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出来我爬苍穹,爬上了天顶我想唱歌……”

  地球折叠空间内,一条通向域外的星路上,不见人烟,也没有凶禽猛兽出没,不楚风正在放声高歌,心情不错。

  “就是这里,应该是通向目的地的一条古路。”

  楚风确定目标路径,他查阅过各种文献,尤其是从光脑中调集出来很多古代的逸闻轶事,进行推测。

  最终,他确定了黄山深处这条道路,应该就是通向目的地的路。

  上古之时,地球无比辉煌,万族来朝圣,各座名山上有通向不同星域的道路,称得上繁盛到极点。

  上古大战过后,地球上的进化者惨败,差点被杀个干净,各条星路也自然中断的中断,荒废的荒废,如果不是域外的进化者在这个年代主动沿着这些古路前来,还不为人知。

  楚风确定,这条荒僻的道路上没有什么人,如今诸多进化者都能进地球,除非特别强大的生灵还无辐入。

  “再见,地球,父母亲人朋友们!”

  楚风安静下来,站在折叠空间中,回头最后看了一眼,就此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回来。

  他不再有笑颜,略带伤感,在那星空中谁也说不好会发生什么,前路怎样,无法预料。

  他希望一切顺利,可以很快见到地球上那些让他无法舍弃的人。

  按照计划,他在域外要获得一个合理的身份,没有任何破绽,经得起前十大调查,然后崛起,短期内会回来,不会错过正在复苏的地球上的各种大机缘。

  只是,一旦踏进星空中,谁又说的清会怎样呢。

  即便短期内回不来,楚风觉得,也不算错过了地球上的造化,因为他已经获取了最想得到的东西。

  呼吸法、返老还童不死药,这些都是最顶级的!

  “嗖!”

  确定无人后,他祭出绿竹舟,一纵而上,坐在上面,他驾驭一叶扁舟,驶入折叠空间深处,进入虚无中,极速远去,彻底消失。

  最后,楚风沿着这条道路,赶到折叠空间的痉,最终一跃进入星空中。

  折叠空间痉,有能实现空间跃迁的传送瞅,连接域外,他飞入黑暗宇宙中。

  当楚风再次出现时,他被传送到一颗死寂的星球上,这里依旧有空间瞅,可以帮助他上路。

  “不会吧,难道这一路上我都要这样一颗又一颗星球的横渡,前往目标星域,这要花费多长时间?”

  他终于明白,为何许多神子、圣女赶路,都可能要花上几个月到一年了,如果不用特殊手段的话,这星空太浩瀚,路途走不完。

  这一刻,他真想呼叫通天虫洞公司,干脆将自己打包算了,直接邮寄走。

  可是他担心,哪怕自己如今是白金贵宾客户,对方也不见得能真个彻底为他保守住秘密,一旦泄露,必死无疑!

  地球是他的故乡,进入星空中那可真要失去最后的庇护了。

  “按照从光脑上查到的星际路线来看,前方会有一颗超级生命星球,或许可以从那里想办法,走捷径去目的地。”

  此时,他站在一颗死星上,冰冷而没有生机,它并不大,只能算是一颗很小的行星,在这里,俯视四野,寂静无声。

  仰天望去,一片昏暗与幽邃,有些星星看起来离的很近,却那么的凄冷。

  整片天地中,没有一点声响,这才离开地球不久,楚风就叹气,只身入星空,见不到亲朋故友,这么快他就有点想念他们了。

  如果就此再也回不了头,见不到那些人,他……有些不敢想象。

  很快,楚风从这颗星球离开,借助空间传送瞅,倏地一声再次消失,进入茫茫星海中,开始了他的旅程。

  宇宙太浩瀚,如果没有这些星路,没有这些古代前人留下的路径,哪怕楚风有绿竹舟也不可能横渡天宇。

  毕竟他的境界还低,如果是圣人,驾驭这叶扁舟,那就可以去很多地方了,根本就不用在所谓的特定星球上传送。

  路途上实在单调与枯燥,楚风唯一的乐趣就是登录光脑,通过它了解外面的事,不过很多时候都没有信号。

  “阳气沸腾,从混沌中炸出来,熔化掉一些星球?!”

  当看到这样的新闻,楚风目瞪口呆,他离开时所看到的流星雨,那其实是阳气迸发?

  “疑似有阳间的生物进入这片宇宙中?”楚风吃惊的发现,这段日子,阳间这个概念被人公开提了出来。

  接着,一些惊人的新闻不断爆料。

  “警告,或许有阳气过重的生物出现,一定要心!”

  “一旦有所发现,立刻禀告圣人,金身菩萨等,千万不要妄动,会有强大的进化者去处理!”

  楚风从这些新闻中,敏锐的觉察到,这片宇宙某些强大种族的高层分明对阳间有所了解,想擒获阳间的生物。

  接着,他看到很多评论,包括原兽平台上,不少人都在热议,对阳间的生物略有恐惧,都很担心。

  “玛德,如果真有阳间,他们是人,我们是鬼,怕个毛啊!?”楚风这么自语,觉得他们太软弱。

  “从来都是人怕鬼,哪里听说过鬼怕人的?”楚风咕哝,相当不满意。

  不过,这片宇宙中的高层,各族的强者,并没有透露这片星空是冥土,不曾告诉世人这样的“真相”。

  所以,这片宇宙中的人肯定不会以鬼自居。

  事实上,每次细想后,楚风都接受不了,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怎么莫名其妙就成为鬼物了?

