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近,岩石与砂砾遍地。

  风卷起沙尘,形成旋风,楚风站在这里一动不动,怎能接受,这样的噩耗太残忍!

  最后,他发出一声大叫,如同受伤的野兽般,狂奔而去,这种残酷的结局让他浑身都在颤栗着。

  楚风低吼着,加快速度,带起一阵猛烈的狂风,顿时飞沙走石。

  瞬息间他就消失,离开这片地带,而后来到外部区域!

  楚风在荒原上寻觅,无论是从情感上,还是与严酷的现实间,他都不愿相信,他想弄个清楚,探个明白。

  荒原上有生物,但是很少,不过楚风以敏锐而强大的神觉很快在外部区域就锁定一头四翼飞犀,他刹那冲了过去。

  那头通体金黄的四翼飞犀很警觉,看到一道带着砂石的人形狂风席卷而来时,它发出一声嘶吼,展开黄金羽翅迅速冲天而上。

  嗖!

  楚风后发先至,挡的去路,一只手向前按去,直接降服。

  “不要杀我,我很可怜,族人都被人斩尽,九死一生逃到此地,我如果死了,我们这一族就灭族了。”四翼飞犀颤声道,这是一头餐霞层次的生物,实力已经算不错,但是遇上眼下的楚风,那就差远了。

  楚风盯着它,掩盖自己悲伤的情绪,道:“我问你,武神如今是否还在凶兽高原上?”

  “武神?很古老的名字,这似乎是一位死去很久的神祇,应该被有数百年了。”四翼飞犀战战兢兢,心谨慎地答道。

  当听到这一信息,楚风身体爷,险些从半空中一头栽落下去。

  他感觉心中莫名的痛,原本还迸几许希望,认为那石碑上的刻字不是真的,但是,这才出来求证,他就遭遇当头一棒。

  他多么希望武神还活着,哪怕是仇敌!

  若是那个神明还活着,就能推翻早先的猜测,一切悲剧都不会上演。

  现在,金色的飞犀简单的一句话,就撕裂他心中的希望,让他万念俱灰,悲痛欲绝。

  楚风伸出的那只手都在哆嗦着,不在压制金色的犀牛,他魂光爷,道:“现在是什么年代,你可听说过楚无痕?”

  “现在是魔神历一百二十一年,魔神陛下统驭凶兽高原一百多年了。”金色的四翼犀牛答道。

  同时,它很害怕,声音略带颤抖,道:“楚无痕,死去应该也有一百多年了,他是被魔神亲手斩杀的神祇,晚年时……死的很惨!”

  一刹那,楚风双目神芒暴涨,忍不住握紧拳头,而后仰天咆哮,他感觉到了一种痛,撕心裂肺。

  这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

  早先,他还在告诉自己,一切都是虚幻,都是假的,不该如此,不能如此!

  可是,现实是残酷的,真相是残忍的,让他的心都在滴血,他已经要发狂了。

  儿子楚无痕绝笔,那几个字又钢在他的眼前,竟是如此的刺目,小道士最后一次来祭奠他,留下绝笔!

  “爹,七百五十年,这应该是我此生最后一次来看你,我的生命即将走到终点……”

  “父亲,再见,或者说就这样再也不要见,儿子楚无痕绝笔!”

  楚风双目中不断有泪花翻涌,他在想那些字,那些留言,那个时候楚无痕已经老了,知道自己要死了,要被新神取代,被杀死。

  “魔神杀了楚无痕?!”楚风问道,言语间很激动,整个人在哆嗦,恨不得要撕裂苍穹。

  他在岩石上看到那些过往,他的儿子曾说诡异、衰败已经发生在自己身上,步入暮年后,血气干枯,要去自己了断,鸦个没人的地方终结这一生。

  可是,到头来楚无痕还是被人杀了,被那个魔神吞噬!

  “是的,魔神提前锁定那位实凌降的老神,未容他逃走,雷霆出击,将他轰杀在一片深渊前,当场炼化他所有的神性颗粒与道祖物质。”

  飞犀头皮发麻,在这里低语,不敢看楚风,吓到几乎要瘫软。

  “小道士……”楚风低语,真的很心痛,尽管这个儿子一再和他作对,但是,终究是他的子嗣,而且从那些岩石上的刻字看,楚无痕很重情义,居然死的这么惨。

  “楚无痕是什么神?”楚风忍着悲痛问道。

  “他自称天尊,不称神,所有人都称他为天尊。”金色犀牛谨慎地答道。

  “魔神,我要击毙你,灭你全族!”这一刻,楚风近乎魔化,双目无比的幽邃,近乎黑洞洞。

  他发出的声音不是很高,但是却冰冷刺骨,侵入人的骨子与灵魂中。

  太伤痛,小道士死的非骋,最后想自己了断都不行,被新神盯上,被活生生的吞噬。

  “我的儿子!”楚风低语,而后突然仰天大声咆哮,状若大魔王!

  “我要血洗这个世界,灭掉整片凶兽高原,你们这些神都该死!”这种宣言,这种可怕的声音,震动这片地带。

  地面山石滚动,土层崩裂。

  四翼飞犀吓的浑身颤抖,直接跪伏下去,很惶恐,低声道:“不要喊了,万一被人听到,被魔神陛下知晓,我们都要死,活不下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楚风才渐渐平静下来,带着金色犀牛降落在地上,问道:“你听说过秦珞音这个女子吗?”

