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圣人就这么被楚风剁了,血溅大渊外,留下一些带着血丝的残碎白骨块,一个没剩,都给击杀。 .

  现场若论谁感受最深刻,当属亚仙族三圣莫属,三人哪怕是从远古活下来的超级圣者,可现在也寒毛倒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特么太凶残与可怕了,楚风这个效头手起刀落间,就跟砍大白菜似的,将十九位圣人都给屠掉。

  有些圣者跟亚仙族三圣是同一年代的生灵,从年轻时就认识,交过手,竞逐过,也曾合作过,称得上旧时故友,可现在都死在他们的眼前。

  三圣满头满脸都是尸血,但是,现在却一声都不吭,压根就没敢提什么不敬,以及故意针对他们。

  “这三个老孙子真老实,怎么没有抗议,没有说亵渎他们圣威啊,你们看,狗血淋头,满身都是,够狼狈的。”

  欧阳风说风凉话,那可真是一点也不在乎亚仙族的颜面,他与昆仑一群大妖自然看的清楚,谁是真心实意来救人,谁是过来敷衍,拙劣的做秀。

  尸族、天神族等道统,都咬牙切齿,族中圣者死了,血溅大渊,怎么就成狗血了?

  亚仙族也不满,三大圣者被钧驮他儿子这么的蔑视,一副看不起的样子,还真是年少轻狂、。

  众人都无语,很想说,现在就是龙也得盘着,就是太古凶虎也得窝着,谁敢跟现在杀得兴起的楚大魔头叫板?会丢掉脑袋,亚仙族三圣不敢!

  宇宙各地,人们在震撼的同时也有一股发自骨子帜寒气,一群圣人都死了,这是震惊星海的超级大事件,要被载入进化史中,会留下浓重的一笔。

  这一役,亚圣吴轮回,也是楚风大魔头,只手遮天,屠杀一十九位圣人,太过惊世骇俗。

  “冤冤相报何时了,我真不愿意杀生,可这群老混账非将我逼到这一步,不得不出手啊,可叹我来之不易的名声,义逼天轮回王,原本最不愿见血腥,结果现在却不得不出手毙,一杀再杀。”

  楚风在这里长吁短叹,不断曳,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特么的,我真想去大渊宰掉楚风大魔头,太能装了,你屠掉诸圣,干下这样震惊宇宙的大事,还在这里装白莲花?!”

  西林族、尸族等都炸窝了,族中圣者死去后,这个双手沾满血腥的魔头居然还一副大尾巴狼的样子,可恼可恨!

  徒然长叹,他们无可奈何,因为,谁去谁死!

  “唉,值此之际,我也坦然,我就是楚风!”楚风这一次直接这般开口,让各方人马都发懵。

  许多人很想说,你不承认,我们也知道,还用这样一脸郑重之色?

  唯有亚仙族震动,他们知道,楚风是摆明关系,跟他们割裂开来,再也不会以吴轮回的身份登门!

  事实上,现场的三圣感受更深,分明从楚风身上体会到一股刺骨的寒意,几乎就要杀他们。

  不过,最终楚风没有动手,不管这样说,这是映晓晓的长辈,当初他与那兄妹三人关系不错,而且映谪仙传给他阴阳神术,异域的经历至今还在眼前。

  幸好三圣没有动手,克制住了,不然的话,楚风也不会留情,全都劈杀!

  瞬间,其他族也知道楚风的近况,跟亚仙族产生隔膜,再也无法回到从前。

  “现在,我以楚风的名义再说一遍,原本我一心向善,是你们逼我的,才导致我不得不在这里犯下杀戒,双手染血,太遗憾了。难得各位同道厚爱,说我敦厚善良,可惜,这群老混账逼得我生生破掉仁厚金身,不得不杀生,当真是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寂寞如雪啊。”

  楚风仰天长叹,在这里装大尾巴狼,让敌视他的那些强大种族恨得牙根都痒痒,无数人想跳脚,真希望可以用脚掌踩踏他的脸膛,跟他摩擦。

  亚仙族三圣明白,楚风这是坚定了信念,也是在告诉他们三个,原本他要走另外一条人生路,他也是吴轮回,会跟亚仙族关系紧密,但现在,从此世间无吴轮回!

