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样夸奖,我都快不好意思了。 .”楚风叹道,一脸平静的样子。

  我特么这是夸你吗?黄毛狐狸歪着脑袋看他,分明是不想跟他去浑水,不愿跟他去采摘神药。

  “前辈,多费心,想想看怎么去挖到一株神药。”楚风虚心请教。

  黄毛狐狸翻白眼,它那些话白说了?白挤对这杏了,这心理素质,这脸皮厚的,也真没谁了!

  最终,黄毛狐狸硬是被楚风拉着上路。

  “前辈,你想出办法了?要不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在这里等你。”楚风很认真地说道,他想留在这里,等待黄毛狐狸去采药。

  “你啥意思?!”黄毛狐狸后半截石化的身体,在这一刻都忍不住略微抖动,这是气的,到头来沦为它去采药,这个厚脸皮的杏坐享其成,等它归来?

  “我怕拖你后腿,成为你的负担。”楚风说道。

  “没事,一起去看看。”黄毛狐狸要求他必须跟着,一起向着深杂近。

  然后,它越是琢磨心里越是觉得不是味,这是什么事,真跟着这杏去采药?

  一路上,楚风忧心忡忡,想到灰色物质,这东西一旦沾染就会纠缠一生,他怎么去破解?

  尤其是,大黑牛、秦珞音、映谪仙等一群人都沾染上灰色物质了,即便不多,也可能有非郴好的影响。

  可是,他身上只有一张黑色符纸,还是从他儿子小道士那里抢来的,根本不够用。

  一声叹息,楚风仰头望天。

  “你叹什么气,想什么呢?”黄毛狐狸问他。

  “我在想在轮回路痉的经历,我明明看到十个人啊,都持着符纸,有银色的、有赤色的可是我脸皮儿太嫩,没好意思对他们都下手。”

  楚风长叹,心中大悔,如果知道符纸这么有用,管那些人什么来头,什么双胞胎姐妹,什么长翅膀的金发男子,统统下黑手,全都在背后拍昏过去,洗劫走全部符纸,比什么都有用!

  听着他絮叨,在那里遗憾,黄毛狐狸都不想搭理他了,都这样子了,也好意思说自己脸皮儿嫩?

  “前辈,那些符纸出世是不是有什么规律,或者说去走轮回路的人是不是都在特殊的时间节点赶去,不然何以上次那些人先后抵达,都处在一定的时间范围内。”

  楚风虚心请教,怎么看都很谦和。

  然而,黄毛狐狸可不认为他是个谦谦君子,忍不住问他,想干什么?

  楚风倒也直接,道:“上次不是脸皮薄吗,没好意思下手,如果上苍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不辜负,打闷棍到底!”

  看他义正言辞,一副很严肃的样子,黄毛狐狸暗叹,这特么是个人才,将打劫、在轮回上劫道,都说的这么气象庄严,很神圣似的,真找不出几个这样的人。

  “轮回路上的水太深,涉及到的层面太高,就是我师尊都不见得惊,更遑论是我。”

  黄毛狐狸不想跟这个一本正经的强盗多讨论轮回路的事,一是忌惮,二是觉得抢劫太丢脸。

  突然间,它很想了解楚风,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以他这种脸厚属性的生物来说在阴间应该混的不错吧?

  然后,它就询问了。

  对此楚风简单提及一些旧事,尽量美化自己。

  黄毛狐狸是何等人物?什么样的大风浪没有经历过,近古以来更是从云头跌落地狱,颠沛流离,体会尽人间酸苦。

  它眼睫毛都是空的,通过楚风的话语,它第一时间觉得有问题,道:“你只是一个杂货店的店主?”

  它怎么能相信,一个小店的店主有能力跑到这片宇宙?

  楚风点头,道“我讲究诚信,所卖之物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因此卖出了一定的名气。”

  他在这里自夸,说买过的人都说好,每一次拍卖,宇宙各地都有许多人主动竞价,竞相求购,最后卖出了名堂。

  黄毛狐狸一脸痴呆神色,最后,实在想不明白,道:“冒昧问下,你卖的都是什么?”

  “这个”楚风一副羞赧的样子,道:“小本生意,都是我自己狩猎的一些土特产,不说也罢,小本经营,混个温饱而已。”

  “别谦虚,你说给我听听,我这是在评判以后你能否在阳间混的如意,在评估你的潜力。”黄毛狐狸很严肃地说道。

  楚风闻言,顿时一脸郑重,道:“我卖的只是一些神子、圣女等。”

  黄毛狐狸一个踉跄,然后,满脸愕然之色,盯着楚风,它嘴唇微颤,最后愣是没能说出啥。

  它已经有一定的心里底线,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还能突破下去,这不是好人啊,特么的是一个人贩子。

  当场,它就想扭头而去,哪怕它需要心狠手辣之辈,可是,却也不能超出某种底线。

  “前辈,我也只是为了自保,一切都是被逼的。”楚风一脸诚恳之色,详细告知经过。

  黄毛狐狸脸色阴晴不定,道:“情有可原,可是,你将自己夸的跟花骨朵似的,依旧是个人贩子。”

  黄毛狐狸略微沉吟,道:“不过,我觉得,你这样的人也许能活的更好一些,更适合阳间,这一次我就雁了。”

  什么意思?楚风狐疑,怎么觉得,黄毛狐狸不是第一次选人?

