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诡异物质,这怎么可能,你一个小的鬼魂怎么能接触到这种东西?啊……不,我不想死!”

  螣荒在哀嚎,很难想象一位亚圣居然这么惶恐,凄厉的惨叫着,表情痛苦,神色恐慌,写满骇然。

  在他的身上灰雾化成人形,伏在他的身上,凶猛的撕咬,啃噬,像是一头猛兽在扑杀食草动物,非常凶狠,天生压制,霸道而血腥。

  “噗!”

  螣荒身体直接就缩谢号,像是被吸收大量的血精与魂光,整个人都萎靡了。

  轰!

  他挥动庞大的身体,螣蛇之躯抽击在山地间,蛇躯如同钢鞭,又像是利剑,直接消掉一座山头,那半截山头飞上高天。

  “我说过,跟我这么张扬霸道的人都死了,你也不怎么样啊,好像死的会更快。”楚风在站在残破的石头殿宇废墟上,看着远处山地中的螣荒,言语间厩冷漠。

  “想让我死?怎么可能,我要活下去!”螣荒低吼,倏地在再次化成人身,身体缩小,浑身密布各种符号,他在施展螣蛇族的秘术,想要为自己续命。

  “啊……”然而,紧接着他又惨叫,那灰色雾霭化成的人形身影跟着缩小,变得更加凝练,纠缠着他,在索命。

  “这……比一般的神级物质还要可怕,天啊,任何神灵触之都活不长远。”螣荒惊恐大叫。

  身为亚圣,平日间镇定而从容,怎么可能会如此失态?一切都是因为,这灰色物质太致命,远超他的预料,让他惊骇。

  刷的一声,他的血气干枯一大截,被那种灰色物质吞食,整个人迅速衰弱。

  楚风自然知道怎么回事,这灰色物质都是从最强的一批老神身上提取出来的,最为关键的是浓郁、量大,数百位神祇身上的诡异物质混合在一起,何其可怕?

  连神都被这灰色物质折磨的凄凉无比,晚年在惶恐中毙命,更何况是螣荒,时间不长他就丢掉大半条命。

  螣荒发现,自己想活下去多半没有可能,他咆哮着:“我就是死,也要拉上你!”

  他奋力挣扎,猛然坐起,想要向着楚风这里冲来。

  然而,那灰色雾霭再次纠缠上去,化成人形,化成猛兽,化成厉鬼,不断变化,要融入他的躯体中。

  “啊,你……四哥,你怎么又活了,幻觉,滚开,你早就被我杀死二十年了!”螣荒眼睛猩红的低吼。

  他又一次扑向楚风,要对他下手。

  楚风并不惧怕,拔起葫芦赛,然后,猛然一拍青皮葫芦底部,砰的一声,葫芦嘴那里喷出更多更浓郁的灰色物质。

  瞬息间,这些灰色物质化成无头厉鬼、红毛老尸猿、狰狞魔头、凄厉野兽等,全都扑到螣荒身上。

  虽然为亚圣,但是他却直挺挺栽倒下去,被那灰色物质淹没。

  “该死啊,这是变异的灰色物质,诸神来了都要殒落,是最强大的诡异物质。天啊,难道我螣荒真的要死在这里,被一个蝼蚁杀掉?!”螣荒嚎叫,太不甘心,他是亚圣,而且是那种短暂岁月就走到这一步的生灵,心高气傲,结果却这么惨。

  在他看来,所谓的凄凉晚年,最起码也要到六七百岁后到来才对。

  “呵呵……”楚风站在远处露出冷淡的笑,道:“你以高姿态俯视我,到头来却被你眼中的蝼蚁一脚踩死,也是可笑。”

  “去阳间,唯有到阳间才有唯一的活路,我想活下去……”螣荒的声音很虚弱,但是却挣扎,想要逃走。

  楚风闻言心头一动,阳间有活路?

