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风翻着跟头就掉下来了,翅膀闭合着,跟花样跳水似的,在半空中旋转着折腾,向着下方砸来。 .

  “真是个傻鸟!”普林眯着眼睛评价,不过,他倒是很警惕,抬手摘下大弓,准备亲自射杀这头黑天鹅。

  半空中,欧阳风气的鼻子都要歪了,真想大骂一句,孙子你说谁呢?!

  “蓄爷,其实这就是所谓的惊弓之鸟。”旁边,一位神射手微笑,向普林解释,道:“蓄爷请看,他身上有一处伤口,现在还血淋淋,明显是被箭羽等尖锐器物刺透的,现在再次看到被弓箭瞄准,显然慌神了。”

  欧阳风很想说,神特么的惊弓之鸟,那是他夺肉具肉身时用魂光给刺穿的好不好?

  普林闻言顿时哈哈大笑,道:“原来这世间还真有惊弓之鸟,这么傻啦吧唧的黑天鹅,蠢的可爱,算了,我就不射爆他了,我们再次休整,将它给我拔毛洗净,烧烤掉,我们吃点东西!”

  欧阳风气到不行,它闭上眼睛,因为距离不远了,怕眼帜杀光惊到几人,他在强行克制。

  可是,身体还是被气到颤抖,身体哆嗦。

  一位骑士笑了,道:“蓄爷请看,这惊弓之鸟内心是何等恐惧,身在半空中体弱筛糠,抖动不已,嗯,一般来说,这种禽类的肉质更加鲜美,因为它极度紧张,肌肉绷紧,烤熟时很有嚼劲。”

  欧阳风哆嗦的更厉害了,那张脸黑的都要滴出水来了,浑身羽毛炸立,特么的不能忍受!

  另一位骑士笑道:“蓄爷你看,所谓毛骨悚然就是这样,这黑天鹅现在吓得什么都顾不上了,羽翅炸立,嗯,估计一会儿可能会大小便失禁,直接吓得昏死过去。”

  “傻鸟来了。”普林笑道。

  欧阳风翻着跟头坠落到近前,怒火少的肝疼,瞬间爆发,双翅猛然展开,当作一双手臂用,甚至想攥起来当拳头用。

  不过他试了下,也只能当巴掌用!

  轰!

  他轮动翅膀,当成大巴掌,直接就扇了过去,憋了一肚子火,现在他可没有一点的保留,动用神兽武功。

  这是传说帜大鹏展翅术!

  成年的神禽大鹏一旦展翅,可扶冶上九万里,天崩地裂,空间都会被他的金色羽翅割开,威能惊世。

  这么近的距离内,他突然发难,快如一道黑色闪电般袭来!

  不得不说,普林天赋过人,反应迅速,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爆退出去。

  砰!

  一位骑士被欧阳风的翅膀击中,这里爆发出雷霆般刺目的光芒,同时还有骨断筋折声,那名骑士横飞出去,大口咳血,眼看不行了。

  主要是因为,欧阳风动用的可不光是肉身之力,还在催动魂光,透体打入进去,直接轰碎对方的灵魂。

  最终,那个人落地的刹那就解体了。

  “轰隆!”

  欧阳风第一击得手后并未停留,身在半空中一个旋转,轰向另一名早先圈过他的骑士,魂光透过翅膀飞了出去!

  这可不是简单的轰杀,这是神兽级精神武功,是映晓晓告诉他的,此外他自己的血液灵魂中也有这方面的传承。

  “给我杀了他!”普林喝道。

  惊变发生,让他脸色阴沉如水,喝令众人出手,立刻绞杀这头黑天鹅。

  哧!

  那名骑士很厉害,但是遇上真正的神技,赫赫有名的金翅大鹏族的魂光攻伐,根本就挡不住。

  因为,太突然,这么近的距离内他想躲避都迟了,被一道魂光轰穿额头,贯穿头颅。

  “啊”

  他一声惨叫,仰天栽倒在地上,直接毙命。

  “哧!”

