蕉天尊手臂,石胎鲜血喷涌,右臂飞出去,坠落向大渊。

  天下剧震,无人不惊!

  这是谁?太武天尊;教鼻祖,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哪怕不是真身,一具压制到映照级的道身,可也跟天尊有关,就这样被人斩臂?

  阴间,各族人马都震撼,身体发热而出汗,今天他们要见证奇迹吗?

  “天尊!”宇宙边缘,来自阳间的人颤栗,彻底的惶恐了,太武天尊如果在这里出事,被一个白衣女子斩掉,那将影响深远,连阳间都要地震。

  这原本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现在虽为映照级,但太武各个进化层次都完美无暇,强到不能再强。

  “哧!”

  大渊外,妖妖风华绝代,手持三尺神剑,催动盗引呼吸法,每一击都如凤击上苍,动用自己最强的能量,剑气如虹,剑光如雨,倾泻而下。

  噗!

  即便是石质躯体,也如同血肉般,被刺出血窟窿,有晶莹而发光的血液溅落,被大渊中莫名的力量吸了进去。

  妖妖发丝飞舞,身段修长,展动之间如同九天玄女凌空,姿态优美,但杀伐动作却也无比的果断,她要大杀天尊!

  石胎上又多了两道可怕的伤口,血迹斑斑,被劈出很严重的伤。

  “杀的好啊!”

  宇宙深处,大黑牛等人吼道,情绪激动,同时也带着几许悲愤,不管怎样说,楚风还是死了,让他们难受。

  现在见到妖妖风姿绝世,在那里重创太武天尊,他们共鸣,跟着血液澎湃,恨不得赶到现场,参与到当中。

  “上古星空下第一!”

  各族名宿都想到了上古年间那个白衣如雪、只身杀的各族天才联军大败的少女,虽然她最后被巨头击杀,但她当年留下太多的辉煌,同境界无人可敌。

  许多人还记得,她当初开创的一些能量体,后来被各族研究了很多年,影响深远。

  轰!

  石胎爆发,金色眸子中越发的冰冷无情,他一手抓住生命古树能量体,当作木杖,向前打去。

  大渊外,星很多,跟正常的星体相仿,结果在能量体——生命古树的一击之下,顿时成片的化成齑粉。

  天尊有怒,星空颤栗,阴间宇宙轰鸣,宛若要解体。

  咚KK!

  双方间激烈交手,能量体爆发,围绕他们的晶莹花瓣,仙光瑞气等都碰撞起来,演化符文规则。

  在这个过程中,石胎依旧平静,脸色漠然,哪怕失去一条先天之物凝聚的手臂也无喜无忧,仿佛大道之载体,俯视人间。

  大黑牛、黄牛、欧阳风等人真的看不惯他,主要是他以这种漠然的姿态杀了楚风,而现在终于被妖妖压制,可还是这种做派,让他们都恨不得妖妖立刻诛杀他。

  大渊外战斗越发的激烈,让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杀到后来,轰的一声,在太武天尊的身边,一株菩提树轰鸣,发出无量光,悬岗那里,哗啦啦作响,震动秩序符文,光束如丝绦垂落下来,守护石胎。

  轰隆!

  同一时间,妖妖的近前,那口混沌池发光,当帜青莲曳生辉,带着混沌池一起飞出去,跟菩提树碰撞。

  这是能量体的撞击,这是两者在映照境全方位的决战,杀到白热化。

  “嗡!”

  突然,太武天尊捏法印,玄妙莫测,吸收宇宙中所有游离的能量,如同在吞天,星海暗淡,无精华向这里凝聚而来。

  他在大口吞咽,同时,他在催动自己的呼吸法,气象宏大,震慑九幽十地,全星海都在颤抖着。

  他展开了绝杀,本身为天尊,被人这样击伤,似乎让他不耐,眼中出现了情绪波动。

  轰!

  妖妖被击的倒飞了出去,白色战衣上血迹点点,口鼻都在溢血,她被击伤!

