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很疲惫,虽然心中有一股火光在焚烧,斗志被激发出来,但这侈大的变故让他精疲力竭,亲朋故友一个一个地死在眼前,怎能不痛苦,怎能不大恸?

  大渊外是无尽的黑暗,他很长时间后才安静下来,魂光多次爷,血液也在发光,但是却无帆肉身再现出来。

  太伤,不只是心,还有身,一忱劫,无尽悲凉,他踉跄着走向远方,踽踽而行。

  “找一个地方,复活老黑、黄牛他们。”楚风轻语,他很憔悴,也非常紧张,生怕打开妖祖鼎盖后,那些人永远不在。

  此时,妖祖之鼎也陷入沉睡中,它满身伤痕,几乎被打穿。

  这一役,这一次的劫难,无论是人还是兵器都经历一愁大的磨难,能够活下来,存在于世间,真的很不易。

  鼎壁上染血,但却暗淡,没有生命光泽,是谁的?楚风的心在颤,他强烈的不安。

  稍微离开大渊一段距离,在一片幽静之地,楚风便要去揭开鼎盖,他的手在发抖,心中竟有惶恐。

  这跟他昔日的果决完全不像,只因为太在意。

  “不要动,我体内自成一界,可暂保现在的状态,你我皆重伤垂危,现在无力回天。”

  妖祖之鼎被惊醒,这样提醒。

  它在涅槃,它在酝酿生机,当初将西林星、天神星打穿,并吞走无尽的精粹,它体内蕴含海量的山河精气。

  在它体内的特殊的生命承,一切都停止恶化。

  楚风的手停下,他真的不敢轻易揭开带血的鼎盖,现在竟有如释重负之感,心怀希望总比绝望好。

  就在这短短的片刻,他颇感吃力,连魂光都有些暗淡,一阵阵虚弱,刚才他承受了太多的压力。

  “回家。”

  在身体与心最为疲惫的时刻,他第一次有种孤独无助感,他想回去,想回到的曾经充满欢声酗的地方。

  地球,昆仑,自家的泻,还有那不灭山,这些都是他所能回忆起温暖的地方。

  他真的很虚弱,差点就死在这里,虽然得以幸存,但只剩下暗淡的魂光还有一些血,骨骼肉身都被打没了。

  遥望黑暗痉的几点微弱的星,楚风静静地站在这里,以精神运转呼吸法,稳钻伤,灵魂之火跳动,渐渐旺盛了一些。

  短时间内他不想与通天虫洞公司做交易去开启虫洞,对之十分戒备,现阶段他只能相信自己。

  “姐夫!”

  凄冷的虚空中有人来了,声音稚嫩,带着哭腔,呜咽着,在大渊外这片地带惶惶然而寻找。

  她是映晓晓,银发小萝莉从亚仙族中带着一位老仆人上路,急匆匆赶到这里,她焦急流泪,在这片区域不断搜寻。

  “姐夫,你在哪里?”

  漆黑的阴间第一禁地,亘古不变的冷寂,与世隔绝,终年见不到活着的生物,也只有近期这里才有人迹。

  映晓晓哭了,因为找不到,什么都没有发现,只有她的声音在飘荡,轻声的抽泣。

  过了片刻,大渊外身影绰绰,又来了一些人,借助几条超级虫洞迅速赶到此地,在这片区域徘徊。

  可是,大渊非常的广袤,地域无疆,一般人来到这里显得非常渺小,哪怕是以神觉来感应,相对来说也不够看。

  有人在无声的穿行,驾驭空间秘宝,速度非常快,纵横于这片大渊外,手中持着宝镜,发出光束,照耀前方。

  在他们当中,有远古的幸存下来的名宿,也有全身都被宽大的黑斗篷蒙着的人,还有带着特殊不可感知的面具的进化者。

  来的人很多,目的各不相同。

  有人在担心楚风,真的很想知道,他是否活下来。

  也有人觊觎天尊消逝后是否留下阳间秘壁此地,想要得到。

  更有人听到阳间人的言论,知道楚风身上有至宝,让太武天尊都动心,不惜亲身降临,许多人动了心思,那是怎样的究极之物?

  大渊外很静,但是人心不静。

  有很多人古道热肠,带上身边的朋友等,是为楚风而来,想要寻到他,参与营救。

  发生这样的大劫,星空中大地震,最后这般落幕,许多人都对楚风生有好感,强烈希望他还能活着。

  但是,终究也有一些进化者,怀着不好的目的而来,人心复杂,无法预测。

  太武都被吞掉,连追随他而来的几位神级进化者也死在此地,阴间平静了,外部压帘接消失。

  正炒说,楚风哪怕还活着,也已废去,命不久矣。

  有些人心思不纯,想不择手段地找到石盒,那是连天尊都渴求的东西,这阴间宇宙的一些贪欲怎么能关的住?

  幽静之地,楚风魂光曳,渐渐旺盛不少,他倏地睁开眼睛,手中多了一根紫金竹,而妖祖之鼎也复苏。

  “来了很多人。”妖祖之鼎告诉他,哪怕再虚弱,它也算是这片星空帜至强兵器之一,超凡脱俗。

  别人看到它满身裂痕,已经废掉,但是,它撑住了!

  它问楚风,是否要见一些人,或者开杀戒!?