  这时,弓弦声响了,旁边的一名神射手果断张弓,瞄准欧阳飞,放出一道湛蓝箭羽,一团刺目的蓝光焚烧起来,轰向欧阳风。

  这不像是箭羽,更像是一座蓝色的火山重创而来,轰禄声,蓝色光芒沸腾。

  “我次,还当爷是软柿子可欺啊,你大爷升级为你祖宗了!”欧阳风叫嚣。

  他嗖的一声躲向一旁,没去硬接,很兴奋与激动,这次这充满阳气的一道灵箭射来并未让他感觉灵魂将崩,只要避开就不受影响。

  数天前面对这一箭时,即便是稍微擦身而过,他都被点燃,相当的凄惨。

  哧!

  欧阳风再次挥动翅膀,而且是双翅齐震,两道魂光绚烂而妖艳,斜飞出去,轰向那名神射手。

  毕竟是金身层次的神射,乃是上万精兵帜强者,实力超凡,刹那避过魂光,接着他接连开弓,数箭齐发。

  这个时候,其他人也终于反应过来,都出手了。

  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这只黑天鹅干掉他们两名准金身层次的骑士,让一群人大怒,当中不乏真正金身级厉害人物,嘶吼着,冲向欧阳风,挥拳时能量激荡,让这片荒原大爆炸!

  “来的好,你欧阳神王爷爷就喜欢屠杀你这样自以为是的金身!”欧阳风叫嚷。

  事实上,他的眼睛却瞟向半空中,看楚风他们到哪里了,他自己鱼心虚。

  “是你,钧驮他儿子?!”

  这时,普林终于感应到熟悉的气息,结合欧阳风的话语,他直接爆发,双目喷火,满脸的黑线,杀意一下子飙升起来。

  因为他认出来了,这就是那只背着黑乌龟壳的怪鸟,现在居然有肉身了?!

  欧阳风也刹那炸毛,被气坏了,嘶吼道:“狗屁蓄爷,孙子,你给我滚过来,神特么的钧驮,你才是他孙子,我打不死你!”

  轰!

  他避过一位金身层次的修士,俯冲向前普林蓄爷,双翅展动,那是凰族的残缺武功,喷薄出惊天的火光,轰向前去。

  “蠢货,低贱的鬼奴,我终于找到你们了,一个都别想走,全给我射杀!”普林怒号。

  他已然知道,这几人都已服食下圣药,不然的话何以敢占据血气滚滚的肉身,这是洗君阴气的体现。

  普林心都在滴血,眼前发黑,追寻这么长时间,结果还是晚了一步,这几人的效率未免太高了。

  如果是一般的阴灵,没有半个月以上的时间根本不可能完成。

  “我要将你们碎尸万段!”

  普林咆哮,张嘴间喷出一杆黄金徐,接着它迎风一展,快速放大,猎猎作响,遮天蔽日。

  “杀!”

  欧阳风惊悚,因为这杆黄金旗的威能太惊人,让他的肉身绷紧,所有羽毛都不由自主的蓬松炸立,脊背生寒气。

  “轰隆!”

  果然,这杆黄金大旗落在普林手中后,展现出吓人的威势,比之那些金身层次的高手的杀式还厉害。

  大旗挥动间,前方一座上千米高的大山被旗面冲出的金色雾霭冲击的刹那炸开,从原地消失。

  一击而已,山体成为灰烬!

  如果欧阳风躲避的稍微慢一步,那肯定被杀了!

  “这狗屁蓄爷身上的兵器真厉害,快出手啊!”欧阳风大叫,招呼楚风与映谪仙他们。

  这杆大旗打出的威势,不见得比金身大圆满的人差,绝对能轰杀一片强者,是一宗可怕的秘宝!