  一刹那,石胎又到近前,独臂镇压苍宇,遮拢一切,发出慑人的光芒,通体晶莹,弥漫出的血气混合着许多大道符文,这是他所练的呼吸法的禁忌篇,压制阴间。

  妖妖也在催动盗引呼吸法,白衣猎猎,手中剑胎神圣到不断爆发光雨,而自身更是冰捡骨,圣洁到让人自惭形秽,绚烂能量浩荡而出!

  生死搏杀,到头来这里血液四溅,不断被大渊帜秘力吸走。

  砰!

  妖妖摔倒出去,半边身子染血,就连眉心那里都有一个指印,差点就被太武天尊一指洞穿头颅。

  实在太惊险,她险些被斩掉魂光凝聚之地。

  另一边,太武天尊被腰斩,下半截身子分离,向着大渊中坠落下去。

  “杀!”

  妖妖轻叱,凌空而起,再次杀了过去,这一次她丢掉了剑胎,而是手捏拳印,看起来飘逸若仙,但是真正挥拳后,简直要打破天地,问道永恒。

  砰ii!

  一拳又一拳,她将石胎轰的倒退,原本满身就是剑痕,现在则在龟裂。

  噗!

  太武天尊解体,脸上露出怒色,不再那么的漠然,他在一瞬间被轰开了,先天石体四分五裂,伴着血雨,坠落进大渊中。

  妖妖踉跄后退,自身站立不稳,她也重伤垂死,各种能量体侵蚀其身。

  天地寂静,各族进化者都傻眼,心中悸动,灵魂都在颤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上古黄金一代第一人妖妖竟然斩掉天尊!

  宇宙边缘,来自阳间的人更是震撼,而后一群人跪伏下去,身体瑟瑟发抖,两个道童在哭嚎,天尊的一具道身被斩杀,这要出大事啊!

  “天尊,你怎么可能会败,同境界谁与相抗?我不相信!”

  “这一定是虚假的,不真实!”

  阳间的人接受不了,在宇宙边荒那里喊叫,身体在发抖。

  “杀的好啊,楚风兄弟,妖妖公主为你报仇了!”大黑牛等人也在吼,带着悲怆。

  嗖!

  妖妖凌空而起,直接跃进大渊中,向着石盒坠落之地追去,想要寻到它并带上来。

  许久,妖妖出现,脸色苍白,缺少血色,捧着石盒出现在黑暗中,渐渐自大渊中升空而起。

  然而,她突然身形一滞,直接转身,竟又俯冲向大渊。

  一尊石胎贴着大渊边缘,钢出来,周身流动光晕,他抬手向前一指,禁锢正在向大渊中冲去的妖妖。

  石胎再现!

  太武天尊的这具道身根本没有死,看着那些石臂、血液等落进大渊,其实都在下方重组了,躲在这里。

  妖妖感知太敏锐,第一时间发现情况不对,便转头向下冲,藉大渊庇护。

  轰隆!

  太武天尊的石质身体发光,晶莹绚烂,如同不朽的道祖物质组成,越发的深不可测,他在尽全力禁锢妖妖,想要将她与石盒带上来。

  “这个阴人!”

  大黑牛、东北虎、周全等人又惊又惧又怒,他们意识到,太武天尊不久前被杀,是自己故意被斩。

  为的只是麻痹所有人,通过妖妖之手将石盒带上来!

  太武天尊虽然深不可测,但是,他不敢进大渊,所以自行溃败,给人假象,他被击毙,并被大渊吞掉。

  堂堂一代天尊,居然情愿背负这种被杀的污点,也要得到石盒,可见他多么的看重这件器物。

  妖妖知道,太武天尊有所保留,不然不会这么容易被击杀!

  她不想出现意外,不愿石盒落在太武手中,竭均能向下俯冲,不过如陷泥沼中。

  一时间,太武天尊与妖妖僵持住,相距太远,太武也无法彻底将绝艳的妖妖给强行拉上来。

  “去!”