  想到这里,他控制青皮葫芦,收回一些灰雾物质,减轻螣荒的伤害。

  “嗯?!”

  这一刻,螣荒震撼,心惊肉跳,盯着青皮葫芦,颤声道:“混沌中诞生的先天神物?!”

  同时,他异常的恼怒与不甘心,他眼中的蝼蚁居然掌握有这种至宝?

  一般的容器,只能短暂盛放灰色物质,不久后就会被侵蚀坏掉,甚至直接湮灭,唯有这种混沌中诞生的先天神物才能对灰色物质收放自如。

  “你到了阳间便能活下来?”楚风问他。

  “放过我!”螣荒开口,虽然还躺在地上,但是,眼中却满是渴望。

  他觉得,楚风能利用青皮葫芦将他身上九成的灰色物质收走,当然肯定有一部分是无法根除的,早已融入他的血肉与灵魂中。

  但是,只要收走九成以上,他就有机会多活一段时间,去想办法,哪怕沿着祖辈封住的那条路去阳间,也比这样坐以待毙强。

  “不说就算了。”楚风冷笑,砰的一声,再次拍动青皮葫芦底部,一片灰色物质顿时喷发出去。

  这灰色物质对于神级生物以及神兽血脉格外的敏感,直接就扑杀,猛然向前冲。

  “啊……”螣荒惨叫。

  一刹那,他浑身痉挛,并且身体散发腥臭味道,那是他自己在腐朽,血液都充满腐烂的味道。

  神祇晚年的诡异,各种可怕的事情都在螣荒身上一一体现出来,他只是一个亚圣,怎么承受的住?

  “饶过我吧,我与你之间没有什么仇怨,收走这些灰雾。”螣荒再次开口,彻底屈服,放低了姿态。

  同时,他也告知,在阳间有古老而恐怖的无上存在,沉睡在某几处特殊的山川地势中,有可能有能力帮人化解这种诡异物质。

  “什么,他们这样厉害?”楚风动容。

  “是,他们的中某些人当初敢去猎杀我们这片天地真正练过六道时光术的的鼻祖,能不厉害吗?我猜测多半有无上手段,或许可以净化少许灰色物质。”

  事实上,螣荒也只是猜测而已,并不能确定。

  楚风默然,阳间大能的厉害,他是知道的,但是究竟有多强,他至今都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不能测算其深浅,因为每次都会被那些人物的其他传说冲击,强到无边!

  然后,楚风就不理会螣荒了,任灰色物质将他淹没,化成一头又一头厉鬼,最终全部钻进螣荒的体内。

  恶臭扑鼻,灰雾飘荡,那里一片狼藉,螣荒周围都是污血,他连惨叫声都发不出,匍匐在那里,难以动弹。

  只是偶尔伸出一只手,对着楚风那个方向抓去,眼中有怨毒,也有恐惧,还有求饶的意思,想让楚风放过他。

  楚风无视,坐看他慢慢腐朽。

  然后,他回头看向金鳞、释宏、羽化神体等人。

  这几人一个都没敢逃,实在是被灰色物质吓坏了,他们来到这个世界一年多,早就知道这是什么。

  一旦沾染上,即便他们自杀,逃回原来的宇宙,也摆脱不了,会被纠缠。

  事实上,楚风刚才真想用青皮葫芦轰向他们,释放灰色物质,但是他又担心这些人的灵魂带着大量的灰色物质回归原来的宇宙,会引发一持难,牵连其他人。

  所以,到头来他忍住了。

  “嗯,我明白了,你是怕灰色物质侵染我们的宇宙,所以不敢轻易对我们下手是吧?”道子金鳞第一个醒悟过来。

  羽化神体点头,道:“不错,你虽然有黑色魂钟,可以强行留下我们的灵魂,可是灰色物质同样有可能污了你的魂钟。”

  “楚兄,你看这样如何,你走你的阳关道,我们走我们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如何?”释宏开口。

  “道友就此别过,告辞!”道子金鳞拱手,笑了笑说道。

  “楚兄,告辞!”黄金天蛛、白凤族少主等人也都露出笑意,转身就想走。

  “你们觉得,我不动用灰色物质就奈何不了你们?才来到这个世界时,我便一个人打你们一群,更何况是现在?!”

