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妖的爷爷身材高大,满身黑色长毛,雄姿磅礴慑人,拎着大天神从那里一冲而过,就这么一拳震碎魏西林,让他解体,血筋宙星空。 .

  这一拳太霸道了,那是可映照诸天级强者,而且是一位宇宙名人,在上古时期就非出名,被这么轰的炸开!

  血与碎骨飞散开来,让一些行星都跟着炸开,黑暗的宇宙中绽放起很多股光团,震撼人心。

  魏西林就这么被轰杀,众人不敢相信?这太恐怖了。

  他是西林族的族长,上古排位第十一的生命星球上最强的军团长,虽然此人品性有问题,脑后生反骨,但没有人会否定他的强大,这是一个映照诸天的存在,从上古活跃到至今!

  这一刻,整片星空都短暂寂静,所有进化者都被镇住。

  此时,人们看到妖妖的爷爷,越发觉得他深不可测,身体犹如魔躯,矗立在宇宙中,高不可攀。

  尤其是,他拎着大天神,这样带着一个人一冲而过,轰杀了魏西林,越发显得他的雄浑与霸气。

  此时,大天神这个名动宇宙漫长岁月的霸主级存在,无疑成为一个强聊“背景墙”,成为一种衬托。

  他这种人物其实称得上绝世强者,非常强绝,但今日很不幸,被人拎在手中,曾为猎物与战利品。

  他越强大,越衬湍明显。

  妖妖的祖父,这一战震惊全宇宙!

  此外,在他的身后那个方向,不灭金刚胸膛凹陷下去,有一个可怕的脚印,且下巴不复存在,跟嘴巴鼻子等熔在一起,成为铁疙瘩。

  这个庞大机族强者,以不灭金刚自称的存在,也沦为背景墙,他撞碎一颗大行星后,重新站起来,怒视这个方向。

  他的凶焰,以及愤怒,改变不了什么,刚才激烈交手,他们都完败!

  “死了,魏西林就这么从世间消失?”

  “这么强大的一族之长,居然被人简单轰杀,不太对劲吧?”

  “绝代强者,上古地球的这个老人太可怕了,真的宛若一尊无敌魔主,这是从哪里归来的?”

  各地,一片沸腾,所有人都心悸,情绪激荡起伏,被震撼的不轻。

  “嗯,不对!”

  地球上,楚风看到异常。

  与此同时,宇宙中很多进化者都察觉到了,那片星空有光在跳跃,而后凝聚。

  事实上,圣师早已提前预警,并亲自杀了过去,冲向一个方位,借助瞅的能量进行空间大挪移。

  “魏西林,你给我去死!”圣师在大喝,满头银色长发飞舞,他的衣袍也猎猎抖动,他化成一道光出现在前方。

  他看出不对头,魏西林的灵魂还在,还活着。

  同时,所有人都警觉到了,想到魏西林在身体炸开前曾经低吼不死蚕化生术,现在看来他成功了。

  圣师对他很了解,这个人如果没有把握,不可能这么拼死对抗,显然他幼牌,就是这种不死术。

  不死蚕,宇宙中一种神异的生物,是一个异常强大的种族,族人虽然数量不多,但是神功惊世。

  他们但凡留下一线生机,都可以死而再生。

  魏西林掌握有该族的不世神功,是一宗非常强大的秘术,绝对是绝世神技!

  他早先敢拼命饼妖的爷爷,看似要玉石俱焚,其实就是因为心中幼气,他能逃过死劫。

  他的手段确实毒辣,另外几位映照诸天级的强者如果适时赶到,顺势合围,对妖妖的祖父镇杀的话,那真的会很恐怖。

  然而,他计划的很好,对自己也足够狠,可妖妖祖父的强大超乎他的预料,实在让他到最后关头没脾气,自己信心都动摇了,头皮发麻,感觉惊悚。

  妖妖的爷爷那时直接摆脱他与大天神联手的禁锢,将不灭金刚踢翻,险些轰杀。

  而最后更是直接灭了他魏西林的肉身,且让他的灵魂也跟着瓦解,成为碎片!

