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大吃一惊,兴子这是怎么了?在大口咳魂血,眼睛红彤彤,身体亦颤抖,该不会有什么隐疾吧?

  他深知,进化者魂光上的暗疾都是秩序伤痕,最难修复。

  “无敌,别怕,不要担心,让姐夫来看一看,帮你修复。”楚风说道,向前走去,丝毫没有意识到问题的根源。

  神特么的姐夫,映无敌听到姐夫这种自称后,身体都快打摆子了,在那里前后爷,伸出来想指向前方的手指头都在哆嗦。

  楚风大惊,兴子的状况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体若筛糠,这浑身上下都在痉挛啊,呼吸越发的急促,眼拘冒出赤红光芒。

  “该不会是在追杀过程中被人施暗手,伤了本源吧?”

  楚风果断出手,快如闪电,直接施展阴阳之光,将映无敌给定在那里,而后围绕他转了一圈,仔细观察。

  “有杀气!”楚风得出结论。

  他认为映无敌魂光上有秩序伤口,戾气蒸腾,这应该是被追杀的太惨而心灵压抑受损所致,需要精神能量净化。

  自然是有杀气,但这些都是映无敌看到楚风后直接腾起的凛然杀意。

  此刻,映无敌双目瞪圆,浑身都哆嗦,被气到不行。

  他刚才一直在隐忍,想等楚风靠近时突然下狠手,结果没有想到,对方比他更果断,更阴险,抢先动手。

  映无敌将楚风恨到不行,在他眼中,楚风不仅霸道抢他姐,还非常阴险,刚才假意关怀他,让他麻痹大意,然后突然下手,将他给定在这里。

  映无敌心中窝火,早知道还不如直接动手,跟这个人贩子拼命呢,结果想偷袭,拼阴柔,居然被给这个魔头反制,先下手为强。

  楚风狐疑,这兴子怎么跟中邪似的,虽然被封,魂光不能动,但是,映无敌还是在那里磨牙呢。

  “他心灵受创不轻!”楚风郑重得出结论。

  映无敌气的简直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鼻子都在喷白烟,他的确心灵受创不轻,还不是你这个魔头导致的?!

  而现在这个人贩子当众揭露,这是羞辱他吗?映无敌悲愤!

  欧阳风、小道士现在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那叫一个宝相庄严与郑重,心中门清怎么回事,可就是装死,啥也不说,打死也不告诉楚风真相!

  难得的,这两货站在同一立场上,闷头不响,就这么一脸严肃之色的看戏,尤其是听到楚风的诊断,说那位患者心灵有创伤,全都很配合楚风露出沉重之色。

  银发小萝莉纠结,心中信九转了又转,她觉得火候差不多就行了,不然他哥非憋出内伤不可。

  “姐夫,赶紧放开我哥,他没事。”

  “噗!”映无敌站在那里,不能动弹,但是嘴里还是在听到那句姐夫后喷出一口魂血。

  “有杀气,他心中的戾气更重了!”楚风严肃地说道。

  “你再不放开他,他的杀气、戾气足以焚烧九重天,赶紧的,别废话,放开我哥!”银发小萝莉翻白眼。

  楚风一脸郑重之色,道:“不行,他这个状态很危险,得先封印,然后根治掉,不然的话我怀疑他会六亲不认,杀自己人!”

  这时,欧阳风怀疑,楚风该不会是有所觉察吧,于是趁机装傻,藉此机会收拾他兴子?

  他跟楚风太熟了,深刻知道他的禀性,然后,他越看越觉得,楚风在套路他兴子!

  “我擦,够狠!”欧阳风目瞪口呆。

  此时,小道士也狐疑,他觉得这个爹很阴险,也许现在就已经估摸出一切,在故意折腾呢。

  小道士越发认定,这个爹心黑脸皮厚,不是好鸟!

  在银发小萝莉的要求下,楚风还是在犹豫,要不要解开映无敌的禁制,一副很严肃认真与慎重的样子。

  “放开无敌。”映谪仙开口。

  楚风自然没有办法,快速出手,将映无敌放开。

  “楚大魔头,我跟你拼了!”在恢复行动的刹那,映无敌第一时间出手,果断轰出八道光束,笼罩楚风。

  “嗖!”

  然而,楚风的阴阳之光更快,直接先击中映无敌,又将他给定住,这分明是早有准备,提前发难。

  “我是你姐夫,一家人,不要误会!”楚风低语,很严肃地跟映无敌解释。

  即便是映谪仙也这么云淡风轻,将什么都不看重,现在也忍不住了,在那里翻白眼,警告楚风不要乱说话。

  然而,这话对映无敌杀伤力颇大,这个魔头这是要散发王霸之气吗?赤裸裸的震慑他,岂有此理。

  然后,他果断眼前发黑,魂血飙出一串!

