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那意思,黑色能量塔觉得他的风格,像是蝗虫过境,雁过拔毛,刮地三尺总之被列入黑名单!

  楚风讪讪的,而后恼羞成怒。 .

  “这不是留给我们的机缘吗,你防备我作甚?”

  黑色能量塔很郑重,道:“从未见过你这样的进化者,连泥土都要挖,你是不是想将昆仑山都扛走?”

  楚风:“”

  他觉得,不就是挖点土吗?最为关键的是,他还想要那棵神树呢,结果让它跑了!

  然后,楚风就听到一顿大道理。

  黑色能量塔认证的教育他,昆仑山的不死药可摘走果实,但不允许竭泽而渔,不接受他这种土匪行径。

  就差给楚风贴上标签,说他天高三尺。

  “我是很单纯的想挖点土,没其他意思。”楚风虽然这样说,但是却在相当老练的四处踅摸,道:“不让我将昆仑扛走,让我拔几颗萝卜总可以吧?”

  然后,他果断下手了,一口气将附近石头缝隙中、崖壁下的十几株手臂那么粗的黄金人参都连泥带土都给拔走了,动作麻利,那叫一个快与娴熟,全部塞进空间手链。

  能量塔古板而严肃,警告他,立刻离开!

  楚风觉得,这座黑色的能量塔比刚才的颜色更黑了,像是一个人拉长了大黑脸,在那里神色不善的盯着他,充满戒备,严加防贼。

  “不是我说,你真不好客,多少年没人来看你了,我可能是你唯一的亲人,还不好好招待我?赶紧将昆仑埋着的神珍都拿出来,让我随便挑亚么七八件,十几件,你留着也没用啊?”

  楚风黏在这里,跟传承塔磨叽。

  当然,他重点提到,所谓传承塔就该景攫,本分一些,将所有东西都传承给他。

  “你想要的,都已到手。”黑色能量塔机的声音响起,而后驱逐他,道:“立刻,马上,走你!”

  “老黑,你这是做啥?我看你孤单,想跟你唠嗑,我这么一颗火热的心被你冷漠到了。”楚风磨叽,磨磨蹭蹭,不想离开,除却大萝卜外,他还想挖几颗紫金大白菜般的灵芝,更想顺带掘走那棵恐怖的核桃树。

  “警报,警报,饕餮族入侵”黑色能量塔拉响警报,周围的地面上各种符号一同闪耀,远处的斩神首地势又要复苏。

  楚风灰溜溜,第一时间跑路,被强行驱逐。

  他离开净土中心,回到落凰坡的近前,坐在绿竹舟上,守在通天梯这里,等待逃出绝地的机会。

  “啊”

  忽然,楚风听到通天梯对岸有人大叫,惊恐无比,声音都在颤抖,居然是早先逃走的那几人,跌跌撞撞又跑回来了。

  他们披头散发,脸色煞白,同时满身血迹,看起来无比凄惨。

  “啊”他们凄厉的大叫,鞋子都跑丢了,宛若丧家之犬,惶恐到极致。

  楚风悚然,看到那里一道红色的旋风席卷而过,刮在那些人的身上,顿时如同刀割,让他们鲜血淋淋。

  那风是由血淋淋的人头组合而成,翻涌着,形成一道可怕的红色旋风,宛若盖世大妖魔出世,血气滔天。

  每一颗头颅都狰狞无比,龇牙咧嘴,七窍流血,并且脸上满是尸斑与长毛,这种东西带着血,组成旋风,实在有些人。

  最终的结果是,这几人被逼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全都逃上通天梯,又跑回来了,一个个吓破胆。

  “完了,我们死定了!”逃回来后,天神族的一位瞅大师颤抖着说道:“这片地带有大诡异,落凰坡施加在我们身上的影响还没有消失,这是不放过我们啊,又逼我们回来了。”

  还好,他们回来后,那血淋淋的人头旋风也消失了,不再出现。

  楚风凛然,心头悸动,他想到了月球上的那篇记载,虽说落凰坡给人留下一线生机,但是逃离的人似乎都没用善终,最后诡异而亡。

  一时间,这里寂静了。

  连楚风都开始多想了,落凰坡连真凰都要折落,无法飞逃,这是要团灭啊,斩掉所有人!

  可惜,月球上的典籍中关于落凰坡的记载也不多,这是举世罕见的地势,让他头大。

  他原以为,可以有办法逃离呢,现在看这地方太妖邪,可能会将附近的人都磨灭个干净。

  “老黑,我跟他们不一样,能平安离开吧?”楚风暗中冲着净土中传音,跟黑色的能量塔套近乎。

  然而,他没用到任何回应,黑色能量塔不搭理他。

  “怎么办,我们都要死在这里吗?”逃回来的人面带苦涩,一个个心情低落,再也没心思去采摘不死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通天梯对岸传来声音:“罗志成,你们突破进进去了,情况怎么样?”