  如果是别人,哪怕映照诸天,也多半要被屠掉,即便还未彻底死去,被那宏大的拳印补上一击,也得灭。

  因为,所谓的滴血重生是需要灵魂的,而刚才那一拳,直接也震碎魏西林的魂魄精神。

  轰!

  虚空中,魏西林的血肉碎片中,冲出一缕又一缕光,都化成小蚕,成千上万,密密麻麻,极速而动,吞食宇宙中游离的能量。

  无数的小蚕如同闪电在移动,极速冲起,而后聚拢在一起,这就是逆天的不死蚕妙术,一种绝世神技。

  当着众人的面,它们聚合,快速成型。

  砰的一声,所有小蚕合一后,成为一个大蚕,而后被光幕笼罩,体外出现一层茧。

  轰!

  与此同时,圣师亦尘杀到,轮动赶星鞭就砸了下去,他这种平和的人都如此恨魏西林,可见心帜执念多么的深,上古一战,他的心被伤的太深。

  啪的一声,不死神蚕外面的茧炸开,同时魏西林再现,一声闷哼,他又一次遭受重创,浑身龟裂。

  因为,他被妖妖的爷爷打爆,哪怕有不死神功在身,也是元气大伤,本源有损。

  这个时候,他再次被攻击,雪上加霜,又一次差点炸开。

  事实上,妖妖的祖父如果不是迷失了,若是清醒的话,根本就不会给他施展此神技的机会,趁他没有重组前,直接补上一拳,就会让他彻底死亡,消散世间。

  轰!

  圣师的赶星鞭再次落下时,魏西林挡在前方的双臂折断,血雾弥漫。

  而赶星鞭没有就此止住,继续落下,接着砰的一声,将魏西林抽飞出去,近乎将他斜肩劈为两段。

  魏西林的躯体近乎分开,只连着一点而已!

  “你们还不快上?!”魏西林怒吼,他一步估量错误,现在步步错,太被动了,险些将自身搭进去。

  “杀!”

  不灭金刚扑杀过来,灵祖也杀到,同时那个浑身都藏在黑袍帜老怪物也终于第一次动手。

  尤其是那个老怪物,蓦地消失,而后再出现时,手持一口黑色的大剑,无声无息,斩向妖妖祖父的头颅,致命性的袭杀,欺其神智不清。

  可惜他想利用对手灵魂迷失的机会,没有成功,妖妖的祖父本能太可怕,嗖的一声移开躯体,而后头上的九口能量神剑组成剑轮,压制过去,砰的一声将那口黑色大蕉成齑粉。

  接着,剑轮向前碾压,这是无敌之势!

  早先有目共睹,这种剑轮压制的大天神、魏西林、不灭金刚没脾气。

  不过,这个黑袍老者非常可怕,径直凭空消失,一下子不见了,谁都没有看清他是怎么离开的。

  地球上,楚风倒吸冷气,他意识到,这才是狠茬子,面对妖妖祖父这种绝代强者还有这种速度,刹那消失,或许能威胁到妖妖的爷爷!

  宇宙各地,一些老派人物惊悚,他们意识到这是谁了。

  “传说是真的,刺天穹中有一个老家伙果然早已映照诸天!”许多强大的进化者凛然。

  因为,这个黑袍人所展现的手段,是黑暗狩猎者的风格,是至强的刺杀手段,这种人防不胜防。

  尤其是,他进化到这一步,早已映照诸天,他若是想杀谁,那太容易了!

  也就是妖妖的爷爷,本能强大,能第一时间洞彻,所有没有被刺杀。

  轰!

