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身在金属体内,这与其说是机甲,不如说是穿上绝顶级的圣衣,能自动提供恐怖能量,通体镌刻着密密麻麻的秩序符号,如同一尊真正的圣人降世。

  冰冷的金属光泽,修长而强健的身体,敏捷的动作,跟真人没什么区别,嗖的一声楚风撕开虚空冲了过去。

  这是前所未有的体验,他能够横穿虚空,可以遨游宇宙,更能抬手抓下来一颗月亮,这是一种强大之极的感觉。

  有那么一刹那,楚风精神恍惚,宛若实现生命层次的跃迁,看到一个全新而与众不同的世界。

  金属圣衣带给他最真实的世界领悟,以前诸多景物不过是形状与色彩,而现在通过甲胄映照与解析给他后,都是能量的排布,秩序的罗列。

  哧!

  楚风回过神,强势出手,手臂畔的飞矛不是很长,湛蓝而锋锐,出现他的右手中,跟他一样化成一道光向着魏天盛刺去。

  飞矛刺透空间,发出爆炸声,那是能量在激荡,是虚空在瓦解,黑洞与裂缝蔓延,景象骇人之极。

  过去,楚风超越音速,空气会炸开,发生音爆,现在层次完全不同,这是虚空在炸开,黑色能量激荡,这种东西哪怕是行星在近前看都要被毁掉,灭杀万物!

  幸亏这里是九幽星,能承载这一切。

  魏天盛一刀劈来,刀气剖开空间,带起惊涛骇浪般的圣级能量,青色的长刀发出异啸声,如同一尊从地狱杀出来的神魔在嚎叫,震的人精神不稳,要崩溃开来!

  楚风身上的金属圣衣发光,足有数千个符号一同亮起,磨灭那可怕的精神攻击,通体腾起刺目的圣光,光焰滔天,宛若从域外降下的战神!

  当!

  湛蓝色飞矛与青色长刀撞在一起,顿时火星四溅,震荡开虚空,他们周围的空间在剧烈爆炸,而后湮灭。

  这景象让其他层次的进化者看到的话,一定胆寒,他们如果站在这里,会瞬间在矛锋与刀芒蕴含着的符文下瓦解,化成一滩灰烬。

  这种能量,这个级数的战斗,会让亚圣以下的人绝望,差距实在太大了。

  一旦沾了一个圣字,那将天翻地覆,如同不可跨越的天堑鸿沟般,那是质的差距!

  两人都倒飞,撞碎各自身后的黑色大山,烟尘滔天,而后附近的一些山峰哪怕密布九幽能量,也在崩开。

  刷的一声,他们在烟尘中,在黑色的能量中,如同两颗陨星般发光,突破一切束缚,再次冲撞向一起,展开生死决战。

  轰!

  在楚风的左臂前,横起一块幽黑的盾牌,护住身体要害。魏天盛的一道拳右在上面,竟留下指痕,虽然盾牌又刹那复原,光泽晶莹,但可以想象魏天盛的恐怖拳力多么的惊世骇俗。

  他只是一位亚圣,但是因为吞噬了三位圣人的本源,目前战力可比肩真正的圣人。

  当!

  与此同时,盾牌上也挨了魏天盛的一脚,都洼陷下去了一块,但是最后又鼓胀起来,恢复原样。

  下一刹那,两人的对决有些血腥,魏天盛的青色长刀劈向楚风的头颅,他却没有躲避,而是血拼。

  楚风敝这种姿势,用头去承接这蕴含着浩瀚能量的一刀,而他右手中的湛蓝色短矛猛烈而神速的刺向魏天盛的眉心,这是两败俱伤的打法,都是致命的一击。

  魏天盛笑容阴冷,没有躲避,经过计算,他的长刀蕴含的符文更多,而且会先一步劈中楚风的头颅。

  当!