  三圣脸色阵青阵白,因为他们的干涉与表现,让楚风心寒,下定决心,跟亚仙族拉开关系。

  “兄弟,接下来准备怎么办,干票大的吗?”遥远地带,大黑牛喊道。

  楚风回应道:“没错,将那些敌对我们、特异赶到大渊、一直幸灾乐祸说要观看我死亡的那些家伙都干掉,一个都别剩下!”

  “不!”

  有人差点吓得瘫软,喊道:“楚神王,不要误会,我们只是路过,打米醋的,你继续忙,我们立刻滚蛋,离开这里!”

  楚风脸色冷漠,露出无情之色,道:“杀!”

  然后,他就动了,向前冲去。

  他对于各族的呼吸法气机已经熟悉,尤其是这些前来观战、想要见证他死亡、早先冷嘲热讽的世家子,衣服上的袖子等地一般都有族徽,很明显。

  这些人不会想到,到头来竟然是楚风翻盘,不然的话也不会呼朋唤友,说要看着楚风去死,来到这里。

  而有些人更是曾经呼喝,要猎杀大黑牛、东北虎、老驴等人,杀个干净,来这里灭绝地球这一代的精英。

  此刻,他们悲剧了,楚风亲自出手,向前俯冲,化成一道流光。

  许多人在圣人全灭那一刻就早已脸色煞白,这一刻更是亡魂皆冒,不是他们不想提前逃走,而是如陷泥沼中,哪怕相距大渊足够远,可动作还是非迟缓。

  噗噗噗

  就是这么一刹那间,楚风手中紫竹点出,十四名来自不同族的嫡系帜核心子弟炸开,在亚圣威下没有任何悬念。

  与此同时,黄牛也出手了,因为它也懂盗引呼吸法,也能自由行动。

  当初,就是它将楚风引进门,传他此法,改变了他的人生。

  “兄弟,这是不是太过了留下他们啊!”大黑牛喊话,看着尸族、灵族、天神族的嫡系一脉惨死,不断咧嘴。

  这头判同情心,在为那些核心子弟求情?人们一阵惊讶。

  “留着啊,到时候卖掉,都是天价核心子弟!”大黑牛再次开口,提醒楚风、

  有些人鼻子都差点气歪,刚才还以为他同情心泛滥,结果居然是这样的打算,提醒楚风卖人。

  “没有必要留下俘虏,接下来,我打算亲临尸族、西林族等地,去讨个说法,何需用他们弟子威胁与勒索这些道统,我亲自上门就是。”

  楚风说的平淡,但其帜自信与冷酷,但凡进化者都能感受到,楚大魔头这是要君临宇宙各地,跟那些族群清算。

  尤其是,想到这一役他已经杀了十九圣,各族的高端战力几乎被搬空了,正是最虚弱的时候。

  “西林族,你们这群背叛者准备好了吗,我要来了!”

  “尸族,今天我楚风将亲临你族,洗净脖子,等我跟你们算一算上古旧账!”

  “天神族,今日我必亲临你部!”

  楚风挑战天下!

  这时,有些族群内正在祭祀,自族中老圣人被楚风在大渊外格杀后,有些人就坐不住了,召唤族中最神秘与恐怖的力量。

  “不朽不灭的机金刚祖先,请您复活归来吧,族中将有大难,请击杀大渊外的楚风效头!”

  “是谁,点燃我留在族帜魂灯,非生死危亡时刻,不得动用!”

  宇宙中,某一处古老的金属矿洞中,传出轰鸣声,真的有人在回应。

  机金刚的某位祖先,经历的岁月太久远,连其至强的金属之体都生锈了,漫长岁月可斩伤一切,尤其是针对灵魂!

  他去寻找母金,熔炼这样的究极金属,想与己身融合,再次恢复活力,为此将身体还分成四五部分,藏身不同宇宙大矿中。

  “楚风,一个效头,他曾经杀死我机族最后的圣者,现在情况危急,他扬言要来灭门!”

  显然,机族的这位祖先知道混沌宇宙帜事,明白族帜圣人都跑到那片宇宙。

  不过,他还是震怒,道:“笑话,一个亚圣也值得我出手?!”

  “老祖,请您做主,复苏吧,击杀此獠,不然我们怒血沸腾,也改变不了什么!”

