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我太武,纵横诸天,杀伐无数,傲视一个辉煌大时代,同世中横推所有对手,这才崛起,漫长岁月的煎熬后,开辟道土,创出绝顶呼吸法,成为一教鼻祖。到头来却要经历这样一次死劫,无声无息,默默等待死亡,可悲复可笑。”

  石胎开口,不甘心却无可奈何,他的双目在暗淡,眼神涣散,魂光在被瓦解,四分五裂,道祖物质不断飘逸出去。

  他盘坐在那里一动不能动了,周身的生命朝气在迅速的流逝,道体急骤衰败,一股腐朽的气息缭绕在身体周围。

  一代天尊在殒落,没有任何转机,任他天大的神通,可是这里却只能一步一步走向生命的终点!

  他无奈也好,不甘心也罢,任体内魂光挣动,玉石俱焚,但都是徒劳的,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在他的前方,有一具又一具庞大的天尊真身,比他还要磅礴,按辈分来算,都远早于他,身份来头大的吓死人。

  可是,他们也都早已坐化在那里,都没有摆脱死局。

  这些天尊排列,各自盘坐,这是疡体面的死去,也无奈的埋葬自己,陷落此地就没有任何的希望可言。

  生命的最后时光,太武凝视前方的漆黑洞口,它不时发光,不时幽邃黑暗,变化莫测。

  同时,他也在看向那让他都感觉无比发瘆的恐怖生物——大宇级进化体,其形态若是传出去,世间都要大震。

  这让人深感进化痉之大恐怖!

  太武坠落于此,观看良久,依旧觉得惊悚,他看到世间最大的秘密之一,但是,却无帆这些信息带回阳间,甚至不能传递到大渊外。

  举世茫茫,大能都在探索,都在寻觅,可是却不知在这里有部分真相与答案。

  进化前方已无路,这里有一口洞穴,这里有大宇进化体,这里有些答案,还有灾难性的残痕与真相!

  “在你若苍龙般俯视蚁虫时,是否曾想过,也有苍龙在俯视你?”

  最后时刻他又听到了这句话,双目无神,静默待死!

  此时,宇宙边缘,跟随太武过来的一群人,都身体冰寒,如坠地狱中,太武是他们眼帜无上天尊,就这样被大渊吞进去。

  两个道童大哭,而其他人也在瑟瑟发抖,连天尊都遭遇死劫,这阴间宇宙远远超过他们的想象。

  难怪其他天尊不肯轻易踏足,也只有太武天尊因为一些问题而无比焦虑,渴求那两件失落在这片宇宙的至宝,这才匆匆赶来,以身犯险,结果竟真的出了意外。

  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

  这群人突然发现,一股无形之力禁锢了他们,刺透进混沌雾霭中,所时间的影响超出阴间的范围。

  “不!”

  有人大叫,追随太武脚步过来的进化者中有高手,乃是真正的神,结果被牵引走了,向着阴间深处飞去。

  两个童子吓的大叫,转身就走。

  最终,几位神被吞进大渊中,坠落下去,如同溺水的普通生物在挣扎,他们当中有白狐,有三足飞龙,有人族神级强者,都是一个下场,无法摆脱,坠落到大渊底部。

  当他们看到垂死的太武天尊时,想要大叫,结果却发现什么话语都喊不出口,无力张嘴。

  连天尊都坐在这里等死,他们还能改变什么?这些人心如死灰的同时,很快就开始身死。

  那口黑色的洞口中,炽盛光辉流转,弥漫无上伟力,他们在一息间化成尘埃,神秘洞穴中一缕风吹过,他们烟消云散。

  这可都是强者,在进化者中号称神,结果就这么死去了,没有任何价值,世人皆不知几人最后的状况。

  阴间宇宙喧沸,所有进化者都哗然,太武天尊被吞掉,连带着追随他过来的几位神祇也都消失。

  阴间最大的浩劫就这样过去了?

  “楚风呢,还有他的那些亲人与朋友呢?”一些名宿在遥望大渊。

  此时,各族进化者都想知道这个答案。

  可是,什么都看不到,因为天眼已经无法捕捉画面。

  大渊吞天,在将太武与几位神祇吸进去的过程中,连带着附近的天眼也消失了。

  大渊外,妖祖之鼎发光,璀璨夺目,它已经尽力了,将那些血雾吸收进缎,虽然凶多吉少,可能被着去的人。

  但是,它真的努力了。

  其实,它自身也受损严重,有不少裂痕,曾经险些被太武随意一指击穿,鼎壁上的细密痕迹如同蛛网般。

  “坚持不住了!”

  它在颤动,如今已不是追随妖祖的年代,它不再是神鼎,但依旧要被大渊吞掉,倒飞出去。

  “缩小!”

  楚风喊道,他带着悲意,不知道父母与大黑牛、黄牛、周全他们究竟如何了,这个世间没有天尊,谁能救他们?

  而且,现在过去这么长时间,耽搁了时光,错过了最佳的机会,还有救吗,谁能逆天?

  妖妖吗?她自身难保,大战停止后,才知道她受的伤有多重,几乎身死道消!

  嗡!

