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只是一抹绚烂的光,撕裂黑暗的宇宙,接着大爆炸,如同宇宙走到终点,世界末日到来。

  澎湃的能量,炽热的光芒,一下子震惊了整片阴间宇宙!

  可以看到宇宙边缘混沌爆碎,如同重新再开天,又一次辟地,开拓新纪元世界!

  所有人都身体寒冷,这是发生了什么?哪怕不用直播,一些强者都感应到宇宙边缘瘆人的异象。

  大宇宙被打穿,被轰碎!

  先天之物炸开,那是何等的伟力?尤其是这个青皮葫芦,原本诞生在混沌帜雷霆海中,被至强规则滋养,哪怕没有成熟,也足以震世。

  楚风得到时,它满身裂痕,被异域边缘的石磨盘碾压而留下过伤痕,不然的话,外力难伤。

  也正是因为如此,它随时会解体,今天才能够引爆,不然凭映照级高手还摧毁不了一个哪怕不成熟的先天葫芦。

  这如同一次灭世大爆炸,青皮葫芦解体,蕴含着的雷霆规则交织,比映照级的大天劫还要可怕。

  “啊”

  在炽盛的光芒中,连半神都在惨叫,在怒吼,在挣扎。

  展空脸色苍白,嘴角淌血,他在焚烧自我,重新凝聚能量,盯着那片可怕的光芒之海,随时准备杀过去。

  此刻,最为可怕的还不是青皮葫芦的解体,而是灰色的诡异物质倾泻而出,没有一点保留,如同灰色的蘑菇云腾起,淹没那里!

  一时间,这片地带赤霞激荡,那是半神的血,那是映照级进化者在毙命。

  同时还伴着斑斓彩光,是神魂在解体,在焚烧,成片的哀嚎声响起。

  大船上人不算少,起初时,映照级就有二十几人,被杀了一些,还有十几人,再加上其他人,都是强者,鬼哭神嚎。

  阴间宇宙各地,举世瞩目,所有人都发呆,最后时刻居然能够逆转?

  “哈哈”

  雷公在笑,瘦小的躯体上满是裂痕,但是他却无比的畅快。

  在刚才可怕的大爆炸中,他虽然逃出来了,但是也被那强烈的余波险些击溃肉身,一双大锤都丢了。

  天刀吴兴坤也很惨,他那口雪亮的长刀已然断掉,自身披头散发,鲜血汩汩而涌,满身伤口,深可见骨。

  至于彼岸花,被打回原形,萎靡不振,但却也在大笑,吐出心中一口恶气,他非常的快意。

  最中心地带,六七位映照级进化者解体,彻底惨死,而一位半神死后又复生,可是哪怕有替死符在身上,也于事无补,他被灭数次,最后还是形神俱灭。

  替死符是死物,让他原地复生,来不及逃亡,可中心地带最危险,先天能量肆虐,诡异物质显灵,凄厉长嚎!

  一位半神被屠掉!

  “啊”

  哪怕是大船边缘地带,有映照者不在漩涡中心,身体炸碎,残躯裹带着魂光逃出来,可最后也惨死。

  灰色物质狰狞的笑着,发出真实的笑声,化成一头厉鬼,扑杀了上去,将他淹没在那里。

  “不,救我”

  有些人惊惧大叫,这一刻他们宁愿直接死去,也不愿承受这种磨难,魂光在被蚕食,被那灰色物质吃掉,永世不得超生!

  来自阳间的大船瓦解,大爆炸,到最后所有人都四分五裂了,区别是幽人在重组,幽人直接惨死。

  “真有人逃出来啊。”展空自语,看到一尊半神,无比的凄惨,接连被杀死几次,最后拖着半截残体冲出。

  毫无疑问,他离中心较近,连替死符最后都没用了,被耗掉了,飞快逃出。

  不过,他的状态相当不好,被灰色物质纠缠住,脸色灰暗,肉身干枯,他怒吼着,挣扎着。

  “诡异,万恶之源,竟敢用这种东西,天尊共诛,天下攻伐,这片宇宙都要被葬掉!”他气急败坏。

  因为,他觉得自己活不过两年,哪怕是半神,在替死符的保护下只沾染上一点,而不是被淹没,可是他也知道,无解!

