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恒,史上第九,阴柔的面孔上没有一点表情,肃杀之气化作黑色龙卷风冲天而起,让他成为暴风中心。

  这景象有些恐怖,周围一些行星,比九幽星外的几颗月亮中有三颗被卷过来,还有很多巨大的陨石等,在黑色的狂风中,围绕着魏恒旋转!

  一刹那,他仿成为这片星空的中心,身体周围能量值暴涨,让圣人都寒毛倒竖。

  魏恒得到消息后,马不停蹄,第一时间赶到,可是还未降临在九幽星地表,他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幼子已死。

  源自血脉的联系已经中断,他在这里感受不到,只余下丝丝缕缕衰败的死气,这让他内心有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他是魏恒,圣人中的绝顶强者,映照诸天不出,谁与撄锋?他可以横推星海,放眼诸天各族谁可一战?!

  可是今天,有人杀掉他最宠溺的子嗣,毫不留情,抹杀个干净!

  平日间,各方圣人都要尊重他,无人敢得罪,到现在为止,他已经提前享受到各族古祖的待遇!

  有的时候,人们已经视他为未来的映照诸天级至强者!

  砰!

  九幽星外太空中,一颗月亮炸开,被魏恒身边的黑色狂风席卷过来后,绕着他飞行了十几圈,直接爆碎。

  这是一颗行星在毁灭,让四方强者惊悚。

  就是圣人都心头悸动,他们感觉到魏恒的可怕,他随意散发的气息就已经如此,一旦出手会有何等场面?

  喀嚓!

  接下来,又有一颗月亮解体,在魏恒的附近,化作宇宙尘埃!

  魏恒一声低吼,一刹那,他的身体暴涨,如同一尊神祇,发出恐怖无边的光芒,顶天立地。

  一瞬间,太空都在颤栗,漂岗宇宙中的许多陨石都在抖动,而后炸开,化成齑粉。

  魏恒探出一只大手,覆盖星空,抬手便将离九幽星最近的一颗行星一把抓到那放大的手掌心中。

  噗!

  他一把捏爆一颗星球,手段慑人!

  浩瀚波动散发,震慑了所有人。

  圣级以下的进化者瑟瑟发抖,无论是在战舰上,还是悬岗外太空中,许多人都不由自主瘫软下去,有些人更是直接跪伏,颤栗不止。

  魏恒披头散发,原本俊美的面孔冷酷起来,没有一点笑容,空洞的眸子中突然爆射闪电,震慑各族圣者。

  魏天盛是他最喜欢的幼子,最为像他,不仅容貌高度相似,就连性格都接近,结果不明不白死在这里。

  “是谁?!”魏恒低吼,双目飞出的冰冷闪电划破黑暗的宇宙,他在扫视四方,寻找敌人。

  这时,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响起,是附近这片星空中唯一不忌惮魏恒的人。

  “魏兄,你这是怎么了?未免有些过于霸道,今天阴九雀将要成圣,你却来这里发威,什么意思?”

  人们闪目观看,一辆白银战车散发柔和光芒,以天马拉车,横亘在那里,整体弥漫着圣威,让人敬畏。

  那是圣人的座驾,能用八匹纯血天马拉车的人,绝对是大人物,此车能够横渡星海!

  在白银战车上,有一个青年很懒散,坐在那里,享受侍女的捏肩服务,人们骇然发现,那侍女为某一非常强大族群的圣女!

  “李重天你给我滚!”魏恒冷冷地说道,话语简洁,霸道之极。

  然而,四野人们却哗然,震撼莫名。

  李重天,这可不是一般的强者,在某个时代被尊为星空下第四,乃是一代天纵人物,早已成圣悠长岁月。

  很多人都露出异色,知道两者有恩怨。

  因为,在这片星空中,妖妖、九窍通天渡劫体等,那一代人被认为史上最强,号称黄金一代,不可超越。

  这是各族公认的。

  不过,其他时代的天骄人物,有些人很不服气,比如说离黄金一代相隔不过四百年的那一代人就如此。

  李重天,被尊为白银时代的星空下第四,很不情愿,心中不服,更是曾跟魏恒有过节。

  所以他直接开口,针对魏恒。

  他并不知道魏恒丧子,如果了解内情,估计今天不会这么找上门来。

  “魏恒,你太张狂了,让我看一看你是否配的上史上第九这个身份!”白银战车上,李重天的脸很阴沉,他这么大的威名,有谁敢直接让他滚?

