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真结实,依照穿着圣衣的攻击力,都能将星球凿穿,你脸皮怎么这样厚,还没有打烂!”

  楚风不解气,亲自动脚,光顾他的脸膛,让那魏天盛气到胸膛都快炸裂,可是嘴巴被封住,精神溃散,实在喊不出,招架不住。

  每当他体内发光,调用精神力时,楚风都毫不客气的动用飞矛,给他戳一下。

  噗!

  魏天盛在大口咳血时,伴着牙齿脱落,让他几乎气到要昏死过去,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奇耻大辱。

  他是谁?魏恒之子,“史上第九”最宠爱的子嗣,自幼被培养,他的目标可不是成圣,而是有朝一日要映照诸天。

  可是,今天他在经历什么,这是无比黑暗的一日,哪怕活下去,此生都将有阴影。

  噗!

  魏恒满嘴牙齿都被楚风踹掉,圣人落牙,这种事让人不敢相信。

  楚风不但没有罢手,反而变本加厉,不时用湛蓝飞矛戳一下他,让他精神力无法凝聚。

  同时,黑幽幽的盾牌被楚风当作大巴掌用,轮动起来,狂抽将魏天盛,将他都抽的快没有人模样了,骨断筋折,身体变形。

  至此,魏天盛要多凄惨有多凄惨,他眼睛喷火,很想发出精神咆哮。

  结果,他的眉心剧痛,被矛锋刺进去一截,眼前发黑,被圣器的威能绞杀,差点就精神全灭。

  魏天盛真的难以忍受,尤其是,他发现了什么,那金属圣衣变得晶莹通透了,他已经能看到里面的两个少女?!

  不,有一个是少年期的男子,可是,特么的也太嫩了吧?就是这么一个漂亮的一塌糊涂的幸伙在折腾他?!

  魏天盛无酚受,被气到接连喷血,眼拘怒焰焚烧,他盯着那少年,这真是以前地球上那个楚风?

  他几乎要抓狂,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眼神如此的纯净,偏偏在践踏他的尊严,让他痛不欲生。

  如果是一个老怪物他认了,如果是一位圣人,他也忍了,但是,被这样一个少年殴打,让他情何以堪?

  哪怕此人成年也好,可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只有十几岁?!

  “不许瞪眼!”

  楚风穿着圣衣,一脚踩下去,魏天盛眼睛先冒红光,又冒绿光,再冒蓝光,那是由充血到愤怒,再到癫狂的体现。

  他彻底拼命了,要点燃一身血精,引爆体内的本源等,跟楚风玉石俱焚。

  “大侄子,这没用啊!”楚风揶揄。

  他穿着圣衣,感知力超凡入圣,自然第一时间就觉察了,直接退后,用天道沈压。

  轰!

  这先天神物落下,高速旋转,撕裂空间,构建出黑洞,将无拒量都引导进去,让魏天盛的能量消失个无影无踪。

  最为重要的是,天道沈压下来,将魏天盛的下半截身子打的消失,蒸腾起一片血雾,彻底不见了。

  魏天盛被彻底废掉,一身道行都被削个干净,整个人瞬间像是苍老了百年,原本很年轻,可现在白发生根,皱纹钢。

  “明叔,你老想动手吗?”楚风问道。

  “算了,我不想看他。”明叔虚弱的声音传来。

  楚风也不愿意再动手了,放开魏天盛,道:“给你说最后一句遗言的机会。”

  “我父亲魏恒会亲手废了,让你生不如死!”魏天盛怒吼,他被憋到现在,连话语都不能说,实在憋屈坏了,郁气填胸,整个人都要炸裂了。

  楚风冷漠,道:“魏钧驮蛋,泯灭人性,我早晚煮了他!”

  魏天盛张嘴,还想再说什么,楚风直接取出一口暗红色长刀,没给他机会,道:“我说了,只允许你说一句话,其他别多想了,闭嘴吧!”

  然后,他手起刀落,这是轮回刀,将魏天盛斩首!

