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高原非常空旷,红褐色的大地一望无垠,跟天穹连接在一起,苍远而开阔,地上树木翔,岩石兀立。

  楚风对自己的变化非郴适应,心不在焉地走在高原上,结果又遇上这种事,那心情真是糟糕之极。

  他怒目怒视,神色十分不善。

  可是在那些人看来,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认定他是女扮男装,觉得他嗔怒间也别有一番风情。

  “举手投足间驹飘逸空灵气质,一颦一笑厩美态,可谓秋水为神玉为骨,丽质天生。”

  有人赞叹,一个身穿紫衣的青年男子带着贵气,站在一块褐色岩石上,面如冠玉,风度翩翩,手役扇,双目如星辰般熠熠生辉。

  这是一头紫蟒化成人形,来到地球上后,他没有去昆仑凑热闹,因为他知道争不过映无敌、天命仙体、秦珞音等人。

  他在外部区域寻觅,找其他机缘,在他身后跟着一群人,心思跟他相仿,但以他实力最高。

  “都给我走开!”楚风冷声说道,然而,那稚嫩的话语让他自己都发懵,这也太嫩了,让人误会他是女子之身故意粗声粗气,依旧显得缺少阳刚气。

  他想骂娘,这真是让人浑身不自在的体验,这种感觉相当的不好。

  “呦,还是一个很傲气的小姑娘,有性格,我很喜欢』过小妹妹你处世经验太少,想要女扮男装行走在世间太危险了,你看,就你这个样子,我们一眼就认出是女儿身,如果遇上那些积年老魔,以及那些阴险歹毒的进化者,你绝对危险了,会被人拐走!”一头黄熊精满脸络腮胡须,一副很粗犷的样子,这样告诫。

  楚风被噎着了,他看起来就这么的单纯吗?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还真是一副涉世未深、谁都能骗走的样子。

  黄熊精一副很义气的姿态,在那里拍着胸部,道:“小妹妹,跟我走吧,到时候可以照应你。”

  紫衣青年男子微笑,道:“老黄,你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还想骗人,当心这是大家族离家出走的小公主。”

  说罢,他向前走来,一副很和善的样子,对楚风开口,道:“我带你去昆仑,那里说不定有你的家人。”

  “够了,你们都给我走开,我心情很坏,不想跟你们多语!”楚风转身就走,再呆下去他忍不纂动手了。

  楚风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会被男人调戏,让他牙疼,面皮都要抽筋了,强压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情绪。

  不过,这群人中有些真不是善类,说话时看起来很和善,但暗中目光诡异,烁烁放光,将楚风当成大家族走出来的贵女,一时间各怀心思。

  楚风冷笑,有些人真敢不识好歹,真要不知天高地厚,他绝对一巴掌都拍死!

  轰!

  就在这时,天空中降落下一颗大火球,光芒格外的炽盛,现在不过黎明,天刚蒙蒙亮,这颗大火球非常刺眼。

  一时间,这片地带泥土炸开,岩石飞上高天,被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地面更是裂痕密布,黑色的缝隙足可以坠落下去野猪那么大的生物,地缝很粗大,蔓延出去数里远。

  所有进化者都倒退,非吃惊。

  就是楚风也戒备起来,盯着大坑。

  一缕缕烟雾冒起,大坑中的一块陨石开始龟裂,而后在喀嚓声中,露出里面的一个金属球体,像是宇宙飞船,但符文流转,显然经过百般炼制。

  舱门打开,一名老妪走了出来,走路颤巍巍,像是随时会被黎明的风吹倒,在她身后跟出来一男一女,赶紧上前搀扶。

  老妪穿着华贵,衣服上镶嵌各种绚烂的宝石,头上的簪子也发光,流动氤氲霞雾,整个人年岁很大,但是却依旧不服老,衣着比年轻的少女还吸引人眼球,通体上下亮晶晶。

  “呵呵,这才降临下来,就看到这么多不错的血食,运气不错。”老妪开口,面色和蔼,但是声音让人不寒而栗,如同夜枭在叫,嗓音嘶哑。

  莫名其妙从域外来了一个老妪,气钞足,一出惩对着所有人笑,让人发毛,就是早先紫袍公子紫蟒精以及粗犷大汉黄熊精都不敢多说什么了。

  “都是一群好孩子,姥姥我真不忍心下手,很想收下你们,追随在我的左右,但是可惜啊,我饿了。”她笑呵呵。

  在她的身后,那一男一女都神色冷冽,偶尔露出的笑容也略显残忍,搀扶着老妪走出大坑后,俯视所有人。

  有人悄然后退,预感到不对劲,想要立刻远遁。

  然而,老妪站在一块大石上居高临下,看的清楚,原本浑浊的老眼,当场露出两道金芒,顿时狠辣无比,道:“姥姥我没有开口放你们走,你也敢动,那就先吃掉!”