  事实上确实如此,青色长刀上亮起千百个符号,这是真正的圣器,威力绝伦,劈在楚风的头颅上,结果却火星四溅,没有斩开。

  这时,楚风手中的短矛却略微刺进他的眉心,血液淌出,魏天盛在极速倒退,如同一道鬼魅般。

  可是,到头来短矛滑落时,依旧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很长的伤口,从眉心蔓延下,划过鼻子与双唇,最终差点洞穿他的喉咙,他险而又险的避开。

  楚风身上的金属圣衣坚不可摧,如果为少女曦的几件武器排名,天道伞无以伦比,接下来就是这件防御圣衣。

  最为关键的是,圣衣能提供圣级动力源,这是最为恐怖的,而且可以在飞船与战衣两种形体转化。

  魏天盛脸上沾着血,看起来有些狰狞,他阴沉无比,道:“地球的余孽,我们父子杀了很多落网之鱼。我体内的圣人本源就有一颗属于上古地球的圣人,活到现在,被我们击毙,你又是从哪里跳出来的阿猫阿狗!?”

  楚风对他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当见到他这种姿态,自然越发的恼火。

  “西林族,少给我装大半蒜,今天楚爷爷要屠掉你,我看你到最后怎么自负的起来。”

  他提着蓝色飞矛再次冲了过去,并且要求少女曦动用天道伞,别光顾着封锁空间,也真行镇压。

  楚风亲自下场,那只是因为心头一口恶气出不去,要憋坏了,所以才这么爆发。

  当然,他可没有打算跟对方讲究什么原则,能杀就好,只是他想亲身参与当中,屠掉西林族!

  “姓楚,地球的余孽,难道是……那个还没有到金身层次的蝼蚁?!”魏天盛目光大盛,他动用圣人的手段,想要看清楚的真实容貌,判断他的身份。

  “正是你楚叔叔,你给我滚过来吧!”楚风喝道。

  他不在意暴露身份,今天打定主意要屠掉魏天盛,不给他逃走的机会。

  至于少女曦,跟她就更不用保密了,自从跟她讲述明叔、阴九雀等人的身份,楚风就等于坦然相告一切了。

  他的身份见不得光,而少女曦的身份更见不得光,彼此都不担心什么。

  “原来是你这个刑子,还曾妄言要跟我父亲在原兽平台上决战,嘿,你们这些余孽真是杀之不尽,而且不知天高地厚!”魏天盛知道他的身份后,目光阴鸷,杀机更盛了。

  他又道:“呵,就你这种货色也跟我厮杀,连你祖先那一代我都不知道杀过多少,若非有那战衣,有几件古怪的兵器,一百万个你也不够我杀!”

  魏天盛冷笑,他自然知道处境不妙,别的他不怕,就是忌惮那把天道伞,那是屠圣凶器,他让剪发紧,始终不安,可他却无法离开,空间被锁住了。

  楚风蔑视,道:“你也知道是‘如果’,是‘假设’,若是可以这样论断,咱们同生一个年代,我一只手就捏死你,对了,同在这个时代的西林族神子,还有神子他妹,都被在我地球上宰掉了,简直不堪一击。你年轻时或许比他们强,但是,即便我一只手无法一次捏死你,估计再加上一只脚也能踩死你!”

  楚风一点也不怵,虽然不是圣人,但他就是这么的自信,丝毫不受打击,一番言语后,反倒蔑视魏天盛。

  “杀!”

  魏天盛杀来,眼神寒冷,他地位特殊,身为魏恒的幼子,一向被人恭维习惯了,这样被一个后辈杏奚落,他心中很不舒服,脸色阴冷。

  轰!

  一柄长刀劈来,青色光芒淹没这片区域,这若是在域外,一刀扫去,足以能劈落数颗星球!

  当!

  楚风以盾牌挡住,而后用飞矛阻击。

  同一时间,天道沈压过来,瞬间,魏天盛面色变了,身体宛若被一座开天辟地前的混沌神山镇压,都快动弹不得了。

  天道升转着飞来,让魏天盛几乎要窒息,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像是在面对他父亲魏恒,难以对抗。

  嗡!

