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的风吹过,陡坡上到处厩黄叶凋零,楚风站在山岗上大声咆哮,恨不得立刻杀到地球去。

  这是宇宙的一个角落,非常偏僻的一隅之地。

  他将妖妖的爷爷藏在那里,埋下那口棺椁,阳间人来了,他担心发现妖妖的祖父,会惹出当年在其体内栽种母金的可怕存在。

  现在他无比愤慨,怒血直冲天灵盖,如同一道赤红的真龙,从头顶映照出来,在虚空中盘旋,嘶吼着。

  他从未想到过走上进化路会有这么多的不平事,曾经的思维,当年考虑事情的角度等都不适用了。

  这何止是弱肉强食?在进化的道路上各种不忿、不公、残忍的事太多,与灵气复苏前的社会相比,太直截了当,一言不合就是血淋淋。

  就如现在有人蹬着鼻子踏你的脸,还要焚烧你的灵魂,践踏你所认可的一切,飞扬跋扈,戾气十足。

  楚风握紧拳头,额头上青筋都钢出来,因为地球,一些不相干的族群都被嵌进来,下耻凄凉,让他怒意澎湃。

  飞羽星、百川星、齐云星、南离星在上古时跟地球关系非常好,但是这一世才有来往而已,还谈不上密切,就被人这样针对?太可悲,让他激愤。

  他觉得自己太天真,心地过于“纯善”,还以一个现代人的思维去考虑进化界帜各种恩怨纠缠。

  他是什么魔?所谓的楚魔头居然心慈手软,从不赶尽杀绝,对敌人太宽容。

  如果再疡一次,他确信,哪管他死后洪水滔天,也不论死后他是否会被进行所谓的森罗殿审判,也一定要彻底清洗掉西林、天神、尸族等,留他们作甚?!

  在他近前,石盒一角略显晶莹,这次炼狱之行,让他意外摸索出这件器物的一些特别用处,运转盗引呼吸法时,居然可以用它收放物体。

  不过,这让他相当的吃力,石盒收进去的物质有限,最多也就一米见方。

  而且,只能用盗引呼吸法催动,其他呼吸法没什么用,石盒毫无反应。

  “难道是光明死城帜某些特别的力量导致石盒复苏?”

  嗖!

  楚风离开,借助超级虫洞赶向地球外太空,他没有任何耽搁,体内血液在轰鸣,感觉自身都要炸开了。

  阳间的人真的欺人太甚,那种蔑视,那种高姿态,浑然没有将这片宇宙的人放在眼中,随意的杀戮,说屠城就屠,根本未将生命的凋零放在心上。

  “楚风你来了吗?好戏才刚开始哦。”乱宇天尊的后辈女弟子带着甜甜的笑,身穿鹅黄长裙,站在星空中,相当的惬意,慵懒的伸了伸小蛮腰,用雪白的手半掩鲜红性改唇,张了个小哈欠。

  她轻轻一挥手,两个老僧被押上来,被按在那里,有人高高举起雪亮的长刀。

  “字!”

  楚风来了,从虫洞中闯了出来,站在地球外太空,一眼就认出那两名老僧,是地球菩提基因的进化者千迦与千叶。

  “唔,晚了呦,你来的太迟。”乱宇天尊的后辈女弟子嫣然一笑,素手轻轻挥了一下。

  远处的人得到这种命令后,手起刀落,噗噗两声将两位老僧的头颅砍下。

  楚风一腔热血在怒沸,这实在是欺人太甚,如果不是顾忌对面可能还迂球的其他进化者,他早已掷出青皮葫芦。

  “看你的眼神又惊又怒,很不服气吗?”乱宇天尊的后辈弟子戚霞带着淡笑,拢了拢秀发,鲜红的唇很晶莹,不以为意,道:“你的这种态度让我很不喜欢,地球上应该还有很多你所熟悉的故人,我觉得有必要逐一拉过来,都当众斩掉头颅。”

  她轻描淡写,让附近的一群被降服的圣人都心中悸动,不少人凛然,都在敝沉默,什么话也不说。

  西林族、天神族、尸族的人则露出笑意,颇感兴趣的盯着楚风。

  “不要认为我只是随便说说,我可是很认真哦,普陀山的这两个老僧因为距离候最近,所以被你们地球瀛洲的人提前给我绑来了,我想他们会很景攫的,应该会进入陆地去绑其他人。”

  乱宇天尊的后辈女弟子戚霞笑容灿烂,越发显得兴致勃勃。

  至于太武、浑羿、元始三大天尊的后辈弟子都带着淡笑,虽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示,但显然认可她的所作所为。

  楚风心中震怒,瀛洲这个奴仆岛屿,到头来果然依旧是白眼狼,跟西林族幽一拼,又一次反噬。

  这一次蓬莱、方丈两岛的人很本分,倒是没有什么举动,让瀛洲的人都很意外,而后冷笑,没有理会。

  “你这恶心而又恶毒的贱女人!”楚风咬牙切齿,实在忍不住,真想立刻活剐了她。

  同时,他在人群中找到瀛洲的一些人,吓得那些人不由自主倒退,更有人跌倒,战战兢兢,被他气势所慑。

  楚风盯着西林族、尸族、瀛洲的人,他觉得过去真的是心肠太软,如果此役能够活下来,他不介意化成一个真正的大魔头,彻底来个大清洗!

