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咚乓当!

  一顿狠削,欧阳神王将这个类人生物殴打的哭爹喊娘,这主一点也不硬气,相当的软骨头,哭喊着,什么都招了。 .

  楚风与欧阳风都有些无语,这哪里是什么神使,只是一个逃出来的仆从,的确来自凶兽高原深处。

  “我是从月亮女神研究所逃出来的!”

  他的确出自月亮女神那一系,但只是一个最低等的仆从,最近月亮女神闭关,她下面的几位弟子都在疯狂实验,想要在女神出关前取得一定的成就,以便得到奖赏,这就导致试验品消耗过巨。

  这个仆从害怕了,试验活物消耗的太厉害,导致洞府中都没有库存了,一些仆从因此而不断消失。

  然后,他果断跑路,他害怕下一个就轮到他。

  楚风与欧阳风听的一愣一愣的,这是什么情况,月亮女神洞府中还有所谓的研究所?!

  怎么有些像科研机构?可是那里的主人又是一位神明,被尊为凶兽高原上最圣洁的月亮女神。

  一旦科学与修行混在一起,总是让人觉得怪异。

  “具体点!”欧阳风催促。

  “我是被圈养长大的仆从,从型生活在月亮女神的一个行宫洞府中,在那里照顾花草,与世隔绝,跟外界没什么交流,什么都不懂。”

  这个类人生物快哭了,按照他所说,如果处境稍微好点,他也不会逃。

  在凶兽高原背叛一位神明没有活路,那可是最大的原罪,不可宽恕。

  “你什么都不懂?”楚风盯着他。

  “真的,我像是一只在罐子里长大的蛤蟆,跟外面的人接触太少,所知有限。”类人生物带着惧意说道。

  欧阳风大怒,直接又胖揍他一顿。

  “又怎么了,我说错什么话了?”类人生物叫屈。

  “你犯爷忌讳了!”欧阳风黑着脸,并且继续殴打,道:“有你这么丑的蛤蟆吗?!”

  “你欺负人,我再丑,也比蛤笄种生物英炕百倍!”类人生物被揍的哭嚎道,异郴忿。

  “我打死你!”欧阳风的黑脸都快滴出水来了,可着劲的虐他。

  “我不就说井底之蛙了吗?看你的样子背着这么大一口黑锅,应该是变种的乌龟精才对,怎么犯你忌讳了?!”这个类人生物也算是豁出去了。

  “特么的,本神王怒了,打,打,打,打!”欧阳风喘粗气,一顿暴打,没完没了。

  “别打了,要死人了,救命啊,最为圣洁的月亮女神请宽恕我吧,饶过你您最忠诚的仆从,我知道一定是您在惩罚我,可是眼前这个王八羔子太凶残了,快把我打死了,救命啊!”

  类人生物跪在地上,无比虔诚,颤抖着,冲着凶兽高原方向叩首,不断祷告。

  欧阳风当真是气的七窍生烟,如果不是楚风拦着,非宰掉这个家伙不可。

  楚风阻拦,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类人生物魔怔了,已经没办法沟通。

  最终,楚风与欧阳风合力探索此人头颅帜精神光团,发现这家伙说了很多,还算可信,但也有所保留。

  这家伙不是照顾花草的,而是给“试验体”送食物的,能接触到一些实验室帜情况。

  “啊,我不是有意隐瞒,我是怕你们误会我掌握有实验室的各种数据,逼迫我写出来,但我真不知道。”

  然后,楚风仔细探索其精神光团,洞悉一些较为有用的消息。

  比如,神性粒子这个概念。

  所谓的异术,便是捕捉神性粒子的手段。

  生命是世间的奇迹,神性粒子孕育在万物中,众生皆有,它能促进个体进化,不断蜕变。

  此外,还有更复杂的道祖物质等,或许更高级,也分布在各种生物体内,数量极其稀少。

  “没人能研究透彻,即便是月亮女神及其座下弟子,也只是在想方设法提炼神性粒子,尝试加快速度,才进行各种实验。”

  简单来说,那些实验都是在改良异术。

  月亮女神掌握有终极异术,为凶兽高原最强大的异术之一!

