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时,天地蒙蒙亮,还略显昏暗,地广人稀的高原被惨叫声划破宁静后更加显得空旷与幽远。

  变故太惊人,这位从上古活到现在的老妪方才还有带着血腥味的淡笑,言语间厩霸道,俯视这颗没落的星球,要引发兽潮去屠城,即将进行一场残忍的大屠杀,可是转眼间她自己被腰斩!

  一抹凄艳而又炫目的赤红刀光宛若斩断空间,凝固时间,让一位曾经为金身罗汉层次的强大进化者哀嚎,痛苦不堪。

  老妪面孔扭曲,再也没有了刚才的从容,无法轻蔑这片大地上的生灵,她在半空中斜飞出去,面孔狰狞,眼中是无尽的阴毒与恨意,愤怒挥动手中的神灵化血幡,临死反扑。

  这片高原上血气滔天,风暴如雷,周围都是黑影,鬼哭神嚎,飞沙走石,景象太妖异,宛若地狱的大门被打开,无数的厉鬼杀出来,要血洗世间。

  旁边,紫蟒精早就吓傻,早先他还想打那位飘逸而出尘的“猩子”的主意,怎能料到关键时刻这位柔弱的“女孩子”杀气冲霄,一刀将他眼中不可一世的老妖斩断半截身子!

  这简直就像是一只柔弱无比的忻子扑闪着晶莹的大眼,而后突然间将一头血煞滔天的史前暴龙给一口咬死,生吞活咽。

  这种反差太强烈,他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闹了半天真正的狠人是那位表面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女孩子”!

  搀扶老妪的一男一女惊骇欲绝,大声呵斥,各自果断取出暗红色长幡,向着楚风劈去,下手狠辣。

  楚风十分镇定,一击得手后,已经掌握主动,面对失去平衡的老妪临死前的一击,他自然可以从容躲避出去。

  对方仅存的半截身子在被腐蚀,而且早已失去平衡,还谈什么精准绝杀,已陷入被动的绝境中。

  楚风扬手,将一个黄金盒子砸出,用尽力量,跟老妪手中的神灵化血幡撞在一起,而他自身则避开,沿着晃轨迹,手持轮回刀向着老妪的再次挥去。

  至于那一男一女根本不能给他造成威胁,速度跟不上,那两人的暗红色长幡发出呜呜般的鬼哭声,击在楚风的残影上。

  当!

  神灵化血幡光芒刺目,血雾滚滚,像是一片炽热的岩浆海沸腾,轰在那个黄金盒子上,两者间发出清脆的金属颤音,可惜金光大盛的同时,盒子斜飞出去,并没有被打开。

  楚风略感失望,这是他从万神之乡不死药树下的土壤中挖出来的传承之物,研究半天也开启不了,想借老妪之手强行击破,可惜还是失败。

  在他看来,老妪曾为金身罗汉层次的进化者,哪怕自斩,如今加上神灵化血幡也会十分厉害,可依旧奈何不了黄金盒子。

  他知道,这只能靠他自己以后打开了,就像是从秦岭取出的银色盒子,当他的实力到位后轻易开启。

  哧!

  一道血光闪过,楚风手红莹莹的长刀削掉老妪的手臂,让她失去对神灵化血幡的控制,这件禁器坠落在地上。

  同时,楚风如同一道幽灵,轻飘飘的横移躯体,再次避开那一男一女轰杀,身体如同一个陀螺旋飞出去,接着长刀挥出,两人的化血幡发出咔擦脆响,在这里炸开,顿时血气散开,阴森森如如同地狱钢。

  他们手中的秘宝材质远远不能跟老妪手中的神灵化血幡相提并论,只能算是普通版,是制式兵器。

  两人倒也忠心,浑身赤红如血,焚烧真元,跟楚风拼命,施展灵族的掌法,向前轰杀。

  轰!

  一时间地面崩开,附近的数十万斤的巨石都被掀飞了,在两人观想层次的力量下,土石飞溅,烟尘如海。

  然而,他们根本不是楚风的对手,无论是从能量强度,还是从速度上讲,都差了一大截。

  这次,楚风都没有动用轮回刀,想要留活口逼问一些问题,他快如鬼魅般,跟他们拳掌相交,直接碰撞。

  两人的臂骨断裂,彻底变形,扭曲的不成样子,而且全都如同被太古时代的黑鳞魔犀撞上,浑身骨头都炸开,这是不可承受之力。

  在观想层次,别说是他们,遍问星空中的年轻一代又有几人堪与楚风一战?

