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话语一出,一群人都发呆,而后惊悚,这阳间大能也太可怖了,动辄就炼化一界,锻造成时间兵器?什么来头,此人究竟进化到何等层次?!

  这着实让人心底恐惧,不寒而栗。

  “能量有限,我需离开,你们若是想回归来,请来此地,界壁最薄弱,有一个天然空间漩涡,冲进去的话我可感应到,会接引你等回归。”

  说完这些,嗖的一声,妖祖之鼎消失。

  那里果然有一个空间漩涡。

  “妖妖公主,接下来怎么办?”这些人都看向妖妖,黄牛、少女曦也不例外,此时都非常谦逊,对这一界感觉头大。

  “让我先熟悉一番,跟这个世界的秩序共振,以适应此界。”妖妖说道。

  一群人都瞠目结舌,直接跟一界的秩序符文共鸣?这……不就是入道,而后悟道吗?

  别人都得闭关,苦苦参悟,她直接就可以做到?就是少女曦都睁大眸子,相当震撼。这在阳间来说,都是凤毛麟角般的奇才,极其罕见。

  有这种资质的生物,会被那些老怪物研,亲自调教。

  比如传说中偶尔出世的大能,如果择徒,研的天才也不过如此。

  她惊呼出声,说出心底话后,一群人再次傻眼。

  大黑牛、老喇嘛、吴起峰等人都无言以对,妖妖公主号称打遍上古宇宙无对手,仅此一人,可是在阳间还是能找到这种天赋的生灵,而且历代都有,这……让他们很受伤,有些心灰意冷。

  这怎么比?

  阴间宇宙,从古到今,有几个妖妖?!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一天一夜后,妖妖跟秩序共鸣结束,睁开双目,魂光绚烂,映照出很多反复的符文,她开口道:“我们四处走一走,去熟悉与了解这个世界。”

  她的魂光已经适应堕落之地。

  此刻,她的身体冒出一缕一缕阴气,天空中垂落下一道又一道阳气,注入她婀娜躯体中,发出哧哧声,像是在洗礼。

  众人看的眼睛发直,她的适应能力未免太强了,这是洗礼魂光,在向阳魂转化?!

  “打遍上古宇宙无对手,压制的黄金一代都抬不起头来,还真不是说说啊。”后面,一群人咕哝,觉得妖妖过于变态!

  不久后,妖妖身上的哧哧声渐熄,她魂光中的阳气浓郁了不少,阴气被生生熬炼出去一些,这种手段让少女曦的徐都张成“O”型,惊到不行,这都能行?长此以往,岂不是直接可以还阳?!

  不是说借尸还魂、死而还阳都是懈率事件吗?少女曦狐疑,心中无法平静。

  妖妖开口,道:“缺少相应的天地灵物,这个世界一定有阳气浓郁的物质,能帮我们迅速洗掉魂光中的阴气,靠自己炼化速度有些慢。”

  然后,她当先走了出去,开始他们在这个世界的探索之旅。

  一群人只走出五百多里就露出古怪之色,因为在荒原上看到张贴的画像,怎么看起来像楚风与欧阳蛤蟆?

  只能说作画的人水准十分差劲,画的不像,可是这两人站在一起,还是让不灭山的一群人严重怀疑是他们。

  “别告诉我,楚风他们去所谓的大梦净土一夜梦道百年,其实就是进入此地。”大黑牛咕哝。

  又走出去一百多里,他们终于发现更为直接的证据,从一头凶禽口中得悉,近一个月,灵威侯都要疯了,满世界追杀楚风与一只背着乌龟壳的黑天鹅,发誓要为子嗣报仇。

  一群人傻眼,没跑了,那绝对是楚风与欧阳风,他们真的来到同样一个世界?!

  少女曦顿时笑了,道:“哇咔咔,楚风好惨,他果然不是好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祸害,现在正被人追杀。”

  “我说,咱赶紧去就楚风兄弟吧,别真被灵威侯给干掉。”獒王开口。

  妖妖曳,道:“这是对他的考验,他不是温室里的豆芽菜,如果我们没有来到这个世界,难道要等别人救他?”

  黄牛、周全、大老黑等人都想说去救楚风的,结果听到妖妖这种话语,都无法开口。

  他们知道,妖妖并非见死不救,而是对楚风抱有非最大的希望,想看他自己能走到哪一步。

  平时,妖妖不给他一点照顾,连秘笈都不送一部。

  这并不是不关怀,而是渴望他自己崛起。

  当年妖妖已经是最强,她的路不需要别人重复,她要的是一个可以自强起来的楚风,而不是一个“妖妖第二”!