  而且,伞面太锋锐,切开一切,瞬间撕开虚空到了近前,对着他镇杀。

  喀嚓!

  他手中的青色长刀当诚掉,根本对抗不了。

  嗖!

  楚风掷出手中的飞矛,这么近的距离内,对方被天道沈压,身体行动迟缓,没有躲避开去。

  一串血花冒出,魏天盛的胸口出现一个血淋淋的大洞,就是心脏都被洞穿了,他一声惨叫,踉跄后退。

  天道少次镇压,伞面转动间,他的一条手臂给绞断。

  “啊……”魏天盛大吼。

  同一时间,楚风接过天道伞,轮动起来,让伞面合拢,而后当作锏使用,对着他就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魏天盛后背开花,骨断筋折,浑身血肉模糊,横飞了出去,他七窍流血,伤势太重了。

  这一切都跟天道尚关,先天神物爆发,威能无以伦比。

  嗡的一声,楚风将搔了出去,再次让它旋转,去镇压魏天盛。

  此时的魏天盛大怒,道:“余孽,刑子,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仰仗外物跟我争锋!”

  轰的一声,他从体内掏出一团发光物,是他父亲灭杀对头后取出的本源,封在他的体内,提升他的实力,现在他非常狠辣与果断的取出一团,向着楚风轰去。

  然而,天道升转,直接就给挡住了,恐怖的光芒爆开,空间在湮灭,如果是在其他星球上,整颗星辰都废了,成为宇宙尘埃。

  天道伞不仅挡住,还反击了回去,让魏天盛惨嚎,遭受重创,险些身死道消。

  他的身体不成样子,破破烂烂,满身都是血洞,连额头上都有血窟窿。

  嗖的一声,楚风冲了过去,左手黑色盾牌猛力挥下,将魏天盛砸的骨头断裂,身体变形,忍不住闷哼,且大口咳血。

  魏天盛忍着剧痛,横空而去。

  噗!

  楚风隔空将飞矛掷出,噗的一声,穿透魏天盛的身体,带着他飞行出去很远,噗的一声钉在地面上,血淋淋。

  与此同时,楚风的速度太快了,横空而来,降落在地上,一脚将他踩在脚底下。

  楚风感觉浑身舒泰,长出一口恶气。

  “余孽……”魏天盛张嘴,想要说什么。

  结果,楚风一脚下去,踩在他的嘴巴上,道:“什么都别说,你楚叔叔还没有出完气,等你临死前,让你说最后一句话,现在给我憋回去!”

  砰!

  他一脚跺下,踏在对方的额头上,震的魏天盛精神力溃散。

  楚风低头道:“知道我什么亲自下场吗?不是为了跟你拼命,只是为了揍你,像老爹搓儿子似的收拾你!”

  轰!

  楚风一盾牌挥落下去,拍在他脸上,简直要将人脑袋打成狗脑袋了。

  在此过程中,天道哨旁旋转,随时会落下去镇杀!
  
网站地图 亚虎app下载 老虎机打鱼游戏app下载 玛雅娱乐官方登录 大佬娱乐网址
至尊娱乐平台下载地址 现金娱乐平台 优博登录娱乐 天时娱乐
扎金花棋牌游戏平台 齐发国际 现金扎金花游戏 弘润娱乐网址
亚美娱乐网页 l世界足球水平 扑克王app推广 神州国际娱乐app
老虎机送彩金38 百家乐APP下载 亚博体育 天时娱乐APP
BA娱乐 金亚洲娱乐平台 如意娱乐 北京pk平台送彩金 鼎博娱乐官方网站
幸运飞艇2期计划 如意娱乐总代 华人彩注册 开心娱乐 天游娱乐注册
登入亚彩会 天游娱乐 天下彩与你同行 博悦彩票登录 亿游娱乐平台
彩票平台 银豹娱乐 时时彩万能7码 cg彩票接口 大赢家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