  果然,下一刻,一道恐怖的拳光再次出现,那个黑袍老者突兀的从一个方向轰杀向妖妖祖父的头颅。

  便是映照诸天的人物,此时见到这种情况也倒吸冷气,果然是最为强大的黑暗狩猎者,这是刺杀领域的祖宗级人物。

  让人震惊的是,接下来,电光石火间,这个老牌杀手进行了十几次刺杀,角度太刁钻,让人防不胜防。

  就是不灭金刚、灵祖、大天神的脸色都变了,这个老怪物让他们都无比的忌惮!

  轰!

  当第十九次刺杀到来时,妖妖的祖父猛然挥动拳印,跟虚空中莫名出现的一个拳头撞击在一起。

  轰!

  天崩地裂,鬼哭神嚎,这片星空炸开。

  这种场面让各方巨头都吃惊,刺天穹的老祖宗太厉害,居然能承受妖妖祖父那带着至刚阳气的拳印的一击。

  须知,早先时,其他人都承受不住,尤其是冥族、天神族都各自死掉一位绝顶强者了!

  不过,老杀手的那只拳头略带轻颤,极速消失。

  嗡!

  事实上,妖妖的祖父更恐怖,这一次他凭着本能直觉把握住敌手的轨迹,剑轮横扫了出去,镇压向某一处虚空。

  噗!

  一片血沪起,刺天穹的老祖宗负伤,一条手臂差点被剑轮切下来,他极速远遁,刹那消失。

  这让星海中所有进化者都震颤,而后无言,黑暗狩猎者负伤,差点被反刺杀!

  吼!

  同时,妖妖祖父提着大天神的躯体,当作兵器,冲了出去,再次杀向魏西林那里。

  因为,圣述到麻烦,被三大强者攻击,不然的话,他可能会把握会,将元气大伤的魏西林干掉。

  妖妖的爷爷一脚迈出就杀到了,他的潜意识波动剧烈,似乎面对魏西林时有着一种本能的反应,只要魏西林的灵魂还在,就能吸引他的注意力,再次杀来。

  魏西林头皮发麻,他知道麻烦大了。

  轰!

  再次碰撞时,魏西林满是裂痕的伤体瓦解,半边身子脱落,横飞出去,他心中一沉,感觉有可能要被击杀。

  当!

  妖妖的祖父拳印打出,砸的不灭金刚的金属躯体变形!

  而灵祖面对这种凶狂猛人时,心头颤抖,不由自主就倒退。

  “退什么,他这种状态都杀不了他的话,以后还了得?!”魏西林大吼,最后更是喝道:“灵祖,动用你们族帜禁忌兵器神灵化血幡,我知道,它肯定还在!”

  神灵化血幡,曾经是禁忌物品,震动整片宇宙,最后连前十大都登了,组后压制灵族,拆解这一至宝的零件等。

  灵祖一惊,没有回应。

  大天神眼睛亮了,他都快被杀死了,成为别人手帜人形兵器,无比的憋屈,顿时喝道:“动用神灵化血幡,这一次前十大不会责问你族,有我担着,面对这种凶人,现在不杀更待何时!”

  “各位道友,你们来了吗,出手吧,决不能放过这个怪物,不然以后会有大麻烦!”不灭金刚也喝道,望向星空深处。

  “嗡!”

  果然有人来了,这是一个人形生物,被混沌笼罩,隐藏真身。

  此外,刺天穹的老杀手去而复返,摆下一座祭坛,在那里召唤着什么。

  “神灵化血幡!”但是,最为惊人的是灵祖那里,他默念某种咒言,最后大声呼唤那件禁忌兵器。

  嗡!

  宇宙星空裂开,一杆可怕的大幡出现,幡面血红,满是裂痕,像是拼凑起来的。

  此时,幡面摆动,简直要遮蔽整片星空。

  “哈哈,这是真正的究极兵器,无上至宝,任你天大的本领也要饮恨!”灵祖一下子信心百倍,当年这件兵器一出,所向披靡!

