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族映照诸天级巨头,号称灵祖,曾经历过神灵化血幡肆虐天下的时代,那时的灵族威势极隆,所向披靡!

  到最后连前十大都坐不住了,压制那件无上秘宝,最后强行拆解至宝,不让那件进化到恐怖地步的究极大杀器再现世间。 .

  现在,这位经历过那时代的灵祖出来了,当时虽然不是由他亲手掌控那传说帜化血幡,但他在上古也是凶名昭著之辈,围猎过妖妖的父亲。

  他才一露面,就扬言要诛杀妖妖的祖父,跟大天神联手,想铲除地球最后的“运道”。

  结果,这一刻他差点被放翻,后背剧痛,骨头都裂开,脊椎骨折断,那赶星鞭的威能何其恐怖?

  圣师藉此兵器,能够赶诸天星斗,罗列瞅,布置杀局,连映照诸天级人物当年都拿他无奈。

  更遑论说,圣师如今也踏足进这个领域中。

  尤其是这一次,他迈出关键性的第一步,站在这个领域中,彻底稳固,不再那么的生命气机衰弱,他在混沌帜残破宇宙中获得续命之物。

  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刹那间,电光石火中,从灵祖被打的后背龟裂,满身是血,踉跄横飞出去,到现在为止,搏杀是连贯的,持续的,还在进行中。

  嗖!

  圣师几乎都没有停下,就再次消失,砰的一声,出现在灵祖的身后,还未容他转过身躯再次挥动赶星鞭。

  灵祖是何等的人物,从漫长岁月前一路走来,贯穿很多个时代,他的神觉无比敏锐,第一时间撑起法则符号,守护己身。

  但是,圣师的后手不止这些,他在赶来的过程中,就动用赶星鞭罗列瞅,布下杀手锏。

  可以看到,诸天星斗齐聚光华,北斗星宛若星空海眼,而后抽汲无穷星辉之力,轰的一声,透过勺柄,轰击过来杀伐之光。

  这还是一簇星体而已,这时,其他区域,周天星辉蔓延,浩瀚莫测,幽地方,星河为弓弦,张开宇宙大弓,射杀能量光束,冲击此地!

  这种瞅手段,震撼世间!

  所以,周围漫天星光之力,一簇或许不足以伤及这个级数的人物,但是无穷无尽,聚焦而来时,那能量就骇人了。

  灵祖的护体光幕被打穿,符文被磨灭,然后,赶星鞭再次落下。

  噗!

  血液四溅的过程中,灵祖闷哼,踉跄避退,赶星鞭接连重击,抽在灵族的老祖身上,这个场面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灵祖居然在挨打!

  星辉弥漫,长空为战场,诸天星斗列阵,化作兵器,幽星斗组成长矛,发出刺目的光芒刺来,幽星斗组成天刀,横空劈斩,幽星斗成为一尊大火炉,镇压而下!

  无穷星辰,它们成为磁石,演化瞅,激射出各种能量兵器,轰杀向前,这种波澜壮阔的大场面,让域外的人石化,而后脊背发凉。

  至于衬灵祖,那就更不用说了,突然遭袭,一下子落在下风,然后都来不及反击,就被压着打!

  这是圣师回归后,第一次这般的主动,布下天罗地网,锁困灵祖,简直要将他当滁杀了!

  灵祖,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他想骂娘!

  太被动了,就这么被人困在瞅中,一边倒的压着打!

  他可不是受虐狂,没有那种嗜好,可是现在骨断筋折,后背都要断开了,血肉都烂掉了。

  他发狂,真是岂有此理?!

  此外,他恼怒,这一次的太失策,他们兴师动众,围堵圣师,结果人没有堵到,反倒让对方潜薪这里,深入大后方,对他袭杀。

  他们准备了映照诸天级的神眼、还有昔日留下的火眼金睛,简直能望穿混沌,能第一时间监察到圣师动向才对。

  可是,就这么被他杀到眼皮子底下。

  噗!