  现在跑回去找天尊救治已经晚了!

  “那好,在我临死前,我先屠掉你们这片宇宙亿万生灵,各族道统,都给我全灭!”

  这是临死前的疯狂,他想拉上无数人陪葬,太不甘心了,被灰色物质纠缠,那就是噩耗,必死无疑。

  轰!

  他化成一道光冲了出来,就要杀向阴间宇宙深处。

  “啊啊”

  在他的身后,大船边缘部位也有两人冲出,都是映照级的,还没有死,也想发疯,去血洗各地的生命星球。

  “都给我去死!”

  展空动了,他没有惧怕,反而带着笑,如释重负,总算等到了,他的生命最后的时光不是虚耗过去,而是可以发挥最后的余热。

  轰!

  他肉身解体,化成能量源,神焰滔天,还有那魂光也瓦解,填入进去,成为无尽的光焰,与诸天共焚!

  展空,西林军团长的师傅,迸必死之心,他没有罪,但却想赎罪,不想再活下去,很多年前就就已经心死,此时,他解脱了!

  火焰中,他的面孔映照而出,依旧年轻,在里面还有上古昔日的故友,也有他喜欢他的女子,那都是他心帜所思所想,那是他理想的国度,他想回到过去,想再临上古,改变昔日的惨剧。

  “你这疯子!”那位半神惊怒,身后是诡异物质,如同浪涛一般拍击而来,这个人居然这样阻挡他,玉石俱焚,拦住去路。

  他恐惧了,脸色煞白,怒吼:“滚开,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被灰色物质纠缠,就没有来生可言,永世不得超生,会死的非常凄烈!”

  “我不求来生,不问来世,何惧之有,阳间自以为是的半神,我送你上路!”

  光焰中,展空平静的看着他,死亡的最后关头,他是从容的,释然了,解脱了,无比的宁静而镇定。

  “我喜欢的人都在上古,我的好友,我的红颜知己,我的亲故,我来了,当年我对不起你们,一个人上路,再回首,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在了,现在我来了!”

  展空英俊的面庞上露出笑,多少年了,他都是阐恹,心寂如死,他最后这样大声的喊着,在火光中,带着笑,了结这一生。

  “轰!”

  他跟半神撞在一起,这是一位映照级进化者此生最强的一击,毫无保留,肉身与魂光共焚,烧穿宇宙。

  “啊”

  那位半神凄厉大叫,他本就是残体,受到重创,满身都是裂痕,全是血迹,现在怎么承受的了?

  他解体了,化成一片血雨,还有碎裂的魂光,至于跟着他冲过来的两位映照者直接惨死,形神俱灭。

  “不!”

  这位半神怒吼,他强聚魂光,结果也是无用的,被追上来的灰色物质纠缠,淹没了,然后发出最后一声绝望的惨叫,就此结束性命。

  展空死去了,在最后的一次碰撞中,化成光,焚烧到痉,归于永恒的黑暗中!

  远方,一颗星球上,黄牛哭了,眼中不断滚落下晶莹的泪水,泣道:“他是我的引路人,是我爷爷,没有血缘关系,但更胜过亲生”

  黄牛大哭,非常悲恸。

  大黑牛等人心中也不好受,默默注视。

  另一片星域,楚风也心中发酸,这个年老的美男子,这是在自己寻求解脱,或许唯有这样,展空才能释然,才能放下一切。

  大船爆炸,还在进行中,几乎是同一时间,另一个方向冲出一道光,向着混沌中遁去,伴着惨叫声:“吱吱!”

  黄神师被打回原形,且丢掉半截身子,但居然成功遁走了。

  人们惊愕,它有这么大的本领吗?而后猜测,或许是有可怕的神符,在庇护着它远逃!