  此时,映谪仙与映晓晓都迅速上前,帮他疗伤,将楚风赶走。

  欧阳风探头探脑,瞥了一眼小道士,道:“大侄子,我来考考你,做一道术数推演题。嗯,此题就是,求证此刻映无敌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

  “简单!”小道士十分淡定,直接撇嘴。

  他们旁若无人,在这里求证与解答。

  “他隔空看着我爹时先后吐出三口魂血,跟我那刑交流时吐出两口魂血,跟我友好谈话时吐出三口魂血,最后跟我爹对话后又吐出三口魂血,前后加起来共十一口魂血。一口魂血一道魂光,这样算就是他少了十一道魂光,心里自然会暗淡,也就是所谓的阴影,这是魂光减弱所致,经过计算,他的阴影面积有……”

  小道士嘚啵嘚,在这里一顿计算,得出映无敌精确的心里阴影面积,不管是否准确,但一副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映无敌听在耳中,那可真是七窍生烟,一口魂血没忍淄喷出去了。

  “舅舅,你可真不厚道,我刚刚计算好,你就故意吐血,更改原始数值,还得让我重新计算。”

  映无敌挣扎着,就想过去跟那父子二人拼命,楚大魔头欺男霸女也就算了,他这儿子也不是好货,忒不是东西。

  欧阳风斜着眼睛看小道士,不住的点头,道:“毋庸置疑,你肯定是楚风亲生的,连这缺德属性都一样,一脉相传,家学渊源!”

  “爹,我告诉你舅舅仇视你的真正原因,他是个姐控,喜欢我二娘!”

  小道士开口,告诉楚风所谓的真相。

  一刹那,楚风眼中射出神光,他也感觉有点晕,遇上一个什么样的兴子啊,这也能行?

  然后,他就直接挤过去了,警惕无比,将映谪仙与映晓晓挡在身后,进行所谓的保护。

  映无敌脸色黑的吓人,整个人都在痉挛,他一世英名都被妹妹与那小道士跟败尽,他只是跟姐姐关系好而已,怎么就姐控了?

  他知道病根在哪里,平日跟姐姐说话,相当柔和,但是,那个萝莉妹妹太让人操心,他时常镇压。

  故此,这落在映晓晓眼中,就成为所谓的……姐控?!

  小道士脸色淡然,然而,暗中又开口,跟映无敌交流,道:“舅舅,据我所知,你其实也可以叫我爹妹夫!”

  映无敌又扎心了,差点跳起来,被这小道士将火给拱起,浑身跟焚烧似的,魂光沸腾!

  然后,他就看到,楚风果断出手,一把拎浊小道士,抡圆巴掌就揍他的屁股,狠狠地打!

  因为,楚风看到小道士面向映无敌时,魂光闪耀个不停,绝对在暗中传音呢,肯定没憋好主意。

  “你这个大魔头,凭啥打我?”小道士不服。

  “我是大魔头,你是小道士,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就该打你!”楚风一顿狠抽。

  “哎呦,这是什么混账理由,哪怕你是我爹,我也不服!”小道士不忿。

  “你说对了,就凭我是你爹,看你不顺眼就抽你,我看你还敢扇阴风点鬼火不?”楚风揍他。

  “亲娘,你管不管,你不管的话我真忍不转……正当防卫了!”小道士迸头喊道。

  最终,还是秦珞音上前揪着他的耳朵,直接给拎走。

  当这里平静下来时,映无敌看向楚风,还在喘粗气呢,眼睛依旧略带红光,没办法他先入为主,对这个姐夫没好感。

  哪怕映谪仙教训他,跟他解释清楚,没有所谓的双修,只是魂光相连,一块修行,而楚风也不是他姐夫,他还是不服,咽不下那口气。

  映谪仙严厉警告他,不允许他跟楚风冲突,映无敌也只好憋谆腔郁闷之气。。

  然后,这支奇怪的队伍上路。

  原本楚风这里还有神兽血,但是鉴于映无敌的表现,他没有消耗一滴,而是跟映谪仙联手,尝试用七宝妙术帮他锤炼魂光,硬生生给他向外挤压阴气。

  这种剧痛持续时间久,一路上都在进行,足足三个月的时间,都在不断听到映无敌的哀嚎声。

  如果是神兽血,两三天就能结束。

  然而,楚风美其名曰,磨砺映家麒麟儿,当吃得苦中苦,来日方为人上人,就是不给他神兽血。

  “舅舅,你看到了吗?原本三两天的事,我爹足足折腾你三个月,而这还没完呢,我估计等你魂光全部炼成纯阳,最起码得一年以上。所谓的七宝妙术再逆天,也得看施法者的修行,这是成心熬炼与折磨你呢。”

  “楚风,你儿子说你故意折腾我,建议我利用合适的机会找你麻烦。”