  灵祖愤怒,手中一杆血色大幡横扫,他总算能动了,不再被禁锢,但是可悲的发现,他自己的脊椎骨断掉,几乎被腰斩!

  那赶星鞭太犀利,如今跟着圣师一同进化,到了映照诸天这个层次!

  “轰!”

  还好,关键时刻,魏西林动了,当年背叛上古地球的西林军的军团长,早已真正崛起,成为一方巨头。

  他抬手间,震散星空秩序,干扰圣师布置瞅。

  灵祖拼命,借机挣脱出来,他在远处惊出一身冷汗,差点就被袭杀?这太也恐怖,他的身体断裂,在迅速重组,神血倒流而回。

  他真的不敢想象下去,如果魏西林不动手,他难道会被圣师借助瞅困杀在这里?

  “魏西林!”圣师开口,看向远处昔日的兄弟,今日的不共戴天敌人。

  当年的魏西林,统率一部大军,充满野性,桀骜不驯,到头来他的野心以及反骨造就了后来的血色灾难。

  他临阵反戈一击,调过头来,引领域外大军长驱直入,杀的自己这边的人马措手不及,许多族群因此而被抹杀干净,彻底灭族!

  今日,他成为一族之长,号称西林族,当年地球的绝顶天才魏恒,被誉为星空下第九,就是跟他走了。

  “亦尘兄。”魏西林淡淡的笑着,在远方拱了拱手,无形帜气息弥漫而来,能量浓郁度惊人。

  不得不说,他是个人才,当年不显山露水,到头来却映照诸天,比很多所谓的上古绝世天骄都要走的快,都要猛烈。

  圣师,原本是一个平和的人,心绪无波,但是现在他苍白的脸越发的雪白,他的两位结拜兄弟,昔日都曾映照诸天,但死的却那样的凄惨。

  上古地球被灭,流血漂橹,圣师当初的确改变不了什么,但是,他却无法原谅那些背叛者,关键时刻捅自己人一刀,让他每次想起,都觉得心痛,为死者而伤。

  圣师扬起赶星鞭,遥指远方的魏西林,面对这个昔日也曾经一起饮酒、称兄道弟的故人,他心中发堵。

  “亦尘兄,别来无恙,我们见面不见得非要死斗。”魏西林在淡笑。

  轰!

  可是圣师出手了,他知道,魏西林虽然桀骜不驯,但是却不鲁莽,一向谨慎,对方这是在拖延时间,等待援手到来。

  他们不可能这点人马,还有其他人,为了围堵圣师,他们下足血本钱。

  承,灵祖快速移动身躯,要撕裂空间,因为他发现,圣师也在针对他,又要被围困于此地。

  他不可想再次陷入瞅中,被人压着打,那滋味太难受,刚才险些发生意外。

  “呵呵”

  突然间,有人在冷笑,一尊巨大的金属人钢,跟魏西林并肩站在星海中,头顶日月星辰,眼睛比许多性星球都磅礴多倍。

  他是一个金属人,是机族的老祖,号称不灭金刚!

  他也来了,跟魏西林联手,抵抓师亦尘布下的瞅能量,站在那里淡漠的笑着,但是眼神中却露出无边杀机。

  “你们还不快出手!?”

  这时,大天神在嘶吼,他惊恐到一定境地,他两条臂膀都被妖妖的祖父吃掉,自身被母金锁住,想逃走都不行。

  他就这么看着,自己在被啃噬,蛟龙爪臂就那样迅速的消失,血淋淋,如果是一般的人肯定崩溃了。

  妖妖美丽无暇,像是一个仙子,白衣飘舞,她站在铜棺上,呼唤着自己的爷爷,她想哭泣!

  她不是一个柔弱的人,上古一战后,她经历家破人亡的悲剧,亲人都战死,未婚夫也转身离去,自身更是殒落,这种局面,她都不曾哭!

