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虚空中,火星四溅,如同金属碰撞,发出刺耳的声音!

  徐狗的这种目光非常犀利,也很慑人,它修成了天眼,远胜阴间很多所谓的天纵奇才!

  天狗族血脉稀少,但是都格外的强大,一般情况下来说,哪怕都还是幼崽时期,就开始追随神人了。

  可以想象该族血统之强,引得各方强者都愿意养上一头,只是它们太闲,很难得到。

  千里之遥对于圣级进化者来说,实在太短了,他们瞬息间就冲了过来,到了光明死城前,看到无垠的尸骸,这群人也被震的不轻,都悚然。

  “汪,我来到了哪里?怎么感觉像是传说帜炼狱,一些有大气运的死者才有可能会走的路?”

  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来这里,阳间有些天尊认为,此地不是天然生成的,而是疑似由古老不可揣测的大能布置。

  常人无缘来此地,涉及到了其帜某些可怕规则与秩序等。

  “特么的,炼狱啊,天尊都没来过,我怎么就遇上了,我”徐狗害怕了。

  不过,很快它又稳住,它的真身又没有进死城中,而且自身未死,不曾踏上轮回路,有什么可担心的?只要不贸然闯进去,应该不会有危险,沿着原路退回去就是了。

  它对炼狱了解不多,这是恐怖超级大人物才会研究的东西,它只是在某次次偷听到一些“边角料”而已。

  在阳间,等级非常森严,许多事不到那个层次根本接触不到。

  楚风退后,接近光明死城,躲在一片尸骸的后方,他知道远处那头古怪的狗发现了他,对方拥有天眼,而且嗅觉太敏锐,不愧是狗族出身。

  一刹那,他知道这是谁了,因为他通过九幽尸火灯熬魂,从武承天、程薇等人口置知了他们背后的主使者,一时间怒火填膺。

  因为他知道,这是阳间的生物,正是他们命令血洗大梦净土,抢夺呼吸法,才导致秦珞音惨死。

  “渣子,老鼠,滚过来,看到灵长类神圣驾临,还不过来接驾!”

  徐狗开口,精神波动穿透力很强,深入数十里,清晰传到楚风的耳畔。

  渣子?老鼠?楚风闻言后脸色冰冷,连一只阳间的狗都这么的傲慢,随意羞辱阴间宇宙的进化者,太不是东西了。

  楚风没搭理它,检查自己身上的器物等,时刻准备屠狗!

  “土老鼠,你耳朵聋了吗,没听到天族强者的召唤吗?”一位亚圣喝道,带着凌厉的气势,冲击这片地带,将天狗族恭维为天族。

  一条狗的仆从,甘愿为奴,让楚风眼神越发的冷漠,这个时代,有些人活的不如狗,有些人连狗都不如,也是够可悲的。

  更让人觉得可叹的是,他们还很乐意做狗的奴仆。

  楚风整理好身上的器物,向外走了几步,道:“你这狗家娘养的东西,让人拉车,人模狗样儿,就以为自己不是一条狗了吗?”

  徐狗听到后,周身狗毛都竖立起来,露出一嘴獠牙,眼神森冷,像是看死人一般盯着他。

  “我的奴仆们,你们谁去将这只老鼠给我提过来,阴间乱葬地诞生的人都是蠢货,总是自大的以为自己是天才,其实算什么东西,在阳间的话,都是上不得台面的废柴而已!”

  当听到徐狗这种幽冷的话语,一位亚圣直接站出,喝道:“楚风,还不过来叩见天族的使者,不要自误。”

  楚风没有理会他,甘愿为狗的仆从,对他们还有什么可说的。

  “呵呵,你现在自命清高,我看你一会儿怎么低头求饶!”那位亚圣道,然后请身边的两位圣人相助,他们都带着大杀器而来,向前逼去,想要缉拿楚风。

  虽然知道楚风杀过一些圣人,但是他们依旧无惧,有徐狗跟在身后,哪怕他们几人不敌,但现在也值得做出进攻姿态。

  嗖嗖嗖!

  一位亚圣与两位圣人冲过来了,结果才在途中而已就砰砰地炸开了,化作血与骨,因为路径一只不死鸟附近时被它散发的可怕杀意以及血气冲击的爆碎。

  他们不是没有感觉到这片尸骸深处的可怕,可是看到楚风好好的站在那里,觉得他无恙,他们也不会有事。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楚风可以站在那里,他们不行!

  “嗯,你身上有至宝!”徐狗的眼睛亮了,虽然没有感应到什么,但是通过这种对比,它的仆从死了,而楚风安然无恙,就能得出结论。

  它对三人的死,根本不放在心上,让另外五人一阵寒心,不过路是他们自己选的,自己走的。

  “阴间的老鼠,你还是过来吧,臣服于我,我带你去阳间,给一条锦绣大道,送你一桩无上机缘,可以让你从此摆脱这腐臭与阴冷的大环境,你看如何?”

  徐狗喊道,对楚风晃动大爪子。

  楚风面色冷冽,道:“你还真是狗,狗眼看人低的东西,没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倨傲,就是你的主人来了又如何,你这狗东西!”

  他实在看不惯这狗崽子,太特么的不会说人话了,因此忍不浊斥。

  “你叫楚风是吧,你是找死呢?还是找死呢!”徐狗越发森寒,一张狗脸拉的很长,浑身皮毛抖动,逼视过来。

  楚风道:“让你背后的主人过来找我,你这种狗还是算了,再敢胡言乱语,人脑袋打成狗脑袋!”

  起初,他还愤怒,但说到最后他自己都忍不爪了,都不用打成狗脑袋,这本身就是。

  徐狗脸色阴鸷,道:“我非弄死你不可,而且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灭你九族迸的女子是你妻子吧?哈哈,死的好,真是快意。我告诉你,但凡跟你有关系的人,我都要杀了,她是第一个,还会有很多人要死!”

  楚风没有犹豫,在这片地带想试验一下诡异的灰色物质到底有多强,他取出青皮葫芦直接拔起葫芦赛,道:“阳间的狗崽子,今天先灭了你,改日再杀养你的那些人,一个不剩,全部斩个干净!”

  这里是炼狱,他释放诡异物质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不怕污染什么,因此相当痛快的就祭出这种杀手锏,是时候实地检验一下了!
  
网站地图 拉斯维加斯博彩官网 全讯网娱乐城网址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财神娱乐场登陆
豪娱乐城 玛雅平台娱乐网站 审博太阳城 澳门金沙
二十一点杀阵 盈丰娱乐国际 宝盈线路测试 噢利国际娱乐
怎样订阅到“足球大赢家”电子版 阿狼工作室 龙8APP 明发娱乐客户端下载
集美国际娱乐场 新天地棋牌在线下载 金马国际APP 吉利文娱
摩臣彩票登录 华人娱乐彩票官网登录 彩票娱乐平台 拉菲II娱乐 欧亿娱乐主管
满堂彩登录网址 菲彩彩票网 黄金彩票平台 欧亿娱乐下载 彩票注册网址
趣赢娱乐平台 一号彩票手机 满堂彩58599官网 恒彩计划 辛运飞艇开奖
银豹娱乐下载 富博娱乐时时彩平台 天游娱乐下载 旺彩注册 拉菲平台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