  “这样说来,我还真需要走上一趟?”机族的这位祖先回应道。

  与此同时,尸族内一群人也在祭拜,开启了某种特殊的仪式。

  “无上的尸祖,您还在吗?是否还活着,族中有大难,诸圣皆灭,弥天大祸降临,请尸祖复活,再现世间!”

  尸族血祭,沟通尸星上的一块黑色冥土,想要请出一位至强存在。

  “我还在,是谁打扰我沉眠!?”一盏原本熄灭的魂灯在尸族内自动点燃,明灭不定,传出一道声音。

  强如天神族、亚仙族、道族、大梦净土等都没有映照诸天级强者留下,可是,机族与尸族却有这种祖先,没有离开阴间宇宙,还在震慑!

  当然,这也跟他们的状态有关,无论是机金刚,还是尸祖,活的年岁都太久远了,自身已经腐朽,半截身子都烂掉了,魂光都崩坏部分,这是岁月的侵蚀,无法久战,不能远行。

  “请不朽不灭的机金刚祖先击杀楚风,灭掉这个祸害,他杀我族圣人,还要灭我族,不能容忍啊!”

  “请尸祖出世,斩杀楚风魔头,他是上古地球一脉的后裔,当年我族曾诛杀这颗星球许多圣者,尸祖还曾参战,围剿他们映照诸天级的两大强者!”

  这一天,浩瀚的能量在机族与尸族震荡而出。

  然后,人们看到一只金属大手,仅指甲都比要被太阳大数倍,破碎宇宙虚空,横渡而来,向着大缘落!

  那只大手目的明显,是为拍击楚风而去!

  “不!”

  机族的人震惊而又恐惧,那里可是大渊,而且还有一个背对世人的白衣女子,太神秘了,他们担心出意外。

  他们没有料到,机金刚祖先这样的暴脾气,问明坐标后,就将自己当年镇压在某处古矿帜一部分躯体放出来了,轰向此地。

  机族的人,一个个胆寒,还没有将大渊发生的事介绍清楚!

  “嗯?!”

  大渊附近,所有人都颤栗,许多人噗通噗通跪伏下去,根本承受不了这种威压,简直要炸开了。

  然后,人们就看到,一只金属大手破碎虚空而来,出现在大渊外部区域。

  别说其他进化者,就是圣人都受不了,皮肤在淌血,浑身颤栗,这是被压制的。

  噗!

  现承人直接爆碎,这大手拍落下来,简直是天威,要灭世一般!

  嗖嗖黄牛、大黑牛他们都果断冲进妖族之鼎内,躲了起来。

  噗!

  果然,这片地带有一些人炸开了,在浩瀚的能量波动下,形神俱灭。

  “小的上古地球,留下的余孽也想逆天?!”机金刚祖先冷漠无情,这只金属大手覆盖而下。

  楚风当时就炸毛了,这个宇宙中果然还有映照诸天级强者!

  他直接抓兹天葫芦,映照诸天又如何?玉石俱焚的话就不信这能将数百位神都杀死的诡异物质干不掉这头老金刚。

  正在这时,大渊中那女子倏地探出一只雪白晶莹的纤手,刹那变大,迎向苍宇上。

  砰的一声,她居然一把抓浊只金属大手,嗡的一声,拉进大渊中!

  要知道,那只金属大手一截指节都比太阳大很多倍,恐怖无边。

  这个女子轻易就成功。

  并且,她在用力,机金刚祖先的金属手掌在发出喀嚓声,被她捏的出现裂痕。

  “啊吼!”老金刚怒吼,震惊无比,近乎颤栗。
  
网站地图 新澳门万彩票 a8娱乐主管 贵族娱乐网站 每天娱乐下载
龙8app下载 城博国际app 亚美娱乐网上
尊宝娱乐城 携程商家 ag平台下载 永利皇宫大厅
场弘润娱乐 澳门永利赌场app a8娱乐城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
百合娱乐网 亚虎娱乐手机版方网站 必博娱乐官方网站 贵族娱乐网站
丰尚娱乐招商 天游娱乐下载 万博娱乐网址 亿宝在线注册 银豹娱乐网
娱乐注册 678彩票最新网址 欧亿娱乐平台 天游娱乐招商 如意娱乐怎样
诺亚娱乐代理 银豹娱乐 捷豹365彩票登录 娱乐用户登录 丰尚娱乐直属
全天重庆彩计划数据 鑫乐网 幸运飞艇人工在线计划 678菜票网站 678彩票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