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面看到了什么?”欧阳风探着长脖子,偏着天鹅头,朝黑暗的深渊中张望。

  “走,先离开这里再说!”

  楚风神色凝重,明确告知他们,这地方不一般,外界的猜测有误。

  直到走出去很远,楚风才详细述说。

  “什么,一头毛都快掉光的老朱雀,感应不到呼吸,没有生命波动,最为重要的是还有几头小红鸟,我次,天大的机缘啊!”欧阳风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你没听到重点,那几头小朱雀在啃食一头亚圣级蟒蛇的血肉!”楚风严肃无比。

  这意味着,那头老朱雀看似没有生命,但必然还活着,而且相当的可怕,为子嗣所选的食材有些离谱。

  “哇哦,亚圣猛兽作为食材,我平日都很少吃到。”银发小萝莉叫道。

  楚风手抚额头,觉得钧驮他儿子还有银发小萝莉神经太大条,他们两人都在关注什么?

  秦珞音开口:“老朱雀进入晚年,这毋庸置疑,它在节省体力,类似冬眠般,将生命消耗降到最低点,只有需要为幼鸟捕食时才会复苏。”

  她道出本质,那头老朱雀生命真的不多了。

  小道士被痛揍过后,这几天都没精打采,现在终于来了精神,道:“大造化啊,等老朱雀坐化后,我们下去领养神禽,到时候一人一头朱雀当坐骑,无量天尊,想一想就激动,要知道,这种神禽太稀有,血统高贵,这可是敢跟神明放对厮杀的存在!”

  小道士越说越激动,道:“到时候我自岿然不动,盘坐朱雀背上,腾飞于九天之上,那时我就初步具备天尊格局与气势了。”

  “有道理,到时候我让朱雀帮我拉车!”欧阳风点头。

  银发小萝莉眨巴着大眼望向他,道:“你自己不就是神禽吗?对了,你是母的吧?到时候找头小公朱雀,给你当道侣,你一定会很开心。”

  欧阳风:“#@¥%!”

  他真想跟映晓晓掐架,可是看到那个死黑脸、恋姐控正对他虎视眈眈呢,一副要为妹妹出头的样子,他又忍住了。

  “爷是男的,还有,映无敌你以前是个小白脸,最近吃死孩子了吗,一张臭脸天天那么黑。”

  映无敌一脸严肃之色,道:“有你黑吗,从头黑到脚。”

  “擦,不想跟你说话了!”欧阳风迈开天鹅步,气的扭头不搭理他了。

  “有难度,那里非常危险。”秦珞音开口,她对那片深渊忌惮,对于他们说的领养朱雀这种想法不怎么看好。

  楚风点头,表示认同,这可是一头老朱雀,强大的离谱,肯定会为它的子嗣铺好后路,不然怎么会放心离世?

  欧阳风心头一动,道:“咦,我想起一件事,最近有其他人马频频打探朱雀深渊的事,上次有伙人路过我们的栖居地还问过呢。”

  这让几人都一怔,预感到事情的严重性。

  “其他深渊的神兽,亦或是凶兽高原的神祇对这里有所觉察,多半在收集消息,很有可能会对这里动手!”映谪仙做出推断。

  一位神禽将死,它身上的好东西太多了,再加上它的府邸中收藏的神药、经书等,就是神明也要动心。

  最为关键的是,神禽幼崽,这种生物一旦收服并培养起来,战力不可想象,比之神祇自身最后都有可能强大。

  “这么说,我们直接出局了?”银发小萝莉不甘心。

  “怎么可能,事在人为,创造机会也要抱走一只朱雀崽!”欧阳风摩拳擦掌。

  “无量天尊,这种事我们还是有机会的,以本天尊纵横一世的经验来看,这头老朱雀不简单,说不定会给所有神祇、神兽一个惊喜,到时候我们不见得一定能领养朱雀崽,但是肯定能收集到不少神血!”

  小道士做出判断,认为这里多半要发生神战,神兽血、神灵血会洒落大地上。

  映谪仙点头,道:“老朱雀有可能会诈死,或者提前主动引爆危机等,我想,在它临死前多半会拉上某些神兽、神明一起上路。”

  一副未来画面浮现在众人眼前,老朱雀有了子嗣,且自己将死,这是大事件,会引发一场流血大乱。

  欧阳风叫道:“糟了,我们得赶紧回去,告诉妖妖姐,千万不要来深渊附近洗劫,现在这里即将成为是非之地!”

  按照他们早先的联系,妖妖可能会来深渊,虽然还没有确定究竟要洗劫哪家的神兽子嗣,但是,这里的神药绝对有很大的诱惑力。

  在路上,楚风道:“时刻准备着,到时候神明与神兽、神禽爆发大战,肯定会杀的人头滚滚,神血四溅,我们得好好琢磨下,看一看究竟是蛰伏在这里收集神血划算,还是直接去抄神明的老巢或者其他神兽的深渊更合适。”

  “爹,果然姜是老的坏,你从头到脚都是犯罪基因,从头坏到脚了,我们还在想怎么在这里折腾呢,可是你却高瞻远瞩,已经用你那明锐的犯罪视觉洞察于千百万里外,佩服。”