  “你掌握的异术什么等阶,跟这片荒原上的紫鼠的异术相比如何?”楚风问道。

  他与欧阳风已经得手,从这个类人生物的精神光团中搜到一种异术,看起来有些不凡。

  “我这是月亮女神门下最粗浅的异术,不过比那些紫鼠的异术应该会强上一些。”这个人答道。

  哪怕是最简陋的异术,毕竟源自一位神明,虽然是为仆从准备的,但也不是寻常的兽族异术所能比拟的。

  楚风与欧阳风闻言,果断将这种异术牢记心中。

  最后,他们将这个人洗脑,斩掉相关记忆,然后放走了。

  这是一位神明的仆从,他们不想跟他有过多的嵌,抹除了跟他交集的所有痕迹,这样才最稳妥。

  虽然楚风两人得到了更强大的异术,为月亮女神那一系的粗浅法门,但一时间却寻不到可以施展此术的目标。

  这片荒原上出没的生物都非常强大,直到天色漆黑,他们才有收获。

  十几头银色的蝙蝠在夜空中非常醒目,都在餐霞层次,扑棱着翅膀,从远方极速而来,口中发出音波,扑杀两人。

  砰!

  欧阳风动用刚钻研出来的精神武功,一道神虹飞出,直接掀开一只蝙蝠的头盖骨。

  接着,他张嘴呼啸,一种奇怪的精神波浪震动而出,夜空中接连有四头银色蝙蝠一头坠落下来。

  另一边,楚风的战斗更快,他试验魂钟,任八只银色蝙蝠俯冲过来,在他体外一口黑色的杏发光,猛然一震。

  咚的一声,像是洪荒时代的神明敲响大钟,不仅震散蝙蝠发出的音波,钟体颤动间,黑色涟漪飞出,更是让八头蝙蝠全都惨叫,刹那毙命,皆栽落下来,被斩杀精神体!

  “这么霸道,钟声一响导致八位同阶中很强大的生物全部毙命?!”欧阳风动容,吃惊的睁大眼睛。

  接下来,他们试验新的异术,一刹那成片的银色光点飞出,现在他们已经知道,这是神性颗粒。

  效果比紫鼠一族的异术要强!

  时间不长,他们结束这种特殊的修行!

  楚风原本就在餐霞境界大圆满层次,现在这样吸收“神性颗粒”,如果有肉身的话,根本就压制不住,会直接冲进塑形境界。

  眼下他的精神光团越坚实,异秤烂,而且多了丝丝的阳气。

  这一夜他们没有回去,楚风与欧阳风在这片荒原上狩猎,倚仗火眼金睛避开很多危险,专找可猎杀的猛兽与凶禽下手。

  “轰隆隆!”

  突然,黎明时分,大地颤动,然后如同地震般,整片荒原都仿佛在颤栗。

  “逃!”

  楚风喊道,他感觉到了神魂将要崩开的危机,因为一种无边的血气从地平线痉冲来,阳气太盛烈了。

  “这是什么大家伙?!”欧阳风也吃惊,跟着楚风亡命奔逃。

  不久后,他们看到地面线痉冲出来上万头雷角兽,体形庞大,都有数十丈长,鱼像马匹,但浑身都是鳞甲,且头上有一根独角,缭绕闪电。

  “天啊,上万头金身层次的怪物,难怪血气冲天,谁挡的住!”欧阳风吓的疯狂逃窜。

  他与楚风不敢顺着那群雷角兽冲击的路线逃遁,而是横向逃亡,争妊离它们的奔行轨迹。

  这相当的艰苦,隔着很远就有让人窒息的血气压迫而来,最主要的是充满阳气,对他们这种“阴灵”伤害太大。

  最终,他们被逼不得不躲进一条地缝中,冲向地下深处,可是又遇上一个大葬坑,煞气滚滚,黑雾弥漫。

  他们在地下横向穿行,极速躲避。

  “吱吱”

  黑暗的地下世界中,无数的鼠叫声响起,一双又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发光,盯上他们。

  两人狼狈逃亡,地下鼠潮兜着屁股追杀他们!

  冲出地面时,那群雷角兽冲过去了,可是,铺天盖地,一种黑色的猛禽出现足有数万头,冲向这边。

  禽潮依旧是血气滔滔!

  楚风祭出魂钟,守护自己与欧阳风,而后冲向远处的大地,不然的话就被天穹上的血气冲散精神体了。

  这是怎么了?他们震惊,天上地下,到处都是凶禽猛兽,发生了可怕的兽潮。

  “都是从凶兽高原方向逃出来的,可能发生了大事件。”

  因为,他们两人吃惊的发现,各种猛兽一个族群最少都是数百上千头,从凶兽平原逃离出来。

  而有一些物种,比如那雷角兽、黑色的凶禽等,则多达数万头,太恐怖了,这估计能冲杀亚圣、古圣。

  然后,一群飞心红色蚂蚁,每一头足有石碾子那么大,密密麻麻,多达十万头,也冲出凶兽平原。

  “疯了吗,各种怪物都逃了出来,那片高原到底怎么了?!”楚风与欧阳风苦不堪言,四处躲藏。

  最终,他们两人好不容易寻到一条安全的大地裂缝躲避进去,没有遇到葬坑煞气,也没有紫鼠。

  整整一天一夜,地面都在颤动,那些猛兽与凶禽大量逃亡。

  楚风他们出来时,大地光秃秃,有各种猛兽的脚印,还有许多血泥,都是落后的生物被踩踏在这里。

  他们寻到一头瘸腿的怪兽,没有逃走,在这里养伤呢,两人从它嘴里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

  “神兽啊,共有五头神兽冲进凶兽平原,要跟那里的神明开战,要跟某位暴君清算。”

  居然发生这种事!