  魏天盛闷坏了,临死前这一刻,他都感觉身体在焚烧,那是怒火,那是愤懑之焰,就没有见过这么可恶的敌人,连最终发泄的怒吼声都不让他发出,太混账了。

  那盾牌,那蓝色飞矛,那轮回刀,都阻止他开口,震散他的精神力。

  他虽然在挣扎,但是却无用,感觉到一种恐惧,因为他的肉身与精神都在湮灭,被那口刀斩中后他在走向死亡,形神都在消失。

  如果修为不失,哪怕被轮回刀斩中,凭他的圣人修为也不可能这么死掉,可是现在不同,他被楚风给废掉了。

  魏天盛在经历着人生最可怕的事,他感觉自身寸寸溶解,灰飞烟灭,简直让他恐惧的想大叫。

  他虽然冷酷无情,绝情绝性,但终究还是一个生物,临死关头,惶恐无比,真的不想死。

  可是,他悲哀的发现,连喊叫的权利都被剥脱了。

  最终,魏天盛灰飞烟灭,彻底消亡!

  楚风原本还想萃然些圣血,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因为听说过圣人手段太多,有可能会滴血重生,他担心翻船。

  同时,他也忌惮魏恒,怕他们父子间有感应,有朝一日凭借圣血寻上门来。

  “终于死了。”少女曦叫道。

  然后,这里一阵金属颤音发出,机甲重新化作飞船,弥漫起阵阵光芒,将盾牌、飞矛、天道杉收了起来。

  一刹那,一些品质极高的九幽石也被收进飞船,因为这地方是阴雀族圣人的闭关地,九幽石不少。

  “快走!”楚风喊到,无比急迫,他感觉到了压力。

  因为,他们在这里干了这样一件大事,估计会轰动宇宙星空,魏恒的儿子被宰掉,两位亚圣惨死,宇文成空与阴九雀亦差点被伏杀,这是大新闻。

  瞬息间,他们逃离九幽星,在此过程中,楚风双手迅速雕刻,数十上百块九幽石发光,符号密密麻麻。

  不久后,飞船哪怕逃离那颗阴冷的黑色星球,不再被九幽之气压制,也没有阳气溢出了。

  因为,楚风用高阶九幽石雕刻出的那些符文石起到了作用,掩盖飞船内的炽盛气机。

  楚风道:“没有阳气扩散,这样安全多了,赶紧隐身,让船体蛰伏虚无间前行!”

  “有什么大不了,还怕那些鬼圣吗?”少女曦不以为意。

  楚风道:“你是没见过狠人,绝顶圣人魏恒如果出现,那完全是另一回事,你有这些圣器在手也不够看。”

  至于映照诸天,那都不用去想,遇上必死。

  楚风猜测道:“我估摸着,阴九雀、宇文成空逃走后,肯定已经通知魏恒,他估计在路上了,甚至说不定都快赶到九幽星了。”

  飞船数次进行空间跃迁,远离那片星域,这让少女曦与楚风都长出一口气,不再觉得紧迫。

  直到这时,楚风才去看冷藏室的明叔,他的眼拘些发酸,那可是堂堂一代上古圣人,到头来下场却这么惨。

  “明叔!”

  楚风眼睛泛红,险些落泪,跟刚才镇杀魏天盛时的状太完全不一样。

  明叔只剩下一颗头颅,白发染血,浑浊的老眼很暗淡,简直就是风烛残年,生命之火随时会熄灭。

  还好,他是圣人,哪怕垂死,也不是其他低层次的进化者所能比肩的,故此能够承受咨船上的阳气。

  “我这里虽然有阳间的丹药,不过,肯定不适用于你们身上。”少女曦曳。

  她知道,真给明叔服食那种大药,估计会直接点燃这个可怜的老人的头颅,不但救不了,还得加速送走他的性命。

  “明叔,没事的,我一定会救治好你。”楚风说道。

  “好孩子,看到你能走到这一步,我很高兴。”明叔开口,浑浊的老眼中有欣慰,有怅然,也有希望。

  他看到楚风朝气蓬勃,这么年轻,居然就屠圣了,不管是否借助外物,但终究是取得了那种震动宇宙的战绩。

  明叔意识到,属于他们那一代人的时代已经结束,他或许将与当年的那群老友一样,该从这个世间消失了。

  “老友们,我要与你们团聚了,我们地下聚首,再去征战,我们的峥嵘岁月,我们叱咤风云的年代……我与你们同在!”

  楚风听到他这种话,顿时感觉不妙,焦急的喊道:“明叔,你要振作,妖妖说了,她要你看着她覆灭西林族,单手劈开天神星,镇压那些映照诸天级的对头!”

