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看到了什么,见证奇迹了吗,楚风大魔头是否跪在地上领死?我脑袋有点晕,出现严重幻觉,我猜一定是圣威浩荡,压制的我心神不稳,魂光散乱所致。”

  其中一个用光脑拍摄并向外时断时续传送此地画面的敌对进化者这么说道,感觉头皮发炸,彻底懵了。

  “闭嘴,别吵,接着拍摄!”宇宙中,有人喝道,各地的人们震撼无比,心神与灵魂都被吸引进去了,迫不及待的想看后面的嘲。

  “这是要逆天吗,楚风大魔头在屠圣?啊啊啊啊!”星空中,有人因此而心绪起伏,大喊大叫出来。

  大渊外,有很多人在拍摄,有人早已惊醒过来,头皮发麻,确信看到的不是假的,毛骨悚然。

  还有人通过各大平台的反馈,也意识到,不是自己出现幻觉,而是真的有血淋淋的圣殒大事件在发生。

  “太特么可怕了,我都拍摄到了什么?说好的见证奇迹,展示不可一世的楚风大魔头跪地哀嚎的惨剧,要纪录下这历史一刻,可是,我拍到他将一位上古星空骑士一棍子砸烂了,同时,也看到他将尸族的远古圣人脑袋给抽掉一半,吓死携了,这特么的太惊悚,我想回家!”

  这是一位豪门子弟,来头不小,不然的话也没有能璃付天价宇宙币跑到大渊外来观战。

  “你给我闭嘴,还不嫌丢人吗?砸烂星空骑士的那是棍子吗,那是一根紫竹,被炼制成九节渐型的打神鞭。”

  这是一群世家子弟中的头领,在那里教训刚才胡言乱语的小弟。

  那个豪门世家子不服,道:“管它是竹子,还是渐,反正我看到一棍下去,尸族的远古圣人脑袋直接就消失大半,连大黄板牙都在满天飞,和着血水,太凄惨了,楚风大魔头这是成圣了吗?简直要吓死你猴二爷了,我真不想在这呆下去了!”

  他们这种带着颤抖音的争吵声被拍摄下来,断断续续的传到各大平台上,被宇宙各地的进化者看到。

  一时间,人们震惊的同时也很无语。

  “猴二,你个孙子找死吧?!我尸族远古圣人当年纵横宇宙中,在圣阶中无敌,你敢诋毁与亵渎,特么的,我早晚打死你!”

  同样来自世家豪门的尸族嫡系核心子弟,此时怒不可遏,真想撕了猴二,隔着星空发火,他没去现场。

  猴二不服,在那里叫板,道:“尸九,你敢威胁我,你睁开眼睛看一看,你们家的远古圣人,那位老尸圣是不是让楚风大魔头给抽掉半颗脑袋,黄板牙漫天飞。哎呦,我擦,你看,有一颗槽牙都飞到我这边来了,被我拍摄下来了,还带着血呢。好险啊,差点就撞在我身上,这么恐怖的东西,毕竟是圣牙,被它擦中,我必死无疑,肯定的砰的一声炸开。尸九,你大爷的,你们家的老尸圣差点害死我,你知道吗?”

  尸族的老九,一个年轻人气到跳脚,额头青筋钢,道:“猴二,你这狗东西敢羞辱我尸族圣贤,你等着,下次再见我跟你不死不休,我尸族年轻一代都跟你成死敌了!”

  “谁拍谁,你当我猴二是吓大的,我是妖族核心子弟,大家都来自前十大,你能将我咋地?我现在突然发现,我有点崇拜楚风大魔头了,早先跟你们玩,跟你们混,总是听你们诋毁他,导致对他没有好感。现在看来,楚风大魔头太霸气了,我就喜欢他这种暴脾气,砰的一声,就将你们尸族的老尸给开瓢,抽烂半颗脑袋。哎呦我擦,光顾着跟你掰扯了,我错过了相当精彩的一部分战斗情景,还好拍摄下来了,尸九,快看,你们家的老尸圣下半截身子都被一棍子砸烂了,同时,另外半颗脑袋的下巴也彻底被砸烂,大黄板牙又飞出来了,哎呦,吓死你猴二爷了,又差点将我击穿!”

  宇宙中各地的进化者都无语,这叫什么事,大渊边缘那里大战惊世,圣血飞溅,而负责拍摄的人却很极品,一边吓得半死,一边还跟外面的人拌嘴,争吵不休,一地鸡毛。

  一群世家子都觉得丢人,这可是他们中的成员,平日间以宇宙精英自居,都是各族神子的亲弟弟、亲兄长,大多都是前十大、前二十大强族的核心子弟。

  正是因为这两个人掐架,多少冲淡一些血淋淋的气息,不然的话,现在的战斗让人胆寒,脊背冒凉气。

  轰!