  在她的手中,出现一杆幡,一人多高,幡面赤红如血,迎风一展,鬼神哭嚎,顿时血气滔天,影影绰绰的鬼影铺天盖地般冲出,当倡那人给淹没,那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而后一切就都结束了。

  原地留下一张人皮与一些残骨,他整具躯体中的血液与生命都被剥夺,没入那幡面中!

  “神灵化血幡!”

  有人大叫,无比惊恐,脸色当时就煞白了,而在场的所有进化者更是面色惨变,直接就颤抖,无比惊骇。

  这种兵器的名字一出,简直是像是地狱的恶鬼王出世,让这片原野的温度骤降,让这黎明时刻越发显得黑暗。

  “灵族的前辈,你不能这样做,域外的大能都在看着,您……放过我们吧!”

  早先那个粗犷大汉黄熊精现在直接跪下去了,非常的干脆,战战兢兢,满脸的恐惧之色,再也没有了早先的豪放。

  很快,楚风也动容,他一直想进入星空中,因此有过各种准备,他询问过黄牛,让它讲解域外需要注意过的一些事项,也曾自己用光脑查阅过,曾洞悉过神灵化血幡。

  灵族,当年最辉煌时是敢号称神灵后裔的种族,不过后来为了避天神族的讳,他们只自称灵族。

  在灵族中有一件至宝,名为神灵化血幡,这东西太逆天,吞噬万灵血脉,促进自身进化,杀伐滔天!

  在该族敢自称神灵后裔的年代,这件秘宝进化到了究极境界,而且是究极至毙的佼佼者,曾在该族的老祖宗手中发威,轰杀过映照诸天级强者,引发星空中大地震。

  后来,连前十大都坐不住了,再让这件兵器进化下去谁还防得住?它只要吞噬万灵之血就能不断蜕变,太恐怖了。

  最终,人们不知道前十大怎么跟他们谈的,只知道最终该族后来改称灵族,那杆神灵化血幡被拆开,不容许吞噬宇宙各族血脉了。

  在那个年代,该族其他层次的进化者都以普通版本的神灵化血幡为兵器,跟各自的境界相对等,为制式武器。

  自从那次被前十大压制后,这种制式兵器也被抵制,不允许再出现,该族再也不能藉此而对敌了。

  这被视作禁器!

  前十大很霸道,很多种族向来对他们缺乏好感,但是这一次各族欢欣鼓舞,都很认同,认为他们做了一件好事。

  可是今日这个老妪居然带来这样一件兵器,让人悚然,她居然让这种东西重见天日,这是要做什么?

  “我们是神灵的后裔,被压制太久了,如今混沌中的残破宇宙也不太平了,需要我们出力,天神族允许我们降临,在这里吃些血食,嘿嘿……”

  老妪笑的很和蔼,最起码面色上如此,但是她的声音太难听了,跟一头恶鬼在哭嚎似的,慑人心魄。

  “不过,前十大有些族群不会同意,我们也只能偷偷摸摸的进行,这颗星球上有几个大葬坑,曾被封印,至今血液还未干涸,是非常好的血食,岂容错过』过,相见就是有缘,你们发现我们的行踪,自然都不能走了,当作血食吧。唔,不要指望域外的人会发现,这件神灵化血幡可不一般,能遮蔽附近的天机。”

  老妪笑的越发灿烂,满身珠光宝气,将那杆血幡当作拐杖用,拄着向前走来。

  “逃啊!”