  不久后,大黑牛怪叫起来,因为从一头银色穿山甲的口中了解到,灵威侯发布的悬赏是神兽血,蕴含滚滚阳气,能洗礼肉身与魂光。

  妖妖讶然,绝色容颜上露出迷人的微笑,道:“亚圣境界的灵威侯有神兽血?就是他了,等我炼些药草,洗礼掉魂光中的部分阴气,就去找那个灵威侯。”

  一刹那,这群人为灵威侯默哀,被谁盯上不好,偏偏被打遍上古星空同阶无对手的妖妖盯上,肯定没有好下场。

  “儿……”老驴想叫出来,可是面对妖妖,他始终很克制,愣是没敢,道:“这也算是间接救楚风了。”

  妖妖闻言,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回头我不要灵威侯的性命,只洗劫走他的神兽血。”

  “公主,你可真是……要考验楚风到底啊!”周全为楚风默哀。

  如果让这片荒原上的人知道他们的谈话,估计会惊掉下巴,灵威侯是谁,异常强大,亚圣大圆满层次,随时可以成圣!

  而且,他远比同层次的人强横,曾连渡三重雷劫,血脉与天赋都无比惊人。

  妖妖带着他们行走在高原上,途中在留心一些植物,她曾只剩下一缕执念,在相当长的岁月中都没有活过来的希望。

  所谓久病成医,她为了自救,曾翻阅各种典籍,对于药草等非常熟悉。

  有些药草对灵魂有极大好处,在这满是阳气的世界,毋庸多想,效果会更佳,可以帮助他们洗掉部分阴气。

  此时,凶兽高原上,楚风与欧阳风都在发愁,他们的魂光都能比肩金身层次的进化者了,可是劫难也来了。

  这个世界的人从不敢像他们这样疯狂,短期内汲取大量神性物质,这注定要遭雷劈,而且是多次!

  附近,森林苍翠,古树参天,不远处几个湖泊晶莹,如同巨大的宝石镶嵌在凶兽高原上。

  森林深处,兽吼震天。

  在这凶兽高原上,绝对不缺少恐怖生物,不过这片区域相对还很安全。

  此时,楚风稍微一抬头,就能看到乌云压顶,有血色电光闪过。

  欧阳风则是稍微一开口说话,他头上就有绿色闪电划过,景象非常的瘆人,那雷电随时都要到来,劈向他们。

  “我次,啥意思,为啥你的是血色闪电,而悬在我头上的则是一团绿光,这闪电特么的是绿的?!”

  欧阳风一百二十个不忿,这还区别对待,闪电颜色不一样,让他相当恼火,感觉被歧视了。

  在他说话时,那绿色闪电交织,笼罩在他的脑袋上方,噼里啪啦,随时会猛烈的劈落下去。

  楚风很淡定,道:“这不是很正常吗,你看你,背黑锅,戴绿帽,简直是绝配,怎么看怎么就该如此。”

  “滚你大爷的!”欧阳风急眼,就想跟他动手。

  “你给我老实点,天劫要来了,省点力气。”楚风警告他。

  不远处,映晓晓大眼都笑成月牙状了,看到欧阳风急眼她就开心。

  映谪仙很平静,她估计要不了多久自己也得渡劫,她没有像楚风与欧阳风那样疯狂吸收神性颗粒,可是也不算少,魂光也已临近金身层次。

  欧阳风咬牙切齿,望着半空,道:“贼老天,你要劈就劈,赶紧给个痛快,总是悬在我头上作甚?绿油油一片,成心要气死你欧阳大爷吧?”

  说实话,他与楚风都在心中打鼓,一点底也没有,因为他们没有肉身,都是灵魂状态,真要挨雷劈,那肯定非骋。

  一般来说,灵体最怕雷击!

  可是,如果去占据其他生物的肉身渡劫,根本没用,肉身与灵魂不契合,能抵赘道雷霆到边了,甚至可能还会拖后腿。

  “你说,这次究竟会来几次天劫?”欧阳风心虚地问楚风。

  楚风斜了他一眼,道:“就冲你头上那些闪电的颜色,你也肯定要来个帽子戏法,怎么也要戴帽啊。”

  “我次,你能不能说点好话?”欧阳风真想用长长的鸟喙去啄他,道:“如果有肉身,即便来三次天劫我也不怕,可现在用魂光去硬抗,心中真没底。”然后,他又看了一眼楚风,道:“我感觉你多半会来个大四喜!”

  “闭嘴,你这个黑天鹅,代表着不祥,不要乱说话!”

  远处,映谪仙与银发小萝莉都无语,这难兄难弟都到这份上了还内斗呢,要知道闪电随时会劈下来。

  喀嚓!

  果然,他们才说完,一道绿色闪电就落下,劈的欧阳风嘴里黑冒烟,魂光剧烈闪烁,一头就扎在地上。

  但很快他又跳起来,道:“我次,偷袭我,真来了,给我换一种其他颜色的闪电!”他叫嚣着。

  轰!

  这一次,接连五道雷光轰落下来,都绿油油,名副其实的五雷轰顶。

  欧阳风终于闭嘴,没闲心叫板了,开始拼命对抗,没有肉身庇护,只能靠魂光施展精神武共拼。

  喀嚓!