  楚风出手,手持紫金竹,在一群圣人穿梭,直接下死手,将星空骑士中的另外一人也给格杀,血溅大渊外。

  事实上,不过是顺手而为之,他便前后除掉两名上古星空骑士。

  他真正想杀的是尸族的远古圣人,但是这个老尸圣太强大了,先后被抽烂脑袋,被打烂半截身体,可就是不死。

  而且,这头老尸恢复部分行动能力,嘶吼着,尖叫着,在竭均能,滴血重生,长出头颅来,对抗楚风。

  太惨烈了,这片地方圣血飞溅,楚风在重点格杀老尸圣与天神族的远古老暴君时,将机械族的一位圣者用紫竹砸爆,火星四溅,金属躯体中居然也有血,很是可怖!

  这片地带,虚空都在轰鸣,在起伏,随着漆黑如墨的大渊中那个白衣女子的呼吸而震动,有种特殊的节奏,让圣阶强者都承受不了,身体如陷泥沼,被禁锢在那里,行动不便,魂光不稳。

  哪怕极其遥远处,在最外围观战的那些人也受到波及,也就是猴二这种极品,其神经特别粗大,才有闲心跟人吵架,其他人都被吓得不轻,因为如陷泥潭中,其身体淌血,要崩开了。

  大渊边缘,楚风将轮回刀也拔出来了,对着身边的圣人就砍,无往不利的妖邪之刀居然受阻,的确能瓦解圣人的肉身与魂光,可是,有些圣人的恢复力极其惊人,还能在此过程中重组。

  比如尸族的老者,哪怕皮包骨头,被楚风将脑袋都打没了,现在也能滴血重生,再次回复过来。

  “特么的,你脸皮怎么这样厚,轮回刀都砍不动吗?!”楚风恼了,他用紫金竹砸烂对方的肉身后,又已经重组。

  现在用轮回刀劈在对方的头上,化成血与骨后,居然又长好了。

  尸族的远古圣者很想吐脏话:孽畜找死,神特么的脸皮厚,将老夫的脸膛都劈开了,剧痛难忍,还敢说这种风凉话,这是远古复生之力好不好?!

  旁边,天神族的暴君级老圣者,高大威猛,金色发丝披散,满身是血,他也被楚风轮动紫金竹给砸烂脑袋,又用刀劈烂大半截身子,但是也又一次复原。

  “我算是看出来了,活的越久,你们的脸皮越厚,砍不动,砸不烂,一次又一次长好,我看你们能坚持多久!”

  楚风大怒,猛力挥动紫金竹还有轮回刀,对着两个老家伙狂砸乱劈,顿时让两位远古圣人惊悚,他们觉得魂光在被轮回刀不断消融,哪怕能再生,也挡不租种消耗,早晚要死。

  然而,现在他们被禁锢,虽然能动,但是很不方便,连体内的法则等都被凝固,勉强发出去数次,也没有打中楚风。

  “噗!”

  在此过程中,楚风对其他人也下手了,噗的一声,将星空骑士中的另一人立劈为两半,直接灭杀之。

  果然,圣人跟圣人也是不一样的,最强大的几尊远古圣人很难杀,但是,新近的圣人相对来说不算非常难。

  “啊”

  西林族的圣人惨叫,被楚风紫金竹打断脊椎骨,半截身子没了。

  接着,又被楚风用轮回刀一刀插入头颅中,猛力一震,连带着魂光都瓦解了,彻底死去。

  宇宙各地,人们通过猴二等人拍摄到的时断时续的画面见到这一幕后都倒吸冷气,那可是一位圣人,死的也太容易与惨烈了。

  西林族不止来了一人,还有一位强大的圣者,是从上古活下来的,嘶吼着,怒发冲冠,浑身神焰滔天,不计代价的焚烧生命,挣扎着,获取身躯的掌控权,向着楚风扑去。

  “刑子,竟让你在绝境中翻盘,这是诸圣的耻辱,你给我去死!”西林族中的圣人眼神冷酷,神焰密布全身各处,如同一轮人形天日,刺目之极。

  他跟楚风拼命,魂光雄浑而磅礴,要为族人报仇,带给楚风巨大的压力。

  楚风瞳孔收缩,用长刀一划,居然直接斩掉西林族圣者探来的大手,圣血飞洒,他顿时有了底气。

  这片天地的规则随盗引呼吸法而共鸣,圣者实力被严重压制,正如他们的身体表现的那样,非常僵硬,行动不迅疾。

  楚风寒声道:“西林族,你们这群背叛者,脏脏的渣子,要不是你们,上古地球也不会败的那么惨,连后人都没能薄,所有退路都被你们泄露出去,那些隐秘的蛰伏之地,那些留给后人的型生命星球都暴露了,崛起的希望种子因你们而全部断送,你们血罪滔天,罄竹难书,给我死,当真该千刀万剐!”

  然后,楚风就是这样做的,用轮回刀在他身上斩了足有上千刀,蚕食他的魂光,哪怕这是一位从上古活下来的老圣者也忍受不了,凄厉的长嚎,听在众人耳中,那真是发瘆。

  这可是一位圣者,叫声都这么惨厉,可见经受了怎样的痛苦。

  最后,西林族这位圣者被干掉,眼中带着怨毒、不甘、还有最后的惶恐,形神俱灭,万古成空!