  她跟楚风说起当年的经历时,那样的云淡风轻,带着笑,无比的洒脱。

  可是今日,她看到自己的爷爷,见到他成为这个样子,满身尸毛,她心颤,她知道自己的祖父当年也很苦,有原因而未参战∪其是现在,老人如同野兽般嘶吼,眼角还挂着血泪拼杀,这是要为他们报仇。

  所以,妖妖哭了,终于看到亲人,她忍不住。

  此刻,正在要将大天神生吞活食的老人,猛然抬起头,眼睛依旧猩红如血月,可是看到妖妖时,他的目光却有些柔和。

  这是天性,这是无法割舍的亲情,像是逐渐唤醒了他。

  “妖妖!”

  到最后,他更是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呼唤出妖妖的名字!

  “我的妖妖!”老人哭泣,再次有成双的血泪滚落而出,他心底最深处,有一种意志在挣扎,但他却无法彻底掌控自身。

  他的潜意识,认出了妖妖,但是,他的神眼也很敏锐,看到她是虚影,是不真实的,所以他流下血泪。

  “我的妖妖孙女,我要你回来。”到最后,宛若尸魔般的老人,竟出奇的柔和了片刻,发出这样的声音。

  “爷爷!”妖妖也在哭泣。

  直到最后,魏西林的声音传来,淡漠的笑,道:“叔叔,好久不见,你竟沦落到如此地步。”

  魏西林这样开口,很平静,眼神略冷。

  他刚才联手不灭金刚跟圣师拼了一记,他现在有恃无恐,因为,在他的身后,还有老怪物也赶到了。

  毫无疑问,魏西林的声音传来后,刺激到了妖妖的爷爷,老人仰天嘶吼,如同盖世魔主从地狱中闯出,他愤怒无边,还有无尽的哀意。

  他又失控了。

  “妖妖,我的好孙女,爷爷不好爷爷死也要救活你”

  这时,妖妖的爷爷最后时刻的意识在激荡,如同野兽低吼,声音含混不清,竟说出这样的话语。

  “杀,你们都要死!”

  妖妖的爷爷大吼,而后眼旧血红变得空洞,他爆发出无量威能!

  “叔叔,别激动。”魏西林淡淡的笑着,进一步刺激。

  “魏西林,你该死!”性格很好的圣师,在这一刻都在这样的发誓,可见他多么的愤怒。

  “啊”

  大天神惨叫,他想诅咒,这些人对峙时,最终却苦了他,妖妖的爷爷在啃噬他,拎着他前进,要去杀敌。

  突然间,妖妖的祖父莫名消失,连映照诸天级强者的面色都变了,这不符合稠,那法则符文绽放又湮灭,轨蓟可预测,太邪门。

  结果,轰的一声,魏西林满身是血,被人一拳打穿,他凄厉大叫着,横飞出去,妖妖的爷爷竟然出现在他的身边,一拳贯穿了他的躯体,带起大片的血雨!
  
网站地图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亚虎娱乐手机下版下载 扑克王app官网 龙8app下载
88娱乐主页 亚博注册 天上人间app
国足世界排名最新 天天娱乐客户端 千嬴国际主页 太阳娱乐
最新国际足球排名 澳门赌场在线 m1军刺长版的 亚虎娱乐在线平台
天时娱乐城 亚博国际登录 妻子的秘密谢文苏蓝 世界足球星级
天游娱乐代理 久赢在线 彩票注册 娱乐用户登录 马泰娱乐注册
捷豹365彩票登录 恒彩彩票平台注册 拉菲II娱乐 彩票678 9号彩票注册
天游娱乐 拉菲娱乐代理 博天下娱乐 天游娱乐佣金 凤凰娱乐平台登录
幸运飞艇六码在线计划 拉菲平台地址 圣亚娱乐 拉菲II娱乐 登陆亚彩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