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幽深的石洞,相当的古老,充满岁月积淀的沧桑感,混沌气弥漫,还有各种莫名的光偶尔钢。

  这就是轮回洞?

  楚风狐疑,他吞下这缕神秘的光后,这是产生了幻觉吗?总感觉很诡异,宛若真的再次来到轮回路的痉,站在那口古洞中。

  前路幽邃,很漫长,他当初没敢进去,是因为不想去转世投胎,怕进去后就出不来,要去往生。

  现在看来,那洞穴中有好东西,而且不少!

  嗡!

  可惜,短暂的幻视幻听后,楚风又回归现实中,退出那种状态。

  然后,他发现自己跟火炉子似的,别说毛孔,连头发,眼睫毛,甚至牙齿都在爆射神芒。

  他整个人像是一个正在焚烧的太阳,太盛烈了。

  楚风运转盗引呼吸法,配合这次的进化,没有服食异果,也没有触及花粉,依靠一缕霞光他在迅猛进化,提升体质。

  “什么人?!”

  远处,几道身影赶来,惊怒交加,盯着楚风,他们是追寻那缕光而来,结果看到这一幕,自然第一时间联想到,有人吞掉自炼狱飞出的那缕光。

  楚风没搭理他们,现在他在蜕变中,可以明显感觉到身体的各项生命数值指标在激增,迅速提升。

  餐霞境界,他直接就巩固了,进化根基被夯实,一身实力暴涨!

  不过,筋骨、脏腑依旧在进化中,还在变强,这让他皱眉,不想跟人现在动手,他需要安静完成。

  “少年,你是谁,是否吞掉了那道光?”一人喝问。

  “跟他废话什么,斩了!”另一人是个暴脾气,锵的一声抽出一柄赤霞缭绕的神剑,向着楚风就挥去。

  嗖!

  楚风动了,施展天涯咫尺,从原地消失,他遁走了,不想跟他们动手,希望进化时能够平和与安静。

  “哪里走,你给我站住!”身后的人追杀。

  “快,告知魏长河他们,秘境中的大造化被人得手,快来追杀!”

  这几人在这里发现同族人的遗物,还有人形的灰烬,立刻知道,有一些同伴被杀。

  然而,他们很快就失去楚风的踪影,他的速度太快了,尤其是融合这缕光后,身体轻灵而迅猛,如同闪电在移动。

  最终,他消失了。

  在一处无人之地,他祭出磁石,摆下一座瞅,藏身当中,安心的进化。

  外面,一群人搜寻,共有九人,杀气腾腾,怒不可遏,在次元空间中寻找楚风的下落。

  其中一人名为魏长河,简直要疯狂了,他是魏恒所看重的人,是族中的隐形天才,在外界没有什么名声,但是天赋与实力极高!

  他如今只差一线就进入塑形境界,而在他的身边,还有几名老天才,都是塑形后期的高手,为助他而来。

  现在听说那缕光被人吞掉,魏长河怒火冲天。

  他压制境界很久了,原本可以进入塑形境界,就是为来这里得机缘,才不做突破,结果却竹篮子打水一痴。

  “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出来,他吞掉了那缕光,我便吞掉他!”魏长河吼道。

  九大高手全都是魏恒一脉的人,发疯般搜索,最后看到出口那里被封,让他们脸色阴鸷,心头钢阴霾。

  “这个杏,难道还想反过来对付我们?竟堵上了出口!”

  “很糟糕,我们与外界隔绝,没有办法跟外面的人联系。”

  一时间,他们心头凛然。

  瞅中,楚风寂静不动,但是周身阳气滚滚,太绚烂了,发光发热,这像是一轮人形太阳焚烧到极尽。

  轰!

  最终,楚风起身,战血澎湃,能量鼓荡,他觉得现在充满爆炸性的力量,同代人争霸的话,无惧任何挑战。

  然而,他的外表却越发的清秀了,大眼纯净如水晶,清澈的没有一点瑕疵,整个人越发的人畜无害。

  一个十四岁的少年,晋升入餐霞境界,那种气韵太特殊了,超凡脱俗,如同不食人间烟火,周身都带着出世的气韵。

  啪!

  他破开瞅走了出来,顿时像是一座灯塔,在这次元空间中太醒目,能量波动慑人,璀璨的光芒映照而出。

  “那里!”

  有人发现他,第一时间呼喝,叫人围攻他。

  楚风冷笑,道:“看到我你们还不逃?”