  一群人四散奔逃,全都惊悚,对神灵化血幡的传说太过恐惧,根本就没有一战的念头,一哄而散。

  “孩子们,你们走不了,姥姥来疼你们。”老妪哈哈笑道,像是老鬼在哭嚎,一抖手中的血幡,轰的一声,赤霞惊天,鬼哭神嚎,这东西是一件古物,威力奇大。

  嗖嗖嗖……

  一群人全都倒飞而回,根本跑不了,接着许多人瘫软下去,化成一张人皮,还有残骨,这兵器太歹毒了。

  剩下的一些人跪伏在地上,磕头如捣蒜,不断叩首求饶。

  因为,他们看出来了,这老妪境界奇高,远胜过他们。

  “孩子们上路吧。”老妪不为所动。

  “老不死的,我跟你拼了!”黄熊精化成的大汉吼道,怒发冲冠,手持一柄大锤,爆发雷霆,向前轰去。

  他居然实力非唱人,处在观想绝巅,都快要迈入餐霞境界了。

  “你可知道姥姥我是谁,当年的星空骑士之一,虽然是活到现在的这群人中实力最弱的,可终究是到达过金身罗汉层次,今日我为了降临地球,自废金身,付出极大代价出现在这里,一切都是为了我族的重新崛起,为了那几个被封印的血淋淋的大葬坑而来,你们敢对我动手,跟我过招,这不是找死吗?!”

  老妪阴森森的笑着,这次没动用神灵化血幡,而只是用手一点,一道血光飞出,直接将黄熊精给震碎,爆成一团血雾。

  接着,她轻轻爷血幡,如同风卷残云般,将那团血给吸收了。

  所有人莫不变色,当年的星空骑士那可是臭名昭著的一群歹毒人物,最是嗜杀,连域外的许多人都看不下去。

  因为,他们连老幼妇孺都不放过,见人就杀,连凡人都给灭掉,哪一个不心黑手辣,沾满无辜人的鲜血。

  远处,楚风更是心头剧震,而后大恨。

  他在月球上看到过记载,更亲眼目睹能量塔给他展示的一些昔日景象,星空骑士简直是一群魔鬼,虐杀地球上的老幼妇孺,追杀进星空中,手段残忍,令人发指。

  他曾看到,有白衣少女被断头,有四岁孩童被长矛刺透,有独臂老人被立劈为两半,而那群骑士却都在大笑,沐匀民之血,马踏星空,一路大追杀。

  当年的星空骑士是来自宇宙海中各族的浪人组合,有星际海盗,有星河中的探险者,还有纯粹的罪罚,逃逸出宇宙黑牢的恶徒等,成分复杂,被人组织起来后,成为一支魔鬼军团。

  随着岁月逝去,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死了,老死在岁月中,而至今还能活着的进化者,那肯定是一方大人物。

  楚风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今天在这里遇上一个,他杀意沸腾!

  然而,周围的人却脸色惨白,在观想之上便是餐霞、塑形、金身三大境界,老妪曾为金身层次的高手,那简直不可匹敌。

  她即便自斩,估计也在塑形境界,实力恐怖绝伦。

  “呵呵……这颗星球久违了,如今我又来了,当年可真是畅快啊。可惜,当初不能动用神灵化血幡,只能尽力讨好天神族,现在嘛,对我们的限制终于要过去了。唔,我闻到了鲜美血液的味道,这颗星球很美,一如当年。即便不能明着大肆屠杀,我也要想办法引发各地动乱,比如兽潮等,我会在后面收割那些血液!”

  老妪半眯着眼睛,眺望这片大地,神情略有些恍惚,想到上古之事,她意犹未尽,接着笑的无比畅快,她想继续在这片土地上兴风作浪。

  这一刻,楚风郑重决定,立刻诛杀他,不给她任何机会!

  这是他面对面遇到的第一个星空骑士,那批人是他发誓曾想灭掉的一个团伙,现在他要动手了,手刃这个臭名昭著的军团中的第一个人!

  “即将进入星空中,而我正好缺一件趁手的兵器去搅闹,这东西不错,正好还能为灵族招灾,吸引一些仇恨!”
  
网站地图 天天娱乐手机登录平台 白金会娱乐 亚博体育国际 赌博游戏机下载大全
亚虎娱乐网页版登录 亚博体育二维码 必博娱乐官方网站 财神娱乐场登陆
ebet娱乐 网上投注现金网 CA亚洲城app 12bet登录
全世界足球排名 金沙城中心app 嘉年华娱乐官网 888真人注册
凯发k8 天天娱乐下载 优乐国际网页版 澳门皇冠
大洋在线娱乐 豪客彩娱乐 678彩票 聚鑫娱乐 江苏快3官网
聚富彩票网刷钱 东森彩票平台下载app 一号彩票网 黄金娱乐彩票 易购娱乐平台网址
如意娱乐 东森彩票平台下载app 汇丰在线平台 天游娱乐彩票 久赢在线
鼎博娱乐网址 摩臣彩票总代 世纪彩票 丰尚娱乐 在线注册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