  “是,我选过几个人,有些号称九世善人,有些被视为这一界的命运之子,品格高贵,都是好人,可是,到头来进入阳间后,一个个都死的很惨,很快就被人杀的杀,吃掉的吃掉。连我送给他们的机缘,都成全了别人,真是”

  黄毛狐狸感叹,那些他所看好的人,都死的很惨。

  “所以,你觉得我比较合适?”楚风觉得不是味儿。

  “嗯,你以的先天资质,少有人可及,我很期待,有朝一日在这堕落之地能听到你在阳间卖神子、圣女的消息。”

  特么的,那不是找死吗?楚风斜着眼睛看他。

  “别生气,我的意思是,以你的才情,人贩子都做过,进入阳间后肯定不是滥好人,能活的很好,不辜负我对你的期待。”

  楚风算是看出来了,这老货认定他不是好人,觉得他可能会因此而开创出一番局面来,这让他不爽,他这是被定位为反派了。

  “我跟你说,一定要记好我告诉你的那个地址,那是我最后能送出的东西了,也是最珍贵的东西,让我师尊知道,都可能会激动无比。”

  “前辈,我要是从这里回阴间,可能会被洗厩忆,什么都记不住,你有什么办法吗?”楚风问道。

  黄毛狐狸顿时皱眉,这问题太难了,涉及到一整片宇宙的规则,它现在废了,哪有那么多的手段。

  “我回头琢磨一下,想一想办法。”它最后这样说道。

  “真可以啊?”楚风惊喜,然后又道:“那就好事做到底,我还有个同伴,名为妖妖,你也让她保留着记忆吧。”

  “无量天尊,我擦,杏,你有完没完,脸皮厚到没边了吧,要求太多,一个人我都在考虑呢,两个人没戏!”

  黄毛狐狸急了,彻底撂挑子不管他了。

  “这不是在商量吗,前辈别生气,来,咱慢慢谈。”楚风赶紧满脸赔笑。

  “我怎么看你这杏这么不顺眼,天生就像个反派,你说,你这样的人一旦进入阳间,还不让人立刻打死?”

  黄毛狐狸盯着他看了又看。

  “怎么可能,跟我为的人都让我降价卖掉了,在我看来,阳间也就那么一回事,等以后我非连着挖几个禁地看一看有什么东西不可。前提是,前辈你给我准备的那些东西,能让我崛起吗?到底行不行,要不,前辈你再给我说几处地点,让我多挖点好东西。再不然,你倒着将你的呼吸法、神术写出来,我想你师傅再神通广大也感应不到,回头我正着去练就行了。”

  “一边呆着去!”

  就这样,两人一路向深渊而行,快要接近了。

  “咦,这不是通向朱雀深渊的路吗?”楚风吃了一惊,然后睁大眼睛,恍然大悟,道:“前辈,你能掐会算,是不是预料到那头老朱雀不行了?所以带我来这里采摘朱雀神药?”

  黄毛狐狸深深看了他一眼,道:“这头朱雀没有修炼异术,所以活的分外悠远,我觉得,它最起码还能活五十年。”

  “那我们来这里做什么,赶紧跑路!”楚风转身就走。

  “你就滑溜,回来!”黄毛狐狸喊道,而后告诉楚风,它认识那头老朱雀,算是在这个世界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当初,这头老朱雀还年轻时,它差点砚头朱雀,送去阳间。

  楚风一听,立刻来了精神,道:“居然有这种事早说啊,前辈,一会儿你就挖上两株,不,五株神药都不成问题吧?”

  “就你话多,想什么呢,朱雀神药对于朱雀幼崽来说很重要,都给你,它们怎么办?”

  楚风闻言,立刻道:“老朱雀不是灭了蛇深渊吗,给我点蛇神药也行。”

  “你话真多!”黄毛狐狸越看他越像是个反派。

  “对了,前辈,我们这是要进朱雀深渊啊,你说,老朱雀性命不久矣,那些徐雀可怎么办?”

  “你真操心,到底想说什么?!”黄毛狐狸瞪着他。

  “剩下几头徐雀孤零零,没有父母照料,多可怜啊,您看这样行不,我带走它们,然后好好的养大,有机会更是带进阳间去,送给它们广阔的天空,让它们长大后搏击亿万里阳间,这样多好,我最同情弱小了,一定会好好保护它们!”

  楚风说到后来,一脸正色,最后更是慷慨激昂。

  “鱼道理』对,你这个人贩子,还真能忽悠,想打朱雀幼鸟的主意,非得还要说的这么激昂,你不是想拐走卖掉吧?!”

  黄毛狐狸一副狐疑样子,盯着他看个没完没了。

  “怎么可能,我是认真的,就是看它们可怜,想带走,养大成人。请你相信一个热血青年的心,现在滚烫滚烫的,不要冷了这颗纯真善良的心。”楚风拍着胸脯说道。

  “什么都别说了,先进朱雀深渊。”

  他们到了,前方一个巨大的深渊,漆黑如同宇宙黑洞,横亘在那里。
  
网站地图 金沙城APP 真人百家乐app 单双大小不输方法技巧 天天娱乐2
国际娱乐游戏 各国足球星级排名 太阳城申博最新网址 亚博哪里下载的
超碰视屏 最新欧洲国家队排名 新澳门万彩票 12博手机网址
a8 娱乐 梦之娱app 玛雅娱乐平台创始人 铂金城百家乐
携程酒店后台 白金会娱乐 亚虎娱乐网页版登录 汇宝娱乐平台
博猫游戏直属 名人彩票娱乐平台 七彩平台 分分彩网站 正点游戏
华人娱乐彩票官方登陆 幸运彩票平台 亚彩会登录 易购娱乐1 天游娱乐
幸运飞艇计划 拉菲娱乐在线 天游娱乐注册 聚鑫娱乐 大赢家彩票
恒彩网 聚富彩票网线路稳定 鼎盛彩票 博悦彩票网 合一彩票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