  以前,有神兽殒落在凶兽高原,现在五头神兽闯来,要进去报复。

  “你怎么看?”欧阳风问道。

  “我觉得,我们的机会可能来了,凶兽平原很危险,但是眼下可能也蕴含着巨大的机会!”楚风道。

  “我觉得也是,我们反向行之,说不定能发现不少在大迁徙过程中被踩踏成重伤的怪物,可以用异术修行。”

  就这样,两人上路了。

  接连三天,他们收获颇丰,两个人的精神体都在壮大中,越发的凝练,冒出一缕缕阳气。

  不过,才接近凶兽平原,还没有真正踏足进去,他们就止步了,最终掉头就走!

  因为,一缕又一缕恐怖的血气冒出,让大地都龟裂了,有亚圣级凶兽在哀嚎,在低吼,有可怕事件在凶兽高原发生。

  “这个世界太血腥,我们走吧!”

  他们量力而行,没敢真正进去,很明白自己的处境。

  随后,他们向着血色山峰方向而去,想跟众人汇合,两天后楚风让欧阳风止步,他露出惊疑的神色。

  混沌天神宫的使者出现在地平线痉,正在跟一支骑兵队伍交谈,一副恭谨的样子。

  “类人生物,都骑着蛮兽!”

  楚风看到,天神族的使者将他身后的几个精神体同伴禁锢,交给那些骑兵。

  “这孙子在做什么,跟这片世界的某股人马交易,将自己人送出去了!”欧阳风吃惊。

  “走,我们离开这里!”楚风脸色微沉,那股骑兵很可怕,都是高手,最为主要的是他们有肉身,阳气太重,真要交手他与蛤笙定要吃大亏。

  他自语道:“变强,我们得迅速变强才行,这片世界的生物普遍都修为高深,我们这个层次的人在这里很容易被猎杀。”

  “得通知血色山峰那里的人,不然的话,被这混沌天神宫的使者卖掉都不知道!”欧阳风道。

  就这样两人上路了,踏上归程,可是途中遇到数股流窜的凶兽,是兽潮过后遗留下来的小股群居生物。

  这导致他们不断绕路,花费两天的时间才赶回来,接近血色山峰。

  此时,血色山峰前,秦珞音神色古怪,她感觉自己的身畔、五色魂甲中有一团雾,包裹着一团精神体。

  她心头一震,猜测出那是什么。

  那团雾霭中,小道士愤愤不已,道:“该死的老妖婆,居然直接替我这可恶的娘做主,封印我一百年,幸亏道爷我足够逆天,带着轮回洞帜无上源气,杀出封印。道爷我不信邪,谁能封得住我?越是阻挡,我越是要提前降生W,不对啊,这是哪里?啊,我的肉身呢,天啊,道爷我不想活了,肉身不见了,啊啊啊无量天尊你大爷!”

  然后,他倏地噤声,心有所感,道:“弥陀佛,无量天尊,我这次感应的很清楚,我那亲爹就在附近W爹啊,赶紧来救驾,让我脱离苦海吧,你再给我找个娘!道爷我允许你这么做,给我找个二娘,三娘,四娘!”
  
网站地图 亚虎娱乐手机版下载 A8吴乐 娱乐平台 品牌官网 12bet手机版
大都会娱乐场网址 乐8娱乐帐户注册 易发棋牌官网下载 赌博游戏机平台
龙8手机app下载 宝盈娱乐 衡水内画值钱吗 拉斯维加斯正规网址
澳门彩票网站大全 汇宝娱乐平台 ag平台app 龙8app 官网
亚虎娱乐手机版下载 l全讯网 新天地app下载 平台线路检测
博天下娱乐 新生娱乐彩票登陆平台 秒秒彩娱乐彩票 满堂彩网站 8天游娱乐
聚鑫娱乐平台官网 天易娱乐登入 幸运飞艇计划 博天下娱乐 下载银豹娱乐
旺彩注册 66工厂娱乐 天天彩票Tt 银豹娱乐官方 彩客电脑版
满堂彩六合网站 拉菲彩票登陆平台 如意娱乐qq 如意娱乐彩票 易购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