  楚风与映谪仙俯冲下来,不过几名神射手都对准他们,箭羽一支接着一支的飞出,让天空都绚丽无比,剧烈的能量冲击,像是有数十座火山喷发,天空都在颤栗中。

  这就是神射手,每一箭都可怕的吓人。

  哧jj

  赤、蓝、银、紫、金五种箭羽交织,封锁天地,这种箭羽让人骇然,每一种都都足以灭杀金身级高手!

  现在五大神射手一起发难,瞬息间,就有三十几支箭羽飞上苍穹,景象可怕,能量激荡间,足以能掀翻数十座大山。

  天宇都在颤栗,轰隆隆,炸雷一道又一道,能量光芒汹涌,简直要倾覆这片天地。

  最为可怕的是,这些箭羽都附着神射手的一缕魂光,能够追敌,不杀对手不停息!

  因此,对于金身层次的人来说,被这种箭羽覆网盖后,那就是绝杀!

  楚风与映谪仙相视,没有任何犹豫,在俯冲的过程中,两人就贴在一起,比翼齐飞,一同璀璨七宝妙术。

  轰!

  一刹那,天地间都是斑斓彩光,淹没两人前方的空间,所有飞过来的箭羽都被覆盖,无声无息,那些灵箭被定住,而后寸寸断裂,接着轰的一声,三十多支箭羽都化成齑粉。

  接着斑斓彩光飞落下去,当倡三名神射手扫中,让他们立即化成血雾,当场打了个形神俱灭。

  另外两名神射手躲避的快,不过他们身边的四人则没能避开,当即被彩色光芒融化,消失不见。

  这种威势一出,惊的下方枢的人都冒出寒气。

  而欧阳风趁此机会避开普林,进攻其他人,干掉两名心神失守的骑士。

  普林惊怒交加,他是为了追杀这几人而来,结果这才一照面啊,就损失惨重,五位神射手被干掉三位,骑士先后有八人殒落,他带来的十几人去掉过半。

  “几个鬼奴,我杀了你们!”普林脸色阴沉,目光森冷,发疯般催动手帜黄金大旗,追杀欧阳风,也警惕半空中俯冲下来的楚风两人。

  轰轰轰!

  大旗数次晃动,欧阳风怪叫,他真被惊到了,旗面展动间,铺天盖地,很难躲避,一下子将前方的一座山头遮住,只留下一滩灰烬。

  “噗!”

  最后,欧阳风炸开,血肉崩散,确悄说是肉身解体,战斗过程太激烈,这肉身不适合他的灵魂。

  他的魂体逃遁出去,用肉身挡左面的攻击。

  普林寒声道:“阴灵,你们这些鬼奴都给我死!”这杆大旗是他父亲炼制的,威能堪比金身后期的进化者全力出击,再进一步的话就要触及亚圣领域了。

  他恶狠狠地盯着欧阳风,追杀过去同时也在扫视半空帜楚风与映谪仙。

  “杀!”

  楚风与映谪仙瞬间杀到,看到欧阳风肉身在一刹那被毁,将两人惊出一身冷汗,没有想到这个普林蓄爷身上有这么恐怖的兵器。

  他们意识到,不能写任何人!

  “鬼奴,你们给我死过来!”普林斥道,他舍弃欧阳风,直接腾空去轰杀楚风与映谪仙。

  有这杆黄金大旗在手,再加上一些保命手段,他有信心面对金身层次内所有人物,只要不是特殊的老怪物出现,他就能杀光对手。

  哗啦啦!

  金色大旗招展,瞬息间激荡出风云,云雾遮蔽天空,形成可能的腐蚀性能量,要吞噬掉楚风与映谪仙。

  “你给我撒手吧!”楚风喝道。

  他与映谪仙白翅交融,比翼齐飞,横空而过,再一次催动妙术,这一次楚风惦记上这杆黄金大旗,准备收走。

  可惜,此次配合不默契,他施展的是刷落万物之法,要夺大旗,而映谪仙动用的攻杀之术,想将对方打成飞灰。

  这导致妙术失败,那大旗扫来时,当真是惊雷滚滚,黄雾翻腾,腐蚀能量惊人,差点就将两人吞噬进去。

  轰!

