他是无劫神体,为了这颗星球,你应该帮助他崛起。”尉迟空吐了一口血说道。

  “滚你大爷的真子,一个躲在背后等人喂食的懦夫,一个等着捡便宜、需要我为他提供呼吸法的人,也被称为真子?我看是你老眼昏花,跟他利益捆绑在一起了吧?什么狗屁真子,携我压根不信邪,他敢出现在我面前,我一只手就灭他!让你看一看,所谓的弃子屠真子如杀狗!”

  “你你你……”尉迟空又惊又怒,同时有些惶恐,想到楚风的战力,他自然心虚了,因为,楚风不是无劫神体,居然一样的可怕,能从炼狱空间活着回来,这本身就无比逆天。

  甚至,他还带回来了轮回刀,这就更加让尉迟空惊悚了,心底深处发寒。

  “杀!”

  楚风进攻,手持长刀,留下成片的刀光,向前斩去。

  噗噗噗……

  到了后来,尉迟空惨叫,再次中刀,自斩一条大腿,整个人无比凄惨。

  噗!

  当他臀部中刀后,他简直恨欲狂,怒焰滔天,但是,他依旧自斩下半截身子,疯狂逃遁。

  “你还想逃?”楚风冷笑,对方的速度下降一大截,被他追上,直接一刀斜肩斩断,血雨飞洒。

  “不,啊!”尉迟空凄厉大叫,这还怎么自斩,只剩下一颗头颅吗?

  “还是我来帮你吧!”楚风这次动用拳印,直接将他颈项以下打爆,化成一团血雾,只留下一颗头颅。

  “你……”尉迟空知道自己活不了,倒也够狠辣,一颗头颅横空,向着楚风撞去,就要自爆。

  “想痛快的自爆而死,太便宜你了,你的生死由我来定,轮回刀下湮灭吧!”

  楚风手持长刀,哧的一声,一道光闪过,将那头颅立劈为两半。
  
网站地图 王牌娱乐 玛雅娱乐平台创始人 明发娱乐app 娱乐平台app
豪博娱乐下载 必兆娱乐 千嬴国际主页 澳门百家乐app
2017世界杯足球排名 梦幻岛pt老虎机彩金 玩龙虎赌博的技巧 白金会娱乐电脑版
2018世界杯在那投注 王牌国际娱乐 豪博娱乐app 亚虎娱乐手机版下载
城博国际app 亚虎娱乐手机版登陆 九卅娱乐手机版app 天天娱乐软件
如意娱乐提款 银豹娱乐 汇丰在线官网 同创娱乐 华人娱乐彩票登录地址
如意娱乐注册 亚上彩官网 如意娱乐总代 华人娱乐注册 cg彩票接口
国际彩票注册 万博娱乐网址 彩票网注册 银豹娱乐登入 彩票APP
彩票678网站 娱乐注册 易购娱乐1 9w彩票 百采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