  与此同时,刺天穹的老祖宗也在出手,站在祭坛上召唤着什么。

  最后,一柄血色的神剑从宇宙最深处飞来,带着无边的血气,杀意无边,这是刺天穹的至高兵器,平日间埋在血池中,被滋养,这是杀道至宝。

  它始一出现,就让这片地带飘起血雨,这是以刺天穹内所有杀伐气养出来的究极兵器!

  同时,宇宙深处,还有其他人在接近,是映照诸天级的可怕存在,最为可怕的时刻到来。

  在他们召唤慑人的兵器时,妖妖的祖父只认准魏西林,猛烈轰杀,而圣师更是一心配合,用瞅锁困星空。

  “啊”

  魏西林惨叫,被妖妖的祖父那光芒照亮星海的拳头打的再次爆碎!

  刷!

  无数的小蚕在移动,想要冲出去,想要逃走,可惜被截住。

  这时,妖妖祖父头上的剑轮发光,一路碾压过去,无数小蚕尖叫,如同地狱所幽鬼魂在哭嚎。

  噗噗噗

  一路爆到底,剑轮横扫,将所有小蚕都击杀。

  “啊!”

  魏西林最后的惨叫声戛然而止,直接就此消失,被真正的杀到爆,而后人间蒸发!

  但是,此时妖妖的爷爷还有圣述上最大的麻烦,处境堪忧,极艰难时刻到来。

  因为,宇宙深葱些身影走来,在接近,都带着强大的兵器。

  而近前这里,神灵化血幡展动,遮骂宙,刺天穹的那口红的发亮、炽盛的杀道至宝也在颤动,激射神芒,撕裂宇宙。

  这些兵器太可怕,而来的人也更多了。

  不灭山,大黑牛、黄牛、欧阳风都焦急,在跟妖祖之鼎对话。

  “那几件兵器怎样?”

  “非唱人,能杀映照诸天级强者的灵魂,比大天神碎掉的那件兵强多了。”妖鼎发出机般的声音。

  “你呢,妖祖的遗物,你的威能怎样?”大黑牛问道。

  “我是妖祖的兵器,自然威能无双!”妖鼎给予回应。

  大黑牛发狠道:“那太好了,去吧,进星空,让那位老爷子催动你,轰杀所有人,他缺少一件趁手的兵器,今日捅破天,哪怕大战到宇宙四分五裂!”

  同一时间,某一片星域中,明叔召唤来一群老者,仔细辨认的话,都是曾经关押在宇宙黑牢的人,不久前在西林族所负责镇守的那座黑牢中脱困。

  他们都是当日楚风与明叔放出来的。

  今天,明叔联系到很多人,聚集在一起。

  “老兄弟们,我们也去干一票大的,映照诸天级人物都走了,后方大空虚,我们去抄他们的老巢,这一次没有人挡着我们,没有人能杀我们,去他们的大本营,抄家,杀啊!”

  明叔在号召,彻底豁出去,开启另一辰争!
  
网站地图 12博手机网址 澳门百家乐app下载 亚博app下载 ag官网App下载
太阳城申博官方网站 环亚娱乐ag88网页 易发棋牌app官网下载 澳门网上娱乐赌场
撲克王APP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现 天际亚洲skybe 名仕娱乐
财神娱乐靠谱平台 凯发k8 亚博app下载 单双大小不输方法
A8娱乐 918真钱斗地主 万事博娱乐城 嘉年华娱乐平台
wap.dofvee.cn wap.fZBEUL1.tw www.jprnc.cn 30951070.cn www.2018yrcf0a.cn
m.fXQHMEV.tw f36HBP4.tw wap.g27g.cn www.j25r.cn www.yrcfeo2018.cn
faxmzvo.cn wap.rushanmedia.cn www.xdfzjlnp.cn wap.11855942.cn xbtx0t1.cn
m.f32h.cn wap.ltvzbdxz.cn www.f4TG9KZ.tw www.rfstxhx.tw m.frzh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