  妖妖轻叱,集结全身能量,劈出一剑,斩开禁锢,将石盒抛下大渊。

  然后,她扭头看向那个石胎,以剑遥指。

  “太可惜,只差一步。”太武天尊终于开口,脸上有遗憾。

  然后,他看向妖妖,平静无波,道:“我想收你为弟子,继承我的衣钵,以后我会归隐,我这一教以你为尊。”

  这种许诺,这种收徒的言语,不仅惊柞间宇宙所有进化者,也让来自阳间的那些人发呆,震撼无比。

  太武天尊这是多么惜才,要收白衣女子为弟子?让阳间人的一群人不敢相信。

  他们知道,天尊一般情况下不会开金口,一旦有所决断说出来,那就不是儿戏。

  很快,他们又沉默了,因为妖妖的表现的确太惊艳,能跟太武天尊杀到那一步,即便太武有所保留,故意落败被杀,也是惊世的表现!

  冷静下来后,阳间的人意识到,这个妖妖的确是绝世之资,哪怕是散修,自身成长起来,以后多半也能成天尊!

  而如果经过太武指点,将来的成就不可想象,让人震撼!

  哧!

  回应给太武的是一道剑光,妖妖出手,向他立劈,惊世剑芒划过黑暗的大渊!

  石胎无声无息从原地消失,出现在大渊外,漠然的看着她,道:“你不是我的对手,天尊手段无穷,即便你在映照级完美无瑕,可是,终究没有领悟过神之上的境界。”

  但是,他也没有出手,因为无论怎么说,妖妖都太惊艳,想直接拿下是不可能的。

  轰!

  太武站在大渊外,探出一只手,洞穿虚空,开辟虫洞。

  无荆远的宇宙深处,虚空裂开,然后一颗生命行星上所有人颤栗,轰的一声,这里化作死地。

  一整颗行星皆灭,凝聚出旺盛的生命能量,被天穹上的一只大手抓走,迅速吸收。

  下一刻,这只大手出现在另一片星空中,又一颗行星解体,无菌盛的生命能量被吞噬。

  这一幕幕景象,震惊阴间宇宙。

  就在这一瞬间,太武天尊接连灭掉六颗生命行星,每一个星体上都有数百亿高等阶的生命体,如人族、黄金巨人族等。

  这简直不可想象,两千亿人口死于非命,转瞬消逝!

  而在大渊这里,那尊石胎则越发的莹润,早先所丢失的一些血气得到补充。

  而他还没有汲取到足够多,依旧在出手,可是妖妖动了,不允许他样恣意行事,冲上大渊,再次跟他决战。

  事实上,太武天尊在击灭星体时,无喜无忧,没有一点的情绪波动。

  在他眼中,无论是楚风也好,还是一颗生命星球上的数百亿生灵也罢,都没什么区别,都是凡尘。

  他的这种状态跟古书中所记载的太上忘情相似,俯视着苍生,漠视一切,而又等同视之,如同大道行走于世间的人形载体。

  这种超然,这种冷漠,让妖妖、黄牛等人都接受不了。

  “什么天尊,真以为自己跳脱出宇宙外,俯视铁笼帜一切,卧槽你大爷的!”

  宇宙中,许多人怒斥,大黑牛等人更是怒不可遏,太武天尊这种杀了人还无喜无忧的平静姿态,让他们受不了。

  “将石盒拿来!”

  太武天尊开口,不再抓碎星球,而是站在那里,一只手抵妖手帜母金剑锋,平静而从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渊深处,石盒内有波动,在轻颤,许多发光的碎片在凝聚,那是楚风的魂光,他并没有死去!

  在他被太武震碎时,石盒中钟声悠悠,牵引着他的魂光从开启的石盒缝隙中冲了进去,他被保了下来。

  石盒空间中不仅有秦珞音的尸体,还有一些重要的东西,比如三颗种子、金刚琢等,楚风被魂钟接引进来!

  他复苏了,茫茫然,魂光重聚在一起,随着呼吸法而恢复,渐渐明亮,而沾染在石盒上的血液也被聚集进来。

  他无法在短时间恢复肉身,现在周身上下一片赤红,血液与魂光凝结在一起,总算有了意识。

  他出现在石盒外,托着石盒,定在黑暗的大渊中。

  他已经清醒,虽然是血液与灵魂的凝结体,但依旧有火眼金睛的符文钢,看到了大渊上方的景象。

  妖妖与石胎在大战,非常激烈,血光不时出现。

  妖妖情况不妙,虽然在石胎上划出一道又一道血痕,但是,自身受伤更重,曾被掌愉穿身体,血染星空!