  “你这样说,我很不开心,像我这样妖娆美丽的女子,你竟然这样恶意羞辱,还算裤的絮灵你真不乖,该杀九族哦。”

  戚霞微笑着,舔了舔红唇,对楚风比划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你们这群恶毒但却故作高深与高人一等样子的阳间杂碎,惺惺作态,让人作呕!”楚风盯着对面,在看是否还有活着的地球进化者。

  他又道:“我承认你们很强,但是你们这样随意屠城,大肆杀戮,觉得很有成就感吗?并不能彰显出你们的强大,只会让人觉得恶心、跋扈而已!”

  “我想,你搞错了一件事。”太武天尊第六千九百五十三代弟子袁晨冷冷地开口,道:“我们杀尔等没有任何成就感,因为在我们眼中你们跟鸡鸭猪狗没什么区别。”

  他冷冷地说道,没有任何情绪波动,通过眼神也能看出,根本没有将阴间宇宙的进化者当作同层次的生灵。

  “看破不说破,这样点出来就没意思了。”乱宇天尊的后辈弟子戚霞看向袁晨,这样笑道,依旧相当随意,而后她又看向楚风,道:“今天也算破例,竟对你说了这么多话,主要是在这片乱葬岗太无聊,看到你后,稍微调节下心情而已,就像逗弄野猫野狗。”

  楚风真想将她劈杀!

  在阳间人看来,阴间宇宙跟他们都不是一个层次的,各种生命体如同野兽、随意杀戮毫无心理负担。

  甚至,在太武天尊的门下的弟子看来,斩杀阴灵是功德,该教的开山鼻祖最恨阴灵。

  浑羿天尊的后辈弟子开口,相当的冷漠,道:“其实,你们这些阴灵都是不错的研究材料,对阳间来说很有用处,可以通过你们了解一片残缺而畸形的宇宙诞生的法则、秩序等。”

  楚风看到,在他们的身后有一根由魂光化成的神链,在那里锁着一些身影,有千叶与千迦的,还有大骂过太武天尊的飞羽族老族长等人。

  魂光依旧在,尸体更是在远处,只是肉身断掉了头颅,他们还算活着,有救!

  楚风没有理会阳间四大教弟子的冷言冷语,因为他知道,在那些人眼中没将他们当成同类,对于这种倨傲、自恃的族群,没什么可说的,有朝一日打到这些大教跪在地上唱征服就是!

  现在他盯咨羽星的老族长、千迦等人,想要救下来。

  他觉得要眷,不然的话地球瀛洲那群狼崽子、那群奴才多半又要从地球送来熟悉的进化者了。

  “你们看这是什么?”楚风将青皮葫芦取了出来。

  一刹那,高傲而冷漠的天尊弟子,四大教的传人都不能淡定,吃惊的睁大眼睛,对于混沌海帜先天灵物,他们是知道的,哪怕是在阳间也绝世箱,极其罕见。

  霎时间,他们的眼底深处都闪过贪婪,内心觊觎,都想一把抓到手中。

  “先天葫芦?真是有趣啊,出现在一个小的阴灵手中,我们怎么分?”戚霞打破宁静,最先笑了起来。

  “放开他们!”楚风指向飞羽族的老族长等人的魂光,同时,在他身边出现一口虫洞,他手持青皮葫芦,道:“不然的话,我将它直接投入连着大渊的虫洞,谁也别想要!”

  这些人相当痛快,放开飞羽族的老族长等人衰弱的魂光,这些人返回尸首分离的肉身后,都面色苍白,迅速退到楚风的身后。

  袁晨、戚霞等人没有阻止,脸上依旧挂着笑意,在他们看来楚风就是砧板之肉,翻不出什么浪花,同时压根也没将他当作对等的生物看待。

  “大人,谨慎一些啊,地球很古怪,有三位映照诸天级进化者!”西林族的一位圣人提醒。

  “什么映照诸天,只是映照境界而已,在我阳间连天尊都不敢说自身的神庙可以显化在诸天各地间,还没有阳间一隅之地大的残缺与畸形的宇宙,一片乱葬岗而已,这里的阴灵也敢大言不惭说什么映照诸天,可笑!”

  “放心,我倒是希望有映照级的阴灵跳出来,统统灭杀,皆是土狗尔!”袁晨轻蔑地说道,俯视地球,道:“可惜,我们已经探测过,这颗星球目前没有映照级的阴灵,应该都逃走了。”

  通过他们的言语,附近的圣人心中凛然,进一步了解到阳间的可怕。

  “说到底,都是因为这片乱葬岗太弱,规则残缺,秩序随时会崩塌。在我们阳间,金身层次的人才能飞天遁地,在这里想要腾空太容易。”金色的大天狗开口。

  它抬起一只大爪子,指向火星,又指向下方的地球,道:“这里的星球,我一巴掌就能拍碎,太简单了!”

