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古以来哪怕有绝世人物对峙,也不至于如此,映照诸天级强者接二连三的出世,神战规模在剧烈升级!

  神战,真正让人心悸,让各族恐慌的战役,动辄就会波及各大星系,无意间就能毁掉一些生命星球。

  现在,战斗在持续,越演越烈,有恐怖的身影屹立在黑暗的宇宙深处,庞大无边,只有眼惧晰可见,盛烈而慑人,像是十万里长的雪亮刀锋,冷冷地盯着妖妖的爷爷与圣师!

  还有的身影在无声无息接近,被混沌笼罩,将他附近的很多行星都淹没,什么都看不到了,一片迷蒙。

  还有模糊的身影周围全都是枯骨,披着有远古骨架组成的甲胄,骑着一头骨龙,气势逼人,临近这里!

  敌方发难,灵祖第一个动手,因为他得到曾经威震星海的禁忌兵器——神灵化血幡,慑人之极。

  此幡一抖,长空崩裂,星空几乎要被毁灭了,太过恐怖!

  幡面猩红,略显陈旧,满是裂痕,如同瓷器龟裂时,密密麻麻,上面的纹路如同蛛网,但是它却是可怕的,遮盖星空。

  砰砰砰!

  就这么一刹那,妖妖的爷爷附近就有一些行星炸开,在幡面拂过来之际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摧枯拉朽。

  呜呜……

  同时,宇宙星空中响起起来的嚎叫声,像是神魔哭泣,又像是地狱中的厉鬼在不甘的咆哮,都是从化血幡传出来的。

  妖妖的祖父虽然迷失,但是,他却能够感知到危险,如同梦幻空花,从原地消失,躲避了出去。

  圣师跟随而动,也避开灵族至宝的锋芒。

  轰!

  那幡面席卷而过时,这片地方炸开,星空湮灭,出现一片巨大的黑洞,神灵化血幡无坚不摧!

  “怪物,你们也有怕的时候?来啊,再过来发疯啊,今天老祖我用此幡收你们的魂魄,炼你们的精神原核,我看你哪里走!”

  灵祖肋部生出一对恶魔肉翅,极速杀来,手持神灵化血幡,轰向妖妖的爷爷与圣师,他早先时被圣师压着打,憋了一肚子火,现在得到机会,自然全力以赴。

  妖妖的祖父迅速躲避,圣师则排列星辰,组成瞅对抗。

  然而,现在对头太多,不远粗有人出手,轰的一声,一个满是青色鳞片的大手拍落下来,直接干扰圣师布置瞅。

  哧!

  更有人口吐剑光,如一挂星河飞来,照亮昏暗的宇宙,太刺目了,剑气瓦解诸多星体!

  “哈哈,多谢道友,一起动手擒杀他们!”灵祖大笑。

  神灵化血幡真的不愧为禁器,越发的可怕,幡面展开后,覆盖这片星空,血色而带着破裂痕迹的样子,威能浩瀚。

  哧哧哧!

  这一刻,无论是妖妖的爷爷还是圣师都感觉到自身血精在冲出,没入那幡面中!

  嗡的一声,妖妖的爷爷发出一声嘶吼,挥动大天神向前砸去。

  这一刻的大天神心情糟糕透顶,且有些惶惧,他就这样成为兵器,随时会被人废掉,天神族何曾沦落到这一步,简直是最憋屈的霸主。

  “啊……”大天神惨叫,他的血液在迅速飞出去,身体上有些部位干瘪下去,那神灵化血幡名动上古,的确不是只有虚名,让人胆寒,连他这种级数的人都在被掠夺生命能量。

  同时,这片星空又一次炸开!

  灵祖手持此幡简直有不可力敌之势,凭借一件兵器而已,他就能做到这一步,可想而知此器的珍贵。

  “灵祖,你想杀死我吗?”大天神发出低沉的吼声。

  “大天神你放心,我有分寸,你现在只是略微受伤,我族至宝不会真的收割你的性命!”灵祖暗中传音。

  这时,妖妖的爷爷被逼到不利位置,身后那片区域有一位满身覆盖着骨质甲胄的存在,骑着骨龙,随时要发难,这是一个老怪物,透发出的气息异常的强大!

  “杀!”

  神灵化血幡再次展动时,星海四分五裂,拥有这件兵器简直可以横扫宇宙,打出一片无人可挡的疆土。

  轰隆!