  妖妖回来{很想喊出来,但是他太虚弱,无法传音出去。

  接着,他心头悸动,他看到太武天尊只手遮天,洞穿虚空,开辟虫洞,将黄牛、周全、东北虎等人都给抓到此地!

  “吼!”

  大黑牛等人怒吼,身在妖祖之鼎内,驾驭此器,轰撞向太武。

  太武天尊冷漠视之,轻轻一弹指,哪怕妖祖之鼎极力躲避出去,可还是被光束擦中,缎幽大妖在剧烈的撞击中,被震的四分五裂,化成血雾。

  同一时间,太武天尊心有所感,俯视大渊,他的金色瞳孔发光,盯转雾帜楚风魂光以及石盒。

  “楚风,未死。”他轻语。

  这让妖妖一震,随后也感应到大渊帜情况。

  大黑牛、黄牛、周全等人更是惊喜,但很快又心头沉重,楚风虽然未死,可是太武天尊也还活着,谁能杀他?

  “听闻有一只獒昂然赴死,颇让人欣赏。现在,我亦想观阴间生物各种情感波动,了解你们的灵魂波动之力。此时,谁敢站出,替妖妖与楚风而死?敢这么做,我以天尊之名赦免妖妖与楚风,保证他们不死。”

  太武天尊居然开口说出这么长的话,跟他早先的表现完全不同。

  “我之命,何需你来赦!”妖妖叱道,即便战衣染血,依旧在战斗,没有任何的屈服,斗志昂扬,激烈搏杀。

  然而,无论是楚风,还是大黑牛、黄牛等人都看出,妖妖终究落在了下风,可能会遭遇平生第一败,殒落在这里。

  不是她不够强,而是太武天尊动用了超出映照层次的手段,那是神之上的感悟等,虽然没有激活超出这片宇宙极限的能量,但凭此也足够了,可以杀妖妖。

  即便太武以映照层次的手段对决,妖妖也不见得是对手,不见得能杀他,更何况是现在太武毫无保留,动了真正的手段。

  境界相差很多,领悟的东西不可同日而语,那种天堑鸿沟是不可跨越的。

  妖妖哪怕再惊艳世间,也不可能真的杀掉一位天尊,相差这么多境界,古今未来,都不可能有人做到!

  大黑牛、欧阳风、黄牛等人惊叫,妖妖身上不断绽放血花,让他们忍不住了。

  同时,楚风也在向上冲,虚弱的怒吼着,无比的登。

  “我愿替我的兄弟楚风还有妖妖公主去死,满足你这个死变态天尊的冷血嗜好。”大黑牛吼道,冲出妖祖之鼎。

  “我也无惧!”黄啪出。

  “你虎爷怕死吗?从来不怕!”东北虎等人也都先后走出来。

  “你驴爷我也要硬气一回!”就是最软骨头的老驴都站了出来。

  太武天尊看都没看,就轻轻点出几指,这群人中有几位大妖炸开!

  “我@#的太武!”楚风颤栗,没有肉身,但是他依旧感觉到了怒血冲击全身的颤栗感,无法抑制,感觉自身都要炸开了。

  “这也算是真正的阴间吗,从此平掉,炼成一件空间秘宝。”太武天尊平淡地开口,强到让人绝望,没有任何办法抵抗。
  
网站地图 亚美娱乐官方网站 扎金花棋牌游戏平台 亚博国际网上赌博 比基尼娱线上乐城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足球cm排行榜 棋牌游戏平台
金马国际APP 澳门足球总会网站 二十一点杀阵 凤凰娱乐移动客户端
场弘润娱乐 最新版APP娱乐体检 龙城国际线路检测 亚博app
老虎机送彩金38 利来官网app 大型网投现金网 亚博国际app官方下载
鼎博娱乐官方网站 亚洲彩票博览会 万博娱乐注册 欧亿娱乐 8828彩票
万家彩票网 合盛娱乐时时彩 登录博猫游戏 丰尚娱乐 圣亚娱乐平台
9号彩票网址 速8彩票娱乐平台 速8娱乐 聚富彩票网线路稳定 东森投注aPP
凤凰娱乐平台登录 彩客网电脑版本 久赢娱乐 八八彩票 北京时时彩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