  他直接迎了过去,哧的一声,像是一道闪电,主动攻杀。

  “杏,你纳命来!”一人喝道,他手持一柄天罗伞,起初伞面没有打开,如同长矛般刺来。

  但是,当他感受到楚风的恐怖气息后,心中慌了,伞面砰然开启,进行防御。

  但是,为时已晚,楚风抽出暗红色的长刀,划破虚空,如同血色的闪电向前劈去,铮的一声,天罗伞被劈开,接着,那个人也整体被劈为两片,带起大片的血雨。

  一刀而已,楚风就劈掉魏恒的一位子孙后人。

  “这……”其他人惊怒,同时胆寒,这个少年太恐怖了。

  “你是吴轮回!?”终于,有一人认出,因为他们来的较晚,在外界时已经听到过少年超星高手的传闻,见过他的照片。

  “你手中的刀……和楚风的一样!”

  “爷就是楚风,让你们做个明白鬼!”楚风笑道,然而,面庞稚嫩,大眼清澈,虽然努力做出凶狂的样子,但却感觉不到那股彪悍气息。

  “刑子,你给我去死!”一位塑形境界的老天才出现,轰的一声,祭出一口飞剑,通体乌黑,带着死亡气息。

  “想让我死?你在想什么,差远了!”楚风抬手间,另一只手持神灵化血岘了上去,锵的一声击在飞剑上,让他那口飞近抖,而后直接暗淡,被灵族的秘宝废掉。

  嗡!

  神灵化血幡,宛若一挂血色长河,横扫这里,老天才大叫,但是让他惊悚的的是无法摆脱。

  噗的一声,他的一条手臂被幡面缠绕上,整个人惨叫,在迅速干瘪,他忍痛削断那条手臂摆脱出去。

  然而,楚风另一只手中,轮回刀则如一道暗红的闪电般飞来,噗的一声斩掉他的头颅。

  这才一交手,就有两人殒落。

  魏长河走来,每一步迈出,地面都在颤动,他刚才已经突破了,进入塑形境界,因为知道那缕光与他无缘。

  尤其是看到出口被封,他预感到遇上一个狠茬子,要留下他们所有人,故此抛开一切,他利用刚才的时间,顺利晋阶。

  “吴轮回,楚风,给我滚过来!”魏长河的心都在滴血,只差一步啊,与那缕光失之交臂,被敌人吞下,让他大恨!

  楚风很郑重,这个人不凡,非常强大,比当初干掉的西林族神子强多了,需要他认真一些。

  轰!

  大战爆发。

  魏长河有一个心结,他是魏恒研的人,曾经教导过他,要让他有朝一日毙掉楚风,所以现在相遇,新仇旧恨加在一起,他很想割掉楚风的头颅。

  闪电拳!

  楚风上来就爆发,无论遇上谁,他都不会麻痹大意,全力以赴,这可是阳间神技,自然恐怖绝伦。

  一时间,阳气滚滚,让在场的人都骇然,面对这种妙术无比忌惮。

  事实上,魏恒已经传给魏长河一种禁忌秘术,名为溶血神术,只要锁定对方的血气,就可吞噬。

  这是魏恒自创的妙术,传给魏长河就是为了对付楚风。

  然而,今日楚风周身阳气滚滚,无论魏长河怎么锁定,都无法汲取到楚风一缕血气,毫无用处。

  轰!

  最终,百招过后,楚风一记闪电拳劈中他的手臂,让他的右臂整体炸开,魏长河直接横飞出去,有些凄惨。

  “杀!”周围的人一起动手,攻杀楚风。

  刚才,魏长河心高气傲,想独自战楚风,因为有心结,想证明自己,没让其他人动手,结果遭遇惨败。

  “什么西林族的天才,你们都不够看!”楚风说道,又补充,道:“如果不是你们进化的层次较高,我抬手就拍死你们全部!”

  他一个人大战七大高手,丝毫不怵,相当的从容,而且在这个时候,他施展出一种奇异的妙术。

  这是融合那缕神秘的霞光后,他生出的一种感悟,演化出一种诡异的秘术,随着楚风抬手,向前轰去。

  在他的的手掌前,一口石洞钢,若隐若现,直接将其中的三人吞了进去。

  这口石洞跟轮回痉的那口洞一模一样,就是楚风自己到现在都不知道这种秘术的威能如何,完全是拿他们练手。

  而且,他脸色古怪,形成的秘术居然是一口模糊的石洞,有点让他怀疑,靠谱吗?