  天神族又一批人赶到,人不多,只有五个,为首者带着一枚骨镜,道:“族帜长者不放心,让我们带来一角残缺的阴阳镜,可观虚空帜隐藏者。”

  “情况不是多好。”通天梯这一端有人开口,没说实话,眼神闪烁,想抱团券。

  对岸的几人没有留意,就要上路,攀上通天梯。

  有人还算义气,当然也是为自身考虑,道:“别过来,快去喊人,来救援我等,这里是落凰坡,藏着大恐怖!”

  对岸那些人僵住了,深附一股凉气。

  “快逃,它又来了!”净土这边有人提醒,因为他们发现红色的旋风,人头滚滚,狰狞而凶戾。

  然而,对岸的人却什么也没有看到,一副莫名所以的样子。但是,他们却感受到一股冷意,寒毛倒竖。

  “阴阳镜,照透阴阳虚妄!”手持骨镜的人突然大喝,催动手中一面宝镜,然后,他们也看到了红色的人头旋风。

  “啊”

  而且,就在这时,他们中有一人刹那解体,化成了血泥、碎骨等,惨死当场。

  嗖嗖嗖嗖!

  剩下的四人,没有任何疡,跃上通天梯,亡命向前逃。

  人在最危险的时候,只会凭着本能行事,对岸的人活着,而身后有大恐怖,令他们不由自主就踏上了这条路。

  楚风知道,该他拼命的时候到了,对面的人手中持有残缺的阴阳镜,这是专门对付他而来,藏不住身形了。

  本着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原则,他果断拎着轮回刀,躲在一块巨石后,准备下杀手。

  “啊”

  这块地方越发的凶险了,那几人才上路,刚向对岸这边跑就有人遭劫,在路途中皮包骨头,被抽掉一身的生机,坠落在落凰坡上。

  最终,只有领头的那一人活着冲过来,手持残缺的阴阳镜,回头向身后一对乱照,生怕有什么东西附着他身上。

  他脸色惨白,道:“我是为你们送阴阳镜而来,为了除掉楚风这个魔崽子,没有想到也跟着被困在这里。”

  哧!

  就在这时,楚风出手了,暴起发难,一道赤红的刀芒闪过,将他立劈为两片,让他死于非命!

  并且,楚风一把将那残缺的骨镜抄在手中,给夺了过去,接着一闪而没,就这么消失了。

  “什么人?!”

  “他是楚风,刚才阴阳镜扫中他了,我看到是他!”

  剩下的几全都跳了起来,一阵悚然,身边居然藏着一个大敌,这根本无法想象,他们早先压根就不知道。

  “噗!”

  接下来,其中一位瞅大师被腰斩,刹那就死掉了,轮回刀让他肉身与精神都溶解了,形神俱灭。

  “站在一起,联手灭他!”

  有人大喝!

  然而,地面瞅符号闪烁,在这片地势中都是跟瞅有关的东西,楚风直接演化瞅手段,让他们不能靠近。

  最终,这几人一个都没有剩下,全被击杀。

  楚风是无情的,对天神族与幽冥族的人一点也不手软,将这些敌人都给灭掉。

  然后,他转身就走,觉得不能耽搁下去了,哪怕遇到诡异,也得尝试离开,他发现时间越长,这片地方越不可预测。

  最后,楚风一手持石盒,一手拎着轮回刀,闯上通天梯,沿着原路狂逃!

  “信老黑得永生,老黑塔你得庇我啊!”楚风喊道。

  他估摸着,既然黑色传承塔给了他机缘,不至于一点也不庇护吧,应该会保他路上平安。

  然而,下一刻他就开始诅咒了,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知道自己多想了,那传承塔根本不管外界发生的事。

  此时,他感觉落凰坡上有一股莫名的阴冷气息袭来,要吞掉他一身的精气神,那种感觉太恐怖了。

  “咻!”

  他直接转身,一刀向外劈去,感觉像是跟什么阴风撞上了,隐约间有阴惨惨的笑声传来,像是幻觉,又像是真实的。

  砰!

  楚风运转盗引呼吸法,一刹那,阳气鼎盛,滚滚而涌,通体发光,如同一轮蝎阳,照耀此地。

  “嗯?!”

  他深感意外,传说这来自阳间的呼吸法在此地很管用,驱散了阴冷。

  哧!

  同一时间,他果断开启石盒,显露出斑斓轮回火,道:“落凰坡的各位,咱们来自一个地方,不用拉我下去了,我刚从轮回路上回来!”

  趁此机会,楚风转身就跑。

  可是,冰冷的呼吸声在他后背那里出现,有东西直接要趴在他的身上,看样子想让他背着,这简直就是传说帜恶鬼上身。

  嗖!