  与此同时,黄神师发出的光将老天狗与黑乌鸦也带了出来,从大爆炸中脱困,老天狗很惨,只剩下胸部以上,它的替死符早就不能用了。

  而黑乌鸦也耗掉了最后一次活命的机会,浑身是血,跟老天狗一起摔落在混沌边缘,没能跟着黄神师的光束彻底消失。

  逃!

  这两人急急如丧家之犬,惶惶如漏网之鱼,窜起来,开始拼命的逃。

  “老狗,你哪里走,给我留下狗头!”

  彼岸花、天刀吴兴坤喝道,一直在盯着大爆炸中心呢,看到老黄鼠狼遁走时他们就恼了,追击下来,正好截谆禽一狗。

  “吼!”老天狗怒吼,尽管心中惶惧,但也拼命了,并呼喊着:“你们阴间都要被灭了,一而再动用灰色物质,这是找死,天尊会共诛,犯下天大的忌讳!”

  显然,它色厉内荏。

  “去你妈的天尊,我们一家子都跟你们身后的天尊有仇,我早晚要杀了他!”彼岸花喝道。

  噗!

  很多根蓝色的藤蔓齐出,将老天狗洞穿,让他凄厉惨叫,此时的老天狗早已不在巅峰状态。

  再加上没有替死符可用,他逃出来的小半截躯体在颤抖,内心恐惧,先天上就弱了气势,实力也早已锐减,因此被直接撕裂躯体。

  噗!

  一颗狗头被藤蔓割裂,直落下来,接着又被洞穿眉心,魂光瓦解,死于非命。

  老天狗发出最后一声衰弱的犬吠,彻底结束这一生,太不甘心,但却也改变不了什么。

  “哈哈你彼岸爷爷终于杀了一个半神,死也值了!”彼岸花哈哈大笑。

  另一边,天刀吴兴坤更直接,化成一口刀,立劈老乌鸦,他怒吼着,呼唤夔牛的名字。

  不久前,夔磐是面对老乌鸦时自爆的,悲壮殒落此地。

  “呱!”老乌鸦惊惧怒鸣,但也无力挣脱,被劈死在此,彻底消亡。

  可是,无论是彼岸花还是天刀吴兴坤自身也都虚弱到低点,没有力气了,杀到这一步,跟多位半神血拼,对方都有替死符,怎么都杀不死,对他们的损耗太可怕。

  不远处,雷公怒吼,爆发无穷雷霆。

  大船解体,爆炸过后,终于渐平静,可是最后那三位半神没有死,带着无边的怒怨,冲了出来,杀向雷公。

  这三人没有在最中心地带,虽然死了不止一次,但最后终于熬下来,浑身是血,怒吼着冲出,要血洗他们。

  “杀!”

  没什么可说的,彼岸花、天刀吴兴坤拖着欺之躯,哪怕自身满身伤口,已经要解体了,也毫不犹豫的俯冲,扑杀过去,营救雷公。

  一番搏杀,彼岸花被撕裂,蓝色汁液四溅。

  天刀吴兴坤怒啸,自身化成一口刀,劈中对手,将对方斩成两段,可是自身化成的刀也断裂了,残躯显化出来。

  可是,那两个半神却又艰难复活,依旧没有死,另一边雷公面的遭遇也差不多。

  “行了,你们的替死符没用了,虽然我们也是强弩之末,失去战力,但是老子确信,可以拉上你们去死!”

  彼岸花大叫,丝毫无惧,这一刻,他被撕裂的躯体没有重组,而是焚烧,怒吼,全面的暴烈,化成光焰,滔天而上,向前席卷。

  轰!

  他将一人淹没,那个半神惊恐,发出凄厉的长嚎:“放开我,我退走,我承认不敌,这样玉石俱焚,你我都将永寂,人间再也不可见!”

  “滚你妈的!”彼岸花这样回应。

  轰!