  他觉得,这个老人如今或许最放不下的就是妖妖了,已经没有别的念想,必须得让他振作起来。

  “我相信妖妖可以做到,你也不错!”明叔的眼中腾起一些光彩,比刚才精神了一些。

  楚风道:“必须的,明叔得亲眼看到那些才行,你从上古战斗到现在,怎么能逃避,必须得活下去,我还想请你老人家指导我修行呢。你能教导出妖妖,教导出妖妖的未婚夫星空下第三,还能教导出星空下第九魏恒,你就一定还能教导出一个星空下无敌寂寞的我,等着我崛起,帮你去灭魏恒!”

  楚风这番话语让明叔的眼神灿烂起来,他如果真的教导出一个绝世奇才,有朝一日能帮上妖妖,去制衡魏恒等人,那他死而无憾了。

  而如果楚风能杀败魏恒等人,那也将是他常明的辉煌与灿烂,是可以让他含笑而死的璀璨成就。

  “好,我要活下去!”明叔道。

  激起他活下去的斗志后,楚风急忙将魏天盛的空间手链抓了过来,这是唯一的战利品。

  另外两位亚圣连人带器物都被天道伞给打成齑粉,什么都没有剩下。

  还好楚风亲自参与对付魏天盛,不然的话这件空间法器也驶下。

  “明叔,以我这修为无法开启西林族的空间法器,你看一看,这里面有什么,估计有不少丹药,你赶紧淬炼一些,恢复元气,圣人滴血都能再生,更不要说你老人家的智慧头颅还在。”

  ……

  半个时辰后,飞船中充满笑声,气氛欢快起来。

  而后,明叔陷入寂静,他开始闭关疗伤与修养。

  “接下来我们去哪里?”少女曦问道。

  楚风道:“当然是去阴雀族的祖星,都到这片星系了,路过该族家门口我们不去拜访岂不是不尊重他们。”

  “风口浪尖上……”少女曦先是咕哝,然后又道:“不过也的确是个机会,阴九雀他们逃回去,肯定咽不下这口气,要去搬救兵,说不定那颗祖星就空了,圣人倾巢而出,那……是我们的机会!”

  楚风点头,道:“不错,估计这片星系都要暴乱,阴雀族、西林族的高手可能会涌来,你这飞船能隐藏于虚无间,或许能趁阴雀族祖星防守疏忽,一片空虚时,给他们连窝端掉!”

  事实上,的确存在这样的机会。

  外界,不少强族都感觉到异常,得到禀报,阴雀族有事情发生,在大规模调兵遣将,覆盖九幽星区域。

  “咦,阴雀族这是怎么了,难道有人要突破成圣?该族真是了不得啊,将多上一位圣人!”

  很快,有神通广大者洞悉部分秘密,传到外界。

  “阴九雀或许要成圣了,据传,他从魏恒手中买走一颗圣人本源头颅,他要藉此突破!”

  外界哗然,所有人都以为阴九雀要成圣了,阴雀族大规啮动,是在为他护法。

  当阴九雀得到消息时,面皮抽动,差点吐血,他真不知道不久后真相公开时外界会是什么反应。

  “目标,阴雀族祖星,进军!”

  楚风与少女曦胆大包天,驶向阴雀族的祖星。

  “没事,自从该族的老祖宗晚年进入九幽禁区最深处后,再也没有活着出来,该族便没有映照诸天级的强者了!”
  
网站地图 易胜博 APP下载 博赢彩票公司 大奖娱乐城 神州国际娱乐app
必兆娱乐 亚虎娱乐手机版 188比分最新版下载 最低分民办大学招生信息
sunbetapp下载 送彩金老虎机 w88优德 app 利澳国际注册
盈丰国际登录网址 阿狼工作室 l全讯网 国际路线测试
民办招生网 亚博体育平台注册 世界杯投注 凯发k8官网下载
恒彩 拉菲平台登录 万博娱乐总代 东森综合APP 玩家汇注册
吉利彩票 彩票信誉担保网 拉菲II娱乐 圣亚娱乐城 天下彩新网站
万博娱乐城 彩票登录网址 摩臣彩票导航 万博娱乐网址 丰尚娱乐官网
华人娱乐彩票平台官网注册 银豹娱乐地址 银豹娱乐登陆 官方网678彩票 拉菲II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