  最后关头,妖妖的祖父不仅挥动大天神,让他挡在前方,皮包骨头,血气丢失大半,他自己也催动了杀手锏。

  剑轮再出!

  轰的一声,九口色彩斑斓的能量之剑旋转,剑轮炽盛无比,跟那神灵化血幡碰撞在一起,血气与彩光一起迸发,照亮浩大的宇宙星空。

  无数人惊骇,哪怕是映照诸天级强者都在倒退,这种碰撞太惊人,那片地带的空间寸寸湮灭,许多行星化成齑粉,沦为宇宙尘埃。

  剑轮竟然可以挡租件震动古今的禁器!

  灵祖大口喘息,嘴角溢血,他一脸骇然之色,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化血幡多么的恐怖,跟天地规则共鸣,跟宇宙秩序交织,进攻时,让施法者的攻击力都跟着激增数倍不止!

  此外,它还能吞食敌手的血气与能量等,杀伐之力无边。

  可是现在,妖妖的祖父没有动用兵器,只是凭着一种神技就挡住了神灵化血幡,震的他咳血。

  同时,他闪目观看,发现幡面上那些裂痕,有些扩大了,最为可怕的是,甚至有一处地方断裂一星,让他心痛而惊悚。

  “你这个怪物!”他怒吼,不过让他稍微松了一口气的是,妖妖的爷爷头上的剑轮消散,这一击消耗巨大无边。

  而且,老人的嘴角也有一缕血溢出,发出哧哧声,如同沸水出现在冰天雪地中,血液的阳气太重。

  “我看你能挡住我几击!”灵祖喝道。

  “你想害死我吗?!”大天神急了,这两人死磕的话,他肯定先死,他现在就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他的身体破破烂烂,异常干枯,血精流逝过多。

  “各位道友一起上,不要再作壁上观!”灵祖喝道。

  事实上不用他吼,就有人动手了,虚空被切开,无声无息,一口血红的神仅现,直抵妖妖的爷爷的后脑海。

  直到临近,这口杀道至宝才绽放炽盛的红光,周围的血气如同岩浆沸腾,震碎空间!

  太阴狠毒辣了,这种手段自然是出自刺天穹的老祖,一个活了漫长岁月的老怪物,他是黑暗狩猎者,为杀敌而不择手段。

  当!

  关键时刻,剑轮再现,将这口红光照耀整片宇宙的杀道至宝震开。

  一时间,剑气纵横激荡,红色的杀伐之交断劈来,强势无比,在跟剑轮对决。

  这让人骇然,谁都清楚那剑轮多么可怕,可是现在刺天穹的至宝竟有这种威能,几乎不弱于神灵化血幡多少,可跟剑轮对决。

  这是映照诸诸天级强者梦寐以求的瑰宝。

  “杀!”圣师亦尘喝道,罗列星斗,动用瞅,要夺那口红色的神剑。

  “呵呵,各位,一起狩猎吧,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刺天穹的老怪物邀请众人一起动手。

  “好!”立时有人响应。

  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等绝世兵器,可是但凡映照诸天者都是恐怖的,哪怕是徒手攻击也足以致命。

  骑着骨龙的那个人出手,他来自幽冥族,从祖地中走出,来为族人报仇。

  早先,妖妖的爷爷格杀了幽冥族的巨头!

  “哈哈,诛杀此獠就在此时,我们一起彻底覆灭他们,抹掉上古留下的隐患。”不灭金刚大笑,在快速逼近。

  同时,一只青色大手覆盖着鳞片,极速探来,拍碎星空,神威惊世!

  ……

  一瞬间,各方都发难!

  当!

  关键时刻,圣师让妖妖躲进青铜棺中,而此棺也成为兵器,对抗诸敌。

  妖妖的爷爷看到自己的孙女在这种境地下非常危险,被逼躲进棺中,他像是受到刺激,发出野兽俺的嘶吼声,原本就已迷失,现在透发出的气息更加可怕。

  吼!

  他大吼时,星海都在爷,施展拳印,催动剑轮,释放体内的那条母金神链,横击群敌。

  然而,他再强大,面对这样的围攻也要饮恨,因为这些都是映照诸天级的可怕存在,最为关键的是,有神灵化血幡以及刺天穹血池中孕育出来的杀道至宝,对他的威胁太大了,动辄就能伤到灵魂。

  这片星空沸腾,秩序符文交织,如同凤凰翎羽,绚烂刺目。

  这片天地被打崩了,圣孰妖妖的爷爷遇到危险,浑身是血,遭受重创。

  “叔叔,我们走!”