  他彻底炸开了,拉着这个半神一同上路,两者的魂光焚烧诸天,而后暗淡,归于死寂。

  “这”剩下的两名半神惊悚。

  阴间宇宙的人失声惊呼,这就是彼岸花疡的结局?让人心中微痛。

  “嘿!”

  瞬息间,黑暗中出现一点蓝光,只有拳头那么大的一信,彼岸花的真灵再现,道:“我是送你上路,自己还没有活够,当然,这一世结束了,老子这一次去投胎,去阳间,跟你们死磕到底,没完没了!”

  嗖!

  一刹那,他消失了,冲向宇宙另一端。

  “哪里走!”一位半神要拦截,但是雷公还有天刀都一起阻止!

  “想拦我?做梦吧,这只是我的部分真灵,我在炼狱之门还留下一点,无论怎样都会去转世♀一战只是告别战,你彼岸爷爷在炼狱所在的星球徘徊那么久为的是什么?就是在准备转世投胎呢,咱们阳间见,有一天我崛起时,必斩天尊!”

  彼岸花相当的果断,很硬气的上路。

  最后,它又一声大喝,道:“杏,我当初说过,面对你时,随手下了一步闲棋,我这么厮杀,对得起你,他日你若进阳间,若发现一株奇异的彼岸花,来渡我,你必然认识我!”

  宇宙深处,楚风心中一震,他知道,彼岸花在对他说话。

  最后的大决战,天刀吴兴坤以身化刀,结果却碎成几片,但他依旧在厮杀,最后也自爆了。

  他将两位半神都重创,几乎惨死。

  以身化刀,天刀碎,血染星空,他就此殒落。

  雷公怒吼,那瘦小的身体发光,熊熊燃烧,要焚绢天,他一下子顶天立地,简直要撑破宇宙。

  这一刻,阴间各地所有人都看到了,他的身影映照在星海各地,如同一头怒狮在战!

  噗!

  他将一名半神打爆,拳头如虹,贯穿那半神的头颅,击杀在星空中。

  “看到了吗,那是我爷爷!”星空深处,一颗普通的生命星球上,一个行孩仰着头,看着映照苍宇上的身影,激动而骄傲的喊着。

  映照诸天,这个时候的雷公,真的映照在宇宙中,各地都可见!

  行孩并不知道自己爷爷的状态,不知道老人要死了。

  “看,我爷爷多厉害,他在斗坏人!”他很自豪,也很骄傲的称赞。

  “是的,那是爷爷,在斗坏人!”行孩的姐姐,那个白衣少女哭泣着说道,她知道这应该是他们最后一次见到自己的爷爷了。

  旁边,那一对中年猎户夫妇眼睛通红,在无声地落泪。

  轰!

  最后一击,雷公刚猛无比,轰爆最后的那名半神,他自身也倒下去了,化成血雾,化成光,化成能量,就此消散。

  “那是我爷爷!”行孩的稚嫩声音在回荡。
  
网站地图 pt注册送8-88体验金 凯发k8 亚虎娱乐手机客户端 齐发娱乐
凯发k8娱乐app 梦幻岛pt老虎机彩金 兴发娱乐 A8吴乐
永利皇宫登陆系统 玛雅娱乐 嘉年华娱乐 龙8手机app网站
天天娱乐国际 凯发K8娱乐软件下载 全世界国家队排名 英雄联盟博彩娱乐
亚博国际登录 207世界杯足球排名 博盈娱乐官方网站app 宝盈娱乐客户端下载
圣亚娱乐安卓 财富彩票 彩票登录网址 678彩票最新网址 新生彩娱乐登录网站
万博娱乐平台 万博娱乐网址 大神娱乐注册 亿游娱乐 菜鸟娱乐用户登录
幸运飞艇2期计划 天下彩 彩票全讯网 同创娱乐 香港天下彩网址
欧亿娱乐开业 梦幻娱乐平台 彩票网投注册 银豹娱乐 时时彩注册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