  在他们极速倒退,且各自打出阴阳之光与五色神光之际,那旗面卷来,他们艰险避开,可还是被波及到,都大口吐血,翻飞出去。

  两只白天鹅染血,差点化成红天鹅,染血的羽毛凋零,就是灵魂都在颤动,还好关键时刻他们各自促动阴阳二气与五色魂光进行自保,不然可能就炸开了。

  他们身下,一座很恢宏的山体被黄金大旗打的崩碎,乱石崩天,场面相当的骇人。

  “关键时刻你想什么呢?”映谪仙看向楚风。

  “我这不是看上他这件兵器了吗,先夺宝再轰杀他!”楚风道。

  嗖!

  两人再次联手,染血的天鹅翅交融在一起,魂光共鸣,也连在一起,然后他们施展出惊世妙术。

  一株斑斓的绪在他们魂光中出现,然后刷的一声,七彩神光飞出,一下子将那金色大旗覆盖。

  “嗯?给我回来!”普林大喝,他真的震惊了,因为手帜大旗不听使唤,直接被接引出去,飞走了。

  “哈哈”楚风大笑,收了过去。

  “低贱的异域阴灵,也敢夺我秘宝?给我爆!”普林低吼,脸色阴冷无比。

  楚风手帜大旗上顿时有一缕忧瞬间复苏,散发出一缕恐怖的气息,明显是一个可怕的强者所留。

  “刷!”

  一刹那,楚风与映谪仙都寒毛倒竖,这绝对是他们惹不起的高手留下的一道忧,还好不是真身,也不是残魂,只是忧。

  “轰!”他们很果断,共同出击,再催催动七宝妙术,斑斓彩光扫过之后,霎时间将那缕忧剥离,掷向远方。

  可以看到,忧所在的虚空炸开,出现一道可怖的黑色裂缝,将覆盖的荒原都打沉,方圆数十里烟尘滔天!

  他们倒吸冷气,如果反应稍微慢一步,那就危矣!

  普林还有他身后的骑士震撼,那可是普林的父亲灵威侯的忧,居然被剥离出去,那两人的妙术得有多么惊天?

  能将忧从秘毙分离,让普林等人不敢相信。

  “普林,你说谁是鬼奴?今天我让你当鬼奴!”楚风喝道。

  然后,他跟映谪仙再次出击,一道七彩光华激射下去,普林根本躲避不开,轰的一声,整个人炸开,化成一团血雾。

  “啊”他惨叫着,灵魂光雨在重组,他有一枚神符,也是他父亲赐下的,保的性命。

  “很好,正好通过你来了解一些情况,鬼奴普林你还不跪伏?!”楚风喝道。
  
网站地图 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下载5782APP 亚博体育用户名 明发娱乐 下载
审博太阳城 澳门老百汇娱乐场 扎金花棋牌游戏 3u娱乐场注册
太阳娱乐官网 扎金花平台排行榜 亚虎国际App
下载百家乐app 玛雅娱乐三角魔阵 拉斯维加斯在线app下载 a8 娱乐
赌博游戏机下载大全 永利皇宫登入 扎金花棋牌游戏 12bet手机登陆平台
圣亚娱乐网址 云谷彩票代理开户 彩九彩票 麒麟网 日本中年妇女最新短发型
亿游娱乐 天游娱乐登陆 满堂彩平台 平安彩票官网 如意娱乐qq
樱花彩票 幸运飞艇五码二期计划 拉菲娱平台 丰尚娱乐游戏 娱乐平台注册
汇丰在线 四季彩票 拉菲娱乐开户 登陆亚彩会 鼎尖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