  尤其是吃下昆仑的大药后,楚风脱胎换骨,看起来秀气而俊美,但其实体质提升一大截,肉身强度在这个境地无以伦比,罕有比肩者!

  砰砰!

  两人摔倒在地上,满嘴都是血沫子,再也爬不起来,楚风的拳羽断他们体内多处部位,连耳鼻都在溢血。

  这时,老妪在凄厉大叫,因为身体在消融,精神也在跟着焚烧,照这么下去哪怕她道行精深也会在片刻间形神俱灭。

  “说吧,讲一些我想知道的秘密,我可以考虑留下你一命。”楚风对老妪开口,低头俯视着她。

  老妪惊恐,她是从上古年间活下来的老妖怪,按理说以她的修为根本没有这么久的寿元,早该坐化了。

  不过,她意外在一颗蛮荒星球上服食到一僚转金丹碎片,导致她寿元激增,活到现在这个时代。

  越是这种老妖精,越是惜命,不想突然死去,她颤声道:“你……想知道什么?”

  “这天神化血幡怎么用,如何炼制?”楚风问道,这是灵族最重要的制式兵器,曾让前十大都忌惮,他想了解一番。

  “你……先救我!”老妪叫道,因为轮回秘林蚀太严重,从腰部那里溶解,都快蔓延到她颈部那里去了。

  “你抓紧时间说,不然就没有机会了。”楚风平静开口,让她承受高压,避免她获得喘息机会后出幺蛾子。

  “先救我,我要死了。”老妪恐惧,然而看到楚风不为所动,她不得不快速开口,道:“除非掌握神灵呼吸法,不然的话无法驾驭此幡。”

  她所说的神灵呼吸法,便是指灵族的呼吸法,该族过去号称神灵的后代。

  “那要你有什么用!”楚风不满意,俯视她,道:“你们灵族想覆灭这颗星球,说一说还有什么手段?”

  “这不关我们的事,天神族不再限制我们,并暗示我等可以来这里寻找血食!”老妪叫道。

  这一刻,她快说不出话来了,被轮回之林蚀到颈项,眼睛瞪大,恐惧到灵魂都在颤抖,道:“救我啊。”

  “说出灵族呼吸法。”楚风逼问。

  “说不出来,我头中有禁制,一旦泄密就会精神瓦解,瞬间死亡,一族的禁忌传承是无法泄露的。”老妪快绝望了。

  “那你还是安心上路吧。”楚风不再搭理她,看向那一男一女。

  “你,恤,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你到底是谁?!”老妪发疯,最后时刻,她知道自己死定了,面孔阴毒,对楚风发出精神咆哮。

  “携是楚风,你这老货有眼无珠,爷是大丈夫,特么的,见鬼你的侍女吧!”

  当确认楚风的身份后,老妪的双目简直化成了死鱼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那个祸乱各族的杏?!

  这两者差距也太大了,她有点接受不了!

  旁边,紫蟒精也傻眼,坐在地上,一副活见鬼的样子。

  “啊……”老妪凄厉长嚎,倏地一声,头颅凌空而起,飞扑向紫蟒精,一口吞掉他全身的血气与精神,这是在拿别人的命为自己续命。

  紫蟒精没有能避开,横死当场。

  然而,这并不能阻止老妪的灭亡,她惨叫着,头颅溶解,不断化成灰烬,她太不甘心了。

  “想我一生,从上古活到现在,什么大风浪没有见过,跟在那些大人物的身后,也曾经马踏这颗星球,血洗那些大族后人、名山子弟,横行无阻。可到头来,再次踏足这片土地,就这么死掉了?!”

  她愤怒,绝望,同时太不甘心了,感觉憋屈无比,原本想来这里掀起一番滔天大浪,横扫这颗星球,结果被一个少年一刀就给劈了,前后反差太大,让她接受不了。

  “我呸,你还有脸提,跟在别人的身后杀那些老弱病残与妇孺,像是一群流寇,血洗无辜之人,这种不要脸的行径,双手沾满血腥,你配自傲?”

  楚风一拳轰出,能量火炉喷涌,让飞扑过来的老妪死不瞑目,在那里炸开,接着又被轮回之林蚀干净,不要说肉身,连一丝精神痕迹都没有留下。

  “还想做鬼,还想轮回?永世都不要想了!”