  轰!

  空间一下子黑暗了,魏恒横渡星空时,简直是毁灭性的,撕裂天宇,黑色宇宙深渊钢周围,景象骇人。

  他直接出手,速度太快,出现在白银战车上,举拳就轰杀,态度强硬而霸道到极点。

  因为,他心中憋着一股怒火,谁惹他都会引发他的无边杀机,痛失爱子,他内心中早已是电闪雷鸣,怒火如洪!

  “你敢!”李重天大怒,对方直接这样动手,出乎他的意料。

  轰!

  白银战车爆碎,八匹纯血天马与那侍女蒸腾为血光,最后原地连宇宙尘埃都没有剩下,被打爆后,又湮灭了。

  砰砰砰!

  外人看不清,只感觉两团光纠缠在一起,激烈厮杀,接下来,远处几颗星球先后炸开,被两人动用圣器对碰时给轰爆了,光芒照亮黑暗的宇宙。

  片刻后,李重天逃走,半边身子上都是血,他这个白银时代的星空下第四打不过黄金一代中的第九人,带着怒火,双手用力撕裂虚空,跳进去遁走。

  “魏恒道友息怒,请节哀。”

  这时,阴雀族一位老人上前相劝。

  人们愕然,都觉察到情况不对劲。

  然后,消息传出,纸包不尊,事实上阴雀族也不想隐瞒,还想借助来“观礼”的各族高手力量,希冀寻找到凶手。

  “这是谁干的,太霸道了,即将成圣的阴九雀遭受阻击,被打的只剩下小半截躯体,惨不忍睹。而那人将宇文成空圣人的半边身子也给撕掉,更是将魏恒的幼子击毙,震动星海,这是爆炸性新闻啊!”

  星空中沸腾!

  星际网络覆盖各地,让各个生命星球上的进化者都吃惊,一片轰动。

  原兽平台、黑血角斗场等,他们的网络平台第一时间跟进报道,整片星空中的修士都被挑动心弦,一片热议。

  “狠人啊,太猛了,只身降临去屠杀,斩断阴九雀的成圣契机,杀残星空骑士宇文成空,还灭掉魏恒之子,这是在高调宣告他无惧阴雀族、星空骑士军团以及西林族,纵横星空,无所顾忌。”

  “英雄,请收下我的膝盖,你太生猛了,带我一程!”

  “唔,阴九雀可真够丢人,那么多人去观礼,却看到他只剩下小半截身子,这哪里是成圣,分明是让他无地自容。”

  ……

  星空中,一片嘈杂与议论。

  阴九雀恼羞成怒,暴跳如雷,他实在丢人到家。

  魏恒,更是面沉似水,他恨不得血洗星空,没有人敢触他的霉头,就是阴九雀与宇文成空都心虚,躲避他,不敢相见。

  不久后,有人看到魏恒从未被人发现过的一面,以往的他十分阴柔,可是当天他却发狂,披头散发,扑向一颗星球,大吼着,将那颗星球撕成碎片。

  他失态了,怒到癫狂。

  “活该,也让你尝一尝身边亲人死去的痛苦。”楚风一点也不同情。

  此时,他们早已逃离龙雀星域,而阴雀族祖星上那片重要的行宫中,所有人依旧在昏厥中,没有人能将消息传递出去,很长时间了,事件还未曝光。

  少女曦点头,道:“嗯,魏恒这等阴狠之人就得需要你这种恶人来磨。”

  她对魏恒观感极差,将启蒙老师腌制在坛子中,令人发指,光听着就让人头皮发麻,这种阴毒之人无论遭受多么痛苦的惩罚都不为过。

  楚风瞪她,道:“谁是恶人,怎么说话呢?!”