  “哎呦我次,舅舅,你学精了,可真够不要脸的,就这么陷害我?”毫无疑问,小道士多次煽风点火后,开始尝到苦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砰砰砰……

  他被楚风一顿狠揍。

  欧阳风探头,对小道士开口,道:“认命吧,谁叫你自称小道,而喊他大魔头,这不是找克吗?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关键是,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

  凶兽高原真的很大,楚风他们在第三个月末期才临近月亮女神的所统治的月亮神城,因为小道士说,他有秘法,可以夺舍,在三个月内外人看不出什么异常,他们几人想这样混进月亮城,加入该神系,学这位神祇的异术。

  然而,就在当日,楚风感觉压抑,心中惴惴。

  与此同时,小道士也感觉一阵惶恐,魂光闪耀,坐立不安。

  “走!”楚风第一时间做出决定,跟映谪仙联手,施展七宝妙术,带上所有人化成一道七彩光芒,斑斓而神圣,倏地从森林深处消失,逃之夭夭,没敢进月亮神城。

  身为进化者,他们很相信自己的直觉,那是超越正常感知的某种觉悟,那是生命层次跃迁后都不见得能掌握的能力。

  当日,月亮神城内,有一面宝镜腾空,随之照耀四野,方圆数十万里内,所有飞禽走兽瑟瑟发抖,全都匍匐在地上。

  一刹那,所有生物的真魂都被定住,清晰可见。

  “奇怪,一时间心血来潮吗?什么都没有发现。”神城中传来一个好听的女子声音,如同天籁般悦耳。

  月亮女神复苏,从闭关状态中醒转过来,第一时间就动用其月亮魂镜,洞彻万物,探查所统治的区域。

  数天后,九十万里外,楚风几人事后知道月亮神城附近的情况后,都惊出一身冷汗,还真是惊险。

  哪怕有小道士的秘术,暂时占据合适的肉身,也根本不保险,那月亮女神太强大,于冥冥中有感。

  “神明不可欺!”

  当日,他们得出这种结论,想要蒙蔽神明,实在太难,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彼此间实力差距太大。

  “奇怪,我们只是想去学异术,按理来说威胁不到一位神明,怎么会提前惊动她呢?”欧阳风犯嘀咕。

  “我们此行肯定意义非凡,尤其是我们有大人物,未来会惊天动地,这样接近一位神灵,或许被她灵光一现间,有所觉察。”小道士开口,然后背负双手,挺着胸膛,一副自傲的样子。

  那意思很明显,未来的大人物是他,因为他的存在,惊动一位神明。

  楚风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嗯,儿子,努力,成为无上大人物,我也好沾光,成为无上大人物他爹。”

  小道士这叫一个泄气,很有一股冲动再去投胎,摆脱这混账的爹,因为跟此人在一起,他感觉取得多么大的成就,都会被这厚脸皮的人分走大半,仅是以他爹自居这一条,就让他心中发堵。

  半年后,楚风他们不仅走出凶兽高原,也离开外围的荒原,接近混沌地带。

  他们去找那磨盘,想看一看这个世界的神灵最后离开的道路究竟什么样子。

  很顺利,他们找到了,这里不算什么险地,毗邻混沌的是荒凉的山丘,是无尽的干枯的土地。

  前方,混沌雾霭扩散,在那迷蒙之地,一个磨盘缓缓转动,散发着亘古沧桑之气。

  楚风心头跳动,除却规模较锈,这跟光明死城中的磨盘一模一样!

  “没有带石盒,这次能顺利过去吗?”楚风嘀咕,他还真想闯过磨盘,去看一看后面的神明路,究竟通向何方。

  须知,这个世界那些最强大的神灵,一到晚年,有不少都会疡走这天路,想来在那条路上一定会有不少神之痕迹,有好东西!

  楚风转悠,然后,他发现在临近磨盘时,他魂光中有几道纹络发光,莹莹灿灿,其中就包括一缕乌光。

  小道士当时就急了,跳起来,挂在楚风身上,拎着他的衣领子,气急败坏,道:“还说没用我的黑色符纸,都映照进体内了,你这个骗子,还我大造化!”
  
网站地图 亚博国际登录 金马国际娱乐网址下载 日博客户端 网上扎金花棋牌平台
亚博下载 弘润娱乐下载 澳门百老汇游戏官网 188金宝搏手机版苹果
小天天娱乐 金沙城app 世界杯投注 网上娱乐平台
阿狼工作室 鑫鼎国际手机登录 王牌娱乐app下载 龙8app 下载
钢狮折刀有仿品吗 一元中购 豪娱乐城 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超碰成人色情在线视频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五月天 港剧网 狠狠色丁香婷婷综合 黄图
六月丁香 五月色播先锋在线丁
成人五月 色情视频
亚洲图片自拍h网 大香蕉网伊人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