  楚风相当的淡定,然后,抬起一直大手就向前抓去,一个人要战他们全部。

  刷的一声,阴阳二气流转,化成阴阳之光,这是跟五色神光并列的妙术,向前扫去,威能浩大!

  砰!

  白凤住少主嘶吼,魂光剧烈爷,他化成一头白凤凰,轰向这冲击过来的阴阳之光,结果却被打的一声惨叫,翎羽纷飞,整个人大口咳魂血,横飞出去。

  金鳞道子眼中精光闪烁,低语道:“阴与阳两种天地奇珍物质在他身上!”

  他怎能不吃惊,道族底蕴何其深厚,可是也只是为他准备到一种天地奇珍物质,因为太难得了。

  故此,他才走一术破万法之路。

  据他所知,其他人身上都没有这个级数的天地奇珍物质,哪怕是映谪仙修炼五色神光的物质,也只能算是准奇珍,谈不上天地间最闲之物。

  金鳞早先疡对楚风他们动手,也有这方面的考虑,就是因为听说过楚风修成阴阳之光,认为他身上有天地奇珍物质,想藉此机会截取。

  现在他亲眼看到了!

  事实上,楚风也早已盯上金鳞,早就听映谪仙提及过,他们这一代人中,唯有道子金鳞身上可以确定有一道天地奇珍物质,是练七宝妙术的物质之一!

  楚风已经收集到两种,今天自然不会放过金鳞身上的那一种!

  “呵呵……金鳞,谢谢你!”楚风开口,带着微笑。

  一刹那,金鳞凛然。

  大地痉,小道士等人找到妖妖,现在正极速朝着出事地赶去。

  “兄弟,你一定要坚持住,要活着啊!”许多人都在祈祷。

  “爹……爹!”小道士更是在干嚎,很伤心,最后,更是大声的喊道:“爹,我又忘了……没让你立遗嘱!”

  “大侄子,别嚎叫了,你爹一会儿如果活蹦乱跳的走出来,保准痛殴你!”旁边,大黑牛提醒他。

  “怎么可能,都这么长时间了,他肯定坚持不住。”接着,小道士又干嚎起来,道:“爹……你好惨啊,任你天资盖世,没有成长起来前,对上亚圣也只能是死路一条。我好伤心,又忘记让你立遗嘱了,呜呜……咱家的传家至宝到底是什么,在哪里啊?爹,你在天之灵显化吧,快出来告诉我!”

  “啪啪!”

  “哎呦o,别打!”

  “大侄子,我有预感到,一会儿你保证要被你爹将屁股打成十八瓣!”老驴以非常肯定的语气说道。
  
网站地图 现金扎金花 皇浦国际 九卅娱乐手机版app 兴发娱乐
万博app安卓下载 五体字帖 愽天堂 极盗者海报
非洲国家队排名 诚博国际app 嘉年华娱乐平台 世豪娱乐城下载
AG平台app 天天娱乐检测 百家乐APP下载 亚博国际登录
亚虎app下载 皇浦国际 扑克王app怎么样 明尼苏达足球世界排名
博猫游戏软件 聚鑫娱乐 时时计划全天计划 万家彩票网 满堂彩58599官网
天游娱乐 华人娱乐 博悦彩票网 名人登录注册 必发彩票注册
天游娱乐彩票 天游娱乐代理 600万娱乐 彩客电脑网页 新世纪博彩
金如意娱乐城 丰尚娱乐首页 幸运飞艇网页计划 拉菲II娱乐 幸运飞艇两期计划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