  楚风转身,逼问那一男一女,他们所知更少,被他一刀一个杀个干净。

  整片高原都宁静了,除却楚风外,留下一地的人皮与残骨,神灵化血幡这种禁器实在过于歹毒。

  一缕朝霞洒落,太阳初升,楚风站在高原的一个湖泊畔,看着湖中的倒影久久无语,简直是……风姿绰约。

  最后,他猛地抬头,迎着红彤彤的旭日,道:“没办法,人就是这么帅!”

  然而,他最后还是小声补充一句,道:“特么的,我……还是希望快点跨过这个年龄段,粗犷一些!”

  楚风提着神灵化血幡,老妪的这件兵器明显不同,居然连轮回刀都无法劈断,火星四溅,血气滚滚,非常的慑人。

  “这该不会是当年的究极至宝吧,被人给拆掉,现在灵族想以各族的血液激活?”楚风突发奇想。

  不过,他最终又摇了曳,觉得不见得能有这样的运气,不可能得到那种禁忌兵器。

  最终,楚风惊喜而又不解的发现,当他运转盗引呼吸法时,可以催动这杆神灵化血幡,完全能动用!

  “很好,离去前送你们一桩大礼!”

  最终,楚风驾驭法舟再进昆仑,在离开地球前,他准备去横扫,将看不顺眼的外敌都收拾一遍。

  这个清晨,楚风来了,驾驭法舟,沐浴朝霞,整个人神圣无比,最终隐去身形,在昆仑山大开杀戒。

  天神族、西林族等,十几个大族都有人再次降临,寻找楚风的下落,想要将他绝杀,都在猜测他重伤垂死。

  这一天,他们遭受大劫,不要说是地球昆仑,就是域外都一片轰动,因为神灵化血幡再现世间。

  “灵族真是疯了,再次使用那种禁器,而且带到昆仑,对各族人马动手,他们想被灭族吗?!”

  一群人震怒,得悉昆仑惨案后,恨不得群起而攻之,要讨伐灵族。

  “当年,灵族就嗜血,在星空中掀起血雨腥风,导致生灵涂炭,差点被灭族,现在还敢这么犯众怒,简直不知死活!”

  一时间,灵族焦头烂额,被推向风口浪尖上,就是该族的圣人都一个头两个大,心都凉了,怎么会暴露,而且为何在屠杀天神族、西林族等人马?

  灵族重要成员彻底懵了,这个结果让他们心中冒寒气,猜测地球上出了大问题,那件族中的瑰宝多半易主。

  “啊,这……坏了,怎么办?!”

  重宝丢失,引发的后果太坏了,他们通体冰凉,这种黑锅真是背负到他们要窒息,太特么的可耻了,谁做的?!

  灵族发疯!

  楚风暗中下手,一番屠戮,他觉得很震撼,这神灵化血幡的威能太恐怖了,如果不是出其不意对老妪下手,他估计自己多半会倒血霉,这是禁器兵器,诡异而强大,无比嗜血。

  这一天,昆仑山中出现一张又一张人皮,神灵化血幡当真是有干天和,过于霸道与邪门。

  最终,楚风跑了,几乎横扫了天神族、幽冥族、西林族、灵族等观想与餐霞以及塑形境界的强者,都给杀个干净。

  十几族恼怒,同时身体冰寒,这结果让他们都有点受不了。

  楚风一路东行,向东海而去,他要去和父母以及跟黄牛、大老黑、老驴等人最后告别,从此将进入星空中,去获得一个安全的身份,大闹敌人的后方大本营。

  可是,随着临近不灭山,他有点心虚,现在这个样子被那些家伙看到后会是什么嘲?

  楚风越是临近越是不自在,甚至一度想直接跑掉算了,因为,那群家伙的嘴巴都很不厚道,见到他这个样子会出现什么景况?
  
网站地图 新时代现金投注 亚博体育账号注册 钱柜娱乐下载 天天娱乐场
豪博娱乐 亚虎娱乐网页 足球最高几星
pp真人开户 必兆娱乐 新天地电子娱乐城 博天堂博天彩
天天互娱乐平台 盈博彩票网 沙龙365娱乐 凯发k8官网
亚博体育网上注册 现金网 金马国际娱乐网址下载 皇浦国际
百宝彩江西11选5 金亚洲娱乐 至尊彩票是赌博啊 玩家汇娱乐平台 9号彩票平台
华人2娱乐注册 金沙彩票网 极彩 下载银豹娱乐 拉菲娱乐
万博娱乐评级 汇丰在线 银豹娱乐总代 M5彩票 新生娯乐彩票登录网站
大星彩票 亚上彩娱乐平台注册 博悦彩票登录 圣亚娱乐 拉菲平台大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