  “听说过,好像是天尊的母亲,死的很早。”

  “映谪仙呢?”

  “也听说过,当年与天尊的母亲并称为绝代丽人,名动天下。”

  ……

  楚风随口询问,听着昔日的旧事,想着那些人,在他度过的几天中,这个世界已经过去八百多年,他感觉无比的遗憾,伤感,物是人非,心中悲怆。

  楚风扔下四翼飞犀,转身冲向石磨盘区域,刹那从荒原消失,穿行过丘陵地带,再次来到这片寂静之地。

  站在这些岩石前,看着那些镌刻着岁月风霜的字迹,楚风感觉情难自控,整个人都恍惚,心真的太痛了。

  不久前,他从这里冲出去,还在怀疑,还迸一些希望,想要证明发生的那些事是虚幻的,是假的,然而现实却这么残酷,揭开伤疤后血淋淋,更痛!

  无论如何,楚风都难以接受,太突然,他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对他的冲击实在太大。

  泪水模糊他的双眼,恍惚间,那些人的音容笑貌再次钢眼前。

  可是,他们都死了,都已逝去,让楚风心中剧痛,像是被大型猛禽锋利的爪子划过心脏,他在颤栗,魂光剧烈起伏,明灭不定,他想嘶吼,想要大声的呼啸天地间。

  怎能如此?那些人,那些事,仿若还在昨日。

  可是,短暂分别,等他回来,却已是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一个人都没有了,连总是跟他对着干的儿子都已经魂殇,而且下城那么的惨。

  再也见不到,一经离别,就是八百年,成为死别,那些人从这片天地间彻底消散。

  楚风低吼,随后又大声咆哮,震动这片天地,而后他举拳轰向天空,忍无可忍,他恨不得立刻杀向凶兽高原,杀了魔神!

  同时,他也很想亲手击毙武神,然而连这种仇人都死在岁月中,再也见不到。

  “你们一个都没有活下来,回归我们自己的宇宙的漩涡为什么不见了?!”楚风喘息急促。

  如果那个漩涡还在,这些人哪怕死去也能回归,还能再现原本的宇宙中。

  然而现在呢,一旦死去,那就是真的永远消失,这一生都见不到了。

  这种痛苦,这种黯然独怆的心情难以言表,楚风想大吼,想与人战斗,杀到地老天荒,不想沉浸在这种伤悲中。

  整片天地间都是他的嘶吼声,如同一头孤狼在悲吼,在啸月,最终他颤抖着回来,站在这些留下刻字的岩石前。

  他用手去摩挲,仔细的触摸着冰冷石块上的文字,像是抚到一张又一鲜活的面孔,那些人又钢在他的眼前。

  很长时间,他都不语,沉默着,脸上挂着灵魂泪痕,最后石屑纷飞,他在每一块岩石下方都刻写文字,回应当年的留言。

  每一篇都凝聚着他的心血,蕴含着他的感情,仿佛间,他又看到那些故人,在和他们对话。

  清冷宁静出尘的映谪仙,调皮而又古灵精怪的银发小萝莉,总是斜着眼睛看人的好兄弟欧阳风,还有一生都不快乐、生命最后一刻在遥望石磨盘这个方向的秦珞音……

  楚风在岩石上刻字,在跟他们对话,讲述心底的一切,同他们交流,他觉得仿佛跨越了生死,斩开了阴阳,再次见到他们。

  一时间,泪眼婆娑,楚风大悲。

  他真的很伤,很痛,感觉整片世界都枯寂了,再也没有欢乐,没有笑颜,天空都灰暗了。

  石屑纷飞,他在此这里一一对那些留言回应。

  到了最后,看到小道士的字迹,想到他死的那么凄惨,楚风心中发堵,忍不谆叹。

  他不断刻写,地上满是石粉,像是隔着时空在进行父子对话,他将小道士念念不忘、一直在惦记的家传至宝写了出来,告诉他藏在星空中的何地。

  突然,楚风感觉异样,散开神觉,发现远空有一片云雾漂浮。

  “儿子,既然你这样惦记至宝,我便是刻写出来给你看也没用,你泉下感应不到,我都给烧给你!”

  然后,楚风果断焚烧,魂光跳动,阳气沸腾,将刚才刻写给小道士的几大块岩石都烧成红色的岩浆。
  
网站地图 pt电子游戏开户送体验金 足球星级怎么排名 利来app 亚虎app客户端下载
2018世界杯在那投注 sunbetapp下载 大发国际娱乐下载
ag平台app 皇浦国际 天天娱乐官方网站 金沙城app
扎金花棋牌游戏平台 优博登录娱乐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 豪博国际娱乐
天天娱乐官方平台 天天娱乐软件 真人视频斗地主 永利皇宫个人登录系统
青娱乐视频分类精品 一本道av不卡免费播放 亚洲图片自拍h网 2018偷拍自自拍亚洲
开心成人激情网 东京热av av天堂电影网 亚洲色情电影 新在线av天堂
婷婷五月开心六月丁香 人体艺术摄影 久草
色欲天天天影视综合网 搞搞网 韩国伦理片 色五月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