  他觉得,这或许是相对而言,是以阳气鼎盛与否来划分的。

  可是,一想到彼岸花的叹息声,他又头皮发麻,按照那位的说法,这片宇宙的确都是死物,曾被灭掉。

  “不管是人还是鬼,我觉得自己活着,始终存在,不需要别人去认可。早晚有一天我要去那阳间转一转,看一看究竟怎么回事。”

  一路上,实在乏味,没有其他任何人可以交流,楚风哪怕自言自语,也实在说腻了,最后干脆闭嘴。

  在此过程中,他很想念地球上的那些人。

  一个人在茫茫宇宙中旅行,这种感觉太孤独。

  天体那么壮阔,他却这么渺小,想要从一片星系到另一片星系,如果没有古人留下的传送路,真的太难了,不可能实现。

  半个月后,楚风平静了,不再想家。

  一个月后,楚风略微麻木,没有人可以倾诉,无人可以交流,他觉得再这样下去,人会自闭。

  在途中,他吸收宇宙游历的特殊能量因子,观想苍茫星海,进行修炼。

  一个半月后,他枯燥的旅程被打破。

  当他从空间传送瞅中走出来,坐在这颗死寂的星球上休整时,发现远方有一抹亮光曳着,向这片星空飞来。

  到了楚风这个层次,只要有能量,就可以长时间活下去,哪怕没有空气与水。

  他站在死气沉沉的星球,眺望那抹亮光,然后发现它越来越亮,愈来愈发巨大,最终竟是向着这里俯冲过来。

  “诶呦!”

  楚风怪叫,跳起来就跑,坐上绿竹舟,嗖的一声冲天而起。

  因为,那是一颗金属球体,是一艘宇宙船舱,爆发刺目的光芒,包裹着让他无法忍受的阳气,就这么冲撞而来。

  嗖的一声,绿竹舟一冲而上,瞬间载着楚风横渡虚空,只要注入能量,法舟就能在一定范围内进行空间跃迁,刹那间,楚风就离开这颗星体,到了域外,进行俯视。

  轰!

  那颗金属球体接触下方的死星后,直接砸出一片巨大的深渊,接着火光滔天,阳气滚滚而涌,将那颗星球的地表给焚烧的熔化,而后消失,不断湮灭。

  “怎么回事?!”楚风大吃一惊,那种炽盛的阳气,滚滚而涌的光芒,在蒸干一切能量,毁掉星球。

  楚风身在天穹上,就这么盯着,这场变故太突然。

  “哐当!”

  金属球体的舱门开启,走出一个少女,当吸收到这片星空的气息后,她顿时咳嗽,而且身体瑟瑟发抖,像是感觉无比阴寒。

  “咳咳……怎么这样冷,难道我真的出现在冥界,在鬼物的国度中,太可怕了,我怎么来到这里,会不会遇到鬼啊?”

  显然,那少女非常强大,楚风听不大懂她的话语,但是却感受到了她的强大精神波动,能清晰的明白她的意思。

  “啊,真的有鬼,天上有一只小鬼!”

  那少女发现空中的楚风,连他坐在绿竹舟上都没有能够避开,被她手中一块宝镜照出真形,被看穿了,但是,她却在尖叫,很是恐惧。

  “呜呜,我想妈妈,我怎么进入冥土中了,世上真有这种地方啊,真的有鬼,人死不是万事空吗?可是,我还没有死呢,我怎么来到这样一个阴冷的世界,我想家,我要回去,呜呜……小鬼你走开,不许过来!”

  那少女浑穿着奇异的太空服,而且裹着强大亚神兽的皮毛,浑身符号闪烁,阳气鼎盛之极,无比的骇人。

  然而,她却这么的胆小,害怕楚风接近。

  楚风彻底无语,他很想说,携是人,你个丫头片子才是鬼,胆小鬼!

  他想看的仔细一些,但是那少女太炽盛了,如同一轮太阳在焚烧,周身都刺目,像是永恒的神炉,烈焰冲霄,阳气滚滚。

  楚风吃惊的发现,这种炽热,这样的气息,不属于这片宇宙的能量,与平日感受到的恒星光芒等都不同,很特别。

  “我遇上鬼了,我想回家!”那少女叫着,砰的一声关上舱门。
  
网站地图 扑克王app官网 博天堂博天彩 bbin娱乐线路检测 投注现金网
万博平台app 金世豪客户端下载 申博太阳城在线客服 优乐国际娱乐城app
亚虎app客户端 永利皇宫 诚博娱乐APP下载 现金投注网有那几个
趣多吧娱乐场 88娱乐 2018世界杯彩票怎么玩 亚博注册
玛雅游戏娱乐官网 易胜博 APP下载 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ag平台官网下载
世纪彩票 亚彩会 拉菲时时彩 欧亿娱乐 幸运飞艇最新公式
八八彩票 重庆时时两期精准计划 诺亚娱乐 诺亚娱乐代理 天游娱乐介绍
全旺娱乐平台 全旺娱乐平台 幸运彩票 亚洲彩票博览会 满堂彩58599官网
圣亚娱乐平台 大众彩票平台 丰尚娱乐信誉 欧亿娱乐计划 新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