  “逆子,你给我过来,我打不死你!”楚风追赶。

  “无量天尊,小道先走一步!”小道士撅着屁股,迈开一双小短腿,撒丫子狂奔,他掌握有前世秘术,一直很自傲,自认为哪怕刚出生也不弱于人。

  众人见状,只得在后面追赶。

  “这大侄子可真不含糊,一双小短腿跑的真快!”飞了大半天后,欧阳风累的跟条老黄狗似的吐着舌头,大口喘息,有点受不了。

  小道士可以借助地气,一步迈出去,动辄就是数十里,实在太快了,别看小短腿不长,但是贼快。

  其他人很疲累,映晓晓如果没有她姐姐的五色神光带着,肯定早掉队没影了。

  一路上,他们追追赶赶,同时也伴着小道士的惨叫声,毕竟这一世太年幼,后劲不足,被楚风捉住后免不了被吊起来打。

  等他们回到原本的栖居地时,已经是六天后,比去时要快。

  他们决定等在这里,跟不灭山的人碰面,告知深渊的近况,不能妄动,坐收渔翁之利才是正途。

  “不对,有什么东西在这里!”欧阳风警觉。

  然后,他们看到一头瘸腿的老狐狸,一条前腿消失,一条后腿剩下半截,一双眼珠子金黄,但皮毛暗淡,兽毛都快掉光了,而且后半部躯体近乎石化,某些部位成为岩石,包括那条瘸腿。

  “什么妖怪?!”小道士跳了起来,凭着本能,他感觉这头毛都要掉光的老狐狸不一般。

  “无量天尊,贫道有礼了。”这头瘸腿黄毛老狐狸一张脸满是和善之色。

  小道士这叫一个腻歪,他也是道族的,但是,眼下一头瘸腿狐狸,双眼金黄,也跟他诵一样的道号,让他膈应。

  “胡大仙,你改念弥陀佛吧!”小道士牙疼,看着这头黄毛狐狸,他自己都没好意思念无量天尊。

  “贫道苦啊,现在……连道族身份都要被剥夺了。”老狐狸叹气。

  说到这里,它眼圈都红了。

  什么情况?几人一时间摸不着头脑。

  “行,别哭,我允许你念天尊。你跟我说说,你到底什么身份,怎么跑到我们的栖居地了,有什么目的?”小道士询问。

  “唉,我的身份不说也罢,说出来你们也不会相信。”瘸腿狐狸摇头。

  “说,道爷我神经粗大,在不着调的言论,小道我都可以微笑面对。”

  “也罢,信与否随意,贫道乃是道族一代天尊,曾俯瞰世间沉浮,坐看苍生争渡,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身也成为红尘间一蝼蚁,可悲可叹。”黄毛老狐狸一副很伤感的样子,满脸沧桑之色,尤其是一对金黄的眸子更是尽显岁月气息,仿佛历经过万古那么久远。

  “说人话!”欧阳风第一个叫出来。

  “胡大仙,你是不是想对我们用魅惑之术?没用!”小道士也不干了,天天念无量天尊,结果今天一头老狐狸跑他到他面前说自己就是天尊,这是不是踹他脸吗?

  “贫道就知道你们不信,不提也罢,往事随风去,天尊也有化作泥土时,有什么看不开的。”瘸腿老狐狸摇头。

  小道士、欧阳风自然不信。

  但是,楚风却震惊,因为他看到这个瘸腿老狐狸背后除却一条石化的断尾外,还有八个伤疤,这意味他最起码是九尾天狐?!

  因此,楚风开口,道:“既然你是天尊,为何落到这一步?”

  “弃子啊。”老狐狸惨笑。

  “为何被弃?”

  “何止我是弃子,连这片天地都被遗弃了,生在这个世界是你们的苦,落在这个世界是你们的难,如果长久栖居在这里,晚年都会死的很惨。”

  小道士撇嘴,道:“神棍,你这种手段都是贫道当年用剩下的,不值一提,谁不知道修炼异术晚年没有好下场,你就别装天尊了。”

  “也罢,相见即是缘,贫道算上一卦。”黄毛老狐狸眯上眼睛,一番琢磨,突然抬头道:“不好,深渊附近将有大乱,三天内会有神战,波及甚广,诸位还是避祸吧,到时候多半会有绝世神禽横扫天下!”

  几人都发怔,如果是六天前,这瘸腿狐狸敢这么算卦,他们打死也不相信,可是楚风亲眼目睹深渊下老朱雀的状态后,现在不由得心惊。

  “唔,小居士今天多半会有血光之灾。”瘸腿狐狸盯着小道士说道。

  小道士昂着头,不屑道:“骗谁呀,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帮我化解,然后让我给你一些香火钱?这种事我门清,也不看一看小道我前世是谁,专业知识比你精湛!”

  “贫道从不说谎,在阳间时,各方神王欲向我求一卦都不能,今日主动献卦却被你怠慢,罢罢罢,缘分已尽,就此别过。”

  说到这里,他艰难的移动后半截石化的身躯,就要离开这里。

  “哞!”

  就在这时,天边传来一声巨大的牛吼声,震动四野。

  “儿啊儿啊,南江水乡书香门第世家一代天骄吕飞扬在此,试问天下,谁与争锋?蟊贼们都过来叩首!”

  大地尽头杀起来了,很明显是不灭山的那些人。
  
网站地图 王牌娱乐app下载 豪娱乐城 城博国际app 永利皇宫
博马投注 新天地棋牌下载官网 齐发娱乐官网
优乐国际网页版 龙8官方网站下载 拉斯维加斯国际赌场 盈丰国际登录
老虎机送彩金38 老虎机打鱼游戏app下载 澳门真人大赌场app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
如何登录永利皇宫 狗腿导锐霸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现 天天娱乐平台网站
天易娱乐登录 华人娱乐彩票平台官网 在线娱乐平台 满堂彩网站手机 正点游戏
如意娱乐网页 全旺娱乐平台 天游娱乐靠谱 拉菲娱乐正网 华裔娱乐注册
汇彩网 大盛娱乐 9号彩票平台登录 600万娱乐平台 如意娱乐下载
天游娱乐怎样 8828彩票 汇丰在线开户 彩客网电脑版 新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