  楚风跑的更快了,按理说,这段距离早该到头了,可是在落凰坡上却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他发现这通天梯仿佛一下子变得很长。

  接着,他感觉脚踝被一双冰冷的手抓住了,吊在下方,跟着他前行。

  通天梯架在落凰坡上如同一座桥梁,下方白雾朦胧,楚风低头的刹那,隐约间可看到一张惨白的脸,没有嘴巴与鼻子,面部很平,只有一双阴冷的眼睛,正在仰头看着他。

  楚风举刀就剁,然而长刀划过那里,像是切在空气中,那那张脸消失了,可是楚风还是感觉有一双冰冷的手抓着他的脚踝。

  迫不得已,他弹出一点轮回火,终于解脱,脚踝被松开,而后,发足狂奔。

  轰隆隆!

  然而,就在他要逃到对岸时,通天梯被一股狂暴的力量掀翻,楚风一声大叫,面色很难看,缺少血色。

  下方,白雾翻涌,形成一个可怕的漩涡,在当中都是苍老的发丝,以及断裂的如同铁钩子般的长指甲,让人感觉发,他就要坠落进去。

  这是什么见鬼地方?就是楚风都觉得惊悚。

  他激烈挣扎,用轮回刀猛劈!

  然后,他还是遭受重创,一根又一根干枯的头发刺透他的双腿,还有那些如同铁钩子般的指甲撕裂他的血肉,让他生机就要流逝出去。

  “都给我滚!”

  楚风大喝,疯狂挥刀,然而对这些东西效果不大,因为太多了,指甲与发丝密密麻麻,让人有密集型恐惧症。

  关键时刻,他只能再用轮回火驱逐,在腐烂的气味中,他瞬间摆脱,冲上岸边,在看自身全是血,从双腿中逼出去很多发丝与指甲,让他感觉发毛的同时觉得很恶心。

  还没尤他踹过一口气来,一片红色旋风就到了,全都是人头,龇牙咧嘴,血淋淋,面目狰狞无比,要将他淹没。

  楚风一声怪叫,跳上绿竹舟,直接飞逃。

  轰隆!

  他感觉法舟一沉,回头发现,一船的人头,将这里给压满了,这东西能追进虚空中。

  楚风脸都绿了,神舟染血,人头翻滚,一起向他翻滚而来。

  砰!

  他猛力跳下,并且用力掀翻绿竹舟,将所有人的人头都给弄下去了,直接收起法舟,靠双腿奔逃。

  终于,他一口气逃出这片次元空间,来带外面的那重次元空间,再回头时,那红色的人头旋风似乎没有追出来。

  这让他长出一口气。

  这时,他正好看到三个人在这片区域,正是映无敌、映晓晓、映谪仙,是亚仙族的兄妹三人。

  就在刚才那么片刻间,让楚风恍若隔世,居然差点死在落凰坡,险而又险。

  现在别说看到这三人,哪怕发现天神族、西林族的人,他都会很高兴,毕竟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诡异与未知。

  然而,映无敌却神色不善,逼了过来。

  “映兄,别误会,我对你们没有意,甚至一直想结交,久仰了。”

  楚风劫后余生,热情的不得了,张开手臂,就要跟人家热情拥抱。

  映无敌跟见鬼似的,这是什么人啊,一个大男人上来搂搂抱抱,成何体统?

  在他旁边,绝色无双的映谪仙更是如避鬼魅,一下子就闪开了,眼神神怪怪的,觉得这个人太放肆了。

  楚风讪讪的,相当尴尬。

  只剩下一个以映晓晓扑闪着大眼,很好奇,结果这银发小萝莉嗖的一声主动飞扑而上,像个树袋熊般挂在他的身上。

  这让映无敌、映谪仙大吃一惊,无比忌惮。

  银发小萝莉果断而快速的揭开楚风的青铜面具,瞪大眼睛去看,而后一声怪叫:“敖!”
  
网站地图 大小不输方法技巧 扎金花棋牌游戏平台 sunbetapp下载 永利娱场乐网址
亚虎娱乐手机版 CEO娱乐 拉斯维加斯国际赌场 新时代现金投注
体育开户网 永利皇宫会员登录系统 网上扎金花棋牌平台 尚博娱乐下载
凤凰平台 赌博游戏机下载大全 世界足球队排名 皇浦国际网址产业
永利皇宫娱乐网址 国际足球排名 凯发k8 全世界足球排名
盛源彩票 华人娱乐彩票登录网址 幸运彩票网 光大彩票 百彩网
东森综合APP 凤凰彩票官网 易购娱乐平台网址 天游娱乐下载 杏彩彩票登录地址
五星彩票 全球最大的彩票平台 丰尚娱乐官方 欧亿娱乐平台 同创娱乐
彩票网注册 博天下娱乐城 至尊彩票 丰尚娱乐平台 亚上彩娱乐平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