  楚风的天劫也到了,血色的闪电劈的他剧痛,魂光激烈闪耀。

  这是阳气浓郁的天雷,每一道都很可怕,片刻间,两人几乎焚烧起来,被赤色与绿色的闪电淹没,狂轰滥炸。

  “哎呦,受不了,要烤熟了,没有肉身真难忍,魂光都要散掉了。我次,贼老天你特么的还是用绿光闪电覆盖我头顶上方呢,找死啊,看你欧阳大爷好欺负吧?!”

  欧阳风稍微稳左,就磨叽个没完没了,嘟嘟囔囔,在那里骂老天。

  “你给我闭嘴,打扰我渡劫了。”楚风在另一边喊道。

  映家姐妹都长出一口气,看他们两个还能开口说话,这说明还未到最糟糕的时刻,应该还没有性命之忧。

  “姐夫,挺住!”银发小萝莉喊道。

  映谪仙的脸色顿时微黑,瞪向自己的妹妹。

  与此同时,远方有身影正在接近,婀娜秀丽,曳生姿,可谓天生丽质,正是秦珞音。

  在她身边还有一个光团,可以看到里面有一道幼小的人形魂光,正在跟她磨叽,比欧阳风还能说。

  “亲娘,你说你,还没生我,就想解决掉我,后来更是跟大梦净土的那个老妖婆合计,要把我送进黑狗肚子里,更想封印我一百年,你说,有这样的亲娘吗?”

  小道士出来了,正在跟秦珞音理论。

  秦珞音最近显然都听习惯了,早先还很愧疚,但现在听到这种话直接就拎着他的耳朵赶路。

  “停,别揪我!我说亲娘,这次可是我成全了你,用我身上天生带来的那团气帮你洗觉气,成为阳魂,你说这叫什么事?小道我还未出生,就为你操心操力,无怨无悔的付出,你真是我娘吗,该不会是上天派来专门惩治我的对头吧?”

  “对了,娘,你跟我父亲到底怎么回事,我看他才十四五岁的样子,年少的太不像话,你喜欢正太?!”

  “哎呦,停手啊,别扯耳朵,不说了!”

  “我不是实话实说吗,就是好奇而已,我那亲爹年龄可真不大,娘,你还真能对他下的去手?”

  然后,秦珞音爆发,虽然这死孩子帮她洗觉气,让她愧疚而又心疼,可是,架不租小道士磨叽个没完没了,而且都是那些难以启齿的问题,让她抓狂,拎着他的耳朵赶路。

  “娘,我就是很好奇,你跟我父亲怎么认识的,为什么我看着他有点眼熟呢,好像在哪里见到过,可就是想不起来。”

  秦珞音听到这种话,也只能接着收拾他,同时,心中也是有些没底,因为这死孩子简直是个妖怪,什么都懂!

  她现在相信了,这个世上果真有天婴、仙婴!

  秦珞音就发现前方渡劫的闪电,她接近这里,正好看到楚风、映谪仙他们。

  “姐夫,挺住!”银发小萝莉正在喊。

  风姿翩然的秦珞音赶到这里,正好听见,她异车然,然后一脸吃惊的神色看向映谪仙。

  原本发现熟人,还算是“闺蜜”呢,秦珞音觉得遇上自己人,总算有个照应了。

  结果,她居然听到映晓晓喊楚风为姐夫?!

  映谪仙也已经看到秦珞音,四目对视。

  这时,小道士自然看到楚风,直接叫道:“父亲!”

  事实上,楚风早已看到他们,虽然在渡劫,可是看到秦珞音牵着一道幼小的人形魂光过来,他还是很吃惊的。

  当小道士一声父亲喊来时,楚风那可真是受惊了,直接就是一个踉跄,早先的雷霆都没有劈飞他,可是现在,他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然后更是被雷光淹没,顿时惨叫起来。

  不远处,映谪仙、银发小萝莉也被小道士这惊天一叫给镇住!

  旁边,欧阳风先是目瞪口呆,接着被雷光劈的乱蹦与惨叫,最后又喊道:“我次,真让我说中了,双喜,大四喜啊!”
  
网站地图 手机验证送21彩金 乐虎国际娱乐下载 海安白金会 都是玛雅的平台
亚虎娱乐客户端下载 扑克王app官网 亚博体育平台注册 宝运莱国际娱乐城
玛玡娱乐 sunbetapp下载 大都会娱乐场官网 皇冠比分皇冠资讯
天天娱乐大厅 英雄联盟娱乐城网址 新天地棋牌客服 利澳国际注册
扎金花棋牌游戏官网 凯发k8官网 加拿大大小单双预测app 澳门百老汇游戏官网
天游娱乐平台 北京幸运快艇漏球记录app 幸运飞艇网页计划 正点游戏 天下彩
天天好彩 大丛彩票 香港天下彩网址 ub8优游娱乐登录 9号彩票注册
圣亚娱乐城 如意娱乐客服 拉菲开户 帝豪时时彩平台登录 凤凰娱乐注册
678彩票网代理 同创娱乐 如意娱乐如何 时时彩2018平台 趣彩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