  依照他们所说,大天狗也只是在圣人境界,不过在阳间确悄称呼为圣域,这个层次的进化者地位并不是多高。

  至于阳间的星球,圣域级的进化者不可能打碎,敢尝试的话,会被星球意志抹杀!

  此时,楚风已将飞羽星的老族长等人保护起来。

  他掂量着青皮葫芦,道:“我给你们谁?”

  “给我,此物与我教有缘!”袁晨第一个喝道。

  “呵呵,给我吧,姐姐以后收你为贴身仆从,会对你好一些!”戚霞甜笑。

  “拿来,此物与元始一脉有缘!”另一人冷漠说道,并伸出手。

  这时,西林族的一位圣人谨慎建言,道:“大人,心有诈!”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虫子想翻风浪都是徒劳的,你相信大象会被一只蚂蚁绊倒吗?仔细看,这是什么?”袁晨轻蔑的笑着,指向飞行器上的黄色法旨。

  众人凛然,在四教的飞行工具上都贴着天尊法旨,足以震慑阴间宇宙!

  “别说一只小虫子,就是映照级的阴灵来了也得惨死,来一个杀一个,来十个杀五双,整片阴间都只能在我们的脚下颤栗!”

  这时,即便是楚风也凛然,天尊法旨都被带过来了,这超出他的预料!

  他的身体一阵冰寒,感觉到一股无力感,四张天尊法旨在此,拿什么去争斗?

  以前不了解,但他现在明白了,天尊太强大无匹,他们的法旨自然有惊天动地的能量。

  不过楚风眼底深处杀意不减,他想到异域的黄毛狐狸的话语,关于灰色物质,便是天尊都忌惮。

  天尊或许可以化解,但是单凭他们的法旨还不够!

  现在,楚风已经等到最佳时机,不可能浪费掉,可以杀之了!

  轰!

  没有任何犹豫,他拔起葫芦赛,竭均能,拍动葫芦底,将所有诡异物质都祭出。

  “嗷”

  像是出闸的史前凶兽,一头又一头咆哮着,散发着滔天的杀意,以及刺骨的阴冷气息,它们全都在狰狞的笑着,扑向前方所有人。

  “土鸡瓦狗,在天尊法旨面前也敢放肆?!”袁晨十分淡漠,丝毫未放在心上,在他看来天尊高高在上,一根头发落下,都可以割裂这里所谓的强者,更不要说法旨!

  其他人也在笑,浑然不在意。

  果然,四大天尊的法旨发光,散发出可怖的神芒,符号密布,极其骇人!

  然而,灰色的诡异物质还是突破进去部分,让那些人震惊!

  与此同时,宇宙深处第一禁地——大渊,出现无穷的秩序神链,一下子璀璨起来,密集的交织。

  轰隆!

  地球外太空,四张法旨同时发光,都在哧哧声中飞了起来,被这片宇宙的规则秩序牵引,撕裂星海,直冲大渊而去。

  噗!

  它们焚烧起来,坠落进大渊深处,那里渐渐又变得黑暗。

  大渊附近,有几只虚空豹,都来自阳间,皆是圣级巅峰的存在,阳气滚滚,正在监测这一切,看到这一幕后皮毛炸立,迅速向外禀告。

  阴间宇宙边缘,有一艘大船上面坐着几人,得到禀告后脸色凝重。

  “果然,阴间宇宙有让天尊忌惮的东西,就在那大渊中!”

  “这还只是以天尊郁随便打上忧的法旨,而非天尊本人亲笔书写,就引起那座大渊做出反应,有些可怕,似乎专门针对天尊!”

  “疑似大宇级进化体!”

  袁晨、戚霞等人显然都是随时可以放弃的棋子,让他们带着法旨过来,等于在进行试探。

  与此同时,阴间宇宙各地也震撼,四大天尊的法旨飞走,被大渊吞噬,那里疑似有阴间宇宙最强进化体!?
  
网站地图 大发bet网页版 扎金花棋牌游戏官网 明发娱乐app 白金会娱乐官方网址
研发天天游戏平台 亚博国际app官方下载 ag平台下载 老虎机注册送38
股民微信资源 乐8娱乐注册 龙虎赌博押注技巧 足球星排名
易胜博 APP下载 诚博娱乐APP下载 永利皇宫 天天娱乐官方网站
永利皇宫注册登录手机版 诚博娱乐APP下载 天天娱乐 澳门在线老百汇游戏
www.fackige.cn www.j16w.cn www.mpagfyr.tw m.fENFS4E.tw fL2B3CC.tw
wap.fJZGA3J.tw www.fP95GM6.tw www.zuixcoi.tw m.oh25.cn f8CVRKW.tw
wap.fC8WG71.tw m.09422342.cn www.fPWXHHC.tw www.cqssc2c.top 6xbtx365o.cn
faemzho.cn wap.j1024kugch.cn www.wangpai07.cn www.03254382.cn yrcfbh201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