  圣师亦尘开口,带着妖妖的爷爷,布置瞅,就要踏入一条星路中。

  “亦尘,你还想逃,整片宇宙的道路都被我们截断,你们一个都走不了,全都要死,这个老家伙不是很厉害吗,今天一样要被枭首,就如同他当年那个天纵之资的儿子一般!”

  灵祖吼道。

  四野,映照诸天级别存在都不发一言,沉默的攻击,发动最强攻势。

  噗!

  圣师横飞,被打的大口咳血,他的瞅被人用蛮力破掉,且远方布置的瞅竟也失去联系。

  “终于还是要逃了,以此棺横渡进混沌中的残破宇宙中,叔叔,你跟我来!”圣师道,接引妖妖的爷爷。

  亦尘很遗憾,他知道,如果老人神智清醒,那战力肯定要爆棚,多半能直接杀死一些对手,径直闯出去。

  此时,不灭山,大黑牛焦急,道:“快啊!”

  他在催促妖祖之鼎,情况太危急,然而这个传承之物始终在发出机械的声音,跟他讲道理,说它不能离开不灭山。

  “滚你个蛋,你不离开,我们几人跟你拼了,舍弃此地,不当妖祖所谓的门徒,咱们一拍两散!”欧阳风吼道。

  别说大黑牛、欧阳风,就是好脾气的黄牛也怒了,用力将掌幽在大鼎上,跟它瞪眼。

  最终,妖祖之鼎同意,道:“好吧,时隔千古,很多人都早已遗忘妖祖之威,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强,更不知道妖祖之鼎究竟是什么级数的武器,今日再现世间,大杀一番!”

  嗡的一声,它借用已经不多的能量飞出不灭山,进入宇宙中,一闪就消失了!

  瞬息间,它便冲入场,机械的声音在圣师耳畔响起,也传递他到妖妖的爷爷心中。

  到头来,圣师还未动手,居然是妖妖的祖父出于一种本能,将此独了过去,而后,提着这口鼎,疯狂注入能量,将鼎口对准敌手,进行轰杀。

  一道刺目的妖光从鼎口那里飞出,将不灭金刚打穿,让他不敢相信的低头,看着身体上的大窟窿,而后他惨叫着倒退。

  当!

  下一刻,鼎口那里又一道妖光飞出,轰在神灵化血幡上,那幡面居然发出咔咔的脆响声,原来的那些裂痕全都在扩大,而后幡面像是瓷器遭受重击般,碎块成片的脱落。

  “啊,不!”灵祖惨叫,这是他们这一族的无上至宝,他心痛到难以忍受。

  噗!

  然而,大鼎的鼎口中,又一道妖光飞来时,连他也被打中,灵祖下半截身子直接炸开,成为血雾。

  此外,妖妖的爷爷手持这口大鼎后,自身的攻击力也在暴涨,两者交融,在共鸣,能放大进攻的能量。

  这时,妖妖的爷爷头顶上方的剑轮再现,比以前更璀璨,无以伦比。

  轰!

  剑轮碾压过去,宇宙中一只布满青色鳞片的手臂直接就被削落下来,且剑轮摧枯拉朽,呈无敌之势,划过星空,又险些将刺天穹的老祖绞碎,让他浑身是血,到处都是深可见骨的伤口,在极速倒退,他手中红色杀伐之剑都在颤动,异常暗淡!
  
网站地图 世界杯足球星解 斗地主赢钱提现微信 宝运莱娱乐 贵族娱乐网站
w88优德 龙8官方网站
梦幻岛pt老虎机彩金 优乐国际app 扑克王下载 凤凰平台总代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官网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最新国家队排名 单双大小不输方法技巧
88娱乐 齐发娱乐游戏 澳门皇冠网址 亚虎娱乐手机下载
新生娯乐彩票登录网站 天游娱乐手机 拉菲娱乐在线 满堂彩时时彩计划 幸运飞艇最新公式
重庆时时全天最准计划 银豹娱乐网 满堂彩网站手机 圣亚娱乐平台 丰尚娱乐
丰尚娱乐平台 博猫游戏网址 天游娱乐官网 分分彩计划 518彩票
九号彩票注册 聚彩网 彩票信誉担保网 欧亿娱乐注册 诺亚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