  他再也没有机会转世或者夺舍,被杀个彻底!

  所有圣人都寒毛倒竖,头皮发炸,西林族的老圣人不得好死,真的被千刀万剐,湮灭在轮回刀下,让他们震撼而又恐惧。

  轰dd!

  这一刻,他们都拼命了,损耗本源,哪怕这一战后彻底废掉,干枯而亡,也得拼一把,不然的话,这样被压制,被人击杀,太憋屈了。

  然而,他们无奈而心底发凉,哪怕拼尽本源,也被压制的邪乎,能够行动,能够动手,但是动作太慢,秩序神链不够强,打出去的秘术过于暗淡。

  “刺天穹,你们这个杀手组织,真像是阴沟里的蛆虫,见不得光,恶臭无边,隔着很远我就闻到你身上的血腥味,你还想在这种境地下暗杀我?给我去死!”

  楚风喝道,一眼看到虚空中钢的黑色大剑,轮动紫金竹就给砸飞出去,圣光迸溅,让这口大剑折断。

  楚风冲了过去,对着某处虚空一点,紫金竹神芒暴涨,噗的一声如同一杆长矛,将一个黑衣老者刺穿,挑在半空中,血雨飞洒。

  “你”刺天穹的杀圣怒目圆睁,太不甘心了,他可是杀手成圣,出没于无形间,让各族圣者都胆寒,防不。

  可是,今天在这里他被那种呼吸节奏压制的太惨,藏不坐息,这哪里像是黑暗中的杀手。

  他简直像是黑夜中的一战明灯,告诉对方,我在这里,冲着我来吧,所以他就这么轻易的被楚风找到。

  楚风用紫金竹刺透他的身体,高高扬起,如同用一杆长矛将他钉穿,挑在半空中。

  与此同时,他挥动手中的轮回刀,不是劈过去,而是用刀面扇他嘴巴,起初啪啪有声,非常清脆。

  人们震惊,这可是一位杀圣啊,刺天穹中的战略性杀手,能够对各族所有圣人造成威胁,却被人这样抽大耳光。

  楚风大魔头真是太凶残了!

  圣人被刺天穹的杀圣盯上都要胆寒,因为无时无刻都要戒备来自黑暗中的致命一击,如同毒蛇之吻。

  而现在,楚风用刀面不断抽他大嘴巴!

  “什么刺天穹,大言不惭,上古年间你们这群冷血刽子手,连妇孺都刺杀,也配扬言要刺透天穹?大耳光抽不死你!”

  楚风想到这群人当年做下的恶事,怒血澎湃,因此狠劲儿抽他!

  啪啪声不绝于耳!

  接着,噗噗声传来,楚风的力道何其大,用刀体抽他的面颊,那简直像是一堵山在轰砸,杀圣的脸血肉模糊,牙齿飞落,骨头都烂掉了。

  最后,楚风补了一刀,将他的脑袋劈掉,然后再次一斩,瓦解其魂光,杀了个灵魂溃散,死的很彻底。

  星海中无声,许多人见到这一幕都表情凝固,这可是一位杀圣,就这么死了,非常屈辱!

  “看什么看,你觉得自己脸皮足够坚韧是吧?照样抽不死你!”

  楚风回头看了一眼尸族那个皮包骨头的远古圣者,提刀就冲过去了,啪的一声,这一次不是劈他,而也是用刀面扇了他一个大嘴巴,抽的他横飞起来,血液顺着嘴角洒落。

  宇宙各地,不知道有多少人石化!

  “好,杀的好,抽的好,狠狠抽他大耳光!”远处,欧阳风在叫,并且嚷嚷着,让黄牛他们帮他拍摄下来,喊道:“看到没有,那轮回刀是我的,我借给大魔头用的,刀上刻着本神王的名字。被轮回刀劈杀的人,请记住,轮回路上诵吾真名,往生中见长生。”

  这货对着镜头摆出各种霸道姿势,一副惟我独尊的样子,仿佛是他在击杀在圣人,很是自傲。
  
网站地图 皇冠比分网 如何登录永利皇宫 澳门百家樂网站下载 金世豪娱乐下载
全讯网新2登入网址 澳门福彩官方开奖结果 365棋牌 海安白金会
现金扎金花游戏平台 嘉年华娱乐平台 乐8娱乐 天来娱乐下载
澳门皇冠 优乐国际app 金世豪客户端下载 玛雅平台首页
凤凰娱乐网 天龙扑克官方网站 2018世界杯投注网站 兴发博彩
聚彩网 大洋在线娱乐 银豹娱乐 同创娱乐代理 鼎博娱乐网址
全旺娱乐 拉菲娱乐官网 丰尚娱乐招商 京城会娱乐吧 大众娱乐
同创娱乐 丰尚娱乐 同创娱乐宝宝 幸运飞艇网页计划 彩票娱乐
爱赢娱乐官方网站 京城会娱乐 幸运飞艇官方直播网址 银豹娱乐总代 趣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