  这时,地球上的黄牛、欧阳蛤蟆、老驴等人太有默契了,登陆楚风的金色帐号:无敌是多么寂寞。

  “魏钧驮蛋安好?!”他们第一时间发言。

  就这么简单的几个字,让魏恒眼眸漆黑如墨,杀气澎湃,弥漫向整片星空。

  宇宙各地,人们无言,这个楚风还真是无所顾忌,这个时候刺激“史上第九”,这是在向他伤口上撒盐。

  西林族,年轻一代有人在原兽平台上呵斥,说“无敌是多么寂寞”毫无人性,此时说这种话太无耻。

  大黑牛立即还击,道:“去你大爷的,你们西林族也好意思说无耻,最下作的就是你们。魏钧驮蛋干了什么?将自己的老师割掉头颅,腌制在罐子中,还有人性吗?自上古一战以来,你们比天神族、幽冥族都还积极,追捕母星幸存下来的族人,你们简直就是畜生,猪狗不如!”

  一场骂战,一片喧嚣,扰乱更为躁动的星空。

  这时,又一则消息传出,惊呆各族。

  阴雀族的祖星,圣人闭关静修之地遭贼,被洗劫一空,损失严重,因为一口圣池被连根拔走,让阴雀族差点疯掉。

  圣池啊,那是一族的底蕴所在,让其他圣人都眼红,不然的话那里为什么会有两位远古圣人常年坐镇,就是为了守着那口圣池,结果被人盗走。

  依据大盗留下的蛛丝马迹判断,他就是伏杀阴九雀、魏天盛、宇文成空的那个人。

  阴雀族发疯般寻找,丢掉一口圣池让他们元气大伤,这比阴九雀遭受袭杀,失去成圣的机会还可怕与严重。

  “儿谤啊,阴雀族的各位,老驴第一时间对你们慰问,送上关怀,在这里想对你们说——真特么的活该!”

  “魏钧驮蛋,你死个孩子就这么嚎叫,你杀那么多人,可知道有多少家庭支离破碎、痛苦不堪,你这是遭天谴了,不服吗,过来一战,老驴一蹄子踢死你!”

  这仇恨拉的,也没谁了。

  除却阴雀族、魏恒面孔阴冷外,还有一个人也跟着很受伤。

  钧驮古圣,一张大黑脸拉的很长,他发现,只要地球上那群忻崽子开口,他保准会无辜躺枪。

  老驴、大黑牛、欧阳蛤蟆等人,或者用自己的帐号发言,或者用楚风的金色帐号互动,只为了给人造成假象,楚风还在地球上。

  “这是阳间人所为!”

  最后,魏恒开口,道出真相,在星海中刮起大风暴。魏恒感受到阳间圣器残留的炽热能量气息,而宇文成空、阴九雀亦跟着证实。
  
网站地图 弘润国际娱乐 娱乐彩票大平台 全讯新2网址 比基尼娱线上乐城
新世纪捕鱼 非利滨国际ag真人视讯 mg国际娱乐平台 ag平台app
太阳集团娱乐网 玛雅平台 现金扎金花棋牌游戏 梦之娱app
豪博娱乐网址 大班bet登陆 新澳门万彩票 世界国家足球队排名
88娱乐网 龙8手机app网站 下载百家乐app 优乐国际app
同创娱乐地址 腾讯分分彩开奖 拉菲平台登陆 天游娱乐招商 彩票注册
万家彩票网 华人娱乐彩票官网登录 天游娱乐贴吧 牛彩彩票注册 同创娱乐暴利
快彩代理平台 正点游戏 旺彩平台 聚彩彩票网 如意娱乐网
彩票一号店 七彩平台 汇丰在线 永盛彩票注册 彩客网电脑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