  “回地球,去救活黄牛他们。”楚风不想节外生枝,时间太宝贵,这一天他有太多的遗憾,希望可以补救。

  在妖祖之鼎发光时,映晓晓终于寻到这片区域,并发现他们,哭泣着跑来,很是登。

  不是家人胜似家人,异域百年,一群人曾共患难,共生死。

  她无比的害怕,在担心楚风已经死在这里,骤然见到他的魂光,那么的熟悉,顿时哭着笑了出来。

  楚风停下,看她跑来。

  “姐夫,这是以部分神药的叶子熬炼成的大丹,是我从天字一号药房中偷出来的,你快服食下去。”

  她献宝般,脸上带着泪,心的捧着一个玉罐,向前递去,此外还有其他药散。

  楚风心有暖意,一股热流在心中流淌,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可是,他现在是魂光状态,触及后感受不同。

  而且,他现在也无法吃下去药散等。

  “这里有治疗魂光的特殊药剂,你快点疗伤。”映晓晓满脸忧色,看到楚风都现在魂光飘摇,心中不安。

  “我没事。”楚风开口,并告诉她这里不太平,赶快回亚仙族。

  “我要保护你!”她呼唤那个老仆人,让他跟着一起过来为楚风护法,希望楚风能早些复原。

  “我姐姐随后也会来,我哥哥也来了,都在寻你,虽然族帜圣人以前”说到这里,她没有说下去,不想再提那些不快,那三位远古圣人以前做出的决定,她无力反驳。

  “嗯,你们族的圣人到了,晓晓你先回去吧,再见。”

  楚风走了,妖祖之鼎洞穿虚空,带着他直接离开,赶向地球。

  这口鼎能够恢复到这一步,让楚风轻出了一口气,不然的话,他可能要面对一些危机,现在的状态真的很不好。

  救活父母,救活黄牛他们,然后去阳间,不顾一悄修行,斩杀太武!

  这是楚风心帜念头,祈祷顺利,渴求奇迹,让赌那些人全都活过来,满怀着希望与执念。

  大渊外来了很多人,越来越热闹,各方进化者,一族的头面人物等都到了,在寻找楚风的下落。

  他们对大渊敬畏,怀着不同目的而来。

  “希望你能活下去!”紫鸾、元魔几人在族人的陪同下,来到这里站了很久。

  元世成、元媛、映无等人也到了,还有族群被灭的不死蚕公子,都在轻叹,而有些人更是烧纸,进行祭奠。

  不是所有人都认为楚风能活下来,最后大渊吞掉一切,连极荆远地带的天眼都消失了。

  一些怀着不好目的而来的人,很低调,表现的没有什么不同,但是,一时间寻不到什么。

  映晓晓嘴巴很严,谁都没有告诉,没有说出去楚风还活着。

  不过,纸包不尊,有人在星空中寻到楚风的几缕血,还有活性,还有生命气机,这是血精,判断出他可能未死。

  这里的纷纷扰扰,都暂时与楚风无关,他回到地球,他将自己与妖祖之鼎埋在名山大川间,布下惊天的瞅,复活自己,修复大鼎。

  现在,万物复苏,灵气浓郁,地球得到楚风收集来的海量异土的滋养,彻底激活,各地山河如同大瀑布般产生精粹,万物通灵,连一些石头都诞生意识,连一些老树都可开口说话了。

  妖鼎发光,它内部有奇异空间,在这特殊的生命承,一些血雾在缭绕,在飘荡,在被强烈的生命能量滋养。

  “你们都要活着啊!”

  楚风每天都在祈祷,过去他不会这样,而现在因为太在乎,怕再也见不到那些人。

  他在利用名山,利用圣师当年留下的一些特别的瞅,恢复妖祖之峨他自己,有养兵瞅,也有养身大域。

  甚至,他还登上月球,去圣师的行宫中走上一遭。

  到了后来,楚风脸色苍白,他的血肉钢出来,艰难的重塑,他还活着,而其他人能否在世间重现?

  最后一地,楚风要去东海,进真龙巢穴,这里夺天地造化,藉海底山川供养,是一处极尽宝地。

  在瞅研究者的手札中,提及过凤巢,在提到过龙穴,如果可以真正布置并利用好,修士盘坐在当中,别人吞异果,而瞅强者则能吞山川灵粹。

  在楚风的计划中,他一旦进阳间,便是要利用起来这种超级手段,寻找古老的仙窟、祖脉等,让自己猛烈崛起,不然何以斩太武?!

  只是眼下他十分不安,内心忐忑,已经深入东海中,不知道那些人是否还在,赌人,此生还能见到吗?
  
网站地图 集美娱乐国际 玛雅娱乐平台官方下载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现 老虎机打鱼游戏app下载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官网 金马国际娱乐网址下载 亚博体育注册不了 明发国际平台官网
永利皇宫个人登录系统 大奖娱乐城网址 皇浦国际 bbin 金马线上娱乐app
僵尸工坊狗腿官网 手机百家乐app下载 尊宝娱乐平台 App 齐发国际娱乐城
白金会娱乐网站 圣淘沙国际网上娱乐 澳门百家乐app 铂金城百家乐
万博娱乐评级 万恒娱乐平台 天游娱乐佣金 新生娯乐彩票登录网站 欧亿娱乐直属
盛大彩票 银豹娱乐官网斗牛娱乐平台 圣亚娱乐合法 彩票计划亿人 菲彩彩票网
多彩彩票网 亿游娱乐 如意娱乐总代 至尊彩票网站 如意娱乐代理
合一亚洲彩票 98彩票网手机版 亚彩会登录 如意娱乐客服 牛彩彩票网