  妖祖之鼎缩小,化成拳头大,成为一团柔和的光,冲向楚风这里,被收进石盒中。

  “妖妖快来!”楚风喊道,担心她出意外。

  有许多的伤悲,但是容不得他大恸,哪怕他们都没有神级能量波动,可现在也受到些许影响,要被大渊帜毁灭之力吞掉。

  此时,就是楚风自己也挣扎着,魂光凝聚着血液,没入石盒中,可惜没有盖子,早先被他一怒投掷进黑暗中。

  此时,妖妖的战裙,有很多裂痕,都是被太武的秘法打破的,可想而知她承受了怎样的可怕攻击。

  她的眉心在淌血,早先的那个指于扩散,不是没有伤到她,而是被她压制了,现在体现出来。

  眉心被洞穿,有可怕的能量在侵蚀。

  此外,她的发丝中还有几许石屑,带着血,那是太武天尊打出的杀手锏,自石胎上剥落出的物质,先天之物!

  石质原本聚集成针,不过被妖妖用剑胎挡住,此时神剑已断,石质武器也成齑粉,可还是伤到了她。

  除此之外,妖妖的身体也有许多伤口,自己的剑断成十几截,有部分碎片倒飞回来,刺入她的体内,血液汩汩。

  “妖妖!”

  楚风的魂光裹带着石盒冲了过去,接引妖妖。

  妖妖现在眼神涣散,出了大问题!

  他虽然知道,妖妖的肉身在大渊中存活很多年,但现在情况不对,下方可能有天尊在殒落,他怕波及到妖妖。

  最后,石盒与妖妖一同下坠,沉进黑暗中。

  楚风感觉到了毁灭性的气息,自身要灭亡,他迅速拉着妖妖进入石盒中,此时很拥挤,内部欣界空间如今不过一米见方。

  然后,他在下坠的过程中,便昏厥过去,无知不觉了,大渊底部有莫名的波动,镇压魂光!

  很久之后,楚风苏醒过来,魂光还在,凝聚着自身的血液,他在石盒中,在不断地自黑暗中上升。

  他看到了,是妖妖在托着石盒,向着大渊外飞来,目光依旧暗淡,他接连呼唤,可是她却没有任何反应,出于一种本能在送他出来。

  盒盖也在,被寻到了。

  当楚风与石盒一起脱离大渊,妖妖像是耗绢后的力气,将他推出去,然后仰天直直地坠落下去,双目无比的孔洞,不复昔日的空灵。

  “妖妖!”

  楚风大叫,今天他失去了太多的人,真的不能接受再失去妖妖,就要扑下去。

  “离开这里,一旦下去的话我们都必死无疑,而且根本改变不了什么,除非你能全面激活这个石盒,真正掌握它!”

  妖祖之鼎传音,告诫楚风。

  “妖妖”楚风有太多的不舍,看着那发丝散乱,直直坠下去的妖妖,不知道她究竟怎样了。

  最后的一瞬间,她的双目是那么的孔洞,没有一点光彩了,楚风的内心非常恐惧。

  可是,妖祖之鼎说的对,他还不能跳下去,不能去送死,在妖祖之鼎内还有血雾,还有亲故,他要带着他们离开,让他们活过来。

  可是,真的能有人复活吗?楚风不知道。

  这一日,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他心中大恸到麻木,失去了太多的人。

  “妖妖!”他在痛苦地呼唤,最后一人也挽留不住吗?

  “我相信,她不会有事,上古星空下第一,而在当世可与天尊厮杀,蕉太武,这样的天纵女子不会这样死去!”

  “况且,她原本就是在大渊中复苏的,留下来或许才是她的意愿。”

  “终有一天,她会再现!”

  “阳间会因她而天翻!”

  妖祖之鼎在传音,在激励楚风,在给予他希望,让他昂扬起来,鼓舞他要充满斗志。

  楚风猛地抬头,仰天咆哮,如同雷霆一般,震动这片星空。

  “我不会沉沦,我要杀进阳间,太武的真身还没有死,他在阳间,享纠间无数生灵膜拜,我要杀过去!”

  他如一头受伤的孤狼,失去所有,没有了伙伴,没有了父母,长啸于天地间,凄凉中带着不甘与不屈。

  楚风魂光激荡,血液在凝聚,他想重组真身,他不会一蹶不振,他要杀向阳间,他要崛起,去斩太武真身!

  此外,还有浑羿、原始、乱宇三大天尊,都是他的仇人,阴间因他们而乱,杀了太多的人。

  “彼岸花、雷公、天刀,你们是否有灵,我与你们相约,阳间再战!”楚风大吼,要穿透星宇,呼唤能与他生死与共、可与他并肩同心真灵与残魂。

  他要杀向阳间!

  清冷的宇宙黑风划过,悠悠时光帜一朵浪花拍击,楚风的魂光在轰鸣。
  
网站地图 尊宝娱乐平台 App 蓝盾在线娱乐下载 娱乐彩票大平台 天天娱乐大厅下载安装
凤凰娱乐app10.0下载 利记娱乐网址 澳门彩官方网站
兴发pt老虎饥 ebet娱乐 金沙城app下载 噢利国际娱乐
下载5782APP 云顶国际官网 城博国际app 玛雅娱乐官方网站
玛雅娱乐官方登录 拉斯维加斯国际赌场 a8娱乐城 a8娱乐 官方网站
日本黄大片免费播放器 毛片 婷婷五月开心六月丁香
五月天丁香婷深爱综合
光棍影院yy111111con 色姑娘棕色姑娘综合站 亚洲欧美偷拍国产中文
日本色情电影 草b 一级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