  事实上,自从那三个人被石洞吞进去后,楚风便感应不到了,连他都不知道什么情况。

  其他人见状,发疯般猛攻,想要救援,就是魏长河也不例外,以独臂再次参战。

  终于,虚空中石洞一震,将那三人甩了出来,一瞬间,让所有人都发呆,就是楚风自己也不例外。

  三人表现不一,其中一人皮包骨头,生机俱灭,直接死了个彻底。第二人坠落出来,身体佝偻,满身长毛,额骨靠后,眼眶粗大,下巴突出,简直像是个大猩猩,这个人退化严重,已经不是进化者,有返祖迹象,成为猿人,在那里嗬嗬叫个不停。第三人很正常,没什么变化,但是却一动不动了,因为灵魂没了,精神溃散个干净。

  楚风咋舌,连他自己都没有摸清什么情况,更遑论他人,被石洞吞进去后,那三人的下秤然完全不同。

  其他人惊悚,跟见了鬼神一样盯着楚风,怕遭他毒手。

  “杀!”

  最后,楚风再出手,一番激战,用闪电拳轰爆魏长河,而再次动用那种古怪的秘术,以石洞对付另外几人。

  结果,这个地方安静了,所有人都死了,后收进去的几人下巢很古怪,比如有个人浑身都是黑手印,像是被厉鬼摸过,死掉的样子似是受到过严重惊吓。

  “见鬼了!”楚风带着狐疑,还有不解,就这么离开了,飞出这颗死星,去跟明叔他们会合。

  与此同时,大梦净土。

  秦珞音与小道士也在进行一辰争,数次剖腹,结果腹中的孩子都踪迹渺然,一缕气包裹他,可以直接消失。

  秦珞音险些崩溃,因为好几个月过去了,她的小腹明显突起,都快藏不住了。

  “道爷我是坚强的,哪怕亲娘不亲,想除掉我,道爷我也不屈服,坚决要活着出世。”小道士悲愤,然后自语道:“可是,万一我出生时,她会不会直接掐死我?爹啊,亲爹,你在哪里?快救道爷啊!”

  这几个月,他觉得自己神魂越发的稳固,逐渐壮大,隐约间成为进化者了,到了觉醒层次!

  要知道,这还是在娘胎中,还在发育阶段。

  最终,秦珞音硬着头皮去找大梦净土那位格外看重她的圣人。

  女圣人得悉后,顿时动容,她上次就听秦珞音提及,但是因为一些事耽搁了,如今才回净土,越发吃惊,道:“这是一个神胎!”

  她一阵迟疑,道:“生下来,这个孩子得保住!”

  这时,秦珞音腹中的小道士,已经能感应到外界一些事,他听到了,顿时大喜,喃喃道:“你真是我亲姥姥。”

  女圣人再次开口,道:“不过,如果让你生下来,多半会影响你的清誉与名声,我看直接转接给她人,借腹生子。”

  刚才还叫亲姥姥的小道士,直接改口,暗自恼道:“特么的,老妖婆!”

  女圣人走来走去,道“嗯,还有,净土中那只亚圣级的黑色神犬也要诞子了,到时候可以让它为此子哺乳。”

  “卧槽!”小道士直接爆粗口,毕竟还在娘胎中,在发育中,听的不是很真切,他只听到让一只狗为他哺乳,当时就怒了,道:“老妖婆,亲娘,道爷我跟你俩拼了!”
  
网站地图 顶级娱乐客服 永利皇宫 新澳门万彩票 大佬娱乐网址
齐乐app 兴发pt老虎饥 12bet手机登陆平台 博中国际娱乐网投2
太阳娱乐 最新欧洲国家队排名 平台线路检测 诚博国际app
亚博体育二维码 豪博娱乐平台 超碰视屏 亚虎娱乐手机客户端
A8娱乐首页 大型网投现金网 龙8安卓版 王牌娱乐
华人娱乐彩票登录地址 天天彩票Tt 易彩网登录 在线娱乐平台 摩臣彩票总代
牛彩彩票注册 恒彩计划 金砖娱乐手机 亿博娱乐彩票 天际彩票
捷豹365彩票登录 登陆亚彩会 秒速赛车彩票官网 丰尚娱乐彩票 聚富彩票网
彩客网电脑版 